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八章 歹毒手段

第一百零八章 歹毒手段

  我和九儿的对话进行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他上下的打量了我一眼,说了一句:“我的确很想知道,你到底了解思思多少过去?可是过去的就是过去的,没有多大的意义,我要能拥有她的将来,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而你,终将成为她记忆里的一个人,知道是谁,偶尔也能想起,但无关痛痒。”

  说完,他对随身的侍者说到:“照我之前说的办法对付他。”

  说完这句话,九儿便离去了。

  我不想承认,但我却不得不承认,当他说出最后一句,‘知道是谁,偶尔也能想起,但无关痛痒’这句话时,我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我真怕现在辛夷想起我,也已经无关痛痒了。她会不会想起以前那样傻傻的跟着我时,也觉得是一件年少时,因为缺乏依赖和安全感而做的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九儿走了,地牢里又再度恢复安静。

  只有那个穿着玄色长袍的老者,在我面前放下了之前那个熏香炉,把它点燃了。

  奇异的香气弥漫在牢房,那种让灵魂力流动迟缓的灵魂之毒,又在缓慢的侵入我的灵魂,我望着那老者说到:“你明明就是一个人类,为何要帮助一个妖族助纣为虐?”

  “那你觉得这句话,是你身为一个妖族应该说的话吗?什么人?什么妖?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想要活得好更不容易,我哪有时间分什么人和妖?”那老者根本就不在意我说的话,但我很想说这老头的话一听,还觉得颇有道理,我身为一个猎妖人,竟然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话来反驳他。

  熏香在地牢里继续的燃烧着,那老者带着四个随身的侍者离去了。

  我觉得事情有些麻烦了,他们如果一直给我灌注这样的灵魂之毒,我到底需要多少的时间来完全的排除他们?至少现在我好像没有太好的办法,万魂之花还在起作用,但作用微乎其微,也就是说,我能排解毒素的时间只有他们为我解开这锁灵扣以后。

  到底是哪个人这么讨厌?有着如此精妙的阵法之技,偏偏用来帮助地下城的妖人,连锁灵扣这种东西都弄了出来。

  我在心里骂了半天,也不见得有什么作用。倒是忽然想起和九儿之间的对话,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至始至终没有在他面前提起,关于我和辛夷的点点滴滴。

  其实说来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关系到我的人族身份,我稍微改一下,也无所谓啊,至少我一直都不曾觉得我和辛夷之间是那种情人的关系,也无所谓是九儿的情敌。

  我把辛夷当妹妹,他说不得叫我一声大舅子,哪里还敢这样囚禁我?

  但这个想法真的就只是想想而已,心里的刺痛无论我怎么去调侃自己,都无法完全的消除。

  时间就在这样我想东想西的情况下,快速的流逝,我从饥饿变得麻木,又从麻木变得饥饿,当我快要再次麻木时,那个穿着玄色长袍的老者又带着人来到了地牢。

  “扒了他。”他站在我的面前,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我开始剧烈的挣扎,我身上所有的重要东西都藏在我的衣服内,我怎么能任由他们把这些东西夺走?

  可是我身上依旧虚弱无力,也不知道那该死的茶水之毒要在我身上肆虐多久?或者就像我预想的那样,灵魂之毒不解,身体也会酸软无力。

  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我扒的只剩一条底裤,拿走了所有的东西。

  牙倒是被他们随手的扔在了一边,那穿着玄色长袍的老者,头也不抬的说到:“你不用叫的这么厉害,你的武器还是会留给你的,我家公子不想让明眼人看出什么来。反正,你死了以后,一切都不再属于你了。”

  我的本命阵印也被他扔到了一旁,我大喊到:“你如果敢再这样随意乱扔我师父留给我的纪念,我一上搏斗场就咬舌自尽。”

  那老头儿看了我一眼,也不甚在意我那本命阵印,只是说到:“那就还给你好了,在我眼底下过了宝物法器无数,你还不要想瞒住我什么。你那柄剑是好东西,这个烂石头雕刻的阵印就留给你陪葬吧。你倒是提醒了我一点,你最好别试图在搏斗场上自杀,虽然你自杀也无所谓,但总是对九儿公子的得力手下声名有影响。我只能说,你若是自杀的话,这烂石头我会第一时间找到毁了它。”

  他这样说,我只能装作平静下来了的样子。

  但狐皮与我挂着的那一窜珠子是无论如何也拿不回来了,那老头儿似乎从上面看出了什么名堂,第一时间就交给手下的人带了出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强烈的想要阻止的念头,总觉得被拿走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情。

  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执意去追求一个答案,而那老头儿似乎也不想让我想太多,他提醒我:“还有一个小时,就到搏斗的时间了。你有什么遗愿,现在可以告诉我,我觉得如果在能力范围内,我也许也能成全你。因为,你马上就要承受一个酷刑了,别怪我,这是九儿公子要求的——万无一失。”

  还有酷刑?这个九儿到底把我看成了什么人?在我身上不惜弄上这么一道又一道的枷锁?

  我也懒得想那么多了,可能是绝境经历多了,我都已经麻木了,我只知道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会拼命的抓住,于是我望着那老头儿说到:“心愿还真的有,我想要吃饭。不要随便拿那些难吃的蜥蜴肉来敷衍我,我要白米饭,馒头也要,最好能来两三斤牛肉,有点儿蔬菜,水果我也不介意,再来一壶酒就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打得卖力些,吃饱了才有力气。”

  这么一餐在地下城绝对算奢侈,却不想那老头儿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我,说到:“给你的份量还可以多一些。但现在,你先承受一下吧。”

  说话间,他使了一个眼色,他手下的人忽然冲到了我的面前,拿着一种薄薄的片刀,按照一定的地方插入了我的身体。

  我大口的喘着气,被刀刺入身体无论如何也不是什么很好的感觉,何况身体的很多地方都被刺了。

  这些地方都不是要害,但刀子拔出以后,鲜血就缓缓的流出了,速度一点儿也不快,甚至有点儿慢,我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用意,我疑惑的看着这老头儿,他却拿出了一个小罐子,交给了手下的人,说到:“抹在他的伤口处,这样他身体再强壮,伤口也不会结痂,除非药性挥发完。”

  好歹毒的做法,这样的我上了搏斗场,鲜血一直都在流逝,不管我打赢打输,我最终都会因为流血而死。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过是一个人小人物。难道就只是为了万无一失?”他们的做法的确让我疑惑了,疑惑到我一点儿都想不起自己的处境已经可以称之为希望都没有一点儿的绝境了。

  “你绝对不是小人物,这个提议我是建议九儿公子这么做的。我不知道你是谁,可你绝对不是狼汉,绝对不是。”那老头儿望着我认真的说到。

  “呵呵,你有证据?”我忽然发现我眼前这个老头儿也不简单。

  “没有证据!就是直觉...直觉九儿公子不在这里杀了你,把你放归擂台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杀死你会很困难,可我又不想违背九儿公子的意思,只能这样对付你。”说到这里,那个老头儿停顿了一下,说到:“我的直觉一向很准,到了一定的年纪后,只要我有强烈直觉的事情,从未出过错。至于证据也会有的,不要忘了忘忧阁是做什么的?”

  说到这里,老头儿眯起了眼睛:“如果不是九儿公子执意为了思思要对付你,我对你真的很感兴趣,想任由你自由的在青龙城活跃,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就能知道你的秘密。我总是觉得,九儿公子所谓的悍将,在你面前也不算什么事情。而我这个人一向很小心,既然参与了这件事情,我就不会给自己留下麻烦。”

  他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我的身上伤口处已经被涂抹上了他给的药物,没有什么大的感觉,但鲜血就好像保持着一个节奏,一直在从我身上的几个伤口处流出。

  我无言以对,因为对方给你说的直觉,你有什么辩驳的理由?

  那老头儿也不想过多的啰嗦,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说了一声:“时间差不多了,拿吃的给他,然后把他带到搏斗场吧。”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到这里了,然后今天休假。我心意已决,各位壮士不必相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