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九章 我的荣耀

第一百零九章 我的荣耀

  在地下城,我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大吃大喝的机会,特别是在要战斗以前。

  上好雪白的馒头,我就着小菜,三口就吞下一个,四个馒头吃干净的时候,两碟珍贵的小菜盘子也如同被饥饿的狗舔过一般。

  我又望向了那一块牛肉,就着酒水,我狠狠的撕咬,吞咽,直到这一块牛肉也被吃得干干净净,我喝下残余的酒,拍拍已经很是饱胀的肚皮,对着那些守卫说了一句:“走吧!”

  仿佛不是他们要押赴我去到搏斗场,而是我威风凛凛的要带着这群人耀武扬威的去到搏斗场,尽管我的手脚还带着沉重的手脚铐。

  这些守卫如同见鬼般的看着我。

  到了如此的绝境,还能毫不顾忌的大吃大喝的家伙,能有几个?难道真的无视了还在一直流淌的鲜血吗?

  “是一条好汉子。”有一个守卫喃喃的说到,其它守卫一言不发,算是默认。

  我很开心,因为我喜欢这样的夸奖。

  就这样,我被带上了一辆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我第一次坐上这种象征身份的车子,却是一个囚徒。

  在车上,这些守卫并没有闲着,他们小心的为我打开了手脚铐,然后弄了一幅全身的皮甲给我套在了身上,这样正好可以遮挡住我流淌的鲜血。

  至于在搏斗中怎么样,这已经不重要了,搏斗哪有不流血的?

  还是那个僻静的侧门,我在这里被扔下了,其中一个守卫下车来对我说:“你最好还是进去,现在你逃离,马上就会冲出很多人乱剑将你砍死,这样的死法并不光荣。而,死在搏斗场,你还能保留最后的荣耀。”

  我笑着说到:“我自然是要进去的,我还会胜利着出来,顺便拧断九儿的脖子。”

  我说的豪情万丈,事实上没有了那禁锢我灵魂力的铐子,我已经在缓慢的恢复,我需要时间。

  在那个搏斗场,我有办法尽量拖延,而现在逃跑的话,虚弱无力的我无法面对很多人的乱剑。

  至于流血的情况,我暂时没有算计过...我的想法很简单,灵魂力一旦恢复,就以雷霆万钧的方式杀死对手,这些让我血流不止的药总会有办法找封六讨来解药的吧?前提是我的身份不暴露,在封六眼中还有价值。

  不把绝境当中绝境,把万事想的简单一些,一直是我活下来的一个技巧。

  面对我的豪言壮语,那个守卫用同情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他转身了,一个小瓶子落在了地上,他念叨着:“如果我是你的话,能够找一些止血药,是再好不过的了。虽然不能解毒,能够延缓也是不错的。”

  他上车以后,对着其他的几个守卫说到:“他刚才不敬的话,我们就当没有听见吧?反正是一个陷入绝境的可怜家伙了。”

  说完,这些守卫就驾着马车离去了。

  我看了一下周围,很是小心快速的拣起了那个瓶子,转身若无其事的走入了那个侧门,侧门后就是通道和属于我的休息室,我已经再熟悉不过了。

  只不过,走在通道里时,我拿出那个瓶子,拔掉瓶塞闻了一下,那个瓶子传来的味道很熟悉,我每次搏斗以后都会用上的药物,我当然熟悉它的味道——止血药。

  我心里的感觉很怪异,这是地下城的妖吗?他们好像也有些人情味儿,那意思好像敬我是条汉子,给了我一点儿同情的帮助。

  这让我恍惚,更加分不清人和妖人之间一些细微的东西,陷入了感情上的一些迷茫。

  但这种迷茫注定是持续不了多久的,我一边艰难的给自己抹药,一边走着,迎头就被一脚差点踢飞到了角落里。

  “你是不是想试图逃跑?最后无路可逃,才想到了来这搏斗场?”我抬头,是猿军冷漠的脸。

  我很干脆的撕开了皮甲,里面的伤口还在流血,不同的只是抹了止血药的流得慢得多,看着我的伤口猿军眯起了眼睛。

  “该死的!封六公子不是要求我就算死,也要咬对方一口吗?既然如此,我做为一个折损对方而来的刀子,也应该得到适当的保护,不是吗?我却在忘忧阁,被九儿的人抓住了。你看见的这伤口只是一份小礼物。我身上还有什么灵魂之毒,还中了软骨散。最后被一脚狠狠的踢来了这里,然后遇见了你。你还要我给你一个解释?”我已经状若疯狂的愤怒。

  猿军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然后把我拖进了休息室,他好像略懂医术的样子,把我拖进休息室以后,翻动了一下我的眼皮,又查验了一下我的鲜血,然后抬头对我说到:“对的,你之前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如今已经和废人没有什么两样。我只是很奇怪,这九儿要杀死你的决心比我和公子想象的更大。为了万无一失,他竟然使出了如此卑鄙的手段。我很感兴趣,你到底是怎么惹恼了九儿?”

  “原来你关心的只是这个?”我一脸绝望的表情,其实我只是想争取一点儿什么,一点点好处也行。毕竟我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我想能够有一点改变我状况的东西,都不要浪费。

  “不然你需要我关心什么?你身上的伤势不是不能治疗。问题是那些药物都珍贵无比,九儿舍得在你身上浪费,封六公子可是舍不得的。除非你能证明你的价值,在搏斗场上取得了胜利。否则,我也帮不了你什么。”猿军一如既往的淡漠,接着说到:“或许,你如果能说出你到底是什么惹恼了九儿,那消息有价值的话,我能为你提供一些小帮助。”

  我绝望的抓了一把脑袋,然后说到:“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去忘忧阁只是为了寻找一个有一面之缘的女人,九儿就愤怒了。他说那是他的女人,叫思思。”

  我肯定不会对猿军说实话,但态度很重要,我要争取一点帮助。

  “什么?”猿军先是一愣,接着忽然很是张狂的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到:“真是天真的家伙。难道不明白色字头上一把刀吗?”

  “这消息的价值?”既然天真了,我何不天真到底?

  猿军看了一眼墙上的沙漏,然后说到:“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十五分钟。好好的休息吧,我的勇士。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你能平安胜利归来,你将得到最好的待遇。”

  “你们就不能为我延长一些时间,至少得这该死的血不再流?”我愤怒的嘶吼到。

  “很遗憾,不能。”猿军说完就要走了,从他的态度来看,我已经彻底的成为了一颗弃子。

  “那好吧,给我一些止血药吧。我会记得这个恩情,我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恨,他们不能在搏斗场外这么对付我。所以我的情绪需要发泄,给我一些止血药,越多越好,我会用我的生命来折损对手多一些的。我只是为了报仇。”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在足够绝望情绪的铺垫下,我要报复的破釜沉舟之下,猿军应该能够给我一些止血药。

  否则,我不能笃定他们会不会在一颗弃子身上浪费一些止血药,要知道这在地下城也是珍贵的物资。

  或许是因为搏斗文化的盛行,地下的止血药效果比地面世界好,尽管原料要从地面世界弄来。

  猿军转身打量了我很久,可能是在计算得失,而在我眼中那种愤怒和绝望的眼神被我演绎的淋漓尽致。

  “好吧,你会得偿所愿。当然,如果你表现够差的话,你那像狗一般的兄弟将会为你陪葬。”猿军一字一句的说到,然后终于转身离开了。

  我心下一冷,难道夜宵那个傻瓜并没有离去?

  不,他没有机会离去,因为失踪了那么久,他哪来的时间离去?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我苦笑了一声,没有想到自己在地下城也会被逼迫到如此的地步。

  不到两分钟,一个下人就为我送来了止血药,整整5瓶,这个猿军到了现在并没有吝啬,可能他指望着充满仇恨的我能为他带来一丝惊喜。

  我面无表情的脱掉了皮甲,在心中感谢了一下那个下车时提醒我的守卫,冲进了浴室,用热水洗去了大量的血污,这才一点点为自己仔细的在所有的伤口上,都涂抹上了一层止血药。

  在止血药的效果下,我的血流出的速度终于缓慢了许多,但终究不能完全的止血。

  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了,我感应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在万魂花的帮助下,灵魂之毒已经缓解了五分之一的样子,随着灵魂之毒的缓解,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肌肉也有了一定的力量,至少跑动什么的没有太大的负担。

  我并不在意这个,因为只要灵魂力还在,我就可以引动天地之力,它们才是我近身肉搏的保障。

  我重新穿戴起了皮甲,并且擦拭了一下它们,九儿要我在搏斗场失去荣耀,我偏偏要以一副无比荣光的样子走上搏斗场,我的荣耀不是任何一个妖人可以剥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