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章 一拳的力量

第二章 一拳的力量

  满场的嘘声之中,我再一次被那只山豹妖追的狼狈。

  我从未想过我也那么一天,要凭感觉来打架。

  的确,丝毫不夸张的说,我就是凭借感觉来面对这一场搏斗。

  在身体中了软骨散,虚弱无力的情况下,在不能轻易动用灵魂力,以免被看出端倪的情况下...

  吞灵焰是更不能动用,除非我被逼到了绝境,才会用出这几乎属于招牌的火焰。

  剩下的路,自然是我的阵纹。

  可搞笑的是,我的灵魂力才恢复了五分之一多一些,用这一些力量来启动阵纹,我自然可以轻易的打败山豹妖。

  可惜的是,这些灵魂力用完了,我短时间内是没有补充的,那么我如何捱过之后的几场比赛?这就决定了我在完全恢复以前,这点儿可怜的灵魂力只有珍惜着用,用在必要的刀刃上。

  所以,这一场搏斗从一开始就惹得现场观众嘘声一片,勇猛的狼汉从对手出现的一刻,就做出了一个让人下巴都快掉的事情,那就是转身就跑。

  这就是我的无奈!

  在山豹妖出手以前,尽量拉开和他的距离,尽量的拖延时间,让自己多一些时间来恢复。

  于是,场面就很搞笑的变成了山豹妖在我身后追赶,而我每一次狼狈的避开了他的攻击以后,站起来转身就跑。

  这就是所谓的凭感觉打架,凭感觉去避开他的攻击,凭感觉去选择最有利的逃跑路线。

  “狼汉,你可真是让我失望。”在满场的嘘声当中,那只山豹妖的耐心就快要被我磨光了。

  我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朝前跑着,希望和他拉开一些距离。

  我在心中给自己的定位是,我只能有一次攻击的机会,动用一次阵纹,就必须干脆利落的解决山豹妖,在他最终的力量没有爆发之前,我肯定是不会管任何的嘘声和他的嘲讽的。

  尽管20几年来,我从未打过如此狼狈,只知道逃跑的战斗。

  “狼汉,你就大声的告诉大家吧。你之前的胜利,肯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作弊手段才换来的。如今,我浪费了十分钟的时间和你追逐,以为你会展示什么实力。结果,你这个蠢狗只会让我没有耐心。”这一次,山豹妖没有如影随形的追来了。

  我已经跑到了接近擂台边缘的位置,大口的喘息着。

  那软骨散的毒性果然是厉害的,随着灵魂之毒的驱逐,我虽然恢复了一些,但全身发软的感觉还是存在,就是这么十分钟的跑动,我都感觉快要到极限了。

  我抓紧着每一分钟休息着,山豹没有追逐,我跑到哪里都是一样,距离已经拉到最远了。

  汗水从我的额头滴落,在一片嘘声之中,我听见了九儿一声‘嗤笑’的声音,在贵宾室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打开里面的扩音器,来点评一两句比赛。

  从比赛的开始到现在,贵宾厅一直是一片沉默,相信我打的这样一场烂比赛,让这些骄傲的皇族羞于开口去点评,倒是九儿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因为我和他都清楚,这只耐性被磨到极限的山豹妖,要动用属于他的术法了。

  根据妖族的特性,山豹妖的术法是属于那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区别于一些妖人,就比如狼啊,狈啊之类的...所以,一般山豹妖若要爆发,都是速度。

  九儿如何整了我,他心知肚明,而且他认为我越是拖延时间,就越是强弩之末,他理所当然的判定当山豹妖开始爆发速度的时候,便是我的死期。

  山豹妖果然是如此,在愤怒的痛骂了我两句以后,就动用了他的天赋术法,锋利的爪子从他的指甲上延伸而出,而他的整个身体显得更加的修长有力,他趴在了地上,朝着我冲了过来。

  当真是如风一般的速度,我再逃跑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我只能全神贯注的看着他,在他冲过来的一刻,选择了朝着左边闪避!

  ‘刷’的一声,我原本在之前就被他抓得破破烂烂的皮甲,在这一次被他毫不留情的抓下来了一大块,之前他的攻击若说十次有九次被我闪避开了,还有一次是这聊胜于无的皮甲帮我挡住了的话。

  那么这一次,做什么都没有用!虽然他抓下来的一大部分是我的皮甲,但终于那锋锐的指甲勾住了我的一块血肉,硬生生的给我扯了下来。

  极快的速度带来了巨大的惯性,让我的身体毫不留情的被抛飞,那山豹妖随手扔掉了那一块血淋淋的皮甲带血肉,再次毫不留情的朝着我冲来。

  我感受着巨大的失重感,在空中叹息了一声,自从恢复了力量,是多久没有被逼到如此狼狈的地步了?我忍住了想要将这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狼妖撕裂成两半的冲动,想起了曾经没有力量时狼狈拼命时的感觉,在这个时候,终于洞开了中枢阵纹,却是压制着对于我来说不多的灵魂力,只灌输了一半。

  山豹妖冲了过来,如同一只真的灵巧的山豹,朝着我坠落的地方狠狠的扑来。

  果然是极限的速度,提前就到了我的落点,只要我一落下,被他扑到了身体上,再狠狠的用爪子撕裂我的脖子就可以真正的结束这场比赛。

  看台上已经有不耐烦的观众,用着最恶毒的咒骂站起来准备退场了。

  做为一个搏斗场的偶像,可以失败,这么狼狈的失败,就算是那最狂热的粉丝也会翻脸吧?可惜,我还准备当着这个偶像,不准备自己在这里失败!

  ‘咚’我重重的落地了,来不及感受那该死的疼痛,重新被灌注了风之力的我,猛地的一个伸腿,便踢飞了朝着我扑过来的山豹妖。

  力量却不怎么样的样子,毕竟我全身虚弱无力,注定需要更多的力量,才能爆发出我平日里普通的水平!

  我站了起来,准备离场的观众给予了最后的耐心,停下了脚步。

  但没人认为我不会失败,曾经的狼汉多么的英勇,一拳可以打爆野兽巨熊的脑袋,这一脚是怎么了?变成了小姑娘吗?山豹妖虽然被踢开了,但他还是优雅的落地了,一点儿伤都没有。

  可无论如何,这是狼汉的第一次反击,就姑且看看吧。

  所有人应该是抱着这种心理来看我最后的,可怜的反抗。

  至于山豹妖,从它残忍而冷酷的眼神来看,必然认为我这是临死前最后的反抗。

  “我不会再给你任何的机会!”山豹妖这样对我说到,身上的半身斗篷被它毫不留情的扯掉,扔在了地上。

  他咆哮了一声,整个身体的肌肉开始有规律的律动,让他的肌肉看起来更加的充满了流线型的力量,他再次俯身,朝着我冲了过来,这应该才是他的极限速度。

  我没有与他拼速度的必要,在这一刻,天地之力全部涌向了力之阵纹,只保留了少许风之力,能确保我打出必杀的一拳。

  山豹妖冲了过来,只是眨眼的瞬间。

  没有风之阵纹加持的我,即便看清楚了他的动作,也无法跟上他的动作,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不听的挥舞着爪子,狂暴的在我身上瞬间就抓了七八下,我那可怜的皮甲变成了如同蝴蝶般的碎屑,飘舞在空中。

  “吼!”他发出了胜利的嘶吼,一下子朝着我的心脏部位抓来。

  而我的拳头也终于在这个时候挥舞了出去,只是一拳,重重的打在了他的太阳穴!

  ‘嘶’,他冰冷的指甲已经进入了我胸前肌肉一寸深许,但他的动作却永远的暂停了。

  他难以置信的看了我一眼,头便不可阻止的朝着左边偏去,一口鲜血喷出。

  我感觉拳头破碎了某样东西,接着便进入了一个温热的地方,黏腻的软组织...可是拳势根本收不住,继而的朝前冲去,又破碎了一样坚硬的东西,穿了出来。

  ‘呼’,我大喘息了一声。

  是否太过残忍了?我看着我血淋淋的右拳,沾染着红的,白的...从山豹妖的左脑穿到了右脑,我的思绪都有半秒的暂停。

  我有些厌恶这种感觉,但被逼到只有一拳的机会,我是用力过猛了!

  我收回了我的拳头,一脚踢开了山豹妖的尸体,冰冷的眼神望向了九儿所在的贵宾厅,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很失望?我没有他完美计划的那样,我倒在了第一个对手之下。

  全场静默了,那个从一开始就只知道逃跑的混蛋,怎么会保留着如此的力量,一拳打爆了胜券在握的山豹妖的脑袋?要知道脑袋是最坚硬的地方啊。

  如此的残忍,如此的暴力,逃跑了十几分钟,只用一瞬间就诠释了什么叫血与肉的碰撞。

  不管别人在想什么,我的脑子却在盘算着下一场的比赛。

  已经动用了的灵魂力我不能收回了,下一场比赛的优势在于,我有一定的力量可以动用了,但也仅此而已。

  用完了,我一样得调动可怜的灵魂力去补充。

  万魂花不知道为什么,恢复我灵魂力的速度越来越慢,倒是那一瓣花瓣蓝的越来越妖异,一场比赛被我拖过了十几分钟,快二十分钟,却只让我再恢复了两分灵魂力。

  也就是五分之二。

  倒是这鲜血流得越来越畅快了,皮甲破碎的只剩下一些零碎挂在身上的我,像一个血人站在擂台的中央。

  在这沉默之中,连主持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倒是九儿的包厢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下一个对手呢?希望不要再是一场无聊的比赛。”


仐三说:
写完第一章,我睡着了。这一章我在想是否暴力了一点儿?顺带解释一下第一章的疑问,叶少的高中是回家乡的。15岁就可以回家乡了,之后寒暑假去山门就可以了。高中完了以后,混了一个大学,这才是叶少的光荣人生。
另外,这时差我真的醉了,让我写起来也是吃力,睡睡写写的。舍不得鞋子(四川话鞋子读‘孩子,这才是真正的原版)套不着狼!我决定奢侈一把,两天假,我调时差去了,各位壮士,你们先在江湖闯荡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