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三章 出手

第三十三章 出手

  有很多事情是可以预见的,可是就像命运,每个人对自己的某一些事情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预感,但不见得就可以阻止。

  就如现在的我,尽管已经笃定了事情就要败露,可在这之前,我依旧没有办法阻止,甚至没有办法有任何的动作。

  毕竟记忆尽失的辛夷能够藏起来我,已经是一件很意料之外的事情了,如果在这个时候我对九儿暴起发难,听刚才九儿一番深情的陈述,辛夷又该如何处理面对?我不想让她为难,只能被动的等待事情怎么发展?

  另外,我还有一丝侥幸的心理,事情可能有转机。

  而在帐外,辛夷慌忙的去拣这些画,更加刺激了九儿,他如同赌气一般的也去抢夺辛夷拣起的那些画,并且撕碎。

  辛夷自然阻止,两人在争夺间,辛夷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九儿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如此?难道如此就可以改变事实吗?”

  却在这个时候,九儿已经看见了地上那个清晰的脚印。

  九儿低着头的沉默,让辛夷疑惑起来,她的目光循着九儿的目光也落在了地上。

  脚印,清晰的脚印。

  这个尺寸,不可能是女人的脚印,只能是男人的脚印。

  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我看着辛夷的侧颜一下子变得苍白,眼神中闪烁着慌乱。

  九儿抬起头来,意味不明的看了辛夷一眼,然后终于停止了抢画撕画的行为,沉默着站了起来,然后回身。

  一回身,自然能看见我留下的一窜脚印,以及一些未干的水滴痕迹。九儿不傻,甚至很聪明,这些水滴能让他联想起一些什么,恐怕很难说?

  我的心跳开始加快,原本松懈了一些身体再次绷紧,灵魂力疯狂的聚集,如果九儿发现了我,在那种情况下,辛夷恐怕也可以理解我动手是必须的。

  在那种情况下,我如果不先发制人的制住九儿,恐怕事情会朝着无比糟糕的境地发展。

  九儿不动声色,只是沿着那个脚印走了一圈,辛夷则站起身来,悄悄的,也是不由自主的后退,竟然退到了床边缘的位置。

  “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人,把你的房间弄得如此肮脏?”终于,九儿又走了回来,停住了脚步,轻描淡写的对辛夷说到。

  “是吗?我根本没发现这件事情。不必计较了吧?到时候,叫人来弄干净就是了。”辛夷还能勉强镇定,语气也同样的不是很在意的样子,转口又说:“九儿哥哥,我们今天晚上的谈话并不愉快。我也不是刻意要去伤你的心,再给我一些时间吧?也许等我想起了一切,我就会好起来的。”

  显然,事情不能再拖延下去,辛夷在下逐客令了。

  可是九儿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顺从的离去?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否则怎么可能我还在是狼汉身份的时候,只是寻找辛夷的下落,他就会不问缘由的要置我于死地?而且下手那么狠毒?

  而且,还是他想招揽我的情况下。至少在辛夷的事情上,他是绝对小气的一个人。

  如果说虚幻的画他还能忍受,如今这个脚印的事情证明着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探查清楚?他怎么会甘心?不出意料的,九儿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反倒是故作轻松的走到了辛夷房间的桌前坐下,看着辛夷像是无意的说到:“思思,你觉得你做了什么,九儿哥哥不会原谅你?”

  “思思困了,九儿哥哥有话明日可以一早来找思思。”辛夷却是下定决心不想与九儿谈下去了,语气自然也有些淡漠强硬起来,毕竟在这里,她是天狐的身份,也不是没有本钱对着九儿强硬一些的,九儿的一些忍耐,就比如说没有强行的做什么,恐怕也是因为这一层身份的原因。

  不过,九儿却不理会辛夷的话,只是自顾自的说到:“思思,就在两天前,擂台之上,你还记得那一切?明明是我敌对的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怎么做的?事实证明,他是有害于地下城的一个身份不明,居心叵测的人,我又是怎么为你在长老面前求情,让长老去找墨城主以及另外的三位城主说情,才让你安然无事的?事后,我可曾提起搏斗场的事情半点?只要你还在我身边,你没有做出什么背叛我的事情,只要事情过去了,我都可以原谅。”

  “思思不懂九儿哥哥话里的意思。但这件事情思思也没有做出什么叛乱的行为,只是心软救了一个人而已。就算不用你的求情,我想...我也不会有事。”辛夷这是第一次真的带着强硬和九儿说话了。

  而且,辛夷说的应该是实话,从当时的事情来看,我狼汉的身份,辛夷心软同情我,救我也是无可厚非,顶多说明她善良。就算,有帮着我的倾向,但所有的人都看见,她的确是不知情我是谁,才会说出一些迷茫的话。

  这些话可以理解我她被我迷惑了?也可以理解我她喜欢我又如何?反正不是什么大事。

  另外,辛夷这个状态,地下城的绝对高层应该有‘捣鬼’,更是知情!所以,她就算反常什么的,地下城的高层也绝对不会处理辛夷。

  “你不领我情?”九儿的神色看不出他的心思。

  “九儿哥哥,你是我哥哥。你和我之间绝对不存在什么背叛。而且天思有自己的自由,不是吗?九儿哥哥,夜已深,不管你我现在是何种情况,你还留在这里,总是不妥的事情。还请早些回去安歇。”辛夷四两拨千斤,依旧很沉稳。

  九儿笑了,然后站起来,一抱拳看似要离去,但在这个时候,我的心中警钟大鸣,与此同时,九儿忽然从口中暴喝出声,那声音带着巨大的冲击力,让辛夷的身体猛然后退,然后愣在当场,接着九儿就速度极快的朝着床边走来。

  这是道家独门的吼功,对于九尾狐这种反常的灵觉出色的妖物,要学习起来自然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吼功的威力可大可小,九儿自然不会对辛夷出重手,但这一下也足够在极短的时间内,遏制辛夷了。

  可能知道时间有限,九儿的速度极快,在出手完的瞬间,就快步的朝着床边走来,辛夷的卧房陈设简单,唯一可以藏人的便是这张帷幕下垂的大床,第一个要找的地方自然是这里。

  我怎么也没有料到九儿会对辛夷出手,在这个时候如何能够再拖延,立刻一个返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我还没有来得及做多余的动作,就看见分明已经呆滞的辛夷动了起来。

  我起来的动作,自然有响声,九儿已经确定了床上有人,伸手就要撩开遮挡在窗前的帷幕。

  却在这个时候,辛夷的手搭上了九儿的肩膀:“九儿哥哥。”

  在喊出这四个字的时候,辛夷的声音变了,变得柔媚无比,却又显得天真深情,顿时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之意。而这声音并不是针对我的,就连我也心神不稳,差点儿冲了出去。

  辛夷这是要做什么?我还来不及反应,九儿却动作一顿,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低呼了一声:“嗯?”,然后下意识的就转头看向了辛夷。

  这个时候的辛夷,脸色微微有些潮红,似乎是吃力的样子,可是表现在脸上的神态之间却是千娇百媚,可也不显轻浮,反倒像是那种纯情天真的女孩子,动情之深才会有的表情,还略带羞涩。

  加上那一看之下,就说不出的绝美容颜衬托,外加恰到好处的娇弱气质配合,哪个男人看了会完全没有一丝心动?

  连我也看得痴了,至于九儿,原本就深爱辛夷,看见这个神态的她,如何还移得开双眼,只是愣愣的看着辛夷。

  在这番变化之下,辛夷只是看着九儿说了三个字:“看着我。”

  九儿的目光就不自觉的对上了辛夷的双眼,而我也跟着看了一眼辛夷的双眼。

  此刻,她的双眼流光溢彩,根本无法形容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状态,如同完全化开的流水,波光点点,饱含着万千的情绪,又带着丝丝的光华,仿佛那水光倒映了房间之中所有的光亮。

  只是一眼,我整个人就有些迷迷糊糊,简直想不起身在何处,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这个时候,万魂花疯狂的摆动,才让我刹那的清醒过来,我一头冷汗,从未见过万魂花如此剧烈的反应,何况这并不是针对我的出手。

  九儿彻底的痴了,整个人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里,盯着辛夷的双眼,嘴唇不停的开合,似乎在喃喃自语,又听不清楚他说些什么?

  这个过程并不长,只是短短的半分钟,九儿就已经变得痴痴呆呆,忽然微笑,继而放声的大笑,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然后整个人快速的后退,坐在了桌前,眼神还是迷茫的状态,叫着‘思思’的名字。

  又好像这些简单的动作,耗尽了他的心神,他身体开始发软,不受控制的朝着地上倒去。

  却在倒下的一瞬间,他好像有了一丝清明,非常伤心的看着辛夷,又是吃力的说到:“你,你,你莫非已经,已经恢复?你,你怎么可以,可以为了一个男人,对付我?”

  辛夷没有答话,我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只是看见刚才那虚幻的笑容又出现在九儿的脸上,他似乎再也无力承受,带着那丝笑容,非常享受一般的闭上了眼睛,然后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