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六章 凶险断崖

第十六章 凶险断崖

  陈承一轻描淡写的一个故事,就像是一段人生。

  寥寥几句,已经太能勾人心神,沉浸在他的人生当中。

  可我相信陈承一带我出来走走,绝对不止是为了看看那个他口中‘古怪老头’的坟墓,听他感怀一段人生,他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告诉我的。

  我们离开了那个坟墓,一路沉默的走在风中。

  大概过了两分钟以后,陈承一忽然开口了:“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

  “很多。”我迟疑了一下,然后说到:“但我最关心的是辛夷的下落。”

  “辛夷?”陈承一微微扬眉,然后思考了一下说到:“就是那个穿白衣服的,引起了你和九儿争执的女子?”

  “是她...但,她没有引起我和九儿的争执,她本来...”我想要形容一下我和辛夷,却忽然词穷,我不知道该怎么对陈承一说清楚这纷扰,说清楚我才根本没有和九儿去争,我只是理所当然的想要带走她。

  望着我有些词穷的样子,陈承一摇摇头:“我不能带走她,她不是人类。她,是一只真正传承的天狐。”

  我一下子沉默了,我这才想起了很多事情,就比如辛夷是一只天狐。我无法形容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简单的说,就好比辛夷在我的心中,首先她是辛夷,然后她才是天狐什么的?

  就好像天狐的这个身份影响不了我对辛夷理所当然的心态,她要理所当然的跟在我身后,而我带走她也是理所当然。

  我对她的感觉很迟钝,这种迟钝,就因为她那么自然的进入我的生活,选择了甚至比父母都紧密的陪伴,只要我在的情况下。

  我甚至把她这个天狐的身份,和碗碗都联系不起来。

  因为辛夷就是辛夷,我已经无法消除自己这种怪异的心态了。

  见我沉默了,陈承一再次开口了:“你对她,有情?”

  “很深的感情,我不能失去她,我要把她带出地下城。”我一字一句的说到。

  “可是她属于这里。若是到了那世间,她也属于现在世间的妖物组织。否则,她会属于雪山一脉的地牢。”我看不出陈承一的心思,他平静的好像只是在对我陈述一个事实。

  “不,辛夷是我的...”我无法形容我和辛夷的关系,但是眼神已经坚定了起来:“无论如何,我是要她在我身边的。就算..就算逆天而行,我也不会再放任她的命运,除非她不选择我。”

  这句话是我内心的话,而后一句是我对做为聂焰一生的追悔,那个时候我就是在放任她的命运,如果她的一生我在旁,那么那时候我们的命运是不是不一样?

  说是无法联系在一起,但自然的,我已经将辛夷和碗碗联系在了一起,不同的只是我的态度再也没有任何的犹疑,直白的告诉陈承一就算逆天。

  我以为陈承一会表示反对,甚至可能会对我大篇幅的说教,如果我记得没错,他就是雪山一脉的掌门人,他说辛夷会进雪山一脉的地牢,我这么说,无疑是在和他为敌了?可是,陈承一只是深深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你如果如此选择,自然上天也不会阻止你。事实上,上天没有阻止过任何事,从来都是旁观。因此,也没有什么逆天之说,只要你这样选择了,你能承受的住一切的后果。那一切,自然随你高兴。”

  “即便与你为敌?”我追问了陈承一一句。

  “你我不会为敌,因为你和我终将站在同一个位置上。”陈承一大有深意的说到,然后也微微有些迷茫,说到:“其实,我也好奇你这样的选择,命运会把你推向何处?”

  我沉默了,我其实是一个不太会去想着命运的人,我只知道今天我要做这件事情,便去做了,今天我告诉自己要背负起这份责任,便去背负了。

  至于最后的命运如何?我并不关心,或许这就是我,连一世轮回都没有的人,会有的想法吧?

  风,似乎更猛烈的一些。

  外面的世界,或许已经接近了黄昏,光线黯淡了下来。

  陈承一继续前行,我跟在他的身后,追问是必须的:“那么,承一大哥,你能告诉我辛夷在哪里吗?”

  “你总是不惜命,知道执意要带走她,会面对多大的困难吗?”陈承一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了我一句。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也没关系,我在你那么大的时候,也是如此。而且,也和你一样,每次都把自己战斗到至死才方休。只是,到了最后,我活着,也有很多人离开了。”陈承一随意的感慨了一句,然后说到:“那一日,能够救下你,是因为雪山一脉和地下城互有制约。否则,我和墨麒麟直接动手,那会是一场很大的灾难。你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够选择的只能是互相妥协。我带走你,他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

  听陈承一那么说,我大概是明白的。

  就如在身为聂焰的时代,即便是顶级的猎妖人双子,也不是站在最高层的存在,在传说之中最高层的一些存在是相互制约的,在有了制约的环境下,才能放任江湖上代表自己一方的势力厮杀,他们是不能轻易出手的。

  雪山一脉,我并不是没有印象,在那一场碗碗的婚宴,雪山一脉的人便就现身过,我甚至怀疑小道界也是如此,既神秘,又是做为一个制约的存在。

  我很明白陈承一话里的意思,于是开口说到:“那么,带走辛夷只能是我自己私人的行为,你是不能参与的?”

  “对,就是出手救下你,也是违背了我该有的范围。只是平衡都只是暂时的,地下城的妖人对于地面世界的渴望已经到了压抑不住的时候,那么战斗就迟早回来。不想妄想着和平相处,特别是在地面世界也出现了妖人以后,他们迟早和联合在一起,而对人类的恨,也注定了这最终将是一场血腥的战斗。”陈承一有些感慨。

  然后望着我说到:“但在这之前,这种制衡是要维持的。所以,你要带走天狐,只能是你的私人行为。而我会告诉你,她在哪儿。”

  我点点头,能够如此,已经让我大为感激了。

  在谈话间,我们好像已经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到了快要接近平原的尽头,在这里咆哮着疯狂的风,远远看去,好像是一处断崖横亘在这里。

  “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救我?”在咆哮的风声中,我大声的问着陈承一。

  如果第一次如陈承一所说,是有人拜托于他,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我师父,那么这一次呢?

  “第一,你恰好在我镇守这里的时候,闯入了地下城。第二,我已经不可能不出手救你了,因为我说过,你和我会是同一命运之人,即便稍微的破坏制衡,我也必须救走你。就好像你要杀那些公子,墨麒麟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出手。”陈承一的脚步并没有停留,而是朝着那个断崖大步的走去。

  他的脚程很快,整个人似乎都是飘渺间,就已经走出了很长的距离。

  我自付速度也不满,但既然只有大步的跑着才能跟上他。

  终于,我们走到了那个断崖之前,那涌动的,咆哮的风声就是从那处断崖之处疯狂的吹拂而上,面对这样的强风,伤势还未痊愈的我几乎有些站立不稳,而陈承一却是伸手稍微扶住了我的身体,指着断崖之下说到:“你仔细感受一下。”

  我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从断崖之处出来的狂风,竟然从中感受到了一种压抑的,疯狂的,似乎是百万冤死的人在嘶吼,呐喊的声音。

  这种感受让灵魂力如此强悍的我,都忍不住全身一冷,差点沉溺在这种感受之中,跌下断崖。

  还好陈承一及时的拉了我一把,我额头上布满冷汗,然后朝着下方望去,入眼竟然不是我想象之中的黑,而是一片血红,就像一条血色的大河在断崖之下盘旋,咆哮。

  而在这血色大河之中,竟然有无数双的手在不停的沉浮,无数个身影也在其中不停的挣扎!

  怨气冲天,戾气冲天!而且,已经隐约形成了最可怕的煞气漩涡。

  这等可怕的气势,让我忍不住双腿一软,一下子跌到在了断崖的旁边。

  陈承一拉着我快速的退开,在离开了断崖数十步以后,他才指着断崖的对面,对我说到:“你看看那对面?”

  我疑惑的看向了对面,依旧是一处耸立的断崖,只不过在那处断崖之上,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阵法的痕迹,这个阵法的阵纹非常的特别,每一条阵纹都像是一条粗重的青铜锁链盘旋在断崖之上,只是一眼,便给人一种无尽沧桑的感觉。

  这股力量,是一种威严的,庄重而大气的镇压之力,和断崖之下的戾气完全形成了相反的对比。

  我大口的喘息着,发现这两处都完全不是我现在能够承受的力量,也越发的佩服起陈承一来,他如何能够来去自如?

  “这就是你镇守在这里的理由吗?”在平复了一些以后,我问了陈承一一句。

  “你,差点儿闯了大祸。”却不想,陈承一只是答非所问的这么回答了我一句。


仐三说:
好,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