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二章 又一巧合?

第二十二章 又一巧合?

  当我说出狼汉二字的时候,我并不担心此刻的母子三人不明白这个名字的意义。

  在市井都已经传开的事情,他们母子三人也算相关人物,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名字?

  显然我终于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母子三人的反应已经不能用任何一个词语准确的形容了,震惊,疑惑,悲伤,激动...各种的情绪糅合其中。

  的确,夜啸是因为我而死的,这一点他们不知道是应该恨我还是怪我。

  但是,夜啸的死从任何情况也不能去指责我做错,而且在当场我就杀死了狐行三为夜啸报了仇,并且怒战五大公子。

  最后,我就是那个夜啸用生命交付的人,自己儿子(哥哥)到底都不悔认做的大哥,夜啸对我的情感,自然会延续到一些到他亲人的身上。

  所以,母子三人在听了我的答案以后,久久的沉默了。

  我也不着急,默默的,耐心的,给他们时间去消化这个消息,我虽然为他们做出了长远的打算,背负起夜啸生前所未完成的一切,但我也打算尊重他们的任何选择,唯一的就是要给足他们保护,至少让他们以后的人生能够平安富足。

  只是我的心绪难以平静,这里就是夜啸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吗?短短的相识,他临死时给我的震撼,总是让我在这些时间里想起他的音容相貌,和相处时的一切。

  我沉默的点上了一支烟,这还是从陈承一那里‘剥削’来的。

  刚刚吸上一口,却忽然看见夜朗站了起来,夜姨一下子拉住他,毕竟面对我,在此时说什么都是复杂的,她怕这孩子说出不该说的话。

  我却看见了夜朗眼中的坚持和认真,他之前有些畏惧夜姨发火,此刻却全然不顾,于是我点点头,示意他说。

  “你真是狼汉,真是我大哥的大哥?大丈夫恩怨分明,我知道大哥的死不是你的错,我也知道大哥不是什么叛徒,他能这样为你死,你肯定是一个大英雄。你只要能证明你是狼汉,我以后也跟着你,你是我大哥的大哥,那么你..你...”夜朗说到这里涨红了脸,显然大哥的大哥他该叫什么,他自己并不知道。

  “你叫我叶大哥就好。这是我的遗憾,到你大哥至死,我还没有让他知道我真实的身份。”我摸了摸夜朗的头,到底是个孩子,不管如何的聪慧,也还是有着孩子的天真。

  显然夜朗的这番话吓到了夜姨,她连忙伸手要阻止,口中却对我说到:“叶小哥,孩子的话当不得真的。”

  毕竟在她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危险之极,她的大儿子跟着我已经身亡在搏斗场,如何再能让小儿子跟着我。

  做为一个母亲的心情,我自然理解,我在想着我的安排,交代一切,让他们自己做选择,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小小的夜朗却发了脾气,他转过身涨红着脸对夜姨大声的说到:“妈妈,你不要总是这样好不好?你就甘心大哥这样耻辱的死去,那个禽兽为了自己这样羞辱他?你就甘心我们一直在这个黑暗的寨子里活着,不能做想做的事情?大哥想要出去闯,并不是为了富贵,而是为了讨回属于我们的公道,你不明白大哥的心吗?而且,姐姐,姐姐她...身体那么弱,这样有什么希望能够治好她?”

  我再次震惊于这个早慧的孩子,在这世间若是有任何天分的孩子,真的会小小年纪就表现出来的。

  这番想法比起成年人都还要成熟,夜姨看着夜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答话?倒是我注意到了夜朗话里的最后一句,拉过一直缩在一旁夜秀的手,相比于惊采绝艳的夜朗,夜秀这个显得有些沉默内向的小姑娘一点儿都不显眼,她的身体竟然很弱。

  我拉过她的手,询问的看着夜姨。

  夜姨的眼眶又有些发红:“原本我不想说,麻烦别人。秀儿她也不是身体弱,而是有奇怪的病,一天清醒的时间没有多少,老是嗜睡。小时候还要好些,现在越大越眼中,一天恐怕只有一两个时辰是清醒的,能够吃饭说话,之后就睡,睡得怎么叫也叫不醒。这样原本也无碍,大不了我多照顾她一些便是了,可是她越睡身体越弱,我已经不知道该要怎么办?”

  还有这样的怪病?我并不是医生,自然不能为夜秀诊断。

  但我却知道有一种说法,于是问到夜姨:“秀儿她是早出生夜朗多久?”

  “他们是双胞胎,秀儿只是先一小会儿出生,所以她是姐姐。”夜姨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问,但她还是一五一十的回答了。

  我沉吟着,这个说法倒是和我知道的说法有些对应了起来,但凡那种极度的天才,都是‘夺天地之造化’而生,如果在命格之中天生不‘孤’,同样也会压抑兄弟姐妹。其实所谓的‘夺天地之造化’而生,说白了就是这种集灵秀而生的孩子,在灵魂上会摄取更多的能量。

  这种能量可以理解为母体的营养,小小的胎儿吸取的灵气,抢夺的那口珍贵胎息,还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一般和天才成为兄弟姐妹都会被其夺走一些气运,何况是双生之儿?这种概率简直少之又少,几乎可以说是比夜朗这种万年一遇还要少。

  没有想到奇怪的事情竟然接二连三的发生在这个原本普通的家庭,难道是有什么原因吗?

  我现在来不及猜测那么多,而是拉过了夜秀的手,仔细的感应着她的灵魂状态,这一感应不要紧,夜秀的情况也让我吃了一惊,她竟然也是完全的人类,灵魂本质也不弱,至少比起一般的修者还要强上一些,在如今的世间也可以称之为一个天才,只是没有达到夜朗那个程度,说不上是灵魂本质的天才。

  只不过她的灵魂之中几乎没有灵魂力,缺乏灵魂力滋养的灵魂自然回产生这种现象,而且可疑的是,灵魂力原本是自身的灵魂产生,再少也多少会有一些,没有了,也会慢慢的补充。

  而秀儿的灵魂好像根本不产生灵魂力,那些少得可怜的灵魂力,就如同干旱的大地上唯一的一点儿小水潭,而且仔细的感应这些灵魂力,在慢慢的枯竭,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夜秀这些少得几乎算没有的灵魂力,是出生时自带的,根本没有产生过灵魂力。

  这样的她,灵魂没有灵魂力的滋润,如何能够正常的生活,现在能够支撑一两个时辰的清醒,恐怕都是这小女孩儿意志坚强,为了避免夜姨过分担心,强撑的吧?

  这虽然是我的猜测,估计也八九不离十,这时再看着这个沉默的打着呵欠的小女孩儿,我不由得有些心疼,默默的在背后懂事而少言的孩子,总是会让人更加的怜悯。

  我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我也好奇,如若夜秀灵魂自身都产生灵魂力滋养,这个孩子的天分又是如何呢?

  这一家,恐怕只有夜啸那个傻子很普通,可是这个傻子真的普通吗?我忍着心里的难过,开始调集自己的灵魂力,用柔和又柔和的方式朝着夜秀的身体输送给去。

  这个道理和输血有些类似,不同人的灵魂力其实并不能完全的相溶,但在我身上这个还是比较不成问题,因为我的灵魂力比较特殊,除了自己的,还有吸取于天地随时补充的。

  天地之间的这股能够转化为灵魂力的阴性力量,原本就没有什么‘个人标签’,虽然转化为了我的灵魂力,比起自身这种来说,还是少了许多‘排异反应’,虽然说不如夜秀自身产生的灵魂力,但多少也能滋养她的灵魂。

  随着我灵魂力缓缓的输入,夜秀一直显得有些疲惫,困倦的小脸渐渐的精神了起来,连双眼也开始变得有神。

  夜姨和夜朗惊奇的看着夜秀的这个变化,面面相觑。

  而我试探着夜秀灵魂能承受的极限,在输送了一些灵魂力之后,就收了手。

  夜秀变得精神了起来,似乎她很不适应这种状态,有些惊奇的摇了摇,然后怯生生的看看我,又看看夜朗母子二人,忽然说到:“妈妈,我,我觉得我不想睡觉了。我的脑子好像变得很清醒,想事情也不觉得困了。”

  夜姨一下子惊喜无比,看着我感动的说到:“叶小哥,你是由大本事的人,你治好了秀儿?”

  治好?远远说不上,我输入的灵魂力不是她自身的,迟早会逸散,我只能看着情况不停的输入,去滋养她的灵魂,免得她自身灵魂力用尽,然后灵魂缺乏滋养而枯竭。

  但这真的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我的灵魂力就算她再无排异反应,多了,排斥也会慢慢变大,这灵魂力方面可没有什么压抑排异的药物。

  久了,她还是会变成老样子,到时候我也没有办法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到地面的世界,彻底的根治她,而能根治她的人,我心中有两个人选,一个是那个带着春风般笑容的苏先生,而另外一个曾经治愈了正川哥的兽老。


仐三说:
今天的第二章,对了,今天还有一章。原本不想当啰嗦三的,但今天还是想说一句,谢谢一路支持我,理解我,像包容小孩一般包容我,鼓励我的书迷。我的事儿多,写书还比较‘龟毛’,不肯勉强自己,也对质量和布局有着‘变态’的要求。我不能在数量上回馈你们,只能说在质量上,我竭尽所能的让你们在闲暇之余,觉得有一本可看的书,仅此而已。曾经也曾迷茫,为了数量和更新去勉强,如今我能去做到一些不勉强,也多亏有可爱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