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六章 转折(下)

第一百零六章 转折(下)

  到底我还是比较紧张辛夷的线索的吧?在这过程中,有下人端来了两杯香茗,袅袅的茶香说明了这还是高级货色,既然已经上了茶,说明正主就快来了吧?

  在莫名紧张的心情下,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这香茗。

  果然是充满了一股异香,口齿声津,我不太懂茶,但回忆起来,生平都没有喝过这种茶,看来这地下城的生活,特别是高层的,享受并不比地面世界差。

  “狼汉公子,久等了。”就在我感慨这茶好的时候,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转头,看见的是一个穿着玄色长袍的老头儿,能有这样穿着的人地位肯定不低,我很惊讶,竟然是这样一个人来为我服务。

  他的胳膊里夹着一叠纸,在我面前坐下以后,微微一笑。

  我已经忍耐了太久,到了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在他坐下以后,忍不住询问到:“敢问,忘忧阁是有了线索,还是要退我佣金?”

  “狼汉公子何必着急?我忘忧阁贵宾室的无忧茶一向出名,何不品尝两口?就算有什么不好的消息,狼汉公子有这茶平心静气,也能接受啊。”说话间,他倒是自己端起面前的香茗一连喝了两口。

  我原本已经没有喝茶的心情了,听他这么说,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但我又不想表现的太过在意,毕竟在这地下城我还是要呆下去的,在找到辛夷以前。

  我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觉得辛夷死了,我笃定了她若出事了,我一定会有感应。

  想着,我还是貌似镇定的端起那个香茗又喝了两口。

  那个老头儿看着我,还是微笑着,已经在翻动着眼前那一堆纸张,忘忧阁就是那么奢侈,能够用上笔墨纸砚。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翻动,心情也随之紧张起来,结果他翻动了半天,却是找出了一张纸递到了我的面前,说到:“请狼汉公子再确定一次,你要找的是这个女孩子吧?这是为了最后确认一下,我们是否找对了人。”

  他递给我的,不就是按照我的描述,之前给辛夷的画像吗?我心中已经极不耐烦,但还是点头确定了一番。

  “这就对了,为了找到狼汉公子所描述的女子,我们真是费劲了心力,不仅...”这老头儿开始在我面前絮叨起来,他们为了达成我的任务是多么的艰辛,调动了多少资源,费了多少的人力。

  我一开始还能够忍耐,到了最后,就连屋子里的熏香也燃烧了一半,面前的茶也被我快要喝干了,我终于内心升腾起一股郁闷烦躁的心情,忍不住打断他说到:“这位老先生,你们探寻的过程就不必对我说了,我只想要知道最后的结果。直接说吧。”

  “哦,是这样吗?”那老头儿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熏香,最后竟然慢条斯理的端起了我面前的茶,打开盖子看了一眼,说到:“狼汉公子,不添一些茶水吗?”

  如此怪异的举动,终于让我心中一下子警惕了起来,而心中来得莫名其妙那股烦闷之意,终于化作了一股胸闷的感觉,随着这股感觉的爆发,我想要呕吐,感觉心跳一下子都慢了不知道多少,我想要站起来。

  却发现因为心跳缓慢的原因,我全身都软绵绵的,站起来都觉得一阵阵的晕眩,我强忍住这种感觉,眯起眼睛望着这个老头儿,低沉的问到:“不怕我先杀了你吗?”

  这个时候我若还不知道,这是针对我设的局,我就是傻瓜了!

  我身体没有力气,不代表我不能动用灵魂的力量,说话间,我已经开始调动灵魂力,却吃惊的发现,我的灵魂力都沉甸甸的,流动缓慢,仔细探查,发现灵魂之中多了一缕缕的雾气,带着麻痹灵魂的功效,在我的灵魂之中流动。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转机,因为万魂花开始轻轻的摇摆,雾气在朝着万魂花涌动。

  这个过程很慢,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但看样子,持续个半个小时,总是要的。

  “狼汉公子,我忘忧阁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为了你连最珍贵的灵魂之毒都拿了出来。知道吗?这可是上古的妖兽才能产出的灵魂之毒,有着麻痹灵魂的作用。关键在于,它还很隐蔽,可以调在熏香当中,散发的是一股凝神静气的香气。在一般的情况下,它不会发作,就像那上古妖兽发出的瘴气,要配合它的涎沫才会发挥作用。当然,也有别的东西可以让它发挥出作用。比如你喝下去的香片,是一种像茶的特殊植物。可以麻痹人的心脏,其实也可以称之为软骨散。”那老头儿摇头晃脑的说到。

  我假装惊慌,其实已经在暗暗的催动万魂花,让它尽早解毒,我感觉到这两种毒性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这种香片也非常珍贵,就长在那上古大妖的巢穴旁边。也只有这种灵魂之毒,才能引发它的毒性剧烈的发作。否则,它还是一味很好的灵魂补药。大自然真是神奇,对不对?灵魂补药可以变成肉身之毒。”那老头儿看着我认真的说到。

  我冷笑了一声,以为这样我就毫无办法了吗?他们到底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是谁,不知道我拥有吞灵焰。

  就在我刚要发作的时候,这老头儿突然从一堆纸中拿出了一张放大的照片,按照忘忧阁的财力,不必把照片拓印在那种薄兽皮上。

  我看着那张照片,忽然停止了发作,原本缓慢的心跳也有了几分加快,这照片不是辛夷还是谁?

  她穿着一身华贵的白袍,一条柔软的白色皮毛搭在她的肩颈间,她的头发简单的扎了起来,就这么站在一处全是五彩荧光的地下蘑菇面前,美得不可方物。

  她的眼神中早已经没有那种呆呆的呆滞了,在照片中的她是微微笑着的,眼波流转,像一汪春水的望向左方,不知道是谁,能拥有她这样饱含着深情的目光。

  应该是包含深情的吧?至少在往日的岁月里,我没见过她这样的眼神,从来都是呆呆的,除了笑的时候会有灵动无比的感觉,但也从来没有这样的眼神。

  这还是辛夷吗?从样子上来看,这分明就是辛夷。

  可是我哪敢认她?以前的辛夷,所有的同学朋友都说可爱漂亮,但是木木的样子,没有这种灵动,呆滞的眼神又能惊艳到哪里去呢?可这样的辛夷...我无奈的笑,内心有一种自己都不明白的刺痛。

  隐约间,我觉得这种气质我分明很熟悉。事实上,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看我呆呆的看着那张放大的照片,老头儿得意的笑了:“我忘忧阁出手,没有找不到的道理。就算是死了,尸体化作了灰尘,我忘忧阁也会去确认那一堆灰尘的。”

  “为什么?”我看着这个老头儿,没有着急发作,无疑是我想听到更多关于辛夷的消息,也多留一些时间来解毒。

  那老头儿却是看着我,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说到:“不为什么!只是你天真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懂吗?你已经成功的让九儿公子愤怒了,这个理由就够了。”

  我为什么会让他愤怒?我还想询问更多,那老头儿却是望着我狞笑了一下,然后手在桌子的某个部位重重的一拍,我身下的木地板竟然在第一时间就洞开了,我在这种中毒的情况下,如何来得及反应?整个人重重的跌落了下去。

  在我落地的瞬间,上方的木板就关上了,我的眼前是一片昏暗,只有一个火把明亮着,让我认出来这是一个地牢。

  我苦笑了一声,这算什么?阴沟里翻船吗?也并不是,我只需要一点儿时间,就可以完全的恢复过来。

  既然有了辛夷的线索,我还怕什么?闹个天翻地覆,我也可以全身而退,辛夷只要平安,我内心的担忧就已经放下了一大半。

  只是我还是难受,内心刺痛,到底在难受些什么,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这感觉简直太憋闷了。

  我仔细想了一下那老头儿的话,扯到了九儿,对了,我一定是不放心辛夷和九儿扯上了关系,那个人绝对是..绝对是,我现在想起那个九儿,有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只知道他很危险,而且内心有着极大的野心,有些不择手段的阴沉。

  我怎么可能放心辛夷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只是仔细想着辛夷在照片上的样子,又觉得九儿和她站在一起,倒是赏心悦目一般的般配。

  她是不是深情的望着九儿呢?我这个做哥哥的是在意,九儿是个妖人吗?

  我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而在这个时候,地牢里面响起了脚步声。


仐三说:
今天的三更完毕,哈哈,之前猜剧情的书迷竟然没有一个人猜到。承诺加更的三更已经加更完毕,我在考虑,今天我是不是要休假一天了。毕竟月底忙碌,我就想11月休假的,但说了加更,就一直没敢休。看情况吧,今天晚上要是11点半以前没有,那么就是我今天请假了。实在是想调整一下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