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二章 升华的镇妖咒言

第十二章 升华的镇妖咒言

  或许,没有封六的要求,那三位公子也忍不住动手了吧?

  因为,我感觉到三股冲天的气势已经从看台的包厢之中传出。

  随着封六的喊声,三道身影从包厢之中飘然而下,落到了搏斗场之中。

  九儿在和我全力的缠斗着,但对战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在有万魂花的保护下,都不惜灵魂受创的地步,他明显不是我的对手。

  他请来的狐族神祇因为是灵体,在吞灵焰所化的火龙面前毫无优势。

  而面对我布下的吞灵焰火海,他更是没有丝毫的办法,就算是九尾狐,他的灵魂力能和我对拼到这个地步,已经快要耗尽了。

  至于封六,更没有和我一战的力量,之前那一顿痛揍,他还能活着就已经算是幸运了。

  我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地下城的妖人都大惊失色,纷纷开始猜测我的身份,还带着一些兴奋,这当然是建立在他们并不知道我是人类的基础上。

  终于出手的三位公子一步步的朝着我走来,随着步伐的接近,那气势就越加的强悍。

  首先,有动作的竟然是那位叫做艳冠的女公子,在她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孔雀的虚影!

  孔雀妖在这世间并不是没有,聂焰时代的我就曾经遇见过好几只孔雀妖,它们一般若能够化妖,再不济都能够成为接近大妖的存在,是一种极难对付的妖物。

  但孔雀妖特殊的地方在于,化形没有修灵重要,就是说摆脱禽兽之形,没有修炼它们的灵魂重要。

  全因它们的尾羽只有修灵,才能出现灵光,如果说能修炼出传说中的五色灵光,我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对战的必要了,因为怎战,都是被秒杀的份儿。

  眼前这个艳冠身后的孔雀之魂,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分凝视的状态,在流光溢彩的尾羽上偶尔就会闪过一丝灵光。

  我看着松了一口气,它应该修炼出灵光的孔雀,但是绝对只是单色的灵光,又或许到底是‘混血’的身份限制了她,她虽然有人类的血脉,根本不用迈过化形这一道门槛,但没有禽兽之躯的天生为底,注定就弱了一些,因为如果是纯血的孔雀妖,灵魂修炼到如此的程度,至少有双色灵光了。

  这样的孔雀大妖,我至少都要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来应付。

  其实,不要说这个艳冠,地下城的所有妖物不都是如此吗?因为人类的血脉,让他们没有了化形的之忧,可是没有经过化形的艰苦,也就没有了根本的蜕变,也少了禽兽天生强悍的血气基础,可说是人类,他们因为血脉不纯,又没有人类的那种‘灵’。

  确实处于尴尬的位置,所以说整个地下城的妖物实力都比不上真正的妖物,甚至是地面上那些妖人。

  随着艳冠的化形,其余两位公子也露出了原本的形态,我沉默的看着,心中却是震惊不已,我再次觉得自己低估了地下城的底蕴。

  看那两位化形的公子吧,一位还保留着人形,确切的说是人面,但体型巨大,直接高大三米,他的皮肤底色微微泛紫,样子虽然说保留着人面,脸上却有奇异的花纹,样貌凶恶,却又带着奇异的笑容,两颗獠牙露出唇外。

  这么奇特的模样,我是皱眉仔细想了一番,所幸聂焰时,观百妖图,看千妖手记等书众多,终于看出来了这位公子的原身竟然是在汉末以后就几乎绝迹的山魈。

  这山魈自然不是如今所说的‘狒狒’,是货真价实华夏传说中的山魈,记载之中性格残酷,最喜食小儿,因为小儿的心头精血最利于他修行。当然山魈之中有详分了种族,也有好坏之分,不过这些我都没有精细的研读过,毕竟随着汉末山魈的消失,对于它的研究也就少了。

  我只能模糊的记得,山魈这种妖物最是接近人类,灵觉强大,善风之术,也有善土之术的。

  我实在没有想到来这地下城,我竟然连山魈都遇见了。

  而最后一位公子,他之前并没有让我有太多的注意,因为他的化形太过普通,就是全身出现细细密密的虎纹,我以为他是一只虎妖,虽然看起来比起一般的虎妖要稍微小一些。

  可等到最后,他的脸却依旧是完整的人脸,配合着虎纹的身体怎么看怎么怪异。

  我脑中灵光一闪,好像想起了什么?随着他开口的一声咆哮,如同婴儿的夜啼,我一下子就想了起来,这妖物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虎妖,而是一个名作‘马腹’的妖物!

  这也是邪恶的妖物,记载同山魈一样,喜爱食人,只不过山魈喜食婴儿,而这马腹却是什么人类都吃。

  对于它的能力与虎妖相似,但在某些方面能力又比虎妖出众,就像虎妖天生对于人类的灵魂有一定的压制,不过在心志坚定的人面前也是有限,可这马腹对人灵魂的压制却是更加的强大,其它方面如同虎妖的嘶吼,力量,速度它都有。

  而且,因为天生就是人面,有一定人的灵气,在修炼方面比其它的妖物出色,也能动用一些人类的术法,是在上古时期颇让猎妖人头疼的一种妖物。

  但数量稀少,记载之中,在那一场恢弘的大战之中,马腹便已经绝了踪迹。

  历史最擅长的在于,除了给我们不同的警告和教训,另外的就是掩盖某些真相了,毕竟除了跳脱于红尘苦海之外的神仙,谁的生命都是惊鸿一现,时间的洪流带走了一切,若非亲见,谁又可以说能够还原历史的一幕幕?

  如今看着这三位公子,我明白了一件事情,记载的就是记载的,并非百分之百的准确,只能说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真是给了我巨大的惊喜啊,我微微叹息了一声。

  之前力敌封六和九儿,就已经耗费了我大量的力气,虽然是在受尽折磨,状态并不巅峰的情况下。

  如今,我要面对五个公子,甚至还有他们的随从,各种敌人,我要如何去战?因为愤怒的爆发,逼出了身体的潜能,又或许因为是药效的时间已经到了,我之前那些流血的伤口都没有再流血,可到底掩盖不住失血过多这个事实。

  支撑我的一直是一股仇恨,和一股精神意志,但这都不是长久之计,到了如今,那种眩晕的感觉又再次出现了,我能感受到自己深埋的虚弱,一旦爆发不要说战斗,就算坐起来都会没有力气吧?

  想到这里,我苦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怀中不知道为什么昏迷的辛夷,轻轻把她放在了地上。

  事到如今,我除了做最后的拼命,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一片吞灵火海但愿能为我阻挡足够的时间。

  连同九儿一起,四位公子同时出手了,因为吞灵火海的关系,他们近身不得,如今只能用各自的能力来消磨这片火海,而善于术法的山魈和马腹,此时竟然也没有选择用术法来攻击我,想必是术法的沟通需要一定的时间,他们是妖族,这个过程多少会漫长一些。

  还不如选择消磨了我这一片吞灵火海,再彼此配合,慢慢的杀死我。

  我闭上了眼睛,在此刻,再一次的疯狂吸收着灵魂力。在这时,来自灵魂之中的那种刺痛已经消失了,直接换上了撕裂的疼痛。

  这种疼痛我太清楚了,那是灵魂要碎裂的先兆。

  我掐动了一个起始手诀,接着那神秘晦涩的咒语从我的口中开始念诵,《镇魂十三篇》,这神秘的咒言,在我两生的各种际遇之中,无论是到了什么样的实力,都感觉没有办法去完全理解,甚至没有见过有任何术法超越的一门术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的相信这是曾经师父口中的仙术,只是我不能完全的将之发挥。

  无疑,在《镇魂十三篇》之中,和我最有‘缘分’和‘共鸣’的就是《镇妖篇》,这也是师父曾经称之为最厉害的三篇咒言之一。

  在曾经,我虽然一次次的使出过《镇魂篇》,但每次的感觉都是压抑而勉强的。

  这样说是因为如果不压制着自己的灵魂力,《镇魂篇》每念诵一个字,都不知道要抽取多少的灵魂力才算是完整?我每次念诵的时候,都是保持在灵魂力能够支撑我念出那一个字就接着继续下一个字。

  而这一次,既然是拼命,我忽然有了一种放肆的念头,在每念诵一个的时候,任由《镇魂篇》的每一个字抽取我的灵魂力。

  这样的后果就是我全身吸收灵魂力更加的疯狂,每一个字却还没有没有抽取到足够的灵魂力,因为我能感觉到一个晦涩的玄妙的感觉,就是如此,我的灵魂力都不足以支撑《镇魂篇》的完全发挥,在我念诵的时候,每一个字抽取灵魂力到了一定的程度,就自动的中断了。

  这是什么奇妙的感觉?好像是术法在驾驭我一般,这就是传说中的仙术真正的威力吗?


仐三说:
昨天的第二章,先给大家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