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章 夜啸的背后

第二十章 夜啸的背后

  在世间最没有办法解释的就是缘分二字。

  我从未想到,从陈承一那里出来,在地下城众多的城市里,我出现的地方竟然是在夜啸的家乡。

  我还记得在火车上夜啸曾经对我提起过他的家乡,也说着对青龙城的向往,在那个时候,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青龙城会是他的命陨之地,而坐在他对面的我就是他死亡的诱因。

  如果提早让他知道这一切,他会怎么选择?

  我想起了那个一根筋的家伙,但生命哪有这些如果?

  我付了账,信步走出了这个小城,在刻意的打听之下,朝着夜啸所在的寨子走去。

  一路上,都或多或少的听着人们在议论那搏斗场的事情,传说着夜啸是一个大妖,甚至是一个顶级的贵族。越是接近那个寨子,这种流言便是越多,而只有沉默前行的我知道,夜啸那家伙算什么大妖?他的实力就是一个平民的实力。

  在众多的明月之光面前,他弱小的连光芒都没有,可是却在生命的最后一刹那,能散发出如此的光芒,在地下城中留下了这样一个传说。

  他生平所愿就是如此,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惨烈的方式来达成,而在我心里,其实真的希望他已经逃到了穷奇城,在那里成为一个要打拼江湖的混混都好。

  在沉思间,夜啸所在的寨子已经近在眼前,是一个用石块圈起来的地方,隐约可以看见寨子里油灯的昏暗光芒,和城市不可以相比,还有那石头垒起来的一栋栋简陋房子,只是比劳逸区稍微好上那么一些。

  还未走入寨子,我就听见了一阵阵隐约的哭声。

  原本我不愿意去多管闲事,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哭声无比的牵动着我的心,我微微皱眉,脚步竟然是不受控制的朝着哭声所在的地方走去。

  那是在寨子外的一处昏暗小平原,周围荒寂无比,只有旁边是一段山脉的山脚,在那里有一簇簇发着光的苔藓,为这里平添了几分生机。

  就是在这里,有一座显得孤零零的孤坟,在孤坟前,有一个身形看起来无比瘦弱的女子,带着两个小小的身影在坟前哭泣。

  这里距离寨子不远,怪不得我能听见哭声。

  不过,这里又太过的荒僻,若不是有这些哭声的指引,我又如何能够找到这个地方?

  我也不知为何?看见这个孤坟就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而看着那几个身影我竟然有一种心酸无比的感觉。

  带着这种迷惑,我朝着那座孤坟走去,我的脚步很轻,按理说应该不会惊动这几个身影,却没有想到,其中最小的那个身影却察觉到了我一般,忽然转头,用一种不太友善的目光看着我:“你是谁?”

  在地下城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们,早已经为了地下城,身体的功能做出了一些妥协,就比如说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地下城的人们不知道比地面的人们强悍了多少倍?而我,可能是在聂焰的记忆后,身体也莫名的变得强悍奇异起来,在这地下城十几天,竟然也适应了这种随时都昏暗不清的环境。

  所以,我一眼就看清楚了这个孩子的模样。

  他的年纪还很小,转头的样子虽然凶狠,可是腮边的泪水,还有微微颤抖的握着的拳头,却说明了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子,心中是畏惧的。

  但看着他的脸时,我的心中却一阵震动,这孩子是个小光头,在长相上完全没有妖类的特征,却和夜啸像足七分,若不是脸上还有那么青涩的稚嫩,根本就是一个十足的小夜啸。

  这个孩子突然的一声喊,已经惊动了旁边两个身影。

  首先回过头来的是那个女子的身影,她一转头,我才看见,她是一个妇人,看样子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一头白发却像苍老的像六,七十岁,她完全是一个人类的女子,眉眼间也依旧有夜啸的影子,只不过此刻的她憔悴,悲伤又无助。

  下意识就牵起了那两个小小的身影,畏惧的看着我。

  而另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则是一个小女孩子,同样也没有什么妖族的特征,完全的像人,长得清丽可人,和夜啸也有几分相似。

  看见如此的情景,我心中怎么可能还没有明悟?我这样被牵动,随意的过来看看,竟然遇见了夜啸的家人,而那孤坟...我的心头涌动着一股悲伤之意,却不想那妇人却是牵着两个孩子,开始朝着我不停的跪着作揖:“这个大人,我们没有故意违反什么,请你千万不要报官。”

  说着,她的声音哽咽:“即便罪儿犯下了滔天大错,也是我的亲骨肉,两个孩子的哥哥,我不忍他没有人祭奠。所以...望大人看在人之常情的份上,真的不要去报官。”

  我如何还能忍得下去,沉默着走过去,一把扶起了那个妇人,我看得出来,最先回头的那个小男孩,捏紧了拳头,眼中的愤怒和不甘,他这个时候才如同一头小狼,低低的嘶喊:“我哥哥是一个好人。”

  我的手重重落在他的肩膀上,低声的说到:“对的,你哥哥是一个好人,不仅是一个好人,在我心中,他还是了不得的英雄。”

  “你说真的?”那小男孩难以置信的看着我,眼中却有了兴奋的光芒。

  而那妇人却是吃惊又畏惧的看着我:“这位大人,你是何意?你知道我儿?”

  “夜啸,对吗?”我轻声的问到,然后一步步走到了那孤坟的前面,看着那孤坟,转头问他们:“怎么他会葬在这种地方?”

  黑暗的石屋内。

  面前是一盏显得寒酸的不能再寒酸的油灯,在地下城,油灯已经是人们最重要的家具,平常人家如果有一些闲钱,也会买上一个贵些的,好看些的,能够燃烧久一些明亮一些的,若不是经济困难到了极点,怎么会用如此的油灯?比劳逸区的还不如。

  我猜得没错,那一座孤坟,就是夜啸的坟墓,而在坟前祭奠的三人,就是夜啸的家人。

  夜啸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家人,只是有一次,我和他闲聊,看他说起以后,自己要如何的出息,手舞足蹈激动的紧了,便问了一声:“你要是真的这样成功了,你是准备要做什么?”

  夜啸少不得和我胡吹了一通,而最后却是低声又认真的说了一句:“至少,最紧要的,是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吧。”

  说明夜啸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家人的。

  在抽噎之中,夜啸的母亲已经为我讲述了一切,也顺带讲述起了夜啸的一些事情。

  对于这个家来说,夜啸就真的是唯一的依靠,只因为他是家里唯一一个有着妖族特征的孩子。

  他的父亲是一个狼妖,且是一个贵民,而他的母亲只是一个被抛弃的可怜女人,毕竟抛弃人类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三个孩子当中,只有夜啸有着妖族的特征,所以得到了平民的资格,至于他的母亲和弟弟妹妹,全是准平民。

  夜啸很恨自己的父亲,那一只有着贵民身份的狼妖,如今那只狼妖就在青龙城,听闻得到了一个贵族女妖的垂青,早就已经平步青云,根本遗忘了夜啸母子四人。

  夜啸要去青龙城,一是为了给自己的家人谋个好生活,不再呆在这贫瘠而困苦的寨子。二是想闯荡出来一些名头,到时候风风光光的站在他父亲面前,让他为抛弃母子四人而后悔。

  对的,夜啸的愿望从来就是如此的简单,却身死在了搏斗场。

  而搏斗场那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并不会因为夜啸的身死,就如此的烟消云散,换个说法,这样的事情,岂是夜啸这种家庭能够承受的。

  听说,他的父亲受到了牵连,坚决撇清了和夜啸的关系,这才明哲保身。

  不过,不知道上层的大人物在想什么,夜啸的尸体竟然被允许运回了他的家乡,好像还颇为耗费财力物力。但亲自运夜啸尸体回来的,是他的父亲,或者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拍一拍上层的马屁,夜啸的父亲虽然把夜啸的尸体带了回来。

  却是宣布,夜啸的尸体不得葬在这个寨子的祖坟地。

  而且,还责罚了可怜的母子三人,原本是要动刑,还是寨子里的一些相好邻里求情了一番,才免除了动刑。

  最后,夜啸的父亲不允许任何人去拜祭夜啸,甚至包括母子三人,说夜啸是个罪不可恕的罪人,能够有一片葬身之地,已经是格外的恩惠了,没有什么资格享受拜祭。

  做完这些,夜啸的父亲就扬长而去,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母子三人一眼。

  对着昏暗的油灯,因为愤怒,我的手早已经紧握成了拳头,我没有想到在夜啸的背后还有如此的故事。

  夜啸的母亲抽噎着对我说到:“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我儿能够葬在祖坟,那里有石墙的保护,还有专门的守墓人。在祖坟安息着,也能够避免我儿的尸身不被那些饥饿的野兽给吃了去。这地下的野兽是很可怕的。”

  说完,夜啸的母亲又哭了。

  而那个长得和夜啸极像的弟弟却愤怒的站起来,捏着小拳头说到:“妈,你别哭了。我长大了一定要为大哥讨回公道,而我没有爸爸,我要让他跪在大哥的坟前认错。”

  我看着那个小孩,手轻轻的摸在了他的头上,问到:“你真想如此?”


仐三说:
依旧是过渡章节,不算好写,状态一般,今天还是一章,但明天三章。这样的安排有助于我发挥,不勉强非要两章。希望大家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