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七章 还愿(下)

第三十七章 还愿(下)

  这一场战斗,与其说我是在战斗,不如说我是在发泄。

  发泄这些天来在地下城所遭遇的一切,夜啸的死,辛夷的失忆,自我逃避的感情,沉重的责任...这些压抑在我心底太久了,我也需要一个情绪的出口,否则我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的继续沉默前行?

  在曾经我很‘弱小’的时候,以为有了力量,我就能挣脱枷锁,不再处处受着压制。

  到如今,我有了力量,我才明白力量越大,责任越大,反而需要压抑更多的事情,甚至连倒下和疲惫的权力都没有,只能硬生生的承担和接受。

  而英雄和普通之间的区别是什么?我终于明白了,很简单的一个差别,那就是一直坚持扛起了自己责任,好好完成它的的,就是英雄,无论事情的大小。

  逃避卸下了自己责任,或者只是敷衍着过的,也就注定了普通。

  我很想当一个普通人,可我终究放不下啊。所以,只能忍受着痛苦的洗礼...所以,只能承受着如山一般的沉重!

  在这种发泄般的情绪下,我并没有保留什么实力,全开的阵纹,汹涌的灵魂力,如同一头饿虎一样的战斗,为的也只是速战速决。

  可莫名的,在这种情绪下,我的心却很清醒,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明白自己是如何的状态,该怎么样去面对。

  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倒地了一地的昏迷者。

  鲜血也从我的拳头流下,但并不是我的,而是这些倒下的文官的。

  我的身体很热,血红的纹身终于从我的身体蔓延到了我的脖子,我心跳很快,呼吸也开始变得大声,我从来不知道战斗原来也能让我内心平静。

  ‘呼’,我长舒了一口气,闭眼感应了一下,这个院子中已经没有别人了,我把夜朗从背上放下来,随意的擦拭了一下拳头上的血迹,重新牵住了他的手,对他说到:“走吧,马上就可以见到你要找的人了。”

  而夜朗一张小脸涨的通红,握着我的小手忍不住的颤抖,喃喃自语的说到:“叶大哥,你把他们都打昏迷了吗?”

  “嗯,有些事情可以简单处理的。”我牵着夜朗大步的前行,却从内心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会给夜朗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对于这个孩子,我的感觉总是很奇异,他承载着我对夜啸的遗憾,也承载着我对怜生的遗憾,虽然我只是‘拣到’了他们姐弟一天,他和夜秀已经在我内心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容不得人伤害,也容不得自己抛弃。

  不过,我不担心夜秀,我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的沉稳与善良。

  我只担心夜啸,才有这种奇异的感觉,他特殊的体质,又像一把危险的武器,从小的经历,又让他心性多少有些压抑偏激,我总是怕对他的影响,让他错误的理解,最终走偏了路。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是我大哥的大哥了,你就是一个英雄。”夜朗没有理会我的话,也不知道我心中所想,而是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

  我有些恍惚,曾经的夜啸也说过这样的话,但为什么夜朗说出来给我的感觉那么不同?我想,如果日后有空,我必须亲自而郑重的告诉夜朗,什么是真正的英雄?英雄不是力量的强大,而是内心的强大和善良。如果一个连善良都不敢的人,也没有资格称为英雄。

  就在这样简短的对话间,我牵着夜朗已经来到了后院。

  相比于偌大的前院,后院小了很多,就如同前院两间房间的大小,只是多了一个院子。

  在后院之中,只有唯一的一个气息,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狼毅了。

  但我已经不用去找他,因为当我踏入后院的一刻,我就看见了一个身穿地下城文官特有的灰色长袍的人,站在了院中。此刻,正用一副认命的表情看着我。

  而夜朗看见他的第一刻,就捏的我手都有些微微作疼,可见他瞬间用了多么大的力气。

  在下一刻,夜朗已经松开了我的手,像一只受伤的小狼一般低低的咆哮了一声,然后冲了出去,恶狠狠的扑向了那个人,又踢又打又咬。

  我没有阻止夜朗,我知道他此刻的悲伤,被抛弃,被冷落,到最后唯一的大哥倒下,他还要承受所谓父亲的背叛。

  对的,是一种背叛吧,最脆弱的时候,没有半丝怜惜,反而狠狠踩在心上的一脚,不是背叛,是什么?

  那个穿着灰袍的男人,任由夜朗在他身上发泄,只是有些畏惧的看着我,看得出来对于夜朗的发泄,他心中是不耐烦且不屑的,如果不是出于我站在这里,他恐怕早就会推开夜朗了。

  我对于这种眼神连生气的欲望都没有了,只是好奇,做为一个父亲,他如何能对自己的小儿子冷漠到如此的地步?难道多年来的错,不足以让他有半丝愧疚吗?

  终于,我走上了前去,拉住了像小狼一般的夜朗,低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孩子已经泪流满面了,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我看了一下,是他咬破了狼毅的手臂,鲜血沾染在了他的唇上。

  我无言的擦去了他的眼泪,也擦去了他嘴角的鲜血,可他的喉咙里还发着‘嗬嗬’的声音,从脖子到额头都鼓胀着青筋,显然还在巨大的愤怒和伤心当中。

  我拍了拍夜朗的背,为他顺了几下气,他这才缓了过来。

  这时,他也不看狼毅,而是看着我,撇撇嘴,那样子很想大哭,我揉了揉他的头,他倔强的咬着下唇,估计是不想自己在狼毅面前悲伤,我很干脆的把他一把搂了过来,让他靠在我的身边。

  “你在这里等着?”我看着狼毅,问出了第一句话,我的确很好奇,猜测了很多可能,就没有想过他会如此镇定的站在院中等着我。

  这个男人有着和夜啸八分相似的容颜,只是在细节处有些不同,就是这些不同,让夜啸显得粗犷,而这个狼毅却显得文质彬彬,清秀白皙,算得上一个英俊的妖人,怪不得在青龙城会有贵族的女妖人看上他。

  “对,我在这里等着,为自己换取一个活命和了断的机会。”狼毅开口了,声音清朗,倒颇有几分气质,也算是有些魅力。

  “你如何知道,是冲着你来的?”我忽然觉得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自然也越发的好奇起来。

  “我听见了前院的响动,知道这里出事了,而敢于闯入这里的人肯定是有几分本事和把握,如果冲着我来的,我跑不掉。另外,我也并不知道是冲着我来的,我只是猜测。因为我亏心事做得多了,冲着我来的几率也就更大了一些。”狼毅的神情还算镇定,分析的也合情合理。

  我觉得很奇妙。

  往往在任何的作品之中,坏蛋都会以为自己做的是对的,很少承认自己的坏和亏欠,都是在最后一刻醒悟时,才会认错。原来,这世间也有如此清醒的知道自己做了不少亏心事的人啊,那到底又是什么心理?

  可惜,我这一生都无法体会了,只能开口说到:“你原来也知道自己做了亏心事?那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活命?你要了断又要了断什么?”

  “我不傻,自然知道自己的所为。可惜,在这世间,有些时候明知是错,也抵不过自己心中想要的欲望,那能怎么办?顺从了还能让自己舒服。”狼毅回答的很直接,有一种真小人豁出去的感觉。

  我冷笑了一声,不屑的看着他。

  好像对于这种眼神已经习惯了,狼毅并没有不坦然,而是继续说到:“我原本也没有活命的把握。所以,你们走进来的时候,我一直躲在门后,想着要怎么逃跑?可是,当我看着你牵着他进来的时候,我知道我有了活命的把握。甚至还可以了断,了断曾经在那个寨子里的一切,也了断我在我儿子夜啸死后的所为。”

  听着狼毅那理所当然的话,我怒极反笑,他想了断?我一个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冷声的说到:“你口中的我牵着的他是谁?你指的夜朗吗?死去的夜啸你是出于愧疚叫一声儿子吗?活着的他不是儿子,是筹码,对吗?之前我还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对夜朗有那样的眼神,为什么一丝内疚都没有?原来,他只是筹码?”

  或许,是我抓的太紧,狼毅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可是他却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对,他就是筹码!我当然会有愧疚,但只能对我的儿子,不是他。”

  这句话狼毅说的十分艰难,可是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愤怒和豁出去的疯狂。

  显然,他的话让夜朗更加的受伤,夜朗紧紧的抓住我的腰带,一下子又变得激动起来,他的喉咙发出了‘咕噜’的声音,显然是有许多话想说,却太急切的说不出来。

  我知道那些话,是他妈妈,他姐姐,他大哥,包括他的委屈和愤怒。

  可我,却从狼毅的话中读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