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五章 一个结局

第十五章 一个结局

  这个身影无疑就是陈承一。

  此刻,他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柔和的宁静,比起以前那种总是带着淡淡落寞和忧伤的语调,像一抹清风。

  面对陈承一的话,那个清冷的女子温婉的笑了,伸手挽了一下落在耳边的秀发,没有答话,只是温柔的看着陈承一。

  仿佛只有在陈承一的面前,她才不是那高山上的冰雪,而是化作了一汪温柔的泉水。

  在他们两个面前,醒来的我好像非常没有存在感,因为他们两个就是一幅最为和谐的画面,再加入其他的人都显得突兀。

  我又闭上了眼睛,这个时候才发现身体的各个部分都传来了极度的疼痛。

  经过了短暂的清醒以后,我已经想起来了在那搏斗场的大战,我还记得心里的那一丝痛楚,死去的夜啸,还有一丝忐忑的酸楚,辛夷呢?我千辛万苦就是为了带走辛夷,如今辛夷在何方?

  想起来,我再也不能安然的闭上双眼,我心里有很多的问题想问陈承一,开口却只发出了‘唔’的一声。

  而陈承一此刻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望着我说到:“你伤的很重,但主要是来自于灵魂的伤势。倒像我和如雪再续的缘分,确是为你服务了。你的身体很强,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年轻的时候受伤,不要总在床上躺着,和我一起出去走走?”

  我看着陈承一,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了一席话,我反倒平静了许多,点头‘嗯’了一声。

  “如雪,我带着他出去走走?”扶着我站了起来,陈承一温柔的对那个清冷的女子说到,原来这个女子叫如雪?

  “去吧,我总在这里的,你别担心。”如雪的声音轻轻的,笑容有一种暖到人心里的感觉,我有些恍惚,好像看见了在千百年前的很多早晨,碗碗对我微笑的样子,又好像看见了呆呆的辛夷,偶尔望着我笑的样子。

  那些日子其实多美好,没有江湖,没有恩怨,一个是在破败的小镇相依为命,一个是在厂矿大院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时候的日子就觉得她们总在那里的,生活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在恍惚,而陈承一的眉宇间却流露出一丝忧伤,他说了一声‘好’,便带着我走出了这间显得有些昏暗的小屋。

  一开始走动的时候,我的身体并不是太过的适应,不过就像陈承一说的,我的身体好像很强悍,走了几步以后,伤痛已经不足以影响我普通的活动了。

  在外面是一片荒芜的平原,裸露的红土,深灰的岩石都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抬头是属于地下城特有的一成不变的那种土石上空,不同的只是,在这里有很大的几处裂缝,外面的光透过裂缝,洒落在这平原上,让这里显得不是那么黑暗。

  我迷醉的闭上眼睛,在地下城不过呆了短短的半个多月,我就已经很渴望光明,它摸不着,甚至也感受不到,只有失去了,才发现从血肉灵魂力离不开这光明,我是如此,那么地下城的那些妖人和人呢?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里还吹着地下城特有的风,扬起了我的黑发,也扬起了陈承一的白色麻袍,我睁开了眼睛,望着陈承一的身影,有些干涩的开口了:“这里是在哪里?”

  若是在地下城有如此好的地方,至少还有几丝光明的存在,地下城的人们生活在这里不是更好吗?我有一种不确定这里是哪里的感觉?

  陈承一背着双手,回头看着我,说到:“这里?严格的说起来还是属于地下城的范围。只不过是他们的禁地,而这里也是我这些年来,来的最多的地方。”

  我回头看了一眼这里,荒芜的平原,一栋孤零零的小石屋,陈承一这些岁月就在这里?

  “很孤单吧?”我不知道为何,明明是想询问之后的事情,开口却问出了这个问题。

  和陈承一的来往不过就是这么三两次,这样的问题未免有些交浅言深了。

  陈承一却没有介意,而是跳到了一块大石之上。

  这里是最接近一个最大光源的地方,狭长的光源绵延数十米,就像一个小小的开裂的峡谷。

  陈承一示意我上去。

  由于身体的疼痛,我跳上去的动作可没有陈承一那么潇洒,但在陈承一搭了一把手的情况下,还是顺利的爬上了那块大石。

  “在我小的时候,基本上就一直在习惯孤单。至少那个时候的我是那样以为,在同龄孩子都疯玩的时候,我除了上学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和一个可恶的老头儿相依为命,连见家人的时间都很少。”陈承一就这么站在大石之上,望着头顶的那一丝光明,和我淡淡的说起了几句往事。

  我沉默的听着,总是从他的话里能感觉出一种异样的情感,他说到这里也沉默不语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头对我说到:“后来,我长大了,那个可恶的老头儿却走了。选择了一种最符合他的方式,调戏着村子里的一位妇人,忽然间就在我眼前跑了,然后以后我的很多岁月,我一直都在找他。”

  “啊?”我有些惊奇,很难想象那一幅画面,一个老头儿忽然从相依为命的人面前选择那样一种方式跑开。

  “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陈承一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眼中却是追忆的神色。

  “那后来呢?”我忽然有些好奇这个故事的结局。

  “后来?后来我当然找到他了,可惜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是说能够相依为命的时间....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小时候一直以为的习惯孤单,才是我最不孤单的岁月,因为有他和我相依为命,为我师,为我父,护我,爱我。你问我在这里孤单吗?”陈承一忽然沉默了,说话间跳下了那块大石。

  我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连忙跟上,虽然动作有些狼狈。

  我和他就这样一直走在这个有些斑斑点点光芒,却又荒寂的平原上,直到走到了一处背风的地方,这里有一处那边山脉延长出来的山体,矮矮的,就像土墙,所以才形成了这么背风的一处。

  陈承一从那一处山体之前走了过去,里面竟然还有一小片平地,平静之下,又是一个漏光的孔洞,恰好照亮了这里。

  我震惊的看着这里,有一簇竹子围绕着这里,因为这里有光,生长的还不错。

  走进去,有一个用泥土铸成的小小建筑,做工极为精细,能够看出原本应该是一栋用竹子搭成的小楼。

  在小楼的旁边,还有用泥土铸成的一个水潭形状的东西,还精细的雕刻了从水潭之中流出的溪水。

  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看得出这里的主人是在纪念一个曾经所住过的环境,只不过这里总是升腾着淡淡的悲伤与寂寞,就像在光线之中的尘埃,感受不到,总是能看见。

  只因为这些建筑都环绕着一个不大的孤坟。

  “这里是?”我有些疑惑的看着陈承一。

  “这里是我最怀念的曾经,你看见的,就是我和那个可恶老头儿相依为命的地方。”陈承一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平静,可这种平静却让人觉得心痛的发慌。

  我原本不想问,却忍不住望着那个孤坟说到:“这是他?”

  “可以说是他,也可以说不是。你我皆是修者,明白灵魂才代表一切。他的灵魂在有一日的午后,就那样离开了我。他在的时候,告诉我他很担心有那么一天,灵魂离去了,肉身却还在,到时候痴傻了,要怎么办?能怎么办呢?那个可恶的老头儿..总归还是我来照顾的,我时常就在想,是不是离去的人不懂留在原地的人心中那份思念?可我后来知道,他是懂的,他果然变傻了,我一刻不离的带着他,这样过去了两年...”陈承一看着那孤坟,眼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的肉身也很虚弱了,我这一生没有指望他还能明明白白的和我说一句话。可是,又在一天的午后,我喂他吃过饭以后,他叫了我一声‘三娃儿’。”说到这里,陈承一的眼眶忽然红了。

  “他回来了?”我的心情也跟着这个故事起伏跌宕起来。

  “嗯,回来了。就告诉我了一句话,此生所有的缘分已尽,他的寿数也到了。可他舍不得我,他说,如果以后我在什么地方,就把他葬在什么地方,陪着我。他是知道,我最终要为雪山一脉镇守这里的,他就想这样带一句话给我。所以,我就把他葬在了这里。你说,我孤单吗?”说完,陈承一看着我,眼角是一滴清泪,被他轻轻拭去。

  我说不出内心是什么感觉?总是觉得故事结束,心却一直在延续着一种思念,缘分已尽,是最残酷的话,就连我也不甘就此结束。

  “那么?就这样了吗?”我看着那个孤坟,很想知道那个可恶的老头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然,能怎样?你和我都是一样,身负重责,来到这个世间。可是,责任总有尽完的一日。在很多年前的曾经,这个可恶的老头儿想要教会我放下,而我回应他的是一句‘我不放’,如今我还是勘破不了,所以我会去找他。当然,是在我一身责任尽完以后。”陈承一笑了。转身离开了这里。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人总给人一种忧郁缠绵的感觉,可是在这个时候,又觉得他其实比所有人都潇洒,既然不放,那就死死的抓住,这也是一种潇洒吗?


仐三说:
我回归了,为了报答大家的等待,先给一个结局。但也在串联主线,因为陈承一在镇守这里,所以要揭秘一点儿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