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二章 沉痛的惊变

第三十二章 沉痛的惊变

  终究还是被九儿发现了,辛夷并没有轻易的把九儿应付过去。

  也许是醉酒的九儿一心想要问个清楚,也许也是略微有些愧疚的辛夷也有心想要解释。总之,就在这样并不愉快的谈话气氛下,桌子上那些凌乱的画还是被九儿看见了。

  我开始紧张起来,哪里还顾得上之前什么心酸,什么猜测,侧躺的身体也开始绷紧,灵魂力在暗自的调动积蓄。

  一旦九儿翻脸,要对辛夷做些什么,我是不可能就这样冷静的看着的。

  面对九儿的询问,辛夷稍许有些慌乱,伸手想要拿过那些画,却被九儿伸手挡开了。

  我以为接下来辛夷会一心拿回画,而九儿不允,之间可能会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却不想辛夷被九儿一阻拦,索性也不去拿画了,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任由九儿翻看。

  屋中安静,只剩下九儿翻动着那些画的声音,我凭住呼吸,在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事情会朝着怎么样的方向发展。

  片刻之后,这些并不多的画就被九儿翻动完了,他神色阴沉的放下了手中的画,然后看着辛夷。

  反倒在这个时候,辛夷变得平静了许多,也就这样看着九儿。

  “这是第几次了,你总是画这种胡乱的东西?莫非我这个活生生的人,竟然比不过你臆想出来的这些人?”九儿似乎酒醒了一些,语气也变得冷静了许多,但在这份冷静之下,压抑着的是愤怒。但任谁都知道,这种愤怒又要怎么发泄?感情的事情最是强求不得。

  而且从他的话中能够听得出来,这些画并不是辛夷第一次画了,而九儿也并不是第一次发现了。

  九儿的质问,辛夷并没有立即的回答,而是走到了桌前,轻轻整理着被九儿翻得凌乱的画,一边整理着才一边开口:“九儿哥哥,我并没有刻意要把谁看得比你重要。我也不是石头心,感受不到所有的人当中,你对我最好。可是,人是有感觉的,偏偏感觉这种事情是控制不住的。我画的这些其实你并不比在意,就像这两个人古时候的男女,我只是觉得对他们熟悉而已,觉得他们身上有很重要的故事,我必须知道。我时常有些模模糊糊的记忆好像是关于他们的,但在醒来之后又想不真切,也是在焦虑之下,才画下他们的形象,怕有一日真有什么契机,解开这个谜题,而我忘记了。”

  辛夷解释的很温和,或许是因为天狐本身就自带的那种魅力,让她的话语更如同骄阳之下的清泉,能更好的抚慰人心。

  九儿的脸色稍许缓和了一些。

  可是,他今日毕竟有些酒意,也许也是想彻底的解开心中的一些问题,辛夷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让他完全的满意,他伸手在那叠已经被辛夷收拾好的画中又拨弄了一阵,拿出了一张画递到了辛夷面前,说到:“好吧,那对我尚且能够接受你的解释,毕竟你受伤过后,会有什么样后遗症,就连长老也说不清楚。可是,这个人呢?这个被你反反复复描绘最多的人呢?”

  这一次,九儿的询问,让辛夷沉默了。她只是伸手想要拿回那张画,可是九儿却一把收了回去,又仔细的打量着画上的人。

  九儿和辛夷都是侧对着我,通过缝隙,我能够从一定的角度看见,那副画上描绘的不正是少年时的我吗?虽然有些线条凌乱,但不论是我的眉眼也好,身形也好,都栩栩如生。也不知道辛夷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去画的,总之画中的人不仅是形似,就连我的气质和神态都那么的鲜活。

  仿佛就是少年时,那个有一点不知天高地厚,飞扬跋扈,却又带着天真好奇审视着一切的臭小子。

  “怎么不说话了?”看得出来,九儿在极力的隐忍,无奈辛夷的沉默对于他来说是最伤人的利剑,他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期待着辛夷说出一个答案,哪怕是残忍的,也好过现在的沉默,让人脑中无限的猜想,越想越坏。

  看着九儿的样子,辛夷叹息了一声,毕竟还是有着深厚的情谊,待他如兄,也实在不忍这样沉默着来伤害,只得开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反反复复的画他?可是,他就像扎根我心底我最深的一个人,即便不是做梦,即便是在任何时候,我笑着的时候,难过的时候,脑中总有那么一个形象。你说是我想象出来的,可是他的样子我却根本不用想象,就如同有很深的记忆一般,直接就知道他该是什么样子,怎么笑?怎么生气?”

  说话间,辛夷走到了桌前,手在轻轻的抚着一张画,继续的说到:“九儿哥哥,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脑中就是有这么一个人。我也很想知道他是谁?究竟是我想象的,还是真实的存在的。我并不想辜负你的情意,也尽力去相信我们曾经是一对恋人。可你也知道如若感情和感觉都能控制,那也许就已经超脱了这个世间,恐怕只有神仙才能堪破。我不能,即便你们都说我是天狐,是能牵动着掌控着世间情感的人,我也不能。”

  “那你,你是喜欢这个画中的人?”九儿的声音有些颤抖,一张俊脸,也变得惨白,他轻轻的走近了辛夷。

  “啊?”辛夷似乎自己也吃惊的看着九儿,摇摇头说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我只知道他若真的存在,我就想跟着他,在他身后身旁。也说不上要做什么,感觉就是要跟着他,在他身边我才会感觉到安心和满足。”

  听到这句话,我的内心一下子震动了,即便是在如此的环境中,我的眼眶也开始发热。

  无数的记忆涌向我,就像无数的辛夷的样子在走向我,小时候老是有些脏脏的,有一双无辜大眼睛的她,年长一点可以自己收拾,干净了可爱了却木讷的她,长大了少女模样,漂亮沉默显得有些呆滞,冰冷的她。

  每一个她的回忆都是在我身后,一回头就可以看见的位置。

  即便是那么不自然,只要我一回头,就努力的对我笑,看着我的背影,无论是在做什么的我,都会目不转睛的她。

  到了如今这样记忆全失,依旧忘不了想要在我身后跟着我吗?

  我捂住了自己的嘴,怕自己激动时的呼吸发出了什么动静,却只听见九儿惨然的声音:“跟着他?一个摸不到,见不着,如此不真实的人,竟然让你有这种想法?你难道真的就这样无视我吗?这么久了?为你开心,我堂堂九儿公子愿意冒险到地面世界去为你找一朵‘辛夷花’,回来时,因为制约的原因,差点伤到灵魂的本质。因你难过,觉得迷茫的时候,我九儿可以陪在你身边,你不睡我不睡,你不吃喝我不吃喝,直到你愿意和我说一句话为止。”

  “整个地下城的狐族,都知道我九儿喜欢你,爱你,宠着你,也敬着你。曾经无数的非议说我九儿喜欢你,是因为你天狐的身份,只要我们强强联合,我便能够成为地下城中狐族第一个绝对的控制者,凌驾于长老会之上。”

  “可是,后来呢?后来这些声音呢?没有了!因为每个人都不能否定我对你的真心了,知道我是为你痴,为你狂,是真正的喜欢你,爱你。思思,你如何忍心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一个活生生的,这样对你的我,你不愿与我成亲。却对着一个虚无缥缈的人说着你想要跟着他,即便什么也不做,就想要跟着他?”

  不得不说,我接触的九儿野心勃勃,如果不是伤心至极,根本说不出这一番话来。

  就连我也无法去指责这样的九儿,他对辛夷的一片真心,反观我自己,到底又有什么值得辛夷这样对待的?就是那些一起长大的岁月吗?

  我的心中升腾着一种说不出的危机感和愧疚感,可是又弄不清楚自己真实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喜欢吗?爱吗?可是碗碗的存在却一直在提醒着我,此生来生除她之外,不能再有这番神情,否则我和碗碗的一切算什么?

  我的内心也开始痛苦起来。

  九儿却已经站在了辛夷的身旁,他看着辛夷:“思思,你告诉我,我很差劲吗?从小,我就有着九尾的血脉,出生也是顶级的贵族,修行上更是天才,一日千里。莫非,你喜欢俊俏?这画中的人可有我俊俏?我曾经以为自己要风是风,要雨得雨。但如今,我却是得不到一个你?而我输在哪里?输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你脑中臆想出来,根本不知道哪里出色的男人身上!”

  说到这里,九儿再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情绪,把手中那张画着我的画扔到了地上,有狠狠抓起辛夷之前抚着的那张画也狠狠的扔在了地上,一掀桌子,十几张纸张飘飞,统统都落在了地上。

  辛夷之前原本在看着九儿落泪,可是看着这些画被九儿全部弄到了地上,也来不及对九儿解释什么,就开始有些着急的去拣那些画了。

  我的心在疼痛中一惊,我知道事情恐怕要糟糕了。


仐三说:
我觉得写九儿台词的时候,我脑中怎么也挥之不去‘咆哮马’的形象?怎么办?求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