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章 冲突

第四章 冲突

  有的声音是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

  从你一开始听见,它的特别就如同印记,烙印在了你的灵魂里。

  就好比那个最初的雷雨夜,她站在我的门口,说:“我一个人在家,我怕。”,从此以后,我的生命里就铭刻上了这个声音。

  快一年没有听见了吧?如今再听见,我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一年前的我和她,任谁也没有想到再见会是在这么一个地方?而一年前...我还是一个古玩店的老板,她还是一个在国外的留学生。

  生命总是给人不太真实的感觉。

  我望向包厢的双眼涨的很,那是一种她变了,她忘记我了,异常矫情委屈的情绪后,听见她的声音还如故的感动。看,什么都变了,她的声音没有变。

  任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从贵宾的包厢里会传出这么一个声音,就连我也疑惑,辛夷认出我了吗?如果她真的认出了我,在刚才的三场搏斗中,我有诸多狼狈的地方,她早该心疼了吧?

  我觉得我又开始矫情了。

  一瞬间的思绪很多,却总归不过是激动,心酸,委屈,难过的爆发。

  我也不明白,一个我一直当她做妹妹,跟屁虫的女孩子,怎么会勾动我如此复杂的情绪,而这种情绪有些陌生,却又很是熟悉,但我不愿意去想,是在什么时候有过这种熟悉的情绪了。

  “思思。”在那句话落音以后,一个有些焦急却又无奈的声音也从包厢里响起。

  接着,一个明显是什么关掉的声音从贵宾包厢里响起,然后再无声息。

  如果说那个女声,还让人们有些陌生的话,那个男声人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陌生,不就是高高在上的九儿公子吗?

  现场响起了一片议论的声音,无论是什么种族,任何地方,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的八卦,人们总是感兴趣的。

  为难的是狐逸,站在那里是叫开始也不好,不叫开始也为难。

  偏偏在这个时候,又一个包厢传出来了声音,是封六略带嘲讽的声音,说到:“哟,九儿公子是有什么家丑见不得人呐?要把包厢的传音器(麦克风)都给关了?这狐逸是你的人,你看人傻傻的站在那里,到底比赛要不要进行,九儿公子还是给句话啊。”

  只是那么简答的一句话,如若是有心人,必然就猜到了封六和九儿的关系绝对不怎么样。

  如此的煽风点火,现场的各种声音议论的更加热烈了。

  过了大概一分钟,九儿的包厢里才传出了打开传音器的声音,现在又开始安静,等着九儿的一个答复,这种八卦大戏,不是人人喜闻乐见的吗?

  “比赛暂停一下,因为狼汉选手应该有一些问题,为了比赛的公道与公正,我和未婚妻要下去看看。”既然传音器已经打开了,九儿自然是要表态的,他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和不情愿,还有一种怪怪的情绪。

  可是,人们已经被九儿那句话彻底点燃了‘八卦之心’,哪里又听得出来九儿是什么情绪?恐怕在场的,只有我一个人在意吧?

  三场这么无聊的比赛,熟悉我的青龙城的人们,有心人早就不懂我为什么是这种打法了,自然开始会开始怀疑我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事情?如今得到了九儿的证明,现场谁不关心?一向公道无比的青龙城搏斗场,如果让一个虚弱的选手上场,这绝对是莫大的丑闻啊。

  在九儿表态以后,封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也开口了:“九儿公子这么一说,我倒是发现了狼汉的确有一些问题。狼汉是我的人,我自然也应该关心,这下去查探一番的事情,我也去。”

  说话间,封六还嫌不够热闹,怕九儿动什么手脚,又大声说道:“青龙城搏斗场一向公平公正,我们下去探查,自然要让这在场的所有人都见证一下。去,把搏斗场之中的收音阵法打开。”

  这一下,封六是下定决心要玩大了。

  想必猿军已经给封六汇报了我的情况,他应该知道九儿在比赛前就对我下了‘毒手’,但我是一个弃子,这种事情又无凭无据,他也没必要为我发作什么?

  如今,是九儿自己那边说我的身体状况有问题,那么就是一场可以大做文章的事情了,封六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说不定可以掀开某种‘丑闻’,让九儿初出现在人们眼中时,就声名扫地,那不是一件对于封六来说很美好的事情吗?

  这边,九儿和封六明争暗斗,倒是其它的三个包厢异常的安静,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这种好戏他们又怎么会错过呢?

  至少,我明白九大公子之间绝对不是一片和谐。

  失血过多的脑袋一片昏沉,可我的心情却是激动,我到地下城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找辛夷,如今她就在我的面前,我要怎么做?

  在这个时候,一向喜欢谋而后动的我,反而是拿不定主意了,这事情的峰回路转是任谁也没有想到的。

  直接暴露身份,然后带辛夷走?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但明显,这里有五大公子,现场又有那么多妖人,我暴露人类的身份,加上又是这个状态?我如何带得走辛夷?

  我一下子就否定了这种想法。

  那么,要怎么办?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那么便只有隐忍,走一步看一步了。

  狐逸无奈的宣布了比赛暂时停下,那个三尾狐的少年倒是无所谓的站到了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不得不说,封六和九儿的行动是迅速的,只是几个念头之间,就看见两人从特别的出口,并排着一起走出了通向这个搏斗场的特别通道。

  九儿依旧是那副玉树临风的模样,可以称得上是绝美的容颜,会让人有一种即便他犯了错,也是情有可原,不忍责备他的感觉,现场已经有疯狂的女妖再次看见九儿,开始花痴了。

  封六走在九儿的旁边,和九儿长身玉立的身材相比,更加像一个大马猴了,出于他皇族的身份,人们自然是不敢说什么?但我无奈的叹息,如果九儿和封六之间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在没有具体的证据下,人们肯定更加愿意相信九儿。

  地下城也是一个看脸吃饭的地方啊,我在心里调侃了一句。

  但很快目光就被九儿身后那个身影吸引了全部,辛夷...她也下来了吗?她并没有看我,而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搏斗场,微微皱眉,似乎有些嫌弃这里的血腥气。

  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样的辛夷也是陌生的,曾经的她,是一个除了我,根本不会对任何事情好奇的女孩子。

  我有点儿越发厌恶自己的矫情,这种感觉就好像为了我,全世界都不会改变一样一般,辛夷就算变了,又有什么好值得责怪的?

  我就这样有些呆呆的看着辛夷,心思复杂,她却至始至终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

  倒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大哥,你怎么了?大哥!”

  这个声音带着哭腔,不是夜啸又是谁?封六怎么把夜啸也带下来了?他想要做什么?

  我感慨这个搏斗场是越发的热闹了,看来今天的事情连我自己也预测不到一个结果。

  一行四人,很快就走到了我的面前,在我面前不到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晕眩的感觉更重了,但目光就是不自觉的望向辛夷。

  在这个时候,辛夷终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那四处好奇打量的目光也落到了我的身上,她的双眼现在是如此的灵动,落在我身上的目光仿佛就包含了她一切的情绪‘困惑,奇怪,迷茫’。

  对于我这种肆无忌惮的目光,九儿自然是不满的,他冷哼了一声,就要开口说什么?

  却不想辛夷却上前了一步,带着诧异的声音问我:“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很难过的样子?”

  我有很难过吗?我自己都不知道,听着辛夷询问的话,我有一百个,一千个冲动想说我是叶正凌,但终究我的喉头只是动了动,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是难过为什么近在咫尺,辛夷都不知道是我站在她的面前。

  “找死!”九儿终于是忍不住了,身上的气势疯狂的爆发开来,在他的身侧起了一阵如同小型旋风一般的狂风,吹得在场的几个人都衣衫飘飞。

  他朝着我面前跨了一步,那副不能隐忍的模样,看样子下一刻就想要杀了我。

  “九儿公子,你这是做什么?一下场就要杀人吗?”封六在这个时候,却不动声色的横切了一步,拦在了九儿的身前,身上压抑的气势也释放了一些,在抵挡着九儿的气势。

  “哼,我的未婚妻岂是他这种下等人可以觊觎的?今天就算冒天下大不讳,我也必须杀了他。”仿佛是一触碰到辛夷的什么,九儿就会变得特别激动一般,他根本就不顾封六的阻拦。

  现场开着收音阵法,而封六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又怎么肯轻易的退让?他皮笑肉不笑的说到:“狼汉是我的人,莫非九儿公子也想在这搏斗场和我打上一场?”

  “我说滚开!”九儿的声音已经变得冰冷。

  “九哥哥,不要这样。”在这时,一直好奇的看着我没有说话的辛夷开口了。

  我的心里一痛,她叫九儿九哥哥?语气之中怎么这么亲密?


仐三说:
这是第二更完毕。今天晚上还有一更的...哎,乱七八糟的,大家不要介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