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三章 最后的告别

第二十三章 最后的告别

  心中有了计较,但是该对夜姨说明的情况,我还是不会含糊。

  我把对秀儿大概的判断告诉了夜姨,做为一个地下城的人,看惯了妖人的存在,对于灵魂这一说显然接受起来没有任何的困难。

  只是听完我的判断以后,她的脸上充满了愁苦,有些茫然无措的说到:“秀儿的灵魂怎么会出问题?”

  这一点儿,我略微思量了一下,还是不打算隐瞒夜姨,直接的说到:“秀儿的灵魂出现问题,多半是因为夜朗。”

  “什么?”夜姨和夜朗都同时震惊了。

  我点头肯定,然后再把自己的判断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夜姨。

  “你说朗儿是一个难得的天才,可以成为比贵族还厉害的人类修者?”夜姨也不是完全没有见识的人,毕竟她曾经的丈夫是一个充满了野心的贵民。

  “我不要是什么天才,我就算是一般人我也可以努力,我要治好姐姐。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不是天才,就能治好姐姐那种?”夜朗的情绪相对更加的激动。

  他们的反应其实和我预料中的一样,我只有去耐心的解释他们的疑问。

  自然换来了又是一阵沉默,倒是夜秀在此时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反应非常的淡然,对着有些愧疚自责的弟弟和担忧的母亲说到:“其实也没关系的,我觉得一个人能活得长和短,都是顺其自然。好比大哥突然出了事情,他却是一个好大哥,也是一个好人。那个愧对我们的人,却还是活得好好的。这种事情能强求吗?就算不公平。”

  我诧异的看着这小姑娘,之前惊叹夜朗的聪明伶俐。

  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清醒以后,说的话还颇有一些见解,虽然并不是完全的正确,那成熟的思想却不是一般成年人可比拟的。

  她说话间握着夜朗的手:“弟弟不必自责。这种事情只要不是你自己想做的,那你就没有任何的错。”

  然后她又握着夜姨的手:“妈妈,我只要活着一天,能够和你还有弟弟相依一天,就没有什么不满足的。我相信弟弟可以完成大哥的心愿。”

  她如此的懂事,倒是让夜姨和夜朗更加的难受,我在这个时候却是插话说到:“你们先不必如此。秀儿的问题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但这需要到地面世界去找人,在我心中倒是有两个人可以去找,看他们有没有办法?但这些事情,终究是要你们自己决定。”

  说到这里,我也不再啰嗦了。

  把我的决定一五一十的摊开来说了,我想带着夜朗修行,如果他自己愿意的话。另外,夜姨和夜秀我想让她们带地面世界上去生活,按照我现在的能力,还是有办法给她们安排一个身份,在地面世界上生活,如果不能适应,也可以先呆在望仙村。

  毕竟地面世界的生活比这地下城要好多了。

  反之,如果夜朗不愿意修行,夜姨也不想去到地面世界,我也会稳妥的让他们在地下城过得好一些,至于夜秀,我也会在想办法,看看地下城有没有人能够治好她。当然,这一切要麻烦张老板。

  决定就是这样的,一切都看他们一家人的选择。虽然,在我心中,夜朗也好,夜秀也罢,我觉得都是应该踏入修者界的人才。

  最后,在我心中还有几件事情,那是关于夜啸的,他的心愿我会帮他达成,就比如他那个禽兽父亲什么的。

  我把话说开以后,夜姨沉默了,这毕竟是关系到一家人的问题,而且第一次见我,是不是就可以完全的信任?她肯定需要时间去思考。

  倒是夜朗忽然开口了,他望着我:“你,给我一个证明。”

  “证明什么?”我看着这个认真的小男孩。

  “之前我说的,证明你就是狼汉!然后,你就是我的叶大哥,你做什么决定,我都认可!我要修行,我要成为和你一样的人,而且,我还要亲自去完成大哥的心愿,站在那个禽兽面前,让他跪下。”和夜姨比起来,夜朗反倒洒脱很多,他的心思看似简单也聪明,如果我能证明,我就是那个他大哥愿意交付性命的人,那么我就是可信的。

  “朗儿!”夜姨开口又是责备。

  这次反而夜秀也拉住了夜姨,轻声的说到:“妈妈,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如果他是大哥用性命相托的人,我们跟着他,也是对大哥的信任。”

  一对聪明的孩子,我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而是脱下了身上的黑色斗篷,然后又解开了那粗麻布的衣裳。

  在我的肩膀上,很明显的一个爪印,这是属于狼汉特有的标志,虽然到现在有更多的人在模仿,在地下城人们不怕你是一个滔天的罪人,就怕你是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只要你有实力,他们就会疯狂的崇拜。

  可是我身上这个爪印是没有办法去完全模仿的,因为你描绘出了它的样子,描绘不出它特有的气场,那是穷奇留下的诅咒,岂可轻易的把这种滔天恨意的气场给模仿出来?

  所以,当我露出爪印的瞬间,释放出来的气场,让夜姨一下子脸色苍白,夜秀不敢直视,就连夜朗也退了两步。

  在适应以后,这才慢慢的好起来,夜朗甚至好奇的去摸了一下。

  我沉默着,继续催动了一下中枢阵纹,当天地之力涌动而来的时候,夜朗和夜秀竟然感应到了,睁大了眼睛。

  而我洞开了阵纹,身上浮现出淡淡的血色纹身,这也是绝对没有人能够模仿的,这是独一无二的,即便是那些人画出了满身这样的纹身,哪有这样的神韵和收放自如的形态?

  做完这一切,我开始默默的系上了粗布的衣衫。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夜朗忽然‘哇’了一声,一头撞入了我的怀中,我下意识的抱住了他,他抬头已经是泪眼朦胧的看着我。

  这个坚强的小男孩会哭?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夜秀也站了起来,冲着我一拜,然后腼腆的拉住了我的衣袖,眼中也是泪光莹莹。

  “你们这是?”我才忽然疑惑了。

  “叶大哥,我要修行,你带着我!我以后跟着你,我要保护妈妈和姐姐,我要这些年受到的屈辱和不公都自己讨回来,大哥没有做完的事情我来做。”到底是个孩子,夜朗说到这里的时候,竟然开始‘哇哇’大哭。

  而夜秀的话语却简单很多:“叶大哥,弟弟就拜托给你。我和妈妈也不会过多的给你添麻烦。唯一恳求之处就是让我大哥不要孤单的躺在那里,就连入土也不能为安。”

  面对两个孩子的请求,我抬头看向了夜姨,这一对孩子的不凡,让我充满了疑惑的同时也非常感动。

  同时又想到了夜啸,那个看似没心没肺的家伙,竟然还背负着这些?

  在这个时候,夜姨也真诚的朝着我一拜,低声的说到:“一切就拜托叶小哥了,这两个孩子到底是完全的人,能生活在地面世界,这是多少人的愿望,我不愿耽误了孩子。”

  一切,终于在这个时候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我明明背上了新的责任,心中却松了一口气,因为对于夜啸无以回报的那份沉重,终究得到了一个能够释放的出口。

  地下城的夜,比起地面世界的夜昏沉黑暗了不知道多少。

  特别是在这个偏僻的寨子。

  但是在夜啸的坟前,却是燃烧起了冲天的火光。

  我自然是有办法把夜啸葬在祖坟,还要那最好的位置。但是,我没有办法在这些日子里,带着夜啸的尸身去办很多的事情。

  而在我看来,夜啸的心愿是能够长眠于家人的身边,是希望能够看见那个禽兽不如的父亲跪倒认错的吧?

  所以,在征得了夜姨一家的同意以后,我只能挖出了夜啸的尸身,用卖来的炭和油,一把火烧了他的尸身,我亲眼的目睹了他灵魂的离去,但愿这滔天的大火,能够给他带来更多的升华吧?

  在冲天的火光中,我踩着祭奠的步伐,把自制的纸钱抛洒在这黑暗的地下城,我念诵着标准的祭文,带着满心的虔诚,在对我和夜啸这段短暂的缘分做着最后的告别,只有我这样坦然的告别了,不再心心念念,他也才能走得更好,更洒脱吧。

  最后,我亲自收起了夜啸还滚烫的骨灰,抱着那个装着骨灰的罐子,眼前恍惚,仿佛又看见那天,在火车上,我对面的那个大光头抱怨着肉干的难吃,然后感动的接过我递过的水酒...这样开始的缘分,最后惨烈的结束。

  别了,夜啸。

  我把那个骨灰罐交给夜朗,让他背在了背上,在这么一个黑暗的夜里,我一手牵着夜朗,一手牵着挽着夜姨的夜秀,最后带着夜啸,离开了这个偏僻的寨子。

  再一次,开始了我在地下城中又一次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