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四章 转折(上)

第一百零四章 转折(上)

  什么对手,那么厉害?我心中如此想到,却没有半分的沉重,唯一担心的只是暴露自己的实力罢了。

  我并不是自大,当面对了四大凶兽和十几个大妖的围杀之后,很难有什么妖物让我再觉得厉害了,何况在这地下城,大多都是混血的存在,它们的正题实力或者还比不上地面世界那些妖人。

  但这种心理,我并不会表现在脸上,而是适当的做出了愤怒的表情:“那么,意思就是我被放弃了?”

  面对我如此直白的质问,封六的脸上并没有多大的神情变化,而是一伸手,猿军又把一个桃儿递到了他的手上,封六接过来狠狠的啃了一口,说到:“你是一柄锋利的刀,我自然不愿意放弃你。可是,你的对手却是一柄神兵利器,你让我有什么办法?我只能让你去折损它,做为一把锋利的刀,你不要失去了自己最后的荣耀。”

  “我不打,可以吗?”我是故意这么说的,正常人都该是有这么一个反应的。

  “恐怕你没得这个选择。我说了会好好照顾你的兄弟...而你也可以尝试着走出西三区试试看。”封六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做为一个公子,想要成为一个枭雄,在必要的时候舍弃对于他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但他竟然用夜啸来威胁我?我的心中升腾起一股古怪的感觉,可我喜欢被他这样误会,有了夜啸的存在,我坐实狼汉的身份是理所当然。

  这地下城没有第二个张老板,我也相信张老板不会出卖我。

  不过,我还是表现出了悲愤的神色,说到:“我既然是一柄锋利的刀,被你用来折损那神兵利器。想来,你的身边肯定也有一柄神兵利器,当我折损了对方的神兵利器时,便是你的神兵利器出场的时候了,对吗?”

  “你很聪明。”封六又快吃完第二个桃子了。

  “你如果不放弃我,我依旧是一柄锋利的刀,会为你立下汗马功劳。你不觉得神兵利器之间的对决,并不是我能够插手的吗?”我做出试图还要挣扎的样子。

  封六却‘呵呵’笑了,他说到:“你值得我这样做吗?再说,来者就是为了折损你。我自然是有办法阻止,可是那代价太大。在我眼里,适当的人适合适当的投资,显然你不值得我投资那么多。你也别急着和我翻脸,如果你打赢了这场比赛,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被你赢了,我对你的态度马上就会截然不同,肯为你付出的代价自然也会大很多。说不定回像爱惜自己手脚一般的爱惜你,懂吗?可你现在是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的。”

  这个时候,封六已经吃完了第二个桃子,又一个桃核被砸到了墙里。

  我在为这堵墙哀叹,其实它并没有做错什么啊?倒是猿军叹息了一声,拍拍我的肩膀说到:“其实封六公子已经非常的重视你了,毕竟你是从九儿那里被抢回来的人。可惜,你遇见这一次有人执意要折断你,也不能说是公子的错。害你的不是他...振作起来吧,狼汉。毕竟你并不是完全的没有机会,不是流传着一句话吗?千万不要让狼汉逮住你的任何弱点。不管对手再强大,也都还是有弱点的,你不是没有胜利的机会。”

  我第一次发现猿军原来那么会安慰人,于是有些古怪的看着他。

  他显然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咳嗽了一声说到:“我也并非完全的在安慰你。你若是能折损他,封六公子必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兄弟,你甚至现在还可以提出一些要求,我想只要不是太过分,封六公子都会答应的。”

  我有什么要求吗?显然没有!想了半天,只是落寞的摇摇头,装作认命的样子。

  封六已经站了起来,很直接的朝着门外走去,没有转身却留下一些话语:“我劝你最好别打别的主意。我是一个真小人,却不是一个伪君子。跟随我这样的主人,比跟随那种随时会在背后捅你刀子的主人要好很多。而我这个人最讨厌背叛,后果我不想说,你大可以试试。”

  说完这话,封六已经离开了我的院子。

  我望着他的背影,眯起了眼睛,摸了一下下巴,心想,如果封六知道我真正的实力,连他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他会怎么想?他表现的的确像一个有话直说的真小人,但事实上,也不必伪君子好到哪里去。

  同样都是逼着人跳悬崖,都没有选择的机会,告诉我与不告诉我,根本区别就不大。

  他只是营造了这样的形象,因为在他看来,注定我反抗不了。如果我是神兵利器呢?估计他也不介意当伪君子。

  这个地下城的游戏啊...这些公子,真是有趣。

  我大喇喇的靠在了躺椅上,在这段日子,我能感觉我的力量距离巅峰的时候又近了好一段儿,平日里也注重修炼,但没有什么修炼是比战斗更好的磨砺,轻轻摸了一下身上的伤口,论起战斗的强度和密集度,恐怕再也找不出一个修者和猎妖人比我在这不到一年的日子里经历的更多了吧?

  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重回巅峰呢?我一点儿也不介意战斗,甚至需要更加强悍的磨刀石!我渴望着力量,当我发现我需要对抗的东西越来越强大的时候。

  只是吞灵焰...比起当初巅峰的时候还差劲儿了一些,它需要吞噬更多的灵魂才能强大,而跟随着我的残魂沉寂了千百年的岁月,已经虚弱到了极致。

  在这段日子的战斗中,我也用了吞灵焰,再加上我本身灵魂的滋养,它终于恢复了一些,我是真心希望在这地下城我能够完全的,毫不顾忌的释放一次吞灵焰啊...想着,我又眯起了眼睛,在我这个院子里,能看见巨大的搏斗场的一角,我仿佛看见吞灵焰将它包围的样子。

  我的比赛安排在三天后的晚上八点,只有在那个时候,才是搏斗场的巅峰时刻,忙碌了一天的各种人物都有空闲出现在搏斗场。

  在这两天,我还是加紧了时间修炼,只是在无人的暗夜里,我常常会利用阵纹,变幻一下身形,出现在青龙城的各个角落。

  我没有做别的事情,只是在杀戮,那些在青龙城最是酷爱虐待人类的妖人都是我杀戮名单上的一员。

  没有别的目的,我只是在滋养吞灵焰而已。

  短短两天的时间,我杀了十七名妖人,包括三名贵族,却是在青龙城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没有翻起什么大的浪花,毕竟在青龙城的贵族没有十万,也也七八万,死了三个算不得什么,贵民的命就更加的不值钱。

  不过,我杀人的地点都在西区,倒是在西区掀起了一点儿小风波,把西区的区府都给惊动了。

  没人会联想到是我,我在封六的严密监视下,能做出什么来?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三天,在这一天的上午我准备出门一趟,在我身旁是哭泣的夜啸,原本就已经够丑的了,当鼻涕糊了他一脸的样子,就更加的丑陋了。

  “大,大哥,我带着你逃跑吧?我..我不能看着你送死。”夜啸已经跟在我身边,对着我哭了一个早晨了,到现在终于憋出了一句话,看他涨的通红的脸,这句话应该是下了莫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

  其实,夜啸哭我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但是他说出这句话以后,我心下却有些微微的感动,尽管我已经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感了。

  看着他那眼泪鼻涕一起流的样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的说到:“我一个人逃跑,也比你带着我逃跑要好一百倍。别多想了,一个战士哪有面对战斗逃避的道理。”

  “呜哇哇...”夜啸更加的放声大哭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到:“那,那我不跑。大哥你一个人跑,我帮你殿后。”

  “谢了,你殿后在他们眼里和一只苍蝇没有两样。”我说完这句话,一把扯住夜啸的衣领,认真的说到:“你只需要记得我的话,不要泄露出去,我们才认识了半个月不到,你就足够保住你的性命了。”

  夜啸傻停止了哭泣,傻愣愣的看着我,因为鼻涕太多,竟然从鼻子里吹出了一个泡泡。

  我很想笑,只能望天拼命的咳嗽,而夜啸竟然对我说到:“大哥,你是怎么回事儿啊?我看不懂你啊。”

  “什么?”我放开了他的衣领。

  “你明明都死到临头了,为什么还能这么镇定?你是不是想哭,想哭就哭出来吧。我又不是女妖,你可以在我面前哭的,你别怕,来,我抱你。”说话间,他充满了同情的伸出双臂,眼看就要抱住我了。

  我忍无可忍,一脚踹开了他,叹息着说到:“我原本是不想说的,今天告诉你也无妨,我今天绝对不会死,你就放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