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四章 悲伤

第三十四章 悲伤

  九儿晕倒在了地上,辛夷一下子全身都松懈了下来,看样子她有些耗力过度,在松懈下来以后,竟是有些支撑不住的坐在了凳子上。

  她的神情不再像之前那样惊人的魅惑,却是充满了一种迷茫和哀伤,看着晕倒在地的九儿久久不语。

  我也愣在了床上,对于被发现,我想过很多可能,唯一没想到的可能就是辛夷会对九儿出手,只是为了一个‘陌生’的我。

  毕竟,她现在并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辛夷,在地下城经历了什么,我只能猜测,却无从得知。

  从现实来说,她和九儿才是别人眼中般配的一对,于她自己来说,就算不是,九儿对她好,他们之间也有着深厚的感情。

  为我出手?那简直是逻辑之外的事情。

  我想不到理由,干脆不想,而是掀开了被子和帷幕,从床上走了下来。

  辛夷抬头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彼此的气氛出现了短暂的静默。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从地上拣起了一幅画,在画中的是少年时的我,一个背影,正回头,微微皱眉,带着一些不耐,却又无奈的看着后方。

  曾经,我看辛夷的眼神是这样的吗?

  “你快走吧?我的迷梦术并不熟练。要不了片刻,九儿哥哥该醒了。”就在我看着那幅画的时候,辛夷的开口了,她在提醒着我快些走,她这样出手了,不代表我就安全了。

  “我走了,那你怎么办?”我手上拿着那张画,下意识的问到。九儿醒来会做什么?我很担心。

  却不想,辛夷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低着头,看着九儿,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我:“你说,我为什么一而再的这样做呢?两天前,在搏斗场是如此,今天又是如此?我不认识那个狼汉,也不认识你。可我为什么要一次次的伤九儿哥哥的心呢?”

  辛夷迷茫的样子让我心疼,其实这件事情错不在她,从一切表现的事实来说,她好像已经被颠覆了记忆。

  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走到了她的面前,蹲下来,看着她,小声的问到:“你真的不认识我?”

  辛夷看着我,时而皱眉,时而迷茫,最终摇了摇头,她陷入了情感的自责与愧疚,却又在灵魂深处忘记不了对我的感觉,被拉动着她一切的行动,换做任何人处在这个状态之中都会很难受。

  我不想隐瞒辛夷什么,很干脆的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本能的后退,想要挣脱,我却不给她机会,只是更加用力的握住。

  没有想到,她竟然迷茫了一下,又任由我了,只是忍不住有些挣扎又无奈的说到:“你知道什么?能不能告诉我?你看,就像现在,我不想拒绝你拉着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很简单,因为我现在的样子并不是我,两天前你遇见的狼汉也不是我。”我一句话道出了真相。

  意料之中的,辛夷一下子震惊了,用了很久的时间来消化我这句话,才说到:“你的意思是,你也是狼汉?可不管是狼汉,还是现在,两个样子都不是你?”这句话很绕口,看样子辛夷也是用了很久的时间来组织语言,才说出了这句话。

  我点点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给震惊的辛夷再说出一些真相?

  可辛夷却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反拉住我,急切的问到:“那你告诉我,我们曾经认识吗?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不仅认识,还是一起长大的。你也是狐族吗?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对不起,我在半年多以前受伤过,已经想不起一切了。就模糊的记得以前的岁月,是和九儿哥哥在一起的,可是具体我也想不起来。”

  辛夷越说越着急,我只是呆呆的看着她。虽然已经知道她的记忆乱了,没了,想不起一切了。可是都忘记了吗?忘记了她小时候和我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雷雨夜,抓着一个湿淋淋的破布娃娃,来敲门的样子了吗?

  忘记了,我伙同一群孩子在旁边疯玩,她呆呆的蹲在树下,和小花小草自言自语的样子了吗?

  忘记了熟悉以后,她跟在我身后,不言不语可怜兮兮的样子?也忘记了,我被师父带走的车站,她追着车子,我给她扔下了一个随身带着的阵纹符号的一幕吗?

  很多的很多?即便她还记得对我的感觉,可是那些记忆却不在了。而那些记忆对我来说,很是平常,直到辛夷去了这地下城,直到辛夷忘记了,我才知道多么珍贵。

  我自以为我天塌下来,都流不出眼泪,不过却在辛夷这一刻焦急又痛苦的模样下,不知不觉就红了眼眶,紧紧的握着辛夷的手,头放在她膝盖上,眼泪就这样掉落了好几颗。

  辛夷有些凉的手从我的脸颊滑过,擦干了我的眼泪,我不禁带着希望看着她,她看着指尖的泪水,越发迷茫的说到:“能告诉我吗?为什么会这样,只要是你,我见到了就开心,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你一高兴,我就跟着高兴,你现在流泪,我也想哭?你遇见了危险了,我本能的就想要帮你,就算会伤了九儿哥哥的心,会让族人不开心,我也抗拒不了自己?”

  我没有回答辛夷的问题,一把抹干了眼泪,把手中那张画放在了辛夷的面前,对她说到:“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小子有什么好的?你要念念不忘?其实,到现在,我觉得他一点都不好,他觉得以前的日子里,应该对你再好一些。”

  “你认识他?”辛夷一下子激动了,双手几乎是下意识的用力抓着我:“告诉我,他在哪里?”

  我张口想要告诉辛夷答案,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巨大的不敢面对辛夷的纠结感,在侵蚀着我的心。面对九儿对辛夷的好,我愧疚自卑。面对辛夷,我想起碗碗,又自责难过挣扎。

  偏偏在这个时候,九儿如同有预感一般的哼了一声。

  辛夷脸色一变,松开了我,对我说到:“现在不管你是谁,还是快走吧?九儿哥哥要醒了,在这里住着很多长老和地下城的大人物,一旦闹出事情来,你逃不掉的。”

  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来不及对辛夷细说我们的以前了,我对她说到:“我得到消息,就这几日,你要被审判,然后会对你用刑,是真的吗?”

  “有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啊。我唯一知道的是,从搏斗场的事情以后,我们一族的长老就开始催促我和九儿哥哥完婚,而日子就在这几日。我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拖延这件事情,毕竟和我最亲的长老,也很没有把握。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你说这些?”辛夷很无助,又迷茫的样子。

  我皱紧了眉头,实在想不通这两件事情之间的联系。

  可是时间紧迫,我对辛夷说到:“我不是地下城的人,而我来这地下城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带你走。你如果愿意,想办法联系我,我就住在这青龙城的XX地方的XX客栈。而你想要问的问题,我来不及细说了,我只能告诉你,你的过去绝对不是你的族人告诉你的那样。你的名字也不叫天思,你叫辛夷。”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最后,我也没有办法在这一刻坦然的对辛夷说出我的身份,那种很害怕面对的感觉,因为我连带她走的立场我都不明白。她是狐族,是天狐。在她身边,有一个倾慕她的男子,对她掏心掏肺的好,又是那么和她匹配的九尾狐。而且,还有她的族人。

  “辛夷?”可是辛夷却不知道我心中所想,只是喃喃的念叨着这个名字,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我却不能再耽误了,站起来,深深的看了辛夷一眼,对她说到:“不管你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然后因为这个选择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和我的立场又会因为这个未来变得多么不同,但你记住,我今天在这里只说一句,我永远都不会对你出手,永远。即便在那个时候会背弃我的信仰和守护。”

  我的这一句话,却莫名的让辛夷落泪了,她抬头看着我说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可是,你和我为什么要对立,而且要到彼此动手的地步?”

  她这一句话,让我想起了很多,久远的聂焰和碗碗,如今的我和辛夷。

  “因为命运。”我转身朝着房间之外走去,只是这样简单的对辛夷解释了一句,然后望着她的容颜,对她说到:“我不知道九儿醒来以后,会发生什么?但你答应我,你一定要保护好你自己。否则,这地下城就会因为我而乱了。”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九儿,九儿哥哥他到底不会对我计较。只要他不知道你是谁,一切都会没事。”辛夷稍许犹豫了一下,这样对我说到。

  我点点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心情,走出了辛夷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