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八章 秘密

第三十八章 秘密

  我渐渐松开了抓住狼毅衣领的手,只对自己的儿子愧疚?莫非就是说夜朗不是他的儿子?

  我的脑中浮现出夜姨谨小慎微的脸,若是告诉我夜朗和夜秀是夜姨背着狼毅,不守妇道所生的孩子,这种荒谬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可是狼毅这种习惯了钻营,攀爬,明哲保身的小人如何又会用这么幼稚的一个谎言来当做保命的筹码?并口口声声声称这是一个秘密呢?

  被我松开以后,狼毅摸着自己的脖子在大口的喘息。

  夜朗脸色不忿,我只能轻轻的拍着他的背,以示安抚。

  “果然,和聪明人说话不用多费唇舌。有些秘密压在我心底已经很久了,我对谁都没有说。如今,我是被逼迫了,说出去了反而一身轻松。从此以后,那就不再是我的秘密了!我只求能够活命。”在喘息稍微平顺以后,狼毅开口说到。

  他自然已经知道我已经意动了,当然要把握机会说服我。

  我不想耽误的太久,一把扯过狼毅,对他说到:“偌大的参事院,可有别的方式可以出去?”

  “有一道后门。”狼毅知道此刻说谎可能只会为他换来皮肉之苦。

  我不再啰嗦,背起夜朗,拉着狼毅,便说到:“你指路,最好配合一些。你若不想活命,尽管可以弄一些小动作。不过聪明如你,也应该明白,或许你把事情闹大了,会给我带来无尽的麻烦,可在这些麻烦到来之前,我要杀掉你,轻而易举。”

  狼毅沉着脸,没有反驳,他知道我说的也是实话。

  参事院的后门就在狼毅所在的后院,没有什么波折的,我们就从这后门走了出去。

  这里被我大闹一场,自然是瞒不住的,不过就凭这些被打昏的人想要把事情捅出去,最少也得半个时辰以后,到青龙城的那些人要找到我所在的地方,那就不知道需要多久了。

  我有足够的时间把这件事情办了,我也不怕什么身份泄露,毕竟在这地下城我逗留不了多久了,他们要查出我就是曾经的狼汉,恐怕也要费一些周折,找到我更是不易,无论如何时间已经充足了。

  狼毅被我带到了我所在的客栈,在路上我自然是买了一个黑色的斗篷,让狼毅披上,在人来人往的客栈,没有人知道我已经把参事院的主管带到了这里。

  进入房间以后,我扯下了自己的黑色斗篷,对着夜朗使了一个眼色。

  夜朗的神色悲愤,但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小心的从床上抱来了一个罐子,端端正正的摆在桌上,然后忿忿的看着狼毅。

  我看了一眼狼毅,他不懂我们究竟要做什么?神色开始惶恐不安,我却走到他的背后,一脚踢在他的腿上,他顺势就跪在了桌前。

  在这个时候,夜朗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泪水从他通红的眼眶之中滑落,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也是夜啸一直以来的心愿,想让这个无情的父亲在他们面前跪下,亲口为他对他们母子所做的一切道歉。

  狼毅却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只是有些惶恐不安的跪着,不敢站起来,也不明白我这样做的意义。他虽然有保命的筹码,可是我至始至终也没有对他承诺过我需要这个筹码,然后留住他的性命,只是把他带走了而已。

  我也不理会他,只是走到了桌前,手轻轻的放在了那个罐子上,沉默了一阵,才开口对狼毅说到:“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你的儿子夜啸的骨灰。原本,他也许可以在寨子里的祖坟里安息,可是因为你,我不得不一把火烧了自己兄弟的尸骨。你这个父亲果然很好,在他年少时抛弃他,在他死后为了明哲保身不惜这样对待他。”

  听着我的话语,狼毅的神色复杂,有一丝愧疚,更多的却是害怕,他瑟缩着,不敢抬头,我每说一句,他就颤抖的厉害,战战兢兢的开口说到:“我知道我对不起啸儿。可是,我也不是有心要在啸儿死后这样做。他,他惹的事情太大了啊。你若是啸儿的朋友,应该知道那件事情几乎捅破了天去。”

  “我,我也不是完全为了我自己。我也是被妻子的娘家逼迫。他们怕这件事情不仅是连累我自己,更要连累他们家族。”

  狼毅试图解释,却被夜朗冲上去,狠狠推了一把,他皱着眉头,小脸上全是愤怒,喊到:“你是男人不是?当初你抛妻弃子也是别人逼迫你来着?如今,我大哥死了,你倒说是别人逼你了,你若有点骨气,念着你是他的父亲,你不这样做,你至少也算还了当初的一些债。”

  狼毅并不说话,只是颤抖的更加厉害,抬头看我:“莫不是要我赔命?我之前就说过有一个秘密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我沉默的看着狼毅祈求的脸,他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一个激动之下,一把扯过在他面前的夜朗,大声的说到:“我知道你是啸儿的兄弟,你肯定也很在意夜朗对不对?我要说的秘密就是关系到夜朗和夜秀的。我保证在这地下城,除了我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没人知道。你肯定也很在乎夜朗的,是不是?这个秘密对他也是很重要的。”

  “你放开我。”夜朗的挣扎着,脸上的愤怒更重,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他的父亲还要用所谓他的秘密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我早就已经知道狼毅的秘密就是夜朗夜秀的,之前他一口一个筹码也说的足够清楚,我沉声的说到:“你放开夜朗。先给夜啸磕头道歉吧!我这个兄弟身前最大的愿望便是有一日能够混出一点儿名堂,然后扬眉吐气的站在你面前,让你亲自对着他磕头认错,承认你当年抛妻弃子,禽兽不如。”

  狼毅听见了我的话,放开了夜朗,然后看着我说到:“啸儿当真是如此说?”

  夜朗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屑的看了狼毅一眼,‘呸’了一声,然后站到了我的身后,而狼毅却不管不顾的对着夜啸的骨灰罐开始磕头,一边磕头一边不停的认错,话里无非就是各种悔恨。

  我无言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夜啸的在天之灵有没有感觉到一丝宽慰,我只能做到如此的程度,对于狼毅这种小人,要让他从内心觉得自己错了,是根本不可能的。能让他有如此一番做作,也是我仅仅能够办到的了。

  就是如此,狼毅不知道对着夜啸的骨灰罐磕了多少个头,直到额头都隐隐的渗出了鲜血,站在我身后的夜朗才大喊了一声:“够了!”

  狼毅并不听夜朗的,而是看着我,我点点头,他这才停止了磕头,有些畏惧的看着我,不知道下一刻又要如何?

  而夜朗却是看着狼毅说到:“你欠大哥的,如今便是便宜了你。可你欠我妈妈和我姐姐的了?”

  狼毅看着夜朗,神色之间分明就是厌烦,难得他却是有骨气的说了一句:“你们家,我只欠啸儿的,也是逼不得已。至于你妈妈,还有你们两个,我什么也不欠。”

  “你...”夜朗再次被狼毅激得愤怒无比。

  狼毅却是冷笑了一声说到:“你们都不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欠你们的?而你们的妈妈从怀上你们那一刻开始,我也就算对她恩情了却,不算是什么夫妻了,也没有什么抛弃她的说法。最多就是抛弃了啸儿。”

  “你闭嘴,你胡说!”夜朗被狼毅的一番话彻底的激怒了,作势又要冲上去。

  狼毅在这个时候反而挺直了身体,说到:“我才没有胡说,而这位兄弟,你想要知道这个秘密吗?我狼毅发誓这件事情我半个字假话也没有说。”

  我一把抓住了夜朗,让他在我身边坐下,柔声的安抚他到:“你且听他怎么说,好吗?”

  夜朗却是愤怒的眼泪直流:“叶大哥,他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我大哥死后他为了自己可以如此对待大哥,他的话如何信得?他就是要往我妈妈身上泼脏水。”

  我伸手擦干了夜朗的泪水,我之所以对狼毅的话有几分相信,无非也就是夜朗和夜秀的出现太过突兀和特殊了,我没有办法去确信,一个地下城偏僻寨子的贫困家中,忽然出现了两个了不得体质的孩子,这该要如何解释?

  我现在也暂时无法对夜朗说明白这些,只能去安抚夜朗的情绪。

  点上了一支烟,我强行的拉着夜朗坐在我的身旁,然后对狼毅说到:“你站起来说话。”

  狼毅却如同和夜朗杠上了一般,站起来就直接的说到:“我胡说?那你自己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每年七八月,你妈妈总会消失那么几天?回来以后要神智不清至少七八天,才能恢复正常?然后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胡说?你们兄妹二人,是不是一个长年的嗜睡。而你,也经常会丢失一段记忆,和你妈妈一样想不起自己去了哪儿,做了什么?在外人看来,也就是每年也会和你妈妈一样失踪那么几天?”

  “而在你家的老房子,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你完全没有怀疑过吗?”

  随着狼毅一字一句的逼问,夜朗的脸色却是变了,喃喃的说到:“你又不在,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仐三说:
没看书评,估计挨骂了,也是我错,没说清楚。三点。第一,今天三更,补昨天的两更,外加今天的两更先写一更。第二,今天原本半夜就起来了,想要补更,但有更紧急的事情耽误了,一直忙到现在,没休息,就抓紧为大家写。第三,这段时间,我会非常的忙,忙多久,我不知道,山海的更新在忙碌期间会不稳定,不能保证每天都有,也不能两更打底,但有空时,我就会抓紧给大家多写一些。希望大家能够理解,的确有事。另外给大家贴一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