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章 一个声音

第三章 一个声音

  我觉得我让九儿失望了。

  第二场比赛的对手,他给我安排的对手是一只猪妖,当然不是猪里脊那种养尊处优的猪妖。

  看着他黑壮的身体,明显不同于人类的獠牙,我猜测他应该是‘一头有故事的野猪’,不然怎么如此的沧桑?

  这场比赛我依旧是躲闪着,拖延着进行,打出了一场无聊的比赛。

  而且,更让九儿失望的是,我没有倒下。

  反而是利用风之阵纹和牙这把邪剑的些许优势,慢慢的磨死了那只猪妖。

  看着那只猪妖最后倒在了擂台的黄沙地中,我觉得那是对九儿的嘲讽,他不是希望我在擂台上虚弱的流血而死吗?看,有一只强壮的猪妖死在了我的前面。

  现场一片沉寂,这样的比赛很难让人沸腾,却又很难让人离场。

  比赛明明是无聊的,结局却又是颠覆的,这不是让人纠结吗?但我看见看台上明显有些人露出了意味深长的思考目光,我大不同以往的表现,压抑的打法,背后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可惜,这搏斗场的收音阵法被关了,否则我不介意揭露一下九儿的心胸是多么的狭小。

  我站在搏斗场的中央,尽量想让自己轻松,但昏沉的感觉如同潮水一般的包围了我。

  剧烈的运动会让身体发热,血液流动加速这是最基本的常识,那些被我涂抹在身上的止血药,作用渐渐的小了,鲜血从我破烂的皮甲中各个角落渗出来。

  让我看起来,比那只到底而亡的猪妖更惨。

  我握紧了牙的剑柄,感受到了其中一股翻腾的血气力量。

  毕竟这是我的兵器,加上有万魂花这种‘妖孽’级的灵魂之花在我的灵魂内,我很快就触摸到了牙的秘密。

  它在里面的确封印了一丝残魂,而不是于老板所说的封印了一丝大妖的能力,能够伤人灵魂。

  确切的说,它的确有那么一点儿在灵魂力脆弱的时候,刺伤灵魂的能力,依靠的是残魂本身的撕咬,这能力有些鸡肋。

  但吸血的能力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在它吸够了足够的鲜血后,就能滋养剑中的残魂,才能让残魂彻底的爆发一次,一剑落下,直接刺伤灵魂,我甚至知道这一招的名字,叫做钩蛇袭。

  至于钩蛇是什么?我没有亲自见过,身为聂焰那一世都从未听说过这种妖物。

  只是从残魂信息中知道这种水中的蛇,巨大而有双尾,民间传说是它能用尾够勾住岸上的食物拖下水去食用。

  事实上,岸上的动物又不是木偶,它能这样做,是它出现的灵魂能力,能够镇压靠近岸边的任何动物,而尾钩一旦钩住了食物,那也是直接灭杀灵魂的,因为动物的灵魂不强,至于人类这种万物之灵,灵魂强大的,一样会被刺伤灵魂。

  这种钩蛇稀少而邪恶,生性冷酷贪婪,没有任何的仁慈,有时就算不是为了吃食,也会为了杀戮的乐趣而猎杀岸边的生物,弄得常常富饶丰美的水岸之地,几十里荒无人烟。

  成妖之后,更是邪中之邪,为修炼只猎妖人类之中有着最纯洁灵魂而且有天赋的少年和儿童。

  所以,在那个能人异士辈出的先秦年代,是猎妖人首先回诛杀的大妖。

  这柄剑就是钩蛇的牙齿炼而成的,钩蛇袭自然就是指它勾住猎物的那一袭杀。

  只不过钩蛇的灵魂强大,即便剑中只有一丝残魂,一般情况下,这柄‘牙’的历届主人也不敢轻易的让鲜血滋养它,钩蛇袭这种能力用多了,人也难免会受到钩蛇残魂的影响,变得冷酷而嗜杀。

  我说这柄剑怎么给我如此邪异的感觉,若不是万魂花在此刻沟通出了那一丝残魂的残留意识,我还不知道这一切。

  我看着手中的剑,野猪妖的鲜血最终满足了它,让它从苍白的颜色彻底的变为了妖艳的红,也感觉到了剑中有一股沉睡的力量彻底的开始苏醒活跃,一股股冰冷的杀意影响着我,却又被万魂花压制。

  钩蛇袭吗?我看着手中这柄变为红色的牙,终于决定让它彻底的爆发一次。若然不是这样,九儿也不会放心吧?即便我拖着打完了两场比赛,在他看来都有取巧之处。

  如果说他唯一对我有什么不放心,想逼迫我使出的底牌就是这柄在他看来诡异的牙了吧?站在他的位置,又不能把牙收走,以免做的太过,引起怀疑,面子上不好看。

  可是,留着牙,伤到了他的悍将怎么办?在他身边还有同样虎视眈眈的封六。

  所以,我不使用一下牙,他还会用出什么办法来折磨我,我自己都不知道,还不如让他认为我是一个最后翻开了底牌的人吧。

  第三个对手上场了,按照狐逸断断续续的说明的规则,我也知道这将是我最后一个对手,我也要趁着现在掀开底牌。

  在这一次,我不再躲闪,而是调动着恢复了一些的灵魂力从那个对手出场开始,就穷追猛打,那是一只身手很不错的虎妖,至少从我感觉来说,它比起之前我在搏斗场上遇见了所有的妖人都要强大那么一两分。

  在我这种状态,根本是不可能轻易的战胜的他的,更何况我还压抑了自己的灵魂力,想等着在关键时刻的对决之中使用。

  可我还是胜利了,在短兵相接的时候,牙轻轻的一个触碰,就袭伤了虎妖的灵魂,而且是不轻的伤势,他根本没有想到牙有如此的威力。

  接下来的胜利自然是理所当然了,被伤了灵魂的虎妖就是一只木偶,轻易的被我打败了。

  在关键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杀了它,因为想起了张老板对我的提醒,但封六不会放过我,从包厢里传来了他冰冷的声音:“在这种战斗之中,是不允许有活口的。你难道弱的连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家伙也杀不死了吗?”

  在无奈之下,我只好照做。

  三场比赛,只有最后一场让观众稍微沸腾了一些,但这最后一场我也是利用了牙的威力,人们谈论的更多的是这把剑,为什么轻轻的刺人一下,就会有这种效果?这到底是一柄什么法器?

  我没有理会,而是靠着墙壁大口的喘息,把苍白的牙收回了腰间。

  该死的...我应该是要怪罪那个老奸巨猾的老头儿吧?此时,我的灵魂力已经恢复了一半还要多些,如果是正常的情况,这些力量已经足以让我有信心面对接下来要出场的,我真正的对手了。

  可惜的是,这些不停流淌的鲜血到最后反而成了我致命的地方。

  我压抑不住的干渴,摇摇欲坠的身体,越来越昏沉的大脑,都在说明了我的情况很糟糕,我的身体透着一股酸软,恨不得立刻有一大壶水能出现在我的面前,有一张松软的床能让我立刻倒下就睡。

  但这一切不比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想象更加虚无,现实是我将面对我最厉害的敌手。

  我强行的忍住这种虚弱,努力的站直身体,被我靠过的墙上血迹斑斑,我使劲拍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一些。

  可心中却有一个软弱的念头,觉得自己真的会死在这里?我忍不住抬头望向辛夷所在的包厢,目光中充满了温柔,我想如果我要死的话,辛夷就永远不要知道真想了吧。否则,我就这样无助的死在她眼皮底下,她多少会有些难过的吧。

  有些沉闷的搏斗场再次响起了狐逸的声音,开始郑重的介绍下一个要出场的对手了。

  原谅这个对手是狐族号称天才的少年,从出生到现在不过三十年光阴,在血脉之中,就已经有了三尾的特征,实力强大无比,打败他,我才能完成今天的搏斗赛。

  我不了解狐族的三尾,到底有些什么本事,不过这九儿可真是够看得起我,如果是纯正的妖物,那三尾狐应该算得上妥妥的大妖,而且是大妖的实力之中都是中上那种大妖。

  这种级别的大妖,就算我身为聂焰,对付起来这妖都是颇要费一番手脚的事情。

  对面的铁栅栏缓缓的开了,因为对三尾的隆重介绍,从铁栅栏开的那一刻起,沉闷的搏斗场就响起了无数的欢呼声。

  无论我胜利的多么艰难,但三场乏味的比赛,也足以让人们对我的热情转移了。

  在人们千呼万唤当中,一个少年模样的身影从铁栅栏之中走了出来,秉承着狐族的特征,这个少年的模样是俊秀的,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美丽,修长的身材,洁净的衣服,竟然有一种一尘不染的气质。

  人们固执的认为我已经走到了尽头,一个快要死了,连最后的底牌都翻开的家伙还有什么好值得注意的呢?

  那个少年走到了我前方五十米处停下了,看着我笑。

  我的身体站得笔直,其实我的眼前一阵一阵的模糊,连他笑的模样都在我眼前看不清了,失血过多,让我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呕吐的感觉,可是我要打完这场比赛,我一定要胜利。

  我一直不肯让自己的意志放松,脑中快速的开始思考战斗的方式,我可以利用的一切。

  就等着一声开始了,在一片模糊之中,我甚至看见狐逸已经开始扬起手来,只要手一落下,搏斗赛就会正式开始。

  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柔软的,如同洁白的云,如同甜美的棉花糖般的声音有一些犹豫的,在搏斗场中响起:“能不能,等一下?”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调时差已经是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情。两天的时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调整好。因为胃病的问题,家人已经下了死命令,这时差不调好是不行了。所以,要大家配合我一下,现在的两更,我一般晚上一更,睡一觉到早上一更,加更再安排。这样坚持个一段时间,就会好一些吧,这是我想出来的最好方案了,尽量不要在凌晨几点写。所以,今天就开始吧,第二更会在明天早上9点之前让大家看见。大家别骂啊,更新数量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