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二章 迷雾前路

第一百零二章 迷雾前路

  尽管已经早已预料,当张老板跟我亲自证实的时候,而且还有一种不明就里的感觉。

  我猜不出什么事情会跟杀戮有关系?那就算有什么事情与杀戮有关系,我一个人有天大的本事,又能杀戮多少呢?有什么好重要的?

  这些疑问我想只有眼前的张老板能给我解释,于是我看向了张老板,刚想提问,却感觉到了一阵阵震动的感觉。

  原来,是张老板怀中的一块看起来无比精致的令牌在微微的震动,他掏出那块令牌,我发现令牌上刻着一个圆盘,圆盘上全是一个个怪异的符号排列,在符号与符号之间,有一道道不深不浅的横线。

  横线中装满了一种红色的细细砂砾,而令牌的震动也不是毫无规律,而是那个圆盘里的某一些点震动的特别厉害。那附近的红色细砂砾便会因为这种震动,从那装着它的横道里,震动到奇怪的符号上。

  这样的结果,就会造成圆盘上有几个奇异的符号特别的亮起来。

  真是奇妙的东西,利用这样的共振阵法来传递消息吗?

  共振阵法在我的记忆里,一向是一种极难的阵法,但又没有什么具体的作用,显得有些吃力不讨好。说用它来联系两个相隔很远的人吧,它又不如千里追踪阵好用,甚至不如苗蛊里的子母蛊,同心蛊好用。

  所以,这种阵法也就渐渐地变成了冷门阵法,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我从来没有想到还能这么巧妙地运用,用来传递信息,杜先生看见我眼中颇感兴趣的目光,忽然不屑的说了一句:“比起地面上的手机,这令牌不知道多难用,能传递的信息也十分有限。而且震动这种事情不能精妙的控制,只能说是大概,有时还要猜测它所表达的意思,所以这玩意儿用来传递信息时,都会选择尽量简短而表达精确的东西来传达信息。谁叫这地下城没有办法用手机呢?”

  杜先生在抱怨着,张老板的脸色却严肃了起来,看得出来他在反复的确认。到了最后,他忽然抬头对杜先生说到:“老杜,事情好像有些严重,我和你必须马上离开。”

  然后又望着我说到:“至于你叶正凌小友,记住我的话,尽量避免杀戮,那种越是厉害的人,你就越要克制自己不要去杀了他,真的会引发意想不到的后果。”

  “在这里我就不和你解释太多了,你只需要记得,杀戮太多,会引来埋藏千年的灾厄,关系着地下城与地面世界的命运,也关系着一个古老的,一直守护着地面世界的一个修者大脉的命运。其实,这种杀戮这么千百年来一直在继续,这是我张老板一脉的疏忽,一直到了这个临界点,才开始察觉到世界的不对劲,但是...”

  张老板尽量的想要给我讲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但他手中的令牌又开始了震动,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站起来带着杜先生离去了,在离去以前,他还是对我说了一句:“熊壮这个身份,就让它永远的消失吧!不可为了钱再去地下搏斗场冒险。如今,已经有很多势力开始想尽办法的调查你的两个身份,都太出风头了,你再动用熊壮的身份一定瞒不住那些敏感的耳目。”

  “你想要钱,就去每个天下阁领取。凭着这个令牌,每次都可以调动1000红木币以内的钱。期待着我们下次再见,到时候我会安排人通知你的。”说完张老板便匆忙的走下了二楼,杜先生却没有那么急着走,对我说到:“这个五星饭店也不要经常来,最好别来。这个食堂是张老板在地下最喜欢的,我不想它出现任何的意外。”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怪异的看了我一眼,说到:“你说你小子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偶像?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去搏斗场这种地方...算了,我也懒得说你。当你真的走投无路,在地下城要‘兴风作浪’,需要一定的力量时,可以来找我。”

  说完,杜先生也离去了。

  不得不说,他们说的话信息量太大,我坐在这二楼的茶馆,直到喝了一杯茶,才完全的消化接受了他们的信息。

  天下阁是什么地方?我在地下城呆了那么一些日子,完全直到它就像是地面世界的那种连锁百货商场,在每个城市都有,但天下阁没有什么竞争对手,是地下城唯一的百货商场。

  我不知道张老板的实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但我清楚天下阁在地下城的影响力简直不言而喻,可这明显不是张老板唯一的产业。

  这些其实都不算关键,这段日子我也挣了好些钱,我在地下城真的不太需要钱了,毕竟地下城的钱对于我来说,唯一的作用就是追寻辛夷的消息。

  我已经去了那忘忧阁好几次,用30个红木币的服务,买到了最顶级的服务。

  在高层次的服务就不是我的身份能享受了,那是贵族才能享受的服务,在忘忧阁并不是光有钱就行了。

  我也不需要那最顶级的服务,我一次次去到忘忧阁找辛夷,我猜测恐怕引起了忘忧阁高层的注意,毕竟狼汉这个身份是敏感的。

  但我还只是动用了最顶级的80红木币的服务,不算震撼。

  如果我真的弄到了贵族的身份(现在就是我一句话的问题),再拿出来一大笔钱照辛夷,事情恐怕就不会那么简单了,最直接的就是忘忧阁也许就不会替我那么保密了。

  无论如何,找辛夷这件事情,在有一定的线索之前,我不想被任何人得知,特别像封六,九儿这种身份的人。

  所以,钱我不太需要了。如今,留在地下城不过是为了等待辛夷的消息。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偌大的地下城我能做一些什么,虽然我常常被这种无奈所折磨,可还是那句话越是了解,我便越发的感觉无能为力,这里掩藏着太多的神秘了。

  我放下了喝干净的茶杯,慢慢的走下了二楼。

  我尽量没有去想那个关于杀戮的事情,我很想去深想,但我又不想搅入这件事情太深,不如干脆听张老板的,最好这些日子避免杀戮。

  只是我没来得及告诉张老板,想要这样做也是非常为难的,毕竟封六那边给了我巨大的压力,要的就是我不停的杀戮,如果不杀戮的话...我紧皱着眉头,就连这个五星饭店的店小二给我打招呼,我都没有太过注意到。

  “你,能留下一会儿时间吗?”这一次开口的就是那个老孟头儿,他这样说了,我才回过神来。

  现在距离天亮自然还有一定的时间,我不能耽误太久,至多就一个时辰,但我觉得他这样说,肯定有他的用意,也坚信他是张老板的人,不会害我,于是就开口说到:“留不了太久,一个时辰就已经是极限。”

  老孟头儿反复的在我脸上打量了很久,这才说到:“不用太久,半个时辰就够了。你这一脸的伪装虽然精妙,但我觉得还有一些破绽,而且你常常面对搏斗,各种微妙的震动,已经让它有些松动,我帮你再弄一下吧。以后,你若是要维持这副面貌,都可以来找我。我的手艺还好,至少可以骗过这地下的许多妖人。”

  显然,老孟头儿的说法让我惊喜不已,我最担心的就是我地下城身份的问题,没有想到老孟头儿做得一手好菜,还有这等手艺。

  我自然不会拒绝,在谢过了老孟头以后,就随着老孟头进入了这个小店儿的里屋。

  化妆的过程大概都差不多,但我能感觉老孟头儿的手法更加的娴熟,在这过程中我想起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可是张老板已经不知为何匆忙离去了,我只能找到老孟头试着询问一声:“孟老,我想问问,忘忧阁是不是张老板经营的?”

  老孟头儿听闻我这个问题,手上行云流水的动作就暂停了一下,他闷声的开口说到:“那忘忧阁不是张老板经营的。我对这地下城了解不多,一直就守着这个小饭馆,但我还是能提醒你一句,那地方不好,你别去。”

  我一下子沉默了,我能如何说,我不但已经去了,还是常客?老孟头儿看样子是一个不管事的,而且从言谈之中我发现,不仅是不管事的,而且也不爱管事。

  至于老孟头儿对忘忧阁的厌恶,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在这地下城中有大量人类的势力,张老板无疑是一股强大的势力,那在张老板之外,那些人类的势力对地下城是一个什么态度,就有些‘暧昧’了。

  就算张老板我都不太清楚他的立场,一个生意人说是维护着一种微妙的和平,但如果和平崩坏,他们是站在什么立场和角度的呢?

  我又想起了地下城无处不在的阵法,也坚信地下城一定还有一个巨大的人类势力是站在妖人这一方的。

  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个巨大的势力是不是忘忧阁?我肯定不愿意放弃辛夷的线索,我在心中暗自决定,只要到了约定的最短时间,我就再去一次忘忧阁,能得到线索最好,不能得到也再也不去了,想办法求助张老板吧。

  如今,我在地下城呆的时间已经快要10天了,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