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章 在劫

第五章 在劫

  如果说之前的九儿就像爆发的火山。

  那么辛夷开口的一句九哥哥,就如同冰凉的天上之雨,一下子就熄灭了九儿的愤怒。

  他的眼神从凌厉一下子变得温和,一丝宠溺的笑容也挂在了他的嘴角,他柔情似水一般的看着辛夷,柔声的说到:“好吧,既然你不喜欢,我便不这样。”

  看着九儿这副模样,封六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鄙视的表情,但看向辛夷时,封六的眼中竟然还是尊重的。

  “大哥。”狼汉在封六的身后怯怯的叫了一声。

  现场之中就属他最是迷茫且无辜,那么多的大人物聚集在一起,他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有求助的叫了我一声。

  我沉默的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在这时,九儿似乎已经不耐烦呆在这里,无视了所有人,只是继续对辛夷说到:“思思,你之前叫暂停比赛,说这狼汉身上有问题,如今我们下来了,你看出问题了吗?”

  九儿这句话刚落音,封六就带着冷笑站到了一边,皮笑肉不笑的说到:“九儿,你恐怕应该相信思思姑娘的眼光,对于生命力啊,身体啊等等,思思姑娘是最敏感的,她说有问题那就一定有问题。”

  九儿斜睨了封六一眼,然后说到:“思思岂是你能叫的?”

  “我叫了又怎样?思思姑娘自己也没有说反对,你在这里呱噪什么?”面对九儿,封六是丝毫不让。

  而辛夷在这个时候,却走到了我的面前,在这时我和她相隔不过半米的距离,我身上的那些伤口还在潺潺的留着鲜血,极度的干渴让我的喉咙就如同着火了一般,能支撑到现在我已经觉得我是超人了。

  可我不想在辛夷面前倒下,只能开口对着封六说到:“封六公子,能否为我提供一些清水和止血药。”

  也是在这个时候,辛夷不知道为什么,伸出手来,想要触碰一下我破烂的皮甲下,在肩头的伤口,当我开口说话时,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猛地抬头看着我。

  我心中有些发苦,在极度干渴的情况下,我的声音已经嘶哑之极,这么一开口,我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的声音,难道辛夷听出来了什么?

  偏偏九儿扑捉到了这个细节,在我和辛夷四目相对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辛夷的手,对辛夷说到:“思思,他只是一个贵民的搏斗者,又是一身血污,你不要触碰他,很脏。”

  我好笑的看着九儿,是吗?那么多岁月以来,辛夷不知道为我擦过多少汗?我从小调皮,长大打架,经常磕磕碰碰,辛夷也不知道为我清洗,甚至包扎过多少伤口?如今,他说我很脏,不让触碰?

  我的眼神或许触怒了九儿,他冷然的看着我,忽然对我说了一句:“请你搞清楚自己的地位,不要因为思思同情你,便生出许多不该的想法,说不该的话。否则,今天我就算不合规矩,也你立刻横尸当场。”

  这是暗示加威胁,让我不要在这里乱说话吗?我没有说话,倒是封六命令下人拿了一袋子清水和一些止血药给我。

  我平静的看了九儿一眼,接过了清水,打开瓶塞,大口的喝了一个痛快,又用清水浇了一下血污的身体,露出了已经有些发白的伤口。

  水分不能补充我大量的失血,但总算能够缓解一下身体的难受和昏沉,我全身已经有些发冷,不能让这血再流下去了,于是拿过止血药,开始为自己上药。

  九儿却在这个时候阻止我:“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在比赛的中途还能为自己上药?你是否有些越矩了?”

  看来,他还是想要逼死我吗?还是笃定了我什么也不敢开口?

  封六却在这个时候说到:“这伤口已经发白,明显就不是刚才搏斗时所受的创伤,就连思思也说过有问题。九儿,我说过这是我的手下,我若是不为他主持公道,岂不是凉了我所有手下的心?”

  封六这句话一出,全场哗然。

  的确,通过大屏幕,所有人都能看见我身上发白的伤口,明明成了这样,却还在不停的往外渗着血丝。

  这样放血的速度并不快,但只要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人就算什么也不做,也用不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会因为大量失血而身亡,何况我还是在搏斗中?

  九儿不动声色,封六见到了效果,继续咄咄逼人的说到:“既然是思思姑娘提出了疑问,你却又不让思思姑娘探查,我请个人来探查如何?这搏斗场之中,大家都知道,这搏斗场平日就有通晓医理的人在,水平还很不错,不如我们请来怎么样?”

  说话间,封六还冷笑了一声,说到:“怎么?九儿公子,你该不会是妒忌平日里思思姑娘万事都不理会,如今偏偏对一个狼汉另眼相看,你就不愿意了吧?”

  封六这话并没有乱说,的确,这搏斗场有时还会做为所谓的决斗场地,就比如两个人之间有了矛盾,也可以相约来这搏斗场决战一番。

  这种情况下,一般的普通人倒也罢了,遇见了贵族之间决斗,约定成俗是不能出人命的,但有时打红了眼,岂能控制,这时候搏斗场是需要医生的。

  封六已经把九儿的话堵死了,他是下定决定要让九儿在这里声名扫地。

  其实,九儿也完全可以避免这么尴尬的情况发生,可他好像不愿意忤逆辛夷的任何一点儿小心思,才让自己陷入了这种境地。

  此时,我也想不出来九儿要怎么应付这种变化?可不想九儿只是神色平静的说了一声:“那也好。”

  封六诧异的看了九儿一眼,然后转头对我说到:“你尽管上药,在这里没有人再敢阻止你,一看就知道你这伤口有问题。等一下,如果有医生证明你的伤口有问题,那么你有什么冤屈尽管可以说出来,我封六在此,一定为你做主。”

  我看了思思一眼,她此时却欣喜的看着九儿,好像挺高兴九儿同意为我上药一事。

  至于封六的做主,我并不放在心上,恐怕也只是在这个时候利用我一把,之后出了搏斗场,九儿要怎么样用我泄愤,他是不管的。

  我低头为自己上药,在止血药的作用下,这些伤口渗出的血丝又缓慢了几分,看似不怎么流血了,其实我心知肚明,这伤口依旧没有真正的止住血。

  在此时,我一直在隐忍,但凡我的情况能稍微好一些,我肯定早就已经爆发,又怎么能等到现在?

  细细感受灵魂之中的万魂花,其中一片花瓣已经完全的被一股淡蓝色给笼罩了,奇异的是,到了这个时候,万魂花好像已经完全的适应了我灵魂之中的毒气一般,为我驱毒的速度开始陡然的变快。

  按照这种速度继续下去,恐怕不用几分钟,我灵魂所中的毒和身体所中的毒,就应该会完全的清除完毕了。

  唯一麻烦的只是这种失血过多,如果等一下,我要战斗,绝对是支撑不了太久的。

  重要的是,我想要知道辛夷的态度。

  在这个时候,搏斗场为我请来的医生终于到了,在全场的关注之下,他开始仔细的检查我的伤口,这种很明显的事情,这个经验看起来很是老道的医生不用多少的时间便已经得出了结论。

  只是他也没有立刻的说出什么,这种两位皇族的争斗,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一个不小心便会被卷入其中,他只能有些惶恐的站在一边。

  “医生,你可是有了结论?没有关系,尽管说就是。这在场也有好几万我青龙城的子民见证着,谁能够拿你怎么样?”此时,封六的得意已经写在脸上了,只要得到了医生的证明,我再乖乖的说出真相,九儿名声立刻就会扫地。

  得到了封六的鼓励,医生咳嗽了几声,在这个时候,刚准备说出真相。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一直被人们忽略的人忽然动了,那就是之前狐逸介绍的那个所谓狐族的天才三尾狐少年。

  他一直是站在我的背后,他若有什么行动,我自然是看不见的。

  若是放在我状态还好的时候,自然是有本能的感应,但在今天这种情况下,直到我身后莫名的起了一阵风,我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不对劲,一回头,发现那个狐族的少年已经朝着我冲了过来。

  好快的速度,山豹妖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在慢跑。

  我一下子明白了九儿的用心,身体本能的想要避开,可在这个时候,由于失血,大脑也没有平常的反应速度,动作很慢的情况下,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不是应该洞开风之阵纹?

  那狐族少年好像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对我一击必杀,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造型怪异的,扭曲的短剑,泛着冰冷的光泽。

  而发现我看着他时,他的身后竟然出现了三个摇摆不停的狐尾虚影。

  糟糕!其实在发现不对劲时,不管能不能避开,我正确的做法都应该是尽力闪避,根本不要回头看那个狐族的少年,他是三尾,最擅长迷惑....

  原本就有些闪避不及,再中了迷惑的话!

  难道我今天是真的注定在劫难逃?


仐三说:
这是今天的第一章,第二章在明天早上九点以前。可我有些迷惑,这样好像因为时差,就差了一章。这个,等我再调整调整,看哪天给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