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章 爆发

第七章 爆发

  我很明白夜啸最后话里的意思,那一句你是我大哥已经包含了他所有的情绪。

  对我的原谅——不管我是狼汉也好,谁也好,他没有在意,也不会生气。

  最后的认定——不管我是谁,都是他的大哥。

  我的呼喊声是那么的沉痛,就连整个喧哗起来的搏斗场都只剩下了我那痛苦的咆哮。

  九儿冰冷的看着我,辛夷想朝着我走近,却被九儿死死的拉住,她很迷茫,因为她的眼泪不停的在流,也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流泪吧?

  我轻轻放下了怀中的夜宵,下一刻,他的灵魂就会归去吧?

  我是修者,也是一个道士,在这个时候,我只能用我的方式,给我这个兄弟送上最后的祝福。

  我站了起来,掐动了一个引路诀,口中开始念诵祭文,身后的法事原本我就能做,只是没有想到这一生,我还会做这样的事情,只是匆忙简陋了一点。

  我这样突然的举动,让整个搏斗场的人大为震惊,这是一个妖人能有的行为吗?

  他们大多数都不知道祭文是什么东西?但有少数有见识的人,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地面世界道士会做的事情,一场法事,一篇祭文,护送灵魂走上阴阳路,给它最后的一身念力,让它在阴阳路上平安。

  显然,这有见识的人里自然包括了九儿,他的眼神变得冰冷凌厉,却又有一丝惊喜,显然我的这番行为,让他为自己的行为抓住了一丝翻盘的举动:“都看见了吗?这个狼汉的身份我早有怀疑,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这才忍气吞声,情愿自己背负骂名,也想要根除这个祸害。”

  九儿的一番话显然又让现场的局势转变了一番,看台上人们开始议论纷纷,九儿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的行为又代表了什么?

  “封六,你养的好奸细啊。”九儿转头看着远远避开的封六,这一次是换他冷嘲热讽的对着封六说了一句。

  封六是何等暴戾的脾气,他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九儿的一番话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他发泄般的大吼一声,立刻就朝着我冲了过来,大声说到:“狼汉,你到底是谁?如若不说,今天我就要亲自收了你这个孽障。”

  我冷眼的看了九儿和封六一眼,手诀不停,口中的祭文也不停,我已经能隐约感觉到阴阳路的气息,那股属于死亡的幽静与寂寞从头到脚的笼罩着我。

  夜啸的身体还摆在我的眼前,已经全无生息,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在我耳边不停的啰嗦,带着崇拜的眼光走在我的身后,这家伙最后还在得意什么?得意终于可以当一回英雄,得意可以救一次我这个大哥吗?

  我心中的悲伤无从发泄,如同黄土大漠,只剩下一片苍凉。

  阴阳路开,往事如同流水一般的重现,车上的初遇,和猪里脊冲突时我的一个念头,将他护在了身后,劳逸区里,他尽管畏惧,也跟着我一起打架的样子,我那一脚踢开他,他畏惧又难过的表情,还有在车上拉住我,说把自己也卖给搏斗场的样子....

  一切的一切,在眼前划过,他没有半分的说谎,从叫我大哥开始,就一直把我当做大哥。

  我的眼睛热得难受,以至于一切都在扭曲,最后只剩下夜啸冲出去时,最后看我的那一眼,那充满了得意与无悔的眼神。

  阴阳路开,我再次看见了他,大步流星的超前走去,最后回头,望着我叫了一声——大哥!一笑,又潇洒的离去。

  对的,他的灵魂走了,我的心安了,一直以为不会流出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了一滴....抬头,却是看见封六的拳头在我眼里无限的放大。

  我冷笑了一声,吞灵焰在瞬间冲出,布满了我的身体,我大吼了一声:“滚开!”

  封六的拳头却已经触碰到了吞灵焰,那邪异的火焰在触碰到他的瞬间,就立刻缠绕着他的手臂而上,一下子包裹了他的整个右臂。

  “什么东西?”封六大吼了一声,身形爆退,吞灵焰直接作用于灵魂,被吞灵焰缠上,那就要承受灵魂被烧灼的痛苦,封六在悴不及防之下,直接朝着吞灵焰而来,被吞灵焰沾染上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吗?就连真正的上古大凶,轻易也不敢正面硬撼吞灵焰。

  在这个时候,九儿仿佛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

  而他的人已经冲了下来,就要带走辛夷。

  至于那个真正杀了夜啸的狐行三,就要走到擂台的边缘。

  “谁,让你走的?”我终于开口了,却不是看着九儿和封六,而是望着狐行三,我的内心澎湃着,咆哮着一阵阵的怒火,在这个时候红了眼睛的我只想埋葬这一切,给夜啸陪葬。

  “你说我?”狐行三疑惑的停下了脚步,眼中还有一丝不屑。

  他避开搏斗场只是出于他身为三尾狐敏感的灵觉,并非真的怕了我,我如今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他自然心生不满,身为三尾狐的高傲,让他不可能在我的呼喝之下,灰溜溜的逃避。

  我根本没有看九儿一眼,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狐行三。

  现场一下子沉寂了,原本以为不会打的比赛,这身份不知道是谁的狼汉又要打了吗?

  一步,中枢阵纹洞开,是完全的全力的洞开。

  万魂花的根茎开始层层叠叠的穿入我的灵魂,我感觉到灵魂向被开了无数个口子,就像有无数个灵台开口出现,莫名的灵魂力一波一波的灌入我的身体,又被我疯狂的转换为了天地之力。

  这是比任何一次都疯狂的洞开我身上的阵纹,因为这是比任何一次,就包括我身为聂焰时最后一次决战,都还要浑厚的灵魂力。

  又一步,脊椎传来一阵麻木酥痒的感觉,力之阵纹全力的洞开,一声若有似无的龙鸣从我的身后传来!我的肌肉疯狂的膨胀,那原本破烂的皮甲一下子就是被挤破,露出了我身上的本命阵纹,鲜红如血,活灵活现,浮出体表,好像下一刻就会化为真实的存在。

  这是阵纹从未有过的状态。

  下一步,风之阵纹洞开,整个搏斗场从四面八方吹来一阵狂风,然后聚集于我身边,环绕不散,风后阵阵。

  木之阵纹,开始沿着各个阵纹的缝隙疯狂的生长,如同最古老的图腾,带着一股苍凉的,却又生生不息的气息。

  火莲盛放,一点包含在莲心里的吞灵焰之中跃然而出,融合在我身上的吞灵焰之中,在我身后留在了一道长长的火痕,就如同我被风吹动的斗篷。

  雷之阵纹我很少动用,却在此刻,代表着雷之阵纹的层云如同在翻滚一般,身上那一道道闪雷的标记莹莹流转,如同真的血雷降世,只是陡然就抽取了大量的天地之力,一下子溶于了吞灵焰之中,让疯狂燃烧的吞灵焰中雷光闪动。

  “这是...”“我好像有听闻过这种血色阵纹。”我的气势在此刻攀升到了顶峰,看台上也如同爆炸了一般开始议论纷纷。

  “我想起来了,那...那是熊壮,不就是那惊鸿一现的熊壮?”有人终于认出来了。

  “对对,就是那熊壮,也有血色的纹身,但竟然是这番气势吗?”也有人开始疯狂的叫喊。

  我根本不理会这些嘈杂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灵魂简直承受到了极限,从未有过的阵纹状态,却是万魂花紧紧的包裹着我的灵魂,让我的灵魂从未有过的强悍。

  我好像看见了怜生,看见了他紧紧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叶大哥,我在!带着我一起——战!”

  战!风之阵纹全力的洞开,我几乎是瞬间就出现在了狐行三的面前。

  “你的,速度很快吗?”在狐行三惊惧的双眼中,我只说出了这一句话,就一下子逮住了狐行三的衣衫。

  在仓促之中,狐行三出手了,而吞灵焰在这个时候已经包裹了他!

  面对他的拳头,我也狠狠的击出了一拳,手骨碎裂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狐行三的手臂软软的垂下,可是却惊疑不定的大喊:“这是什么火?”

  什么火?我却是没有任何的耐心回答他,抓住他的衣襟高高的一跃而起,如同飞在了半空中,然后又逮着他的身体,重重的砸落在了搏斗场的中央!搏斗场的中央立刻起了一个人形的坑洞,坑洞的周围是条条的裂纹。

  “你为什么要杀了夜啸?为什么?”我疯狂的大喊,就算如此我也不觉得发泄,我只想问个清楚,夜啸那么无辜,为什么要杀他?

  狐行三从未想过会这样,自己连一招半式都未使出,就瞬间被打成了半残。

  他的身体软软的垂着,又被我再次提了起来,他几乎是用尽全力畏惧的大喊:“九儿,同是狐族,你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吗?”

  说话间,狐行三出于生命的本能也终于爆发了,在他身后,三条巨大而虚幻的狐尾出现,三尾狐最大的优势原本就不是肉搏,而是来自精神方面的幻象置人于死地!

  而九儿那边也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气势,场中一片惊呼之声。

  战斗,从一开始,即激烈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