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一章 万年一遇

第二十一章 万年一遇

  我问询夜啸弟弟的时刻,我何尝不是在问询我自己?

  我未曾说的是,在那一刻我有很大的冲动,带着夜啸的尸身,在众人的面前把他葬入祖坟。

  我的心中充斥着一股无法压抑的戾气,想要让所有人来给夜啸一拜。

  但我并未曾那样,因为我还要顾忌这母子三人暂时平静的生活,而在夜啸心里也许只需要我真诚的一拜便已足够。

  可是,从今以后夜啸的仇恨就是我的仇恨,这是我欠他的一条命,欠了就该还,我不怕任何的后果,更不怕因此带来的麻烦。

  至于这母子三人应该如何安排,在我问夜啸弟弟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我,我真的可以吗?”在我询问夜啸弟弟的时候,那个小男孩捏紧了拳头,忽然抬起了头。

  我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因为在他回答我的时候,或许因为情绪的及其激动,灵魂产生了一丝剧烈的波动,我一下子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灵魂本质的强大。

  对的,本质的强大,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因为不管是修者,还是猎妖人,无非都是两个基础来决定自身的天赋,第一是灵觉,这适合成为修者。第二是罕见的灵魂力强大,这适合成为猎妖人。

  其余的诸如精神力强大之类的,则属于一种分支,像是灵魂力和灵觉混合的结果。

  但灵魂本质强大是什么?就是说这个孩子不论往修者方向发展,还是往猎妖人方向发展,都会成为那种出类拔萃的人,看他是侧重于灵觉还是灵魂力而已。

  不光如此,就算他侧重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不会太弱小,就好比他成为了猎妖人,但一样可以做为修者使用五行术法或者召唤类的术法,因为他的灵觉也不会差。

  唯一的缺点是,因为太过圆满,哪一方面都不能登峰造极,只能成为侧重那一方面的顶尖,而未侧重的那一方面,如果也分心锤炼一下,未尝不可成为一流。

  可是这样,已经非常让人震撼了。

  所谓万年一遇,又岂是开玩笑?!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孩子,忽然想起了曾经阅读过的手记上说过的一个传说,人与妖混血,在极少极少的,几乎没有可能的可能下,会产生两种极端情况。

  第一,就是生出纯粹的人类,灵魂本质及其的强大。

  第二,就是拥有完全的妖物血脉,肉身的强悍登峰造极。

  这种现象没有办法去解释,更不能刻意的去操作,与血脉的浑厚程度也没有关系,也可能产生在弱小的人和血脉混杂的妖人之间,也可能是产生在血脉纯粹的大妖和强大的修者之间。根本无从考证,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极度混杂的淤泥中,出现了一块透明的宝石,那么一定是异宝,因为在如此的环境中都没有被污秽,自身肯定是强悍无比的。

  “怎,怎么了?”我忽然的沉默,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夜啸的弟弟,引起了夜啸母亲的注意,她开始紧张,不由得张口问我。

  而我的震撼此时没有人能明白,我根本没有想到和夜啸一段开始普通后来深刻的缘分,竟然让我发现了夜啸弟弟是天才这种事情,难道这才是老天注定的结果吗?在那一瞬间,我有了一个想法,我一定要好好的培养夜啸的弟弟,我要让夜啸未曾完成的心愿在他弟弟的身上得以实现。

  在这个时候,我取下了面具,轻轻的放在桌上,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深吸了一口气,才对夜啸的母亲说到:“夜啸是我至亲的兄弟,我叫你一声姨没有关系吧?”

  夜啸的母亲满脸的迷茫,还是点点头说到:“我原本只是一个人类的准平民,是没有得到姓名资格的,你若要叫我一声姨,叫我夜姨就可以了。但是,你说..你是啸儿的至亲兄弟?我,我怎么不知道有你?”

  毕竟从夜啸离开故乡,到身亡被运回,只不过只短短半个多月的事情。

  如果他有这么一位好兄弟,夜姨理所当然的应该知道,她很怀疑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摘下了面具,露出的是一张人类的脸,这是更让她疑惑的事情,毕竟人类在地下城的地位不高,而我这样神秘的出现,更不好解释。

  之前,我就决定不再隐瞒这可怜的母子三人了,所以也就异常的直接:“我是一个人类,在之前也是夜啸的大哥。可惜,到他死,我也一直瞒着他这件事情,在他临死的一刻,我是准备告诉他这个事实的。但是来不及了,他最后只留下一句话‘你是我大哥’。这句话,我记在了心中,从此以后不管别人心中怎么想,我是夜啸大哥。他未完成的心愿,想要做的事情,我都为他一并承担了。”

  我这番话说的郑重无比,夜姨一开始是认真的听着,后来回味过来,脸色忽然剧变,甚至全身都开始颤抖。

  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勉强的支撑着说到:“夜秀,夜朗,你们两个进屋去。”

  说罢这话,她有些神经质的站起来,忽然就加快了速度,一把把屋子的大门关上了!这还不够,她又在房间中慌乱的四处转了一下,接着竟然把窗户也紧紧的关上了!

  “娘,你这是在做什么?”一直很沉默乖巧的夜秀,也就是夜啸的妹妹忽然不解的开口了,屋子原本就已经够黑了,忽然这样关门闭窗的,不仅憋闷,让原本昏暗的屋子更加的昏暗了。

  “你们怎么还不进去?!”夜秀这样一询问,转身看见兄妹两人还未进房间的夜姨忽然大发了脾气,冲着他们大喊了一句。

  夜秀一下子就吓到了,而夜朗则是悄悄的躲了半个身子在姐姐的身后,跟刚才那个小小男子汉的样子相差甚远,看得出来,在他们的心中还是敬畏母亲的。

  我叹息了一声,忽然发现夜姨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从我的话里恐怕已经猜测出来了什么,我也没有多言,而是把两个孩子拉到了我的身边,轻轻的安抚着,但心中的事情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不如一次性的说出来:“夜姨,有考虑过吗?到地面上的世界去生活?”

  已经被震惊了一次了夜姨,第二次震惊了,她更加的慌乱的搅着手,这简直是一个颠覆了她人生的选择,她一时间根本没有办法做出选择。

  “不必瞒着孩子,夜姨你还是先坐过来吧?夜啸既然把生命都托付给了我,你难道怀疑他的眼光,我是一个不可以信任的人吗?我不能负了夜啸对我的付出,而夜姨,事到如今,这地下城还有什么让你们好留恋的,你觉得我又会图谋你们什么?”我并不是想这样说,加重夜姨的心理压力,而是在这种事情面前,还不如直话直说,下一剂猛药让她接受。

  何况夜朗这孩子,明珠岂可蒙尘?那我才是真正的负了夜啸。

  之后的人生,不管他是想当一个修者,清修一生,还是想当一个猎妖人,甚至普通人,我都会成全这个孩子。

  在我的这一番话下,夜姨总算稍微的冷静了一些,事已至此,她也明白还不如平静下来,具体的听我说一些什么来得现实一些。

  可当夜姨刚刚坐下,夜朗忽然挣脱了我的怀抱,一脸愤怒和坚毅的说到:“谁说没有留恋的,我大哥以前告诉过我,这一辈子,他要当比我爸爸,不,他不是我爸爸,是一个禽兽!就是比那禽兽还要厉害的人,要让那禽兽跪下来给我们母子认错。那个禽兽还没有认错,我哪里也不去,我要变得和我大哥一样厉害,我要完成大哥的心愿!而且,我大哥死后,他那样对我大哥,我不仅要让跪下,而且我还要杀了他。”

  “朗儿!”夜姨难以置信的看着夜朗。

  我也眉头紧皱的看着夜朗,因为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身上竟然爆发出一股凶狠的戾气,看来常年压抑悲愤的生活,已经让他的心思走上了有一些偏激的路子,这样下去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我不能辜负夜啸,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夜朗这个充满了天分的孩子被仇恨带得走上一条杀戮与偏激的路子。

  我想起了自己身为聂焰的曾经,于是一把拉过夜朗说到:“是的,大丈夫要快意恩仇。剑下只杀该杀之人,如果你口中那个禽兽的确该杀,咱们绝不饶他。若他罪不至死,也没必要让他的血脏了自己手中的剑,你觉得呢?”

  这个时候,夜朗偏头看着我,问到:“你是谁?为什么这样说?你很有本事吗?你到底是谁,一口一个我大哥的兄弟,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不可疑吗?”

  果然是那种拥有强大灵魂本质的孩子,如此的聪慧的确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可比拟,看他也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

  从一开始,我就应该认识到这个孩子的不凡,因为在我刻意敛息靠近的时候,不要说一个小孩子,就算一般的贵民也没有多少发现的可能。

  他竟然发现了我,只是我当时太过悲伤,还没有仔细的想到这一点。

  他既然问了,夜姨也已经有了猜测,我想我应该说出自己的身份了:“我叫叶正凌,这是我做为人类的名字。而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你大哥所熟悉的名字——狼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