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六章 闯入

第三十六章 闯入

  夜朗机灵聪明,自然知道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抓着我的小手,一下子变得非常用力,原本干燥的手心也一下子变得湿漉漉的。

  他没有看我,也没有开口问我什么?小脸蛋只是看着前方,没有什么表情,眼神也变得空洞而呆滞。

  可他的手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情。

  我没有多言,此刻这早熟的小子心情一定很复杂。恨,是一定有的,但偏偏那个他口中的禽兽又是他的父亲,矛盾之下肯定会更加的难过,而面对这种难过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多问。

  我沉默的牵着夜朗继续前进。

  确切的说,这处有着赭色外墙的住处并不是夜朗父亲所住的地方,而是他‘办公’所在的地方。

  如今夜朗父亲的身份是一个区府的执事主管,说简单点就相当于是这个区府的文士总管。负责为区府出谋划策之类的‘参谋长’一类的角色。

  地下城重武轻文,可偏偏这执事主管却是肥缺,没有任何的危险,就比如不用深入地下打探冒险(地下的世界并不是地面上人所想象的那么平静),也不用去抓捕什么危险分子,平日里又落得清闲,还因为职位的原因和手握大权的区府走得较近,除了俸禄以外,油水不少。

  一般没有背景的人哪里会轻易的得到这个职位?

  而夜朗父亲的背景是什么?自然是他抛弃妻子娶来的权贵老婆。

  对于他老婆的身份我没有过多的打听,只知道是住在三街区的人物,已经算一个大贵族的家庭才能居住在那里了。

  我本来就要离开地下城,不想牵扯太多,所以也不太在乎他老婆的家族究竟有怎么样的能量。我的目标只是夜朗的父亲,曾经的名字叫夜毅,如今已经有了贵族的身份,自然更名叫做了狼毅。

  这些信息都是昨晚我通过那个巡逻的小队打听来的消息,如果可以选择,我自然不会在防范严密的第三街区动手,反而是这个狼毅办事的地方,在这青龙城的地面,又是文官办事的地方,相对来说,反而没那么严密,是一个比较好动手的地方。

  而平日里,狼毅只会上午在这个办公之处呆着,这就是我一醒来,就牵着夜朗来这里的原因。

  在刻意的避过了一对巡逻小队以后,我牵着夜朗已经来到了这处建筑的门前,在这个时候,我才停下,我没有看夜朗,只是问了他一句:“你已经决定了吗?”

  夜朗看着我,面色复杂的点点头,我得到他的答案以后,牵着他举步就要往里走,夜朗却又拉了我一下,我这才转头看着他,却见他一脸的犹豫和挣扎,忽然小声的问我:“叶大哥,我很他,可是我这样做,对吗?”

  我明白夜朗的挣扎,毕竟是他父亲,在地下城伦常的观念也很重,他毕竟年纪还小,在这种关头,他的心里还不足以承受真正要面对的一刻。

  “在我看来,生而不养,已经不配为父。更何况,他的行径早已经抛弃了父子伦常之情。我只是替你大哥来讨回公道。你若过不了心里的这一关,现在可以回去。”我对夜朗说话的语气平静,但也只是阐述我的观点和立场,具体的选择还在夜朗自己。

  听到我的答案,夜朗的神情忽然坚定了起来,对我说到:“叶大哥,我已经做好决定了,你带我进去吧。”

  我点点头,沉默的走上了台阶,推开了那一扇虚掩的黑色铁门。

  我对夜朗这一问,并非多余,我只是希望他的一生不要出现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希望他每做一件事情都是自己考虑后的决定,这样他才不会有心结,而在以后的人生路上也不会因为情绪冲动而做出错误的决定。

  毕竟,他的体质注定了他不会平凡。

  铁门之中很是安静,毕竟是文职人员办公的地方,站在门口,只能看见行色匆匆的文职人员好像很忙碌的样子,想来也是因为最近的青龙城风雨欲来,让这些平日里清闲的文官也忙碌了起来,并没有人注意到牵着一个小孩的我。

  倒是在大门处,有着门卫。

  就在我牵着夜朗静静观察这里的环境时,那两个躲在门口小屋内可能是在喝酒吃肉的门卫终于走了出来。

  我看了他们一眼,虽是门卫,也是有着贵民,甚至是贵民之中比较强悍的实力,我没有理会,继续看着这里的环境,像一个四合院,但是比四合院多了一重院子在其后,如果不出意外,主管这里的狼毅应该就在后面那一重院子。

  地形并不复杂,但若想毫无惊动的在这里带走狼毅也并不现实,更何况有没有暗道后门之内的我并不知道,这就意味着我的动作要快。

  “干什么的?这里是区府的参事院,闲杂人等不许乱闯。”看我无视他们,其中一个门卫已经开始呼喝。

  而另外一个门卫却是大步的走上前来,口中却是喊到:“闯入参事院这种地方,还是先逮住来问了再说。如今的青龙城可不太平。”

  我看着这两个门卫,并没有言语,而是松开了夜朗的手,拍拍他的脑袋,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你想跑吗?”那个说要逮住我们的门卫加快了脚步,我不理他,只是一个用力,关上了两扇铁门,并把那沉重的门闩给放了上去。

  这番异样的举动终于引起了两个门卫的注意,他们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个拔出了手中的刀子,警惕的对着我和夜朗,另外一个却是拿起了手中那个阵纹盘,我自然认得是那种联系的阵纹盘,看样子是我的异样让他第一时间想要联系什么人,或者取得救援。

  我并不慌忙,而是看了夜朗一眼,说到:“等我片刻。”

  夜朗虽然一脸的紧张,却是捏着拳头,强作镇静的对我点点头,我冲着他温和的一笑,让他宽心。接着,下一刻,风之阵纹便启动了,瞬间就冲到了两个门卫的身前,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下,我首先夺过了那个阵纹盘,一脚踩碎。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想要攻击我,可是我一个反肘,我身后那个冲向我的门卫就静静的倒地了,而我面前这个,只是一拳打在了他的面门上,便也倒在了地上。

  看似轻松,我却是洞开了一半以上的力之阵纹,身上已经浮现出淡淡的红色纹身,为的只是速战速决。

  两个门卫,不到5秒的时候,便已经解决,我看了一下周围,在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注意到我已经打倒了两个门卫。

  我也不耽误时间,抓起两个门卫的脚,就把他们拖进了那间应该是门卫室的小屋,然后这才拍拍手,走出来,背起了一脸呆滞的夜朗,对他说到:“等一下,不论什么情况,都抱住我的脖子,不要从我背上落下来。”

  带着一个小孩战斗,的确是不方便,而且这些文官不能小瞧,至少在这里我感应到了起码三股以上属于贵族的气息。我自然不怕贵族,但也不可能像打倒门卫那么轻松,所以也就无暇随时的去盯着夜朗。

  夜朗乖巧的‘嗯’了一声,我大步的朝着院子之中走去,夜朗忽然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到:“叶大哥,你好厉害。我看见他们挂着青铜的身份铭牌,他们是贵民,是大人啊。你两拳就打死了他们。”

  说话间,夜朗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我低声问到:“你害怕吗?”

  “不,不怕!我是觉得激动,我要成为叶大哥这样的人。”夜朗的答案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他以为我打死了人,却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我的眉头微微一皱,这时已经有一个行色匆匆的文官注意到了我,喝到:“参事院重地不得乱闯,特别是这几日。你怎么进来的,是...”那个文官义正词严的样子,我却懒得与他啰嗦,如风般的冲了过去,一脚就踢在了他的胸腹间。

  他闷哼一声,撞倒了柱子,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指着我想说些什么,我却走到了他的面前,对着他的后脑就是一掌,他的话就全部憋到了口中,昏了过去。

  这番在走廊上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好些人,有好几个看到这一幕的文官停下了脚步,而有机灵的,则朝着正中的两间房间跑去,那里正是我感觉到有贵族气息散发出来的房间。

  我静静的站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和脖子,我语气严肃的对夜朗说到:“从门卫到刚才这个人,我都没有打死他们,他们都只是晕了过去。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我不会随便杀人。你要明白,有了力量之后,也要约束自己,杀戮从来都是最后的选择,明白吗?”

  夜朗之前的兴奋,让我的心中起了淡淡的不安。

  我非常怕我的行为,会给了他错误的引导,这番话我必须要给他说明,我怕这种注定会拥有力量的孩子偏激,那会是非常可怕的后果。

  夜朗懂事的对着我说了一句明白了。

  而在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文官聚集了起来,都警惕的看着我,从正中的房间走出了一个显然是贵族的妖人。

  我也不再等待和犹豫了,身上的阵纹全开,朝着人群冲了过去。


仐三说:
心绪受了点影响。平静了好些时候,再开始写。没关系,我写我的,我非常喜欢大家讨论剧情,认可不认可的,我都很开心。至于其它的,我还会再淡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