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三章 巨头相对

第十三章 巨头相对

  在《镇魂篇》的念诵之中,我彻底的忘记了一切,只沉溺在这种带着沧古气息的神秘气场之中。

  在这一刻,仿佛我就是某一片空间的主宰,万千星辰围绕着我,而它们的力量一点一点的被我的灵魂力通过咒言所牵引,聚会在我的周围,在我的身后,形成了一道滔天之河。

  这是我以前从未感觉到过的《镇魂篇》的意境,如今这种意境的感受让我处在了一种奇妙的境界当中。

  无悲无喜,无伤无痛,模糊了周围的一切,天地之中只剩下我专注的汇聚着力量....

  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时间概念,也忘记了身处何处。

  只是当我念诵完毕最后一个字,陡然睁开眼时,我发现我周围的一片火海已经被湮灭的差不多了,在我眼前是四大公子志在必得的样子。

  而湮灭火海的中间力量,竟然是艳冠的一抹神光。

  我的眼神一冷,当真小看了这个孔雀公子,虽然说孔雀修灵之尾羽不分雌雄,但相比起来,雌孔雀总是没有雄孔雀有优势,在本体之中,雌孔雀是没有尾羽的,没有了现实的表现,也就加大了修行的难度。

  可是这个艳冠....如果,她要是身为男儿身的话,恐怕早就凌驾在这些公子之上了。

  局势对我相当的不利,不知道为何我的心中却一片平静,一片星河在我感知的世界里环绕着我,大浪流水之声让我感觉我没有任何的畏惧。

  力量已经到了顶峰,我冷漠的环视了一下看台上的众人,兴奋的,畏惧的,充满着各种眼色的眼神,就是没有一个人为逝去在这里的生命多一丝同情之意。

  很多年来,也许就是因为有这样的看客,才造成了地下城搏斗场无数的杀戮吧?即便我也是杀戮者当中的一个,即便死去的是妖人,可是在面对着之前那空寂的万千星空时,我觉得生命不应该这样被对待,但我的路和平衡又在何方?

  我在心中轻微的叹息了一声,终于松开了手中的手诀,一个镇字从我的口中轻轻的滑出,再也没有了以往念诵《镇魂篇》时,那种大呼一声,痛快镇压的气势。

  却是随着我这一个轻轻的‘镇’字,那一片星河的力量一下子如同打开了巨大闸门的洪水猛兽一般倾斜而出。

  “快退!”第一个感知的竟然是九儿,他和我一战已经处于了几乎‘油尽灯枯’的地步,但这并不影响他的灵觉,他暴喝了一声,自己第一个疯狂的朝后退去,面相着搏斗场的出口,看样子是想冲出去。

  随着他的一声提醒,其它三大公子也感受到了这颠覆性的力量,甚至来不及有任何的表情,身形都朝着后方爆退而去!

  可是,如何来得及?整条星河带着镇压性的力量倾斜而出,让整个搏斗场竟然都微微泛起了金色的光芒,光芒所过之处,无声无息,却像是真的星辰镇压下来,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狠狠的落在了这个搏斗场。

  看台上的众人‘凝固’了,有的是兴奋的表情,有的是欢呼的表情,纷纷都凝聚在这一刻,灵魂感受到的陡然压力,让他们的肉身都出现了短暂的停滞反应。

  当然,他们只是池鱼之殃,《镇魂篇》的最终威力是朝着几大公子而去的。

  当一定的时间以后,这些看台上的妖人就会缓慢的恢复过来,但这几大公子,除非我亲自给它们解开镇压的力量,否则他们将被灵魂永镇,再也发挥不出来任何的力量,除非用两倍于镇压的力量去强行破除!

  只要他们接触到这个力量,被镇以后。

  几大公子的速度很快,但怎么也快不过镇压的力量,事情怕已经成定居了吧?这样的《镇魂篇》竟然镇住了整个搏斗场。

  我赢了,胜利的无比辉煌,在重伤的情况之下,单挑狐行三,五大公子,最后竟然镇了整个搏斗场。可是从身体上,我却感觉到自己差不多到了极限,全身瞬间的冰冷,在模糊之中,我感受到万魂花缓慢的褪去,又变成了一朵小花的模样,驻扎在我的灵魂,只是萎靡不振的样子。

  它在拼命的修补我的灵魂,可惜我的灵魂这个时候开始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龟裂的痕迹,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眼中,甚至一条大的裂痕,就像一条刀疤一般,从我的灵魂之中开始出现,像是要把我的灵魂分成两半。

  我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看了一眼静静躺在我身边的辛夷,我却很费劲的蹲了下来,我伸出手,想要轻轻触碰一下她的脸。

  我要死了,这一次就如同身为聂焰时和那四十个大妖火拼的那一次,没有那么惨烈,燃烧灵魂来祭祀吞灵焰,可一样拼到了我的极致,这样的《镇魂篇》是我第一次触摸到。

  我不悔,但我有些担心,当辛夷醒来以后,她知道是我来过吗?知道曾经这样躺在我身边,而我为了不让她被九儿抢走,然后这样一战吗?有点儿幼稚的想法啊,不让她被九儿抢走...我自己都轻轻一笑,手在触碰到辛夷脸的前一刻,抬头看了一眼。

  镇压之力已经彻底的包围了几位公子,就连拼命爬起来逃命的封六也被包围在其中,只要,只要下一刻他们就会彻底的被镇压,却在这个时候,我的眼睛一眯,感受到了一股冲天的力量从搏斗场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爆发了。

  这股力量来得极快,从没有任何征兆,到彻底的爆发只是一秒不到的时间。

  我一下子愣住了,终究要功亏一篑吗?这几个公子都是野心之辈,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阴谋到底是什么?但若地下城搅动了风雨,必定是这几个公子所为!如今的世道,地面的妖人要是再加上地下的妖人...我能杀死这几个罪魁,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真的要功亏一篑吗?

  因为那股力量大强大了,强大到巅峰时期的我都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就像在面对四十大妖那一次面对的四大凶兽。

  那一次我是拼命取巧而胜,只是把他们逼了回去,若是单独的生死战,鹿死谁手尚未知,怎么地下城这种明显实力弱的一方,也有这样的人存在?

  我心中有些颓废的看着,伸出的手轻轻的握住了辛夷的手,此刻我已经不能再战了,如果一定要死,我只是本能的想握住辛夷的手。

  在这个时候,就从那力量爆发的位置,出现了一个身影,没有地下城众妖那种高大无比的身材,就是普通的高度,他穿一身黑袍,从看台到了几大公子的身旁,只是瞬间的事情,我甚至都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过来的?

  面对铺天盖地的镇压之力,他冷哼了一声,然后猛地一声咆哮,一个黑色的,巨大的麒麟虚影猛然出现在他的身后,对着铺天盖地的镇压之力硬撼而去。

  又是一声无声的对撞,黑色麒麟的虚影在空中倒退了好几步,在对撞一次之后,虚影就黯淡了几分。

  而反观镇压之力,第一次被这样硬撼,虽然未被彻底的冲散,却也黯淡了不少,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威势。

  那个黑袍的男子在这个时候才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一个张口,一股深蓝色,快要接近墨色的火焰在他的身旁燃烧而起,朝着镇压之力冲了过去。

  又是一场力量的博弈,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墨色的火焰缓慢却艰难的开始一点点完全的吞噬那镇压之力。

  几个公子惊魂未定,纷纷朝着那个穿着黑袍的男子跪了下去,一脸的羞愧之色。

  那男子再次冷哼一声,看都不看这几个公子一眼,只是再次冷眼的看向了我,他的眼神无比的凌厉,充满了真正的王者威压,就连石涛比起他来都是小儿科,这种气场强烈的让人呼吸都不能。

  可是,我握着辛夷的手,心中享受着最后的一刻安宁,看也不想看他一眼。

  就算身死都是如此,我还会惧怕任何事情吗?

  “《镇妖十三篇》之《镇魂篇》?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看见有人使出来!可惜的是,比起上古那些妖孽一般的‘猎头’(猎妖人头领),你使出来的《镇魂篇》就像一个笑话,更别提和远古那些巫相比了,《镇妖十三篇》的初始就来自于他们的巫术。”那个黑衣男子开口了。

  还有这番事情吗?真新鲜...我索性躺下了,用最舒服的姿势,只是握着辛夷的手,握的更加紧了,然后闭上了双眼,好像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有周正,有陈重,在我的身后辛夷傻傻的跟着我。

  面对我这种根本没有丝毫把他放在眼里的行为,那个黑衣男子竟然也不恼怒,只是更加平静的说到:“《镇妖十三篇》到底是一个祸害,就如那童家的七杀之音。我是留你不得,而你身边那个姑娘,我要带走了,她原本就是我带入地下城的。”

  他说完这话,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的朝着我冲撞而来,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反抗。

  却在这个时候,在地下城却响起了一声巨大的雷鸣之声,一道金色的雷电如同一把利剑一下子斩碎了这股力量,让它无形的散去,一个略微带着一些哀伤惆怅的声音在擂台之中响起:“你能救下你的小辈,莫非你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不成?你是为了逼我出来吧?”


仐三说:
这一段小高潮,还有一章就要结束了。原本说完写完一卷,就问大家要几天假期,好好休整,为了书的质量能够继续的精彩下去,让自己出去走走,大脑放松一下。但,又不忍心停在精彩的部分,让大家苦等,所以一直告诉自己坚持写完这段小高潮,再问大家要假期。今天的两更完毕以后,我要休整几天了,加上这个月未用的一天假期,从今天星期一开始算起休假,到下个周一就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