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九章 五星饭店

第九十九章 五星饭店

  地下城的夜。

  对着那漆黑如故的上空,我还真的很想念地面世界的天空。

  不管怎么适应了地下,地下世界的人总是有些地下的特征,比如无论人和妖的脸上皮肤都有些乏青,再比如他们的心理总是有着不为地面世界人所理解的压抑,才那么的嗜好搏斗场这种暴戾的地方。

  我终于有了穿长袍的资格,这是封六特别默许我的。

  一身青色的长袍,让我这个看似粗犷的狼妖也有了几分斯文的气质。

  我坐在地下城特有的车上,慢慢的游着街,在我旁边,夜啸抱着一把新买的大刀在怀里,耀武扬威的走着。

  这么慢的速度,自然吸引了众多的狼汉粉丝,他们跟在车子的旁边,大声的呼喊着我的名字,几个身强力壮的女妖,疯狂的拨开了众人,想朝着我冲来,但总会被莫名的人挡开。

  我很放心,这应该是猿军派来默默守着我,也可以叫做是监视我的人。

  真是...我其实很不适应这种万众瞩目的‘偶像’生活,可我不得不高调出行,在我身旁的夜啸倒是一脸享受的模样,越发的耀武扬威,在此时我恨不得和夜啸换过来,想必他一定能把‘偶像’这一很有前途的职业发挥的更好。

  于是,在这种万众瞩目当中,我带着夜啸进入了青楼。

  对的,就是华夏古时那种青楼,地面世界的称呼则很多,红灯区,发廊什么什么的,反正都是那个意思。

  我这一番举动引起了跟在我身旁围观粉丝的一致赞许。

  有男妖说,能打也好色,这才是男儿本色,这间青楼我也要去,说不得能和狼汉就在两隔壁,我会汇报他的战斗力的。

  就是这么一句话,提醒了那些男妖一般,在我进入了青楼以后,疯狂的涌入这间青龙城最大的青楼。

  而女妖则是更加的疯狂,也跟着挤进了青楼,当然这是只面向男妖的青楼,面向女妖的青楼在对面,鉴于这个原因,女妖自然会被拦住。

  可是她们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其中一个女妖直接嚷到:“我是来应聘的。”

  结果换来了一群女妖叫嚷,要来青楼应聘。

  我走在进入三楼贵宾厅的阶梯上,差点儿摔倒,来应聘啥?青楼也是这么公开招聘的吗?可能是吧。

  但这也让我真正的见识到了地下城的三观,和地面世界完全的不同,简直就赤裸裸的欲望最直观的表达,而没有是非。

  试想,地面世界哪一界的偶像敢直接在众目睽睽下逛红灯区?不想混了吗?尽管有些东西,不能约束着每一个人,但至少提醒着每一个人什么是道德的行为准则,什么是正确而光明的事情。

  世界需要这样的主流,让不至于让人类疯狂,到最后堕落的只剩下空虚,而没有任何的精神信仰。

  我想着这样深沉的问题,径直走到了这家青楼的三楼,老鸨早已经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着我,身上的香水比较刺鼻,想必应该是地下城的女妖也支撑不起好的香水,特别是在地面世界上也昂贵的那种。

  我被安排在了最好的一间包间,在我面前站着环肥燕瘦十几个女妖,搔首弄姿的等待着我挑选。

  我有些惊恐的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眼前还算加水比较少的酒水,心中简直快要抓狂!

  “狼汉大爷,您尽管挑。这些都是血脉浓厚的,是我们青楼的花魁级的哦。”在我身边,老鸨无比的热情。

  地下城的审美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就比如我说她们环肥燕瘦,是真的环肥燕瘦,一点儿都不夸张,比如那个顶着游泳圈的猪妖,就是环肥,又比如那个细长的黄鼠狼妖,用燕瘦来形容都委屈了她。

  为什么还有肌肉比我还发达的女牛妖?她要去参加NBA,对的,是男子NBA,估计没姚明什么事儿了,我自觉无法驾驭3米高的女妖。

  “狼汉大爷?”青楼的老鸨又催促了我一句。

  我只能说到:“我不喜欢血脉浓厚的,总觉得在青楼找她们,是在侮辱我们妖族的血脉。去,找几个血脉淡薄的,实在不行,人类的奴隶也行。”

  虽然是在演戏,但如果面对着这些女妖,我怕我发挥不出来演技,只能忍痛拒绝了老鸨精心给我挑选的女妖。

  最终,我选择了两只兔妖做为今天陪伴我的女妖,她们身上虽然也有兔子的特征,但那兔耳朵,和手背上白白的绒毛还在我的接受范围以内。

  就这样,我和夜啸开始了‘花天酒地’,夜啸身为一个地下城的男人,始终有着地下城顽固的审美,喝到半醉,最终还是把那只跟筷子一样的黄鼠狼妖叫来了,一脸沉醉的抱在怀里狠狠的宠溺着。

  我在心里骂着夜啸为什么不回家抱一根擀面杖,脸上却表现的一副放荡的样子!忽然想起,擀面杖这种木头做的东西,在地下城也是奢侈品吧?夜啸的选择也不算错。

  酒至半酣,包间里的气氛越发的暧昧炙热起来,我怀里一左一右的抱着兔妖,表面上放浪形骸,眼中却越喝越清明。

  夜啸已经忍不住对他怀中那根擀面杖上下其手了,我虽然怀疑他是否真的能摸到半点曲线,还是就深爱这种从上到下都是直线的触感,但我也配合着做出了一副忍不住的模样,大声的呼叫着老鸨。

  老鸨殷勤的进来了,我叫着让她再拿一坛酒来,就不要打扰了,我们要在这里过夜。

  老鸨当然懂得其中的意思,暧昧的冲着我们一笑,便取来了酒水,把大门紧紧的关闭了,转身走掉了。

  我接过了老鸨的酒水,假装站立都不稳了,酒水洒了很多出来,但在这其间,我已经把那小包的麻药弄进了酒里。

  我不知道麻药会不会有什么味道,但喝到了这个程度,就算是一杯白水,我估计在场的人也喝不出什么问题来。

  这坛酒又被分来喝了,喝到一半时候,除了我所有的人都倒在了这个包间里,我不放心的试了一下夜啸的鼻息,发现还算平稳。

  于是,我又打了夜啸一个耳光:“让你喜欢擀面杖,老子眼睛都瞎了!”夜啸依旧睡得香甜无比。

  看着夜啸脸上五个鲜明的拇指印,我满意的点点头,这个麻药的麻痹效果也不错。

  包间里充斥着酒和熏香混合的味道,我觉得憋闷,走到窗前,推开了半扇窗户...在地下城常年不停的风很快就让我完全的清醒了过来,已经算是深夜的地下城,此时的街道已经非常的安静,行人稀少。

  我转身走回房间,抓起那剩下的半坛酒倒入了这个包间特设的厕所之中,然后抓起夜啸和那根擀面杖,扔进了包间里自带的三个小房间的其中之一的床上。

  又把两个兔妖,扔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虽然很不愿意,我还是扒掉了他们全部的衣服,只剩下内衣,我不想第二天醒来,这里充满了破绽,既然杜先生特别提醒过,我就做到极致吧。

  做完了这一切,我这让重新走到了窗边,找准了一个街道无人的时机,沿着窗户爬下了这栋楼,又从后花园翻墙走出了青楼。

  感谢我那敏锐的感觉,让我在这期间没有遇见任何的麻烦,至于早上再回来的事情也不用担心,整个青楼最安静的就是早上,那些醉生梦死的家伙在那种时候睡的最熟。

  想着,我脱掉了身上的青袍,里面穿着的是最普通的粗麻,我拿起一个贴身的包袱,拿出里面的斗篷披上,又戴上了面具。

  在夜晚真的没有什么行人注意到我,但狼汉这种身份,显然是越低调越好。

  离和杜先生约定的时间还有大半个小时左右,我就已经找到了他说的那条小巷子,这个小巷子不算偏僻,也绝对不繁华。

  不属于贫民区,看样子是平民居住的地方。

  在这个时分,巷子里已经安静无比,也没有什么光亮,只有巷子口的一盏路灯提供着微弱的光芒,那种光芒入白昼的地方是在贵族区。

  我拉了拉斗篷,走入了这间小巷,走了十几步,这才发现在小巷的巷尾传来了微弱的灯光,也是一面旗子随风招展着,上面写着一个简单的‘食’字。

  这代表着这是一间小食店,在地下城中,这种小食店不知道有多少,但卖的食物都是地下世界所产的一些东西,你并不要指望在这里能吃到地面世界的‘高级货色’。

  我不声不响的走到了这间深夜还开着的小食店面前,在店门口有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正在煮着大块的肉和骨头,那香气竟然很好闻。

  我打量了一下,小食店的上方写着五星饭店四个字,心里想,原来真的就是这地方。

  这里就叫五星饭店?确定不是在搞笑?但回头又一想,地下城这些家伙哪里知道什么五星的含义?知道的,恐怕只有地面世界的人,或者对地面世界已经很熟悉的妖人才对。

  想到这里,我心中泛起了怪异的感觉,还是迈步走进了这间五星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