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四章 一场梦回

第十四章 一场梦回

  这个声音?我原本已经放弃了,不想在半路还有一个人出现,出手救了我。

  偏偏这个声音却是我一直无法忘记的一个声音,尽管我与他只有两面之缘,他却如同刻印在了我心里一般。

  这种感觉很亲近,却又很奇怪,我偶尔也会想起他,觉得这种亲近是不是源自我和他在某种程度上是同一种背负了很多的人?却又不敢把自己摆放在和他同一个位置上。

  是的啊,陈承一。

  怎么这次又是他呢?我睁开了眼睛,看见一道身影从看台上飘然而下,穿着白色的麻袍,一步步的朝着我走来,在过程之中,他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那容颜依旧未变,眼底总是充斥着淡淡的哀伤,但两鬓的白发却像是更多了一些。

  “陈承一,你好好的雪山一脉不呆,偏偏到我这地下城来凑什么热闹?看你的意思还一定要救下这个小子?你可知道这是我的眼中钉,你现在就要与我一战吗?”那个穿着黑袍的男子看着从远处飘然而至的陈承一,语气不善的说到。

  我这才注意到这个穿着黑袍的男子虽然语气沧桑,模样却是异样的年轻,容貌清秀,只是气质华贵,比九儿和童帝都还要出彩,很难想象这么一个人,是地下城的绝对高层。

  “我之前就说了,你能出手救你小辈。我就出手救不得我想要救的人?”陈承一的语气依旧云淡风轻,但转眼间人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大半年未见,陈承一的气质更加的飘渺了,感觉看不透他,而一股神秘的力量像是在笼罩着周围,让他整个人有一种模糊的感觉。

  面对陈承一的说法,那个黑袍人冷哼了一声,竟然没有再出声,而陈承一在我的面前蹲下了,他翻动了一下我的眼皮,查探了一下我的情况,语气叹息的说到:“每一次遇见你,都要这样吗?把自己逼到绝地?”

  说话间,他在我的舌根地下放入了一个略微有些苦涩的东西,然后站了起来,朝着那个黑袍人走去。

  我舌根下的应该是人参一类的东西吧?虽然苦涩,化开以后,却有一股淡淡的暖气,流入腹中后,轻轻的爆裂开来,让我冰冷的全身都暖洋洋起来。

  这种温暖很舒服,舒服的就像把现在疲惫的我放入了温泉一般,又像躺在了软绵绵的床上,在这种温暖的冲击下,我的神智难再难以维持清醒,慢慢的眼睛就要闭上,却听见陈承一在模糊之中说了一句:“该来的总是会来,这里的血腥怕是累积够了吧?”

  这句话让我心头一沉,我之前不顾一切的杀戮,杀了狐行三,这会不会是我犯下的罪孽?可是,无论是我的精神和意志都不足以支撑我在思考什么?模糊中,我只是紧紧的握着辛夷的手,整个人便陷入了沉沉的昏迷当中。

  在一片舒适的模糊中,我好像又回到了少年的时光。

  还是熟悉的厂矿区,我们最爱的厂矿区背后的那一条小河,夏日阳光的炙热,被冰凉的河水冲刷而去。

  我们滴着水滴的头发,笑闹着从河中走向了岸边。

  “老三,如果有一天我不是我了,你是不是还会依旧把我当做朋友?”在梦中,陈重明明就在我身旁,当他仰头看着天空太阳的脸,却好像离得我有些遥远,我们之间会扯淡,会调侃,会玩闹,但就是很少说起这些略微有些肉麻的话。

  我沉默着,我知道我分明是在做梦,却又记不得那一年的夏天,陈重是否真的说过这样的话,而我又是这么回答的?

  可是,陈重却一笑,好像不愿意再提起这个话题,从扔在一旁的衣物中摸出了半包便宜的香烟,分给我和周正一人一支,典型坏孩子的行为,我和周正却笑着接过,如同成年人那样点燃了香烟,似乎没有什么太过值得忧虑的事情,却一副假装沧桑的模样点燃了香烟。

  香雾袅袅,我们躺在草坪上,沉默无言。

  辛夷坐在我的身旁,拿出手帕为我擦着脸上的水珠,这种行为明明就很亲密,我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辛夷也是如此的顺其自然。

  在阳光下,她的剪影很美,整齐的如瀑黑发,干净的白色衬衫,蓝色短裙,带着旧日的气息,也充满了旧日的回忆。

  我想沉溺在这样的梦境之中不要醒来,就好像陈重和周正就躺在我的身边,辛夷坐在我的身旁。

  也想要那些盛夏的光年永远停留,我们都不要长大,陈重不要是什么饕餮,周正也不要离开家乡,去了苗人的深山,而辛夷就永远是辛夷...不要是什么天狐。

  你们,都不要离开我。

  我躺在草坪上开始流泪,莫名的,就像现实生活之中流不出的泪水,在梦中被倾泻了个厉害,直至我哽咽出声。

  陈重却忽然站起来,带着离我很远的笑容对我说到:“老三,我要走了。”说完,他的速度很快,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周正站起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到:“等我,我去追这小子回来,他搞什么啊?生气了?”

  说完,也转身就朝着陈重的背影跑去,我一下子坐起来,想要叫住他们,却如鲠在喉,半丝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就如同我的岁月一般,我只能这样看着它流逝,发不出声音,也抓不住。

  在这个时候,一只柔软的手轻轻的拂过我的腮边,拭去了我的泪水,我含泪转头,是辛夷,她不再是呆呆的样子,而是心疼的看着我:“小叔,你哭了。”

  辛夷还在,不是吗?我忽然能说话了,一把抓住了辛夷的手,说到:“辛夷,你陪我去找他们?我一个人,真的好难受。我觉得我好像一个人很久了。”

  辛夷就这么看着我,点点的忧伤浮在她心疼的双眼之中,她竟然轻轻的挣脱了我的手,摇头说到:“小叔,听说我们这里这条小河,是X江的分支,流过来,最终又会流回去。你怎么能一直一直想要把一切强留在身边呢?你不说,我是知道的,在你心底,总是放不下一切,总是在不停的怀念....”

  我呆呆的看着辛夷,是的,我从没有说过,总是一个人咬牙倔强的走在我的路上,每一个人离开也好,背叛也罢,我总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内心早已布满了伤痕,我希望一切不要变,即便陈重是饕餮,我们依旧可以勾肩搭背的亲热,没有什么立场。

  希望周正也不要陷入和我一样的执着,偏离了自己的生活,去努力追赶自己身边兄弟的脚步,其实却是在渐行渐远。

  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真的只是不说。

  可是,辛夷却也在我眼中渐渐的淡去了,就如同上一秒她还是活生生的辛夷,这一秒却变成了飘渺的虚影。

  我一下子慌乱了,伸手去抓辛夷,到手的却是一片空无。

  “小叔,我跟在你身后那么多年,从懵懂到懂事,都由着自己的任性,这么跟着你,原来就是想要陪伴你。但如果...但如果我有一天我渐渐的远离了?你是否还会记得这些年的陪伴?还会记得我?”

  辛夷的话还回荡在我的耳边,可是空旷的草坪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茫然无措的看着,发疯般的嘶吼着,内心那焦虑的炙热像要烧毁了我,我冲入了河流之中,像要冰凉的河水来浇灭我心中这股沉痛的沸腾,却被漫漫的冰凉河水所包裹,挣扎着向下沉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在了?为什么,为什么既然要不在,何必这样亲密的出现在我生命里?”我在心中反复的嘶吼着。

  终于喊出了声音:“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

  这一声发自肺腑的喊声,让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密密的冷汗布满了我的脸颊和额头。

  我的上方是沉重而厚实的石顶,这是典型的地下城建筑,而我感觉到有一个身影在我的旁边,我转头,是一张清冷,美丽的如高山之雪的容颜,看不出她的年纪,也看不透她的心思,她仿佛就是那么永远清清冷冷存在在山巅的白雪,又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真正仙女,可望而不可即。

  但她是谁?

  我的喉咙沙哑,发不出声音,刚才那一喊的刺痛还留在我的咽喉之中,我一转眼,却看见站在窗前的那个身影,背负着双手,正看着窗外。

  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动静,他转过头来,笑着,仿佛眼中盛满了所有的温柔对着那个清冷的女子说到:“他醒了,是吗?你看看他喊着的话,像不像当年的我?”


仐三说:
我曾经就说过,山海要延续道士的一些东西,所以今天要开始把道士里该有的一些延续写出来了。至于假期的事情,我很淡然,也感受到了大家的心意,谢谢大家。至于一些抱怨的读者,我也早就有心理准备,不管再怎么提前说好,他们心里可能还是耿耿于怀吧,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想看书嘛。只是抱歉我在更新能力上弱爆了,我也既想要数量,也想要质量,但我做不到两者兼得,只能取其一了。那么,就再次给不满的读者抱歉了。咱们下星期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