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五章 还愿(上)

第三十五章 还愿(上)

  九儿被辛夷暂时制住了,所以我离开这栋宅子很顺利,连一丝惊险都没有。

  在宵禁的情况下,从第七街区回到我原本所在的客栈,却是花费了一些时间。

  一来一回,耽误的时间不少,如果按照地面世界的时间来算,已经是凌晨4,5点的样子。

  回到了房间,夜朗仍旧还在睡着,也不知道在睡梦中想起了什么,他紧皱着眉头,握着小拳头,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接着又舒展开了眉头,迷迷糊糊的喃喃自语,不知道在嘀咕一些什么?

  孩子总是可爱的,看着夜朗,我总是会想起那个给予了我全部信任的孩子——怜生,如今世间肯定没有了他存在的半点痕迹,虽然他所化的万魂花与我同在,不代表我没有遗憾。

  同样也是阴暗的地下,鬼城连地下城都不如,我曾经想要带着怜生看看这个世界的,带他走很多地方,这个愿望却是不可能实现。

  我必须承认,对于夜朗和夜秀俩兄妹,我倾注的感情,除了有夜啸的关系,也有一些对怜生遗憾的弥补。

  而万魂花似乎能感觉到我这种情绪的波动,竟然也释放出断断续续,不甚清晰的悲伤之意,让我有些恍惚,感觉好像怜生在倾诉和表达。

  就这样发了一会儿呆,我这才捏了捏夜朗的小脸,换下了身上还有些潮湿的夜行衣。

  不管是怎么样的分散注意力,我还是难以抹去从辛夷那里回来那种复杂又悲伤的心情,如同一场自我审判,好像在背叛我对碗碗的感情,又如同一次自我否定,在九儿面前,我的感情好像愧对辛夷,也无法相提并论的痛苦。

  偏偏就是到现在,我还无法面对我对辛夷的感情,想起曾经,好像就一直是本能的逃避,从灵魂里开始的逃避。

  我红着眼,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疲惫走出了房门,叫来了睡眼惺忪的店小二,买来了一些酒水。

  毕竟是宵禁,这样买酒的行为,店小二好像也见怪不怪,而我拿了酒水,回到房间,搬过了椅子,一脚踢开了房中的窗户,看着地下城那永远暗沉的,偶尔会漂浮着发光袍子的夜空,狠狠的灌了一口酒。

  地下城劣质的酒入喉,带来的感觉并不好,可是心里却觉得狠狠的释放。我仿佛回到了前生那种醉酒的日子,好像能体会那种逃避不想面对的心情。

  酒喝得很快,那种醉意也很快就能把人带入释放的情绪中,原本就疲惫,加上醉意上涌,我就连自己什么时候沉沉的睡去都不知道。

  第二天,是夜朗叫醒的我。

  这个孩子已经醒来了不知道多久,懂事的自己穿衣洗漱完毕,老老实实的在房中坐了很久,也等了很久,才犹豫再三的叫醒我。

  “你喝醉了,叶大哥。”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的是他严肃的小脸。

  我抹了一把脸,带着几分笑意,捏了捏他的脸,他却很严肃的拨开我的手,一副认真的样子对我说到:“叶大哥,你不能这样醉酒。我们都在危险的环境中,我现在又没有本事,还需要你来保护。”

  这小子太机灵了,我自愧不如的摇摇头,把他从我的腿上抱下来,看见屋中准备了一盆凉水,就干脆的走过去,埋头痛快的洗了个冷水脸,劣质的酒水容易上头,凉水带来的清凉却正好可以缓解一些症状。

  我擦着脸,夜朗如同一个小大人似的跟在我身旁,在我放下帕子的时候,又给我递来一杯热水,还加了一些奢侈的白糖。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温热的糖水恰到好处的能够抚慰我闷闷的胸口,我看着夜朗严肃的样子笑,又捏捏他脸,一口喝光了糖水,问到:“你准备的?”

  “叫店小二送来就是了。”夜朗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然后皱着眉头问我:“叶大哥,我刚才的话你是不是听进去了?”

  “臭小子,你还教训起我来了?”我忍不住笑了,其实这小子小大人的模样,倒很是可爱的。

  “才不是!而是我们应该小心翼翼的注意安全,然后在这种情况下,才要想想需要做什么事情,暗中的探听一些消息,再慢慢谋划。你这样醉酒,我很没有安全感。”夜朗一本正经。

  “哈哈哈,还挺有计划的!是急着要找那个人报仇吗?”我大笑了几声,随口夸了一句夜朗,其实心中却是佩服这小子的,至少我在他这个年纪,只知道傻玩,哪里会想那么多细节上的事情,而且还颇有计划性。当然,好笑的是,这小子竟然一本正经的跟我说没有安全感。

  “才没有,报仇是一定的。也不需要着急,这一次不成也没有关系。反正,总是会做到的。叶大哥,我是不想你有事情,你是我大哥的大哥,而我,而我已经没有大哥了。”夜朗的声音越说越小声,在这个时候,我才感觉他真的还是一个孩子。

  而他的话也让我微微有些心疼。原来,我醉酒这个严肃的小家伙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我啊?

  看着他这个样子,我一把牵起了他的手,轻轻的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说到:“谁说不急的?走,我们现在就出发。”

  夜朗被我这一出给搞懵了,忍不住拉着我,不肯走的样子,问到:“不是,叶大哥,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看他记得满脸通红的样子,我认真的对他说到:“第一,吃早饭。第二,吃饱了早饭好办事。叶大哥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地下城耽误,所以在有一件大事发生之前,我先帮你把这件小事做了,告慰你大哥的在天之灵。”

  夜朗一听,瞪圆了原本就大的眼睛,有些结结巴巴的问到:“叶大哥,会不会太莽撞了?这样就去找那个禽兽?”

  “不然呢?你呼呼睡觉的时候,我可是悄悄办了很多事情的。”我拍了一下夜朗,然后认真的看着他说到:“相信我吗?相信你叶大哥吗?只要你相信我,那跟着我走便是了。”

  夜朗看着我的眼睛,沉默了很久,这才重重的点头说到:“那走吧。怕死我夜朗就不是好汉。而且我早就看透你了,我大睡是为了养精蓄锐。”

  这小子眼中明明是充满了感动,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多少有些别扭的感觉,我也不理会这要面子的小子,拉着他就走出了客栈的大门。这里是张老板的产业,如果辛夷真的想要联系我,我是一定会收到消息的。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有些忐忑,有点害怕知道辛夷答案的感觉。如果她选择不要自己的感觉,而跟从现实留在地下城呢?那么,我也只能遵从自己的那句承诺,不管世事如何变化,永远也不会对她出手。

  只是这样想着,我的心中难免充满了悲伤,早饭也吃的有些心不在焉。

  “叶大哥,那么好的早饭,你为什么不喜欢吃?”显然,我的这番心不在焉被夜朗解读成了另外一番意思。

  早饭也的确不错,单指地下城的话,有米面馒头,还有几个鸡蛋,外加一碟拌肉,最难得的是,还有一碗粥。确切的说,应该是米汤,毕竟稀疏的能够照出人的影子了。

  这种等级的早饭,若是张老板没有特殊的悄悄照顾,我相信这个客栈打死也不会用这么便宜的价钱拿出来给我们吃。

  这应该是张老板在用这一种特殊的方式告诉我,他已经在看着这一场行动了吧?

  我随意的对着夜朗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并大口咬了一口馒头,夜朗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抬头看着我,问到:“叶大哥,碗碗是谁?辛夷是谁?”

  夜朗的这一番问话,非常的突然,我根本来不及反应,馒头还没有咽下去,反而被呛的连声咳嗽。

  好不容易涨红着一张脸,咳嗽完了,我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小孩子不懂不要乱说话。”

  “你自己喝醉了酒,一直就在喊着这两个名字!不要以为我不懂,分明就是想女人了。但我大哥活着的时候,虽然花心,但每次喝醉念叨的只有一个名字,下次才会再换。你这个,一次念两个女人的名字,真不害臊。”夜朗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我也恶狠狠的瞪了这小子一眼,夜啸每次念的都是欢场女子的代号,而且原因都是因为没有占到便宜,能是一回事情吗?而夜朗却依旧是摇头晃脑,对我一副鄙视的样子。

  我也再懒得理他,三两口的陪着他吃完早饭,便牵着他的手走出了客栈。

  此时,已经快要接近中午11点的光景了,宵禁早已经取消,街上又重新开始热闹了起来。

  我带着他东走西转,看似没有什么规矩,却是已经接近了青龙城西边的一个区域,也是我这次目标的所在,就是夜朗口中的禽兽,夜家母子几人念念不忘的屈辱。

  “你行吗?路都不认识的,在乱走吧?”显然夜朗已经被绕晕了,越来也没有信息。

  我却眯着眼睛,看着前方不远处的赭色外墙,对夜朗的说到:“你要找的人,应该就住在这里。”



仐三 说:
这一章小过度,顺便让夜朗的形象再立体一些。下几章会有点小小高潮,外加揭秘一些夜家姐弟。明天有点事,明天动用一天假期。提前给大家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