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七章 诡异

第二十七章 诡异

  我把夜朗安排在了属于张老板旗下的一家客栈。

  小孩子在吃饱喝足以后总是容易困倦,何况此时按照地面的时间来算已经是夜里10点了呢?

  在属于张老板产业的客栈,我还是比较放心夜朗的安全,在他彻底的睡熟以后,我信步走出了客栈。

  往日的青龙城,在夜里10点左右,是很热闹的。

  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属于最放纵需要狂欢的时刻,人们有许多地方可以去,就比如地下搏斗场,比如青楼,比如赌场,再比如会附带着一两场搏斗的酒肆。

  可是,在这一日的青龙城夜晚却是非常的安静,我所在的客栈明明是繁华的街道,街上的行人却诡异的一个也没有。

  我信步的走着,没有走出两步,便被一队巡逻的士兵喝住。

  我配合的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他们。

  “做什么的?”其中一个领头的士兵上下的打量着我,那目光绝对称不上是友善。

  “我夜里才坐火车到了青龙城,只是想出来逛逛,但怎么没人呢?”我的语气充满了疑惑,这的确是我想要询问的问题。

  可惜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只有一个士兵毫不留情的说到:“把身份铭牌拿出来。”

  我做出了一个稍微有些抗拒的表情,并且配合了适当的委屈,这才不情不愿的把身份铭牌拿了出来,嘴上却是不满的说到:“如今的青龙城是怎么了?晚上出来也要随意的被查身份铭牌吗?”

  我的身份铭牌是贵民的,这让探查我的士兵脸色稍许好了一些,他还给我了青龙铭牌,然后说到:“如今的青龙城宵禁了,晚上9点以后,不许任何人在街上闲晃,除非是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说明,并且要提前申请。”

  “啊,青龙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规矩的?为什么要这样?”我一脸的震惊,开始不动声色的打探消息。

  而那个领头的士兵看着我的目光却并没有友善下来,而是推了我一把,说到:“少废话那么多?把上半身的衣服给我脱掉。”

  我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口中却是说到:“不知者不罪,身份铭牌你们也检查过了。要我脱掉上衣是个什么道理?就算你们在执行公务,也不该这样对待一个贵民。而且没有意外的话,我明年就是一个贵族了。你们是在刻意刁难于我?”

  之前那个检查我身份铭牌的士兵还比较好说话的样子,踌躇了一下想要解释。却不想那个领头的士兵却分外的强硬,说到:“你可以不脱,那我们也可以逮捕你,到时候到大牢里去脱掉,就算证明你无罪,你以为走出大牢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

  我满脸的不忿,又屈辱的样子,却是在那士兵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终于还是不情不愿的扯开了斗篷,脱掉了上衣。

  我的身上有一些伤口,但是不多,其余的地方非常的光滑,一看就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为了修行受了一些并不是很严重的伤势。

  看着我的上半身,那个领头的士兵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不过还是拿出一张纸来细细比对了一番,这才对我说到:“把上衣穿上吧,你可以走了。”

  我不动声色的穿好上衣,口中却是有些纠缠:“难道你们就不给我一个理由吗?”

  那个领头的士兵哼了一声,带着手下的士兵转身就走,倒是之前那个检查身份铭牌的士兵好心的给我解释了一句:“你再傻,也知道青龙城出了什么大事?如今青龙城要进行审判,大人物齐聚,这严格很多,也是正常的事情。你若聪明的话,最好不要再纠缠不清。”

  我原本一脸不服的样子,听见这个士兵这么说了,马上就变成了一脸的惊恐,赶紧的低头不再言语,朝着客栈匆忙的走去。

  回到了客栈,夜朗依旧还在沉睡,我走过去为他掖了掖被子,他嘟囔了两句模糊不清的话,便又转过身睡去。

  我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喝下以后,心情才稍微平静一点,我从未想到青龙城依旧戒严到了如此的地步,若不是张老板这个人小心谨慎,让那面馆的老板把我身上的伤口都处理了一番,说不得我今天晚上就会露出马脚。

  也幸亏那个老儿手艺高明之极,不仅在改造我的脸上颇为厉害,就连身上的伤口也被他用别的法儿给掩盖了,而那个属于我标志性的爪印,自然是重中之重,被他掩盖的一丝痕迹都不留。

  房间里非常的安静,只有夜朗轻轻的呼吸声。

  我坐在桌前,忍不住沉思起来,我从未想过青龙城会如此的戒严,仅仅就是为了一场审判吗?而那场审判只要稍微知道一些内情的人都会觉得不对劲儿,莫非是针对我?可是,这一点却极其的说不通,因为我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陈承一救走了。

  直到救走以后,我的身份都并没有暴露过,之前和张老板交谈的时候,他也默认我身份没有暴露。

  而且就算暴露了,他们也不至于在城中如此的布置啊!前提很简单,谁会料想到,我两天以后又会潜回到青龙城?莫非是有人监视着夜家的母子三人?

  如果说,我留下了破绽,唯一的就是这个。

  不过,我回想了当天的情形,并没有什么让我可疑的气息,要知道我是天赋使然,对于妖物的气场特别敏感,就算比我厉害很多的妖物,也休想在我面前隐藏气场的波动,否则在聂焰时,也不会有那个传说,我可以嗅到妖物的气息。

  而比我厉害很多的妖物会在夜啸身前的小城对我守株待兔吗?有可能,但可能性非常小,而且避过我的感应的可能性更小。

  最关键的一点是,如果真有这样的妖物监视着我,真的不必等到现在才对我动手,无论是夜家母子的屋中,还是火车上,我都是最‘脆弱’的时候,带着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顾忌很多,要抓住我显然更容易一些。

  更不必在刚才我出街的时候,遇见一队士兵就这样放过了我,按照正确的方式,应该是早就把我包围了。

  理清楚了这些,我的思路终于清晰了,这青龙城的阴谋针对我的可能性不大,而是有真正的阴谋,我感觉这个阴谋非常的重要,可是我却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而且为什么要把辛夷推倒前台上来呢?这一点更是让我疑惑。

  尽管奔波已经让我非常的疲惫,但这些疑惑却如同针扎一般让我心中难受不已。

  在沉默的想了一会儿以后,我站起来,在张老板为我准备的包裹里翻出了一身黑色的衣衫,这是我特别要求他准备的,毕竟在这阴谋深重的地方,我也有需要隐藏起来做事的必要。

  而黑衣在这分外黑暗的地下城,隐藏的作用还是很好。

  穿上了一身黑衣,我轻轻的把窗户推开了一个缝隙,观察着楼下的街道。

  虽说街道上空寂无人,但是那巡逻的小队却是非常的密集,特别是这所客栈所处繁华之处,在我观察了一会儿以后,就发现是三队巡逻小队在巡查着这条街道。

  不过五十几米的街道,三个小队?那这街道几乎是无时无刻都在监视之下,这样看来,之前我一走出客栈,没两步就被叫住的确也不冤枉。

  但这并不算什么,再密集的巡逻总是有空挡之处,特别是在他们交错间。

  这样想着,我回屋灭掉了油灯。

  在耐心的观察等待了很久以后,抓住了空挡的机会,一个翻身就从窗户跃出,并且轻轻的关上了窗户,毕竟在这样的夜里,一扇打开着的窗户还是很引人注目的。

  借着,我便从窗户上一跃而下,当然不敢直接落地,那声响是在这种绝对的安静之下,简直就是自投罗网。

  幸好这里的建筑十分的密集,从窗户一跃而下之后,我及时的抓住了旁边建筑围墙,然后静静的趴在了围墙之上。

  做完这一切,第三队巡逻小队就已经走到了客栈的面前,而正巧就是我之前遇见的小队。

  我在楼上已经熟悉了他们的巡逻路线,然后借着每一个巡逻的空挡,我开始小心的,悄悄的,快速的移动着,跟上了这第三小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