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一章 流水,落花

第三十一章 流水,落花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辛夷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陌生和迷茫,她没有回答我的任何问题,反而是朝着我伸出了手。

  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这个时候‘噗通,噗通’,和外面九儿的脚步声如同应和在了一起。

  可是我不能有任何的动作,因为眼前是辛夷。

  无论她是熟悉的,还是陌生的,我只能给她全部的信任,即便面对的是她的背离。

  我没有想到的是,辛夷伸出了手,只是在我脸上快速的摸了一下,便像被烫到了一般缩了回去,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羞涩的神情,早知道辛夷已经变得很生动,但如此生动的她还是让我在诧异间也有些别样的情绪。

  她先是微微皱眉,小声嘀咕了一句:“为什么我感觉你如此熟悉,虽然样子不同,就和我老是梦见的人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接着她也无意识的吐了吐舌:“原来你是真的存在,不是在梦里啊。”

  我不禁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原来她伸出手摸我脸一下,只是为了证明她不是在做梦,而我也是真的存在啊。唤作以前的她这样,我少不得要‘生气’,可能会捏她的脸,也可能会冲她吼,但现在我也来不及说什么了,只能小声的提醒到:“时间来不及了。”

  辛夷这才猛地的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然后推着我,也顾不得我湿淋淋的一身,拉起被子,让我躲了进去,又把床边的帷幕给放了下来,这样透过被子和帷幕的缝隙,我能够清晰的看见外面,但是外面的人如果不掀开帷幕,肯定是看不见里面的。

  我长呼了一口气,这时才感觉有些异样,侧缩在辛夷的床上,鼻端有一丝淡淡的属于辛夷的味道,就如同院子中的那一丝甜香,带着微微的暖,又带着甜的香气,让我心里涌出无限的情绪,我却难以分辨那究竟是什么?好像恍惚很久以前,少年时,碗碗对我的笑容,最初的心动。

  我掐了自己一把,狠狠的掐灭了此刻的心思,看着辛夷在外,有些手忙脚乱的擦拭着我留下的湿湿的痕迹。

  这倒让我心中有些不妙,我从水中进来,必定会在最初落地时,留下痕迹。

  如果有心,肯定会发现我最初的脚印,虽然行走了一段,脚印会消失,但这已经是极大的破绽。另外,辛夷的房间自然是干净的,我的湿鞋沾了泥土,也必定会在她的房间留下脚印。

  院子中的脚印倒也罢了,地下城原本就黑暗,何况是夜里,他们还遵循着地面世界的生活规律,夜里休息,也会调整整个地下城的灯光,让属于夜晚的时间变得更加黑暗。所以,那院子里的脚印被发现的概率还算不大。

  可是屋子里,这样想着,我带着一丝焦急的心理看了一眼,果然在辛夷屋子里,洁净的墨色岩石铺成的地面上,有一些脚印的痕迹,特别是辛夷的桌前,我站着翻动她画的画那个地方,一双脚印尤其的明显。

  此时的辛夷忙着擦拭桌面的水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脚印的问题,我心下着急,有心开口提醒一句,可在这个时候,大门处传来了‘吱呀’一声,然后脚步声响起,分明是九儿进入了辛夷的屋子当中,人还未至,声先传来:“思思,我见你房间还亮着灯,所以唐突的先进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还在擦拭的辛夷一下子反应过来,赶紧把桌上的画胡乱的收了一下,然后转身朝着门口的小厅,稍微平静了一下说到:“不妨事,九儿哥哥进来吧。我还没有睡下。”

  得到了辛夷的许可,九儿很快就进入了这间屋中。

  透过帷幕的缝隙,我看见九儿走路已经没有了平日里那种潇洒飘逸,反而脚步略微有些虚浮,显然是有了好几分醉意,但究竟醉到何种地步,我也不好判断,只不过这也大概算一个好消息,一个充斥着酒意的九儿,总比一个清醒的九儿要让人放松一些。

  进入了房间的九儿,先是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又随意的走到窗前,轻轻的推开了窗户,可能到底有些心虚,辛夷随着他的动作转动着身体,目不转睛的看着九儿。

  推开窗户以后,九儿回头望着辛夷,有些抱歉的一笑:“我今日一不小心又酒多了,知道思思不喜酒味,所以开窗透一下气,你不冷吧?”

  辛夷背对着我,我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看她紧了一下身上披着的淡红色袄子,轻声的说到:“不冷。但九儿哥哥这两日,连续的酒醉,总是不好,还盼望你能少喝一些。”

  这是辛夷在关心九儿?我莫名的酸楚,但又作声不得。

  倒是看见九儿身穿淡白色暗纹的长袍,一头长发整齐的梳理在后,额上系着白色的皮毛装饰,长身玉立,英俊不凡的样子,不得不承认,他此时走向辛夷,站在辛夷的对面,真的看起来就是一对璧人。

  “思思说的是,虽然我身为公子,地下城局势又那么复杂,公子争权,我少不得应酬寒暄,喝酒也是节制。但真心是抵不过这两日心情愉悦,所以多喝了两杯。”九儿的语气温柔无比,原本充满了邪魅和沧桑的眼眸,此刻却充满了柔情,如同坚冰融化的溪流,潺潺流动的只是情意。

  没有了淡然,没有了高高在上,有的只是陪着小心的宠溺神情。

  我从来不知道男人也会有这样的眼神,不得不承认九儿对辛夷可能真的是爱到了心里,爱极了那种。

  但我还是控制不住的心酸,连牙根都跟着觉得发酸。

  依旧是看不到辛夷的表情,只能听到她说话,语气虽然轻柔,却没有九儿那种含情脉脉,辛夷只是说到:“九儿哥哥,你不该这样。两天前,你才透支过度,如今这番饮酒,会让长老爷爷们不开心的。”

  “他们不开心无所谓,我只想知道你开不开心?”九儿说话间,伸出了手,看样子是想要抓住辛夷的手。

  辛夷在这个时候,却是很自然的坐下,避开了九儿的手,好像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一般,九儿也只是不以为意的笑笑,而辛夷则是说到:“如果九儿哥哥是为那件事情开心,我反倒是觉得有些惶恐和不安。我已经拖了六长老爷爷,去和其他长老商量,看能不能把这些事情稍许再延迟一些时间。”

  原本九儿的脸上还挂着宠溺而温和的笑意,辛夷如此一说,他的神情立刻变了,有些难过,受伤又愤怒。

  辛夷原本坐下以后,是侧对着他的,在这个时候九儿却是绕行在了辛夷的面前,直直的看着辛夷,我看见他胸膛起伏,喉头不停颤动,情绪激动的像是有很多话要说,但最终却是压制了下来,强忍着颤声说到:“你现在不懂开心无妨,若是我们成亲了以后,我会用许多的情谊来让你开心。可是,你为什么要惶恐和不安?你知道我对你的情谊,这样说会很伤我的心。即便如此,我也相信你是石头,我也能暖了你的心。可你为何要让六长老去延迟婚期?”

  听到九儿的话,我心中的疑惑更重。不是要公开审判吗?怎么又急着结亲?这中间到底是有怎么样的联系?

  却听辛夷说到:“九儿哥哥,我知道你对我的情谊。我对你也是很好的,你在我心里很重要。可我..可我...”

  九儿听见辛夷的话,又变得有几分欣喜起来,但又有些急切,问到:“可你怎么样?”

  从对话中,我感觉的到辛夷并不是在对九儿说假话,心中也是有九儿的位置的,可她怎么样?我躲在被子里,也变得暗暗着急起来,拳头也不自觉的捏紧了,在九儿的追问下,辛夷如同下定了决心一般,咬了咬下唇,说到:“可我感觉不到喜欢的感觉。你们都对我说,我受伤以前,和你情深意重,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是一对原本就定亲的恋人。你对我这么好,我感觉也应该是这样。可是,在我心里,喜欢又不是这样的,反而我对你一直都像是对哥哥一般。之前我说过是如此,你说不急,等我慢慢好了,也就知道是喜欢你的。但如今我还是感觉如此,你便要我成亲,为何不等我好了以后呢?”

  受伤以前?情深意重?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那小时候和我一起长大,跟在我身后的辛夷是什么?这番话说的我都迷糊了,难道眼前这个不是辛夷?不,一定是辛夷,我对辛夷就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就算她再怎么变,我也能知道那是辛夷的!

  只能说明,这地下城的狐族给辛夷编织了好大一个谎言。

  相反,辛夷的话让九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之极,他双手重重的拍在桌上,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颓废,低声的,几乎是用受伤的嘶吼一般的声音说到:“你,难道还在怀疑什么?你不是断断续续想起了一些我和你一起长大的细节吗?你现在为何要如此?我很难过,你知道吗?”

  九儿的情绪有些激动,而目光在涣散间,却渐渐的落在了桌上的那些纸上,他拿起了一张问到:“这是什么?”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九儿其实也蛮悲剧的。流水有意,落花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