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章 轮回

第三十章 轮回

  感受到这个气息,我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莫非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了,这是针对我设的局?

  但仔细感受这个气息,是那种发散而漂浮的,显然这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气场,才会产生的局面。

  我稍许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确定四周安全以后,悄悄的朝着那个亮着黄色灯光的房间走去,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探一个究竟我是不甘心的。

  而事实证明,我实在太过小心了,直到靠近那个屋子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来到了窗下,在地下城由于条件所限,一般屋子的窗户都直接是用粗麻和兽皮遮挡,而只有那些权贵会用木头窗户来显示富贵,反而地面上的玻璃窗什么的,好像地下城的人并不喜欢,也很少用来装饰。

  九儿所住的宅院,自然是富贵的,这完全仿古的木制绢布窗户倒是方便了我。

  我小心在窗户的角落轻易的就戳开了一个破洞,而房中的一切自然就被我看在了眼底。

  只是第一眼,我的心跳就加快了起来,因为和我猜想的一致,辛夷果然还是在九儿身边的,这个房间就是辛夷的房间。

  我一眼就看见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辛夷,她穿着很随意的月牙色长袍,披着一件淡红色的袄子,桌上堆着凌乱的纸张还有几支笔,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就想要闯进屋中去,我觉得我有千言万语相对辛夷说,这种压抑了很久的想法到此刻几乎要完全爆发。

  可,我只是稍许移动了一下,便又看见了房间中的异常之处,看见的时候我内心震惊不已,因为这个房间中那个异常的东西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

  原来,在房中立了一个奇怪的柱子,咋一看好像是一个装饰物,仔细一看,柱子的顶端毛毛的,像一个狐狸蹲在了柱子上,自然这个狐狸的额头之处还镶嵌着一颗宝石,如果我没有聂焰那一世的记忆,可能就略过了这个东西,但有了聂焰那一世的记忆以后,这个东西我是有印象的。

  当日碗碗彻底化为天狐,便是她的族人来到小龙镇立了那么一根柱子,当然那根柱子比辛夷房间里的这根柱子大上许多,为的是掩藏在其中那个狐族压箱底的宝物,一根藏着上代天狐意志的法杖。

  我还模糊的记得那根法杖的样子,雕刻着一只活灵活现的白狐,在狐尾处很是特别,有一撮真正的白色狐毛,而狐狸的两只眼睛则是镶嵌着宝石,可宝石具体什么样子我已经忘记了。

  可如今辛夷房间里的这根柱子呢?其实更像当日那个杖子,同样的是活灵活现的狐狸,却并不是只有一撮白色狐毛,而是披着整张的白色狐皮,那一张白色的狐皮细说来更加白金的颜色,上面光泽流动,一看就勾起我内心的喜爱。

  因为这张狐皮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曾经我莫名其妙得来的狐皮,我又想起了那个神秘消失的中年男人,到如今都没有再出现过。

  至于镶嵌在狐狸眉心的那颗宝石,哪里是什么宝石,我苦笑责备自己戴了那么多年的珠子,竟然在第一时间都没有认出它来,的确,它就是我那颗上次被陷害以后,流落在九儿手里的珠子,在我身上的时候,它是那么的平淡无奇,像一个反过来的眼珠。

  我研究了那么多年,始终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它也一直安静的呆在我的胸口,只有那一次穷奇留给我的诅咒初现时,它替我阻挡了一下,让那诅咒没有出现在我胸口。

  而现在,它的真面目是如此的模样吗?中间的白色部分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而周围黑色的部分如同能够吸取光芒一般,让所有的光芒都朝着中间的白色部分汇聚,那闪亮而冰冷的光泽就连世间最珍贵的,切割的最好的宝石都望尘莫及。

  那光芒如同实质,活灵活现,从一个角度恰恰的就落在熟睡的辛夷身上。

  辛夷就这样笼罩在那光芒之下,随着呼吸,身上散发出一股股魅惑的气场,飘荡在整个院子当中,这股只是随意散发的气场是如此的有迷惑性,不要说普通人,就算修者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也一样会被这股魅惑所控制。

  就像我之前,一进这个院子,看见黄色的灯光就感觉无比的温暖,信步就朝着房间走去,如果不是万魂花及时的警醒我......

  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就像一切的一切又在重新的轮回,我和辛夷也走到了这一步吗?化狐之后的碗碗和我迎来的是一场决裂,那么辛夷呢?

  显然,她并不知道我在窗外,也不知道她是梦见了什么,在梦中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惆怅。

  在我的回忆里,她从来没有如此丰富的表情,如今看着辛夷这般模样,我竟然有些发呆。

  偏偏在这个时候,从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我一下子从神游中回过了神来,其实这个院子太过危险,这股魅惑的气息无孔不入,最是能勾动人的心事,我刚才只是稍许松懈了一下心神,便在这种情况下也能发呆,可见这力量是有多么的强悍。

  从前,我只在最后见过碗碗出手,一人之地,魅惑四十几个大妖,但对天狐的实力还是没有具体的认知。

  这一次,算是体验到了其中的凶险。

  不过,这里也由不得我多想了,那从远处传来的嘈杂声分明就是朝着这边而来,中间有九儿的声音,只是能够分辨,依旧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我是该走,还是?

  我又从窗户里留恋的看了一眼辛夷,或许是魅惑的力量,又或许是我原本内心的那种冲动,我实在不想这样就退走,见到了她,却连一句话也来不及与她说出,我到底是没有走,而是选择了一个更冒险的方式,直接从大门进入了房间。

  这仿古的木门并没有上门闩,毕竟辛夷只是迷糊的睡着,所以没有锁门的必要,这也是为什么我要选择闯入的原因。

  关上了门,我顾不得湿淋淋的一身,只是抹了一把脸上还干透的水,就穿过小厅,朝着辛夷睡着的卧室走去。

  辛夷睡得很是香甜,根本不知道此刻房中已经闯进来了一个人,而我走到了辛夷的面前,看着她熟悉却又让我有些许陌生的睡颜,伸出手下意识的想要捏一下,却又犹豫了。

  小时候的辛夷就像一个洋娃娃,脸上有些肉肉的,有时到她家里去玩,她还在睡觉时,我总是喜欢捏她的脸这样叫醒她。

  这样的动作成为了一个习惯,后来大一些了,男女有别,不可能再像当初那样随意出入她的卧室,可是捏脸这个习惯却保留了下来,有时她呆呆的跟在我后面,我不耐烦,总也是会捏捏她脸,她还是跟着,我便也无可奈何。

  可是,今日的辛夷还是那个时候,整个世界好像只有我的辛夷吗?

  就在这犹豫的瞬间,我看见了辛夷凌乱堆砌在桌上的纸张,上面线条凌乱的画着一些东西。

  桌上就亮着一盏油灯,光线充足,原本我只是随意的一瞥,但一看就再也移不开眼睛,原来在这纸张上画的全部是人物的形象,我一张张的拿起来看,画的最多的便是一个少年,我再笨也认得出自己的脸,那分明画的就是我。

  但画的线条多少有些凌乱,比起会画画,出国留学也是绘画专业的辛夷平日的水平来说,差了不知道多少,可见她画画的时候,心情是分外凌乱的。

  除此之外,其它的画还分别描绘了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

  可笑的是,那个男子和那个女子我也再熟悉不过,分明就是聂焰时代的我,也就是聂焰,还有碗碗的形象。

  这些代表了什么?我翻动着辛夷的画,内心的感觉非常复杂,再低头看了一眼辛夷,却看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有些迷糊又迷茫的看着我。

  “你...”辛夷刚刚开口说了一个字,院中已经传来了好几个脚步声,其中有一个女声柔声的说到:“我怕思思小姐已经睡下,不如我先去替公子看看?”

  “今日不必了,我就是想看一眼她就走,你们姑且就在院外等我吧。”那是九儿的声音。

  “唔。”辛夷已经被我捂住了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说实话,辛夷好歹也是天狐,我这样的做法实在唐突,她若有心反抗,我根本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捂住她的嘴。

  九儿已经大步的朝着房间走来,我也来不及多说什么,小声的对辛夷说到:“你别叫,我就放开你的嘴,好吗?”

  辛夷呆呆的看着我,点点头,那模样和从前木头样的她有七八分的神似,看得我一阵心酸,曾几何时,我可曾料到,如今我要这样与辛夷对话?

  我松开了辛夷的嘴,快速的对她说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你认识我,而且我们从小是一起长大的。我这一次是特地来看你的,但我和九儿是敌人。我要藏起来,你不要泄露我的行踪,好吗?”

  说完这话,我有些紧张的看着辛夷,我生怕什么也想不起的她,会忽然的对我暴起发难,那么从这刻以后我的行动就会变得被动又艰难。


仐三说:
大家对夜朗的出现和天才身份觉得突兀。我解释一下,我不会写莫名的剧情,也一般不会解释伏笔,在这里提醒大家一句伏笔,在写夜家母子的那一章,我写了一句为何一个普通的家庭会出现两个如此特殊的孩子(大意如此),然后就以没有深想带过了。这样写肯定是有后续剧情的。至于万年一遇,只是一个形容,像形容万年一遇的宝贝那种感觉,大家不必较真。有意见提出来很好,我们沟通。不过前几天的状态也确实不好,才会及时休假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