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章 交错的回忆

第一章 交错的回忆

  炎热的夏季午后,连知了的叫声都那么烦躁,透着一丝有气无力。

  我背着单肩的斜挎书包,奔跑在干硬而有些尘土飞扬的乡间小路,从学校到家里,这条路会比较近一些。

  我的额头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在了头皮上,一缕一缕的滴答着汗水。

  熟悉的厂矿,午后寂静的大院。

  我在辛夷家的门外,喊着辛夷的名字。

  我的喉咙干渴,心里却像有一把无名火,焦躁而愤怒。

  辛夷的脸出现在了窗户边儿,依旧呆滞而无辜,只是见到我,好看的大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惊喜。

  门开了,我不进去,斜倚在门边儿,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我姨呢?(因为两家人关系好,我管辛夷妈叫姨)”

  “上班。”辛夷一向有些内向,不爱说话,声音轻轻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拧好的凉毛巾,她拿着有些局促不安,但到底小心的落在了我的脸上,为我细心的擦着脸上的汗珠。

  “你和管勇好了?”我一把抢过毛巾,自己擦着被汗水湿透的头发,语气之中是理所当然的质问。

  “没有。”辛夷低着头,一句话否认了,又抬头无辜的看我,神情有些慌乱。

  “真没有?”我扬眉,从书包里掏出一支烟,要点上。

  被辛夷轻轻的拿开了:“等一下被人看见,告诉红姨,你又得挨骂。”

  我坚决的拿了回来,进屋,关上门,点上烟,皱着眉头开始数落辛夷:“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得注意影响。今天下午一上学,好几个哥们儿告诉我,你家辛夷和班上的管勇好上了。你说你一小屁孩儿,才多大年纪?你就谈恋爱?说起来别人都叫你是我家辛夷,就因为你一天到晚爱跟着我,别人都以为你是我家人呢?我家人,我能允许我那么年幼的妹妹谈恋爱吗?我还要不要脸了?”

  我一连窜儿的话,辛夷都没有任何的回答,她在家里忙东忙西。

  递到我面前的装水小碗,用来装烟灰。从冰箱里拿出来,切好的西瓜。一大杯凉好的菊花茶。

  我心头火起,一把逮住她,让她坐在了我的面前,满是愤怒的问到:“我说你呢,到底有没有听见?”

  “你高三了,今天是要上课的,你怎么逃课呢?”辛夷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我,软软糯糯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语调,让我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你管我逃课不逃课!你和管勇是咋回事儿?今天你要不说清楚,放学我揪那小子出来揍一顿!”我激动了。

  “他是班长,我是文委。要放暑假了,老师让我们一起给班里办个活动。”辛夷低着头,手搅着衣服,小声的说到。

  “就这?”我拧着眉头,想着下午的‘流言’,你家辛夷除了你谁都不爱理,这下午倒是和管勇留下了,有说有笑的,他们谈恋爱了吧?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嗯。”辛夷点头。

  我掐灭了香烟,拿起一块西瓜大口大口的吃,心中觉得不放心,转头‘恶狠狠’的看着辛夷,她惊到了,慌忙拿起那张帕子给我擦嘴:“辛夷,你说实话,你喜欢管勇吗?”

  “不喜欢。”辛夷说的很肯定。

  我扔掉西瓜皮,又喝了一杯菊花茶,感觉喉咙也不干渴了,那股缭绕在心头的炎热也去了,心满意足的站起来说到:“我回学校去找老陈了,今天和他越好的要去XX玩。你在家学习吧,小孩子别浪费时间。记得,小小年纪不许谈恋爱。”

  我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辛夷家门,却在临出门时,辛夷却有些畏惧的说到:“那你高三也不要谈恋爱,影响高考的。”

  我的脸一下涨的通红,额头上青筋乱跳,转头又是‘恶狠狠’的对着有些畏惧的辛夷说到:“你管我!我男孩子,什么时候谈恋爱都可以。学习去!”

  走出辛夷家的大门,午后毒辣的阳光好像被微风吹散,轻轻摇曳的树枝,让树荫投下的斑斑点点,也跟着摇晃起来。

  我的头发已经干了,知了消停了一会儿,我忽然转身看着辛夷家的窗户,果然她在窗前,没有想到我会回头看她,惊得如同一只小兔子,赶紧窜了进去。

  我却不知道为何,一丝轻松的微笑挂在了嘴角。心中充满了成就感,我果然是一个好哥哥,为了避免辛夷误入歧途,这课也算逃得值得了。

  夏天的艳阳在我的眼中散去,夏天的气息在我的鼻端消失,那已经好久好久泛黄的记忆碎片却在我的脑中无比清晰,然后又消逝。

  现场依旧是那个沸腾的搏斗场,狂热的观众,我的眼中只有一个身影,她却没有任何表情的侧着脸,和我的目光‘插身而过’。

  我和辛夷明明是那么多的记忆啊,为什么我偏偏想起这一段?

  是不是随着时光的远去,她再也不会在窗后偷看我,被我发现,而惊慌‘逃跑’?她已经学会了无视我吧?

  在这个鲜血与残酷构筑的擂台,我是不是不应该想起这些?只是我的鼻头有些发酸,我发现我无法容忍辛夷的眼中没有我。

  为什么会这样?我皱着眉头,努力的想着理由,却迎来了九儿一道凌厉的目光,然后他转头温柔的对辛夷说着什么,从辛夷的侧脸看来,她在微笑,笑的很甜,如同冬季的山谷,一夜之间百花盛放,现场又是一阵感慨的惊呼。

  这是辛夷吗?木然的她什么时候学会这样甜美的微笑了?是不是因为九儿?

  我心酸的要命,第一次发现如此的痛恨一个男人,很想把手放在九儿那高傲的脖子上,然后毫不留情的拧断它。

  这是什么样偏激的情绪?我的脑袋涨涨的,晕乎的更加厉害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辛夷走入了那贵宾包厢。

  “好吧,让我们再一次用掌声欢迎到场的皇族公子们!”偏偏在这个时候,狐逸的话打断了我的一切思绪,他又接着说到:“我想你们已经厌恶了我的啰嗦吧。毕竟今天是狼汉先生的盛典。按照规矩,比赛就要开始了。”

  狐逸说话间,我的脸出现在了大荧幕上,竟然是一张显得有些落寞伤感的狼脸,看起来有些像寂寞的阿拉斯加(雪橇三傻之一)。

  这绝对不是狼汉应该有的表情,现场的观众忍不住有些议论开来,我却忽然被这张脸提醒了一个事实,对啊,这种脸辛夷如何认得出我?她不是忘记了我,不是不理会我,而是她根本就没有认出我来。

  一想到这一点,我又开心起来,立刻的神采飞扬。

  现场的观众通过大荧幕看到了这一变化,开始同情放肆的讨论,可能巨大的压力让我有些神经病了。

  我却懒得理会这些,心中也渐渐平静下来,情况糟糕的我,要面对的是残酷的擂台赛。

  狐逸还在解释着规则,像这种晋升贵族的擂台赛是最困难的,就好比出入搏斗场的新人洗礼,要连续好几场,最后一场我才会面对我真正的敌人,前几场是让我热身。

  我听见,心中冷笑,呵,有比这还不公平的事情吗?原本就要面对厉害的对手,还弄几个人出来消磨我的实力?

  还是心知肚明我在流血的情况下,再多拖延一点儿时间?

  可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完全的坏事,至少给了我缓冲的时间,让我驱毒...九儿一定没有料想到我有这个能力吧?我在瞬间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在如此折磨了我一顿以后,他觉得用他手下的悍将来对付我,简直太给我荣耀了。

  如果我被小虾米杀死了,才是对我最大的折辱。

  他的确是一个玩弄人心的高手,不仅要我输,而且要我输得最落魄,最狼狈。

  “大家不要觉得不公平!一百万人里最多只有10个贵族,想要攀登上这个阶层,自然要付出10倍百倍的实力来证明。特别是在这搏斗场上,没有道理,只有拳头。让我们期待狼汉先生的比赛吧,为了这一次狼汉先生能够专心的比赛,场地里收音阵法我们关闭了。所以,大家听不到搏斗者的任何发言,只能看见血与肉的碰撞。”说完,狐逸终于收了话筒,冷漠的看了我一眼,铁篮便渐渐的升高了。

  关了收音阵法?是的,这场上搏斗者说话,观众能听见,都是因为这个阵法。这一次的特别关闭,怕是彻底的绝了我的路,让我在关键时候求饶都没有可能吧。

  我不在乎!也从未想过要求饶。

  这个时候有奴隶进入了擂台,开始收起铺在地上的红毯,与我站立的那个小木台。

  我走下了木台,站在了擂台的中央,静静的等待着我第一个敌人。

  当擂台收拾完毕以后,对面的铁栅栏缓缓的拉开,一个看起来修长的身影从通道之中走了出来。

  我眯起了眼睛,对手明显是一只山豹妖,是一种以速度见长的妖物,它们在搏斗场很难被打败和杀死,因为可以凭借速度拖死敌人。

  九儿这第一场就想让我死啊。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犹豫了很久,是一开始就要激烈的战斗,还是写一下叶少的心路。最终选择了第二种,他欠虐,求了我好久,我虐了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