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七章 真诚的提醒

第一百零七章 真诚的提醒

  对于地牢里响起的脚步声,我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在这种时候,一般是胜者来耀武扬威,摆明目的的时候,不用抬头我也知道来人是谁?

  谁要对付我,那么明显,就是他。

  一道阴影覆盖了我的身体,一股淡淡的香味儿,却不腻人。

  他就站在我的眼前,呼吸的声音显得不那么平稳,我以为他会开口很直接的说点儿什么,可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让人很意想不到:“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找思思?”

  思思?我缓缓的抬头,看见的自然是九儿那一张脸,很快,我的手脚就被四道铁链铐住了。

  在铐住的瞬间,我的心底划过了一丝冰凉,因为这铁链绝对有问题,当铐上我的瞬间,一股股极强的能量波动传到我的灵魂之内,直接禁锢住了我的灵魂。

  我震惊的抬头看着九儿,他微微皱着眉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在搏斗开始以前,我不会给你任何的机会。锁灵扣,你应该荣幸能用上它,这上面的阵法精妙无比,曾经只有无上的大修能够用上它。”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回答九儿的小心,难道赞美吗?

  我试着催动了一下灵魂力,是真的被完全禁锢住了,就连万魂花似乎也感受到了这锁灵扣巨大的威力,在我的灵魂之中也停止了摇摆,应该说并不是完全的停止,而是摆动开始非常困难,困难到就像已经不能摆动一般。

  如今这个困境要如何解决?灵魂力被禁锢,意味着现在还虚弱的吞灵焰我也没有办法使用,它需要灵魂力来将它从我的灵魂之中送出。如果它足够强大倒是可以省略这一步,可是曾经的巅峰时刻,它都没有如此强大过,何况现在?

  我的沉默激怒了九儿,他朝我走近了两步,虽然神色平静,言语之间已经变得冰冷:“我之前问你,找思思是什么意思?你真的不打算回答我吗?”

  我抬头看着眼前的九儿,他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袍,隐隐有着光泽,上面有一株梅花树的刺绣,黑色的树干苍劲有力,和淡蓝色的底色相形益彰,又有点点红梅点缀,很是有品的一件长袍。

  特别是他身材欣长,这一件长袍更让他显得玉树临风,他也充分的衬托了这一件长袍。

  今日他的头发没有再随意的披散,而是用蓝色的丝带系住,唇红齿白的模样更像一个贵族的翩翩公子。

  他说思思,是辛夷吗?如果是这样的他,辛夷站在他的身边。

  我皱眉,因为一想到这个画面,快要不能呼吸,内心像被一张手帕给包住,狠狠的勒了一下,如何还能呼吸的过来。

  这不是我熟悉且能接受的画面,因为在我的记忆里,辛夷应该呆呆愣愣的跟在我身后,骂也骂不走,怎么能站在他的身边?

  我有些搞不懂这是什么心理?占有欲?!我根本懒得回答九儿的问题,只是陷入了自己的复杂情绪中。

  我迫切的想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感情在对待辛夷?可是,搞清楚了又能如何?

  我的沉默再次被九儿视作了挑衅,他背着双手,在我的面前缓缓地来回走动,我看得出来,他的内心充满了怒气,但他很不想激烈的发作,只能用这种办法消缓他的怒火。

  地牢里一片沉默,九儿在走动了大概好几分钟以后,才停下了脚步,在这时,那个穿着玄色长袍的老者也下来了。

  九儿从他手上拿过了一张之前我见过的照片,递到了我的面前:“这是思思,你在忘忧阁费尽心思的找她,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我原本并不在意,只当做你是偶尔见过思思的人,想要寻找这么一个梦中的情人,也是情有可原。可你为什么要叫她辛夷?为什么会知道她曾经是一个人类的身份?”

  那一张辛夷穿着白袍的照片,又放到了我的眼前,看着她的笑容,我内心带着微微酸涩的刺痛,也忍不住跟着微笑。

  其实曾经总是这样的,辛夷沉默而内向,常常到了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地步,所以她的笑容特别有感染力,一笑,我就会忍不住跟着傻笑,而这件事情,我却不自知。

  是陈重和周正偶尔一次提起,我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看,如今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我稍微恢复一些,又忍不住跟着微笑了,但显然我这样的笑容彻底激怒了九儿,他一把收回了辛夷的照片,狠狠地一个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是出于全身虚弱的状态,他这一耳光却是毫不留情,我感觉到温热的鲜血从我的鼻腔流出,耳中一片嗡鸣,在这样的嗡鸣声中,我却是望着九儿,终于开口说到:“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其实我不是很介意这件事情,反正都是打了,打哪里不是一样?可是,你就确定你今天打我这一下,不会后悔吗?”

  九儿扬手,很想再打我一下,但不知他想起了什么,却只是拍了拍我的脸:“你知道吗?我很厌恶你眼中那种平静和不屑,别人看不见的,但我却能清楚看见的平静和不屑,我想这样的人一定是特别的,我不能带着厌恶的偏见。所以我想招揽你,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更应该有宽广的胸怀,我笃定的相信,能有这种看透一般眼神的人,肯定有着什么可以依仗的地方,如果你成为了我的人,那么你的依仗,便就是我的依仗。”

  “你说,我是不是待你不薄?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找思思呢?从你开始第一次找她,我就开始对你厌恶了。很奇怪,这种厌恶一旦开始,就再也止不住,就好像你和我之间,有着莫大的仇怨,然后让我不惜用最狠毒的方式来对付你。其实,我很疑惑,我为什么会对你这样?你能回答我吗?”九儿说着,自己也皱起了眉头,这的确是一个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他没有猜透我的身份,所以我表现得再怎么与众不同,打赢了再多几场搏斗赛,于他也是一个小人物,他没有道理这么厌恶我,要设这样的局来对付我。

  可这也算是命运吧?他对我的这份厌恶,让他歪打正着的真的擒住了我,否则,一般的局怎么可能真的困住我?

  “思思是谁?我只知道辛夷。你厌恶我?我只知道当一个男人没有信心的时候,才会厌恶另外一个男人,否则打败他就是了,哪里还需要这种矫情的情绪?”我是在故意激怒九儿,其实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发现我也特别厌恶他,我也有矫情的情绪怎么办?

  果然,我的话让九儿极为的在意,那是一种带着些许慌乱又愤怒的在意,他目光凌厉的盯着我,说到:“为什么要叫思思辛夷?我再一次问你,希望你能把握这个机会,否则今天你会以最难堪又痛苦的方式死去。如果现在你回答我,我可以在地牢里给你一个了结。”

  我很想笑,这些大人物就喜欢这样以己度人吗?我不知道他给我的难堪又痛苦的死亡方式是什么?我只知道,此刻我绝不愿意在地牢里死去,只要让我摆脱了这个困境,我就有机会翻盘。

  于是我开口说到:“我高兴叫她辛夷,你满意吗?”

  我这样的回答,让九儿愣住了,他走上前来,一把捏住了我的脖子,冰凉的指尖掐着我的颈动脉,我能感觉到那一股压迫的力量,从我的脖子直接升腾到大脑,我感觉我的脸又胀又热,咽喉的挤破感让我禁不住剧烈的咳嗽。

  但他到底放开了我,自言自语的说到:“我何必与你计较?我何必与一只要死的蝼蚁计较?其实我在骗你,你的鲜血根本就不能浪费,一定要留在搏斗场,我怎么会舍得你在地牢就死去呢?你如今有盛大的名声,丰厚的金钱,这一切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敢打起思思的主意!你的这一切,都是在搏斗场获得的,那今天,我就让你在那里失去。没有关系,我要的从来都只是拥有思思而已,你和她之间有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你死了,就会烟消云散。”

  “对了,你这样不惜一切的探寻思思的消息,一定是很喜欢她吧?今天,我手下的一位悍将会出手,思思做为我族的人,自然也会到场。在她面前狼狈的死去,你觉得怎么样?”说话间,九儿的脸上已经有了丝丝的笑容,很是俊美好看,我却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的看着他。

  “你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在杀了我,真的。”我这样真诚的对他说到。

  “你以为我会?”九儿就像掌控了一切的帝王一般,可惜是个昏君。

  “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如果现在不杀了我,你打了我一巴掌,又掐住了我的脖子,你会后悔的。你知道吗?有句话,叫做机会只有一次,你为什么偏偏不能把握呢?”我扬着眉,对他如是的说到。

  “我发现我当初想要招揽你的想法是对的,你不仅是一个能打的家伙,还能成为一个成功的说客,我差点都被你说服了。可惜,你的鲜血只能留在搏斗场上,做为灌溉的养料,你的灵魂也只能永远困在搏斗场中,直到消失。最终,我想要在思思面前给你的羞辱,想起来就让我痛快,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你能说服我吗?”

  九儿在自我安慰中仿佛得到了高潮。

  而我很善良,真诚的提醒过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