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九章 缘由(上)

第三十九章 缘由(上)

  显然,狼毅的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看来他是真的知道某些秘密?

  对我个人而言,这个秘密其实并不重要,不管夜朗和夜秀的父亲是不是狼毅,但他们两兄妹总是夜姨的孩子,也是夜啸的弟弟妹妹,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所以,看着夜朗微变的脸色,我喝止了狼毅,说到:“你的秘密并不重要,我也没有知道的兴趣。我...”

  我想快一点儿把事情处理了,也不想在夜朗幼小的心中再添上一道伤痕,可是夜朗却拉住了我:“叶大哥,让他说下去。”

  我看见夜朗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他接受起这件事情来很残酷,可他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狼毅的话已经说出口了,我肯定也没有办法阻止夜朗知道真相的权力,只能对狼毅说到:“那你就快说,我绕你一条性命。”

  我原本就没有打算取狼毅的性命,毕竟他是夜啸的父亲,夜啸的愿望也没有想要杀死自己的父亲,这中间到底牵涉了一些父子的情谊在其中,就算狼毅不配成为一个父亲。

  而狼毅在得到了性命无忧的承诺以后,显然轻松了不少,这时也不再隐瞒,而是一五一十道出了当年的往事。

  “我当年的出生还算一般,是X城(夜啸故乡小城)一个贵民小家族的庶出子。虽然是庶出的身份,但因为血脉浓度尚可,修炼也颇有天分,所得待遇和嫡系子孙并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狼毅开始讲述的第一句话。

  可是后来,随着狼毅所在家族的家主去世,他的二叔成为了新的家主,一直就和狼毅父亲有矛盾的二叔就把狼毅一家赶出了家族。

  从此,狼毅这一家就开始落魄,母亲早已去世,父亲没几年也郁郁而终。

  狼毅虽然自称有着贵民的身份,实际上就是一个贫民,在这期间他认识了夜姨,两情相悦之下,他娶了这个人类的女子。

  不过一年,便有了第一个孩子夜啸。

  在那个时候,狼毅来回于地面世界和地下城,有了一些积蓄,一心想要夺回家族荣誉的他,便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无奈夜啸的资质不算太好,血脉的浓厚程度甚至连狼毅也比不上。

  狼毅深知这也许是娶了人类女子的结果,可是按照他的地位在那个时候也没有能力娶到妖人女子,更何况是血脉浓厚的呢?鉴于血脉这种东西是最不可把握的,也有血脉淡薄的妖人和人类女子生出血脉浓厚的子嗣,那种现象叫做返祖。

  于是,狼毅决心要多生几个子女。

  也是在这个时候,夜姨表现出了不太寻常的地方,就是狼毅再怎么努力,夜姨也没有再怀孕。请来了地下城的医生也查不出任何的原因,偏偏狼毅在这个时候,从地面世界的一次行商,被别的行商抢劫了一次,血本无归。

  “我讲这些并不是废话。第一是要告诉你们,夜啸的母亲当时已经并不能再次生育了。第二,则是如果不是我生意失败,彻底的落魄了,我们也不会搬到那个寨子里,发生那些事情。”狼毅生怕我们觉得啰嗦,在讲到这里的时候,赶紧补充说明了一句。

  也正如狼毅所说,发生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他的人生跌倒了谷底,重回家族无望,谋生的本钱也没有了。于是夫妻俩在商量之下,带着尚且年幼的夜啸回到了夜姨所出生的寨子,在那里还有夜姨的祖屋,至于狼毅就想办法去参加劳役什么的再谋生计。

  事情到了这样,狼毅觉得此生也没有任何的希望了,老实的搬到了城外那个贫穷的寨子里,开始了自己的劳役生涯,而夜姨也力所能及的做一些活计,并且带着年幼的夜啸。

  日子就在这样的平静下又过去了大半年。

  狼毅因为劳役的关系常常也不在寨子里,直到有一次,狼毅又结束了一次为期三个月的劳役,回到了寨子里。

  而这一次,因为劳逸区的转移,狼毅得到了在寨子里多休息一些时日的待遇,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丝变化。

  “我还记得那只是一个平常的日子,我在家中本就闲得无事,于是就常常带着夜啸去捉些鱼,采些菌子来改变家里的伙食。那一日也是如此。可是,我和夜啸回家以后,我却找不到她了。”狼毅终于开始说起事情的重点,而他的脸色也因为这段回忆而变得怪异。

  原本,夜姨不在家,狼毅一开始也并不是太在意,毕竟夜姨有时进城买东西啊,或是去邻居那里耽误了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那一天,父子俩从傍晚时分一直等到了夜里,也没有见夜姨回家。在其间,夜啸的肚子饿了,狼毅没有办法,只能敷衍着让夜啸先吃了饭,让他睡了,独自等着夜姨。

  可惜这一等直到夜深,也不见夜姨回来。

  这一下,狼毅的心中才有了一丝慌乱,再也在屋中等不下去,于是披衣出去在寨子里四处寻找起来?可是,哪有去寨子深夜都不回的?狼毅的这一番寻找并没有任何的结果。

  回到家中以后,狼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想着等到天明再仔细打听一番,并且委托寨子里的人一起寻找,至于官府那边是指望不上了,他们并不在意任何贵民以下的人的生命。

  带着极重的心思,狼毅只能逼自己还是先去休息,如若休息不好,第二天又如何寻找自己的妻子?

  事情说到这里,狼毅冷笑着说到:“我上面所说的事情,并没有半分的假话。那个寨子还在,你若不信,可以去打听一番,我狼毅和她在以前也是恩爱的,否则并不会为她担心至此。可惜,呵呵...”

  狼毅冷笑了几声,夜朗的脸色并不好看,小拳头紧紧的捏着,无助的望向我,我从狼毅讲述的字里行间里也听得出来,当年狼毅也并没有什么太对不起夜姨的事情,夫妻也称得上是恩爱,于是低声的说到:“若然不是如此?你觉得我兄弟夜啸的愿望仅仅就只是让你跪下认错吗?你觉得你有任何理由保得住自己的性命吗?”

  狼毅听了,不再言语,而是看了一眼摆放在桌上夜啸的骨灰罐,神色之中终于有了一丝哀伤和难过。

  看来,夜啸做为他口中唯一的儿子,他的死终于让这个被权势和财富‘腐蚀’的没有了亲情的家伙生出了一点往日的感情。

  气氛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狼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开始继续讲述:“虽然我是劝解自己先休息一夜,等第二日再好好的找寻。可是换成任何一个人妻子失踪了,都不可能心安理得的睡着,除非他对那个妻子并没有丝毫的感情。”

  所以,很正常的,狼毅虽然在那夜也上床了,可是辗转反侧并不能入睡。

  直到快接近天明了,他才有些迷糊,贴着枕头,有了一丝睡意,偏偏又是在这个时候,他总是听见从床下传来怪异的声音,悉悉索索,就像是床底下有老鼠一般。

  原本狼毅是无暇顾及什么老鼠的,但和地面世界不同,在地下城也有老鼠,可那是珍贵的资源,因为老鼠肉可比蜥蜴肉美味多了,地下城传承那么久,在常年的捕食下,老鼠几乎已经灭绝,只有大型的狩猎队才能抓获一些地下老鼠。

  外加地下老鼠的体型比地面世界大多了,就好像地面世界的矿坑里会发现体型巨大,半米左右的大老鼠,就是来自于地下。

  这种体型的硕鼠会给人带来威胁。

  总之,是诸多的原因加在一起,加上那个声音反复的出现存在着,狼毅在肯定了不是自己的错觉后,又担心真有老鼠会伤害到夜啸,终于还是爬起了床,拿着一根棍子,想要驱赶捉住这只老鼠。

  结果,床下并没有什么老鼠,除了夜姨放在床下的几个罐子,装着一些杂物,并没有任何的东西。

  而地下城的床一般都是石床,当时狼毅家的也是一样。像这种石床按照地下城的风格,一般只是在床下留出一个半米深左右的缝隙用来放一些物品,就比如说罐子什么的,里面则一般是实心的,既然床下没有任何东西,那么这个声音的响动是从何而来的呢?

  狼毅原本就是心烦意乱,不想妻子失踪,家里怎么会又发生了如此神奇的事情?他并不想多想,执意的任何应该是自己的幻觉,不可能一件事一而再,再而三。于是在疲惫之下也不把那些罐子放回去,就随意的扔了手中的棍子,重新躺回了床上。

  不想,这一次躺回去以后,那悉悉索索,说不清楚是什么的声音更加的大了,之前还会断断续续时有时无,这一次简直是不中断的响起。

  贴着床就能听见,起来反而听不见什么声音。

  这一次狼毅再也睡不下了,联想起失踪的妻子,他总觉得应该不是事出偶尔,终于决定要一探究竟。



仐三 说:
书评里有一个说法,深得我心。不能因为这段时间的忙碌,而毁了山海。山海从一开始的进入剧情慢,到现在的铺陈局面构造得到了大家的肯定,是一段很不容易的路。大家也看出来我这几天写山海有些力不从心。我再次的恳请大家一定要理解我这段时间更新会极其不稳定及基本数量的不能保障。我也要保证山海质量,才对得起你们,对吗?咱们也不急于一时,对吗?今天还有一更,不过我从半夜4点到现在还没有睡,我先休息一下再更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