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章 缘由(中)

第四十章 缘由(中)

  狼毅是一个口才不错的人,一件事情在他的口中叙述出来,有些如临眼前的味道。

  现在不止是夜朗,连我也被狼毅口中的往事给吸引住了,很想知道夜姨在那一晚究竟去了哪里,会牵扯出什么秘密?

  偏偏狼毅在这个时候忽然不讲了,而是看着我说到:“接下来的一些往事我想起来压力太大,能不能讨一杯酒喝?如果有烟也能给我一支吗?”

  这个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感慨香烟这种东西在地面世界兴起的历史也不算长,为什么连地下城的男人也会如此的喜欢这种有害无益的东西?莫非个个也是压力过大吗?需要一点儿东西来麻痹自己,让自己冷静吗?

  当然,我只是随便一想,给了狼毅一支烟,又为他叫了一壶酒。

  他在连喝三杯以后,这才点燃了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到:“其实在那一日,我分明听那声音听得真切,可是从心底还是不认为在床下我能找到什么?我还是更相信可能是我心情太不好,所以耳朵也出了毛病。”

  狼毅这样开口说到,但是世事就是那么让人难以预料,狼毅钻入了床下,真的有了一些发现。

  原本半米深的空间,一个很容易就爬了进去,借着油灯,里面有什么东西也是一目了然。

  初初爬进去的时候,狼毅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搬出了罐子的床下空空如也,另外一面自然是那实心的如同墙一般的石头。

  狼毅刚想嘲笑自己大惊小怪,真的耳朵出问题的时候,之前那连续响起又莫名安静的怪异声音又出现在了狼毅的耳中。

  他原本准备从床下爬出去,再次突兀的听见这个声音,他陡然的愣住了,趴在床下那个声音似乎比在床上来得更加真切清晰,这让狼毅情不自禁仔细的听着,判断着声音的大小和来源。

  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这些。很快,狼毅就肯定的发现在石床靠近脚的那一个角落,声音是无疑是最大的。

  这个发现让狼毅的心中想法万千,说起来搬入这个寨子也快有一年,虽说平日里在服劳役,但是在这床上至少也睡了上百个晚上,第一次有这样的发现,偏偏妻子又失踪了,虽然找不到两件事情的联系,心里却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预感。

  这种预感让狼毅不肯放弃这个怪异的声音,赶紧调头,把头贴着那声音的来源之处仔细的倾听。

  这一次更加的肯定声音就是从床下传出的,可是这床明明就是实心的...带着这样的疑惑,狼毅下意识的去摸着那块石头,又用力的试图推动一下。

  他没有抱什么希望,自己能推动这块石头,如果要探查得破开这个石床才行。却不想只是稍微加大了几分的力气,这块石头竟然有些被推动的意思。

  这个发现让狼毅再次愣住,心中也有些没有底气了,藏在床下的东西会是什么?自己贸然这样下去探查,会不会遇见什么危险?理智的想,应该先报官什么的,不然再不济也要等到天明,和寨子里的人一起探查才是。

  可是,狼毅毕竟是一个修者,从小各种传说也听得多,暗藏的可能是危险,也可能是宝物。加上妻子偏偏在这一夜失踪了,各种原因让狼毅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始用力推动起那块石头来。

  说来,也并不是多么费劲的事情,松动的只是一块大石,按照妖人,特别注重修体的体质也就那么被狼毅给推开了。

  大石被狼毅推到了一边,这才露出了大石后面的一个洞口。

  狼毅赶紧拿油灯照了一下,发现这是一个仅容一个人爬过的洞口,除了开口处给那块大石留了一个朝旁移动的位置,比较开阔以外,油灯所照之处都非常的狭窄。

  狭窄到了什么程度呢?可能一个大胖子来,就爬不进这洞中。

  这种压抑的洞穴给人的感觉是非常不好的,狼毅从床下退了出来,在房间中反复的踱步,一时间根本决定不了自己是否要进入那洞中。

  在反复的考虑了很久以后,那洞中除了偶尔传出怪异的声音,并没有任何的动静,终于让狼毅下定了决心。

  他认为如果有危险的话,应该早就爆发了,既然这个洞中只是有声音发出,没有任何怪异的事情出现,还是值得自己去一探的,且不说妻子的事情,如果洞中真的有什么宝物。

  说动这里,狼毅又倒了一杯酒,一口就灌了下去,说到:“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才发现自己其实真的不算什么好人。在妻子失踪的情况下,我显然更关心的是宝物。受了那么多屈辱,又遭遇了那么多不幸以后,我才发现权势荣耀被我看得更重,只是我没有能力去实现它罢了。而清醒的认知自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就好像肯定了自己是这种人,那么以后再做什么就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也真的能做得出来了。”

  是这样吗?我不知道狼毅的这番论调是否正确。又或者是在给自己以后抛妻弃子,甚至那样对待死去的儿子找理由。

  不过,他话里说通过这件事情认知自己是一个十分自私的人倒是对的。的确,在恩爱的情况下,他还是比较重视什么飘渺虚无的宝藏,由此可以推断出感情在他心中的位置确实不重,也的确可以知道他的安分只不过是没有本事不安分。

  总而言之,不管当时的狼毅心态发生了什么变化,是如何认知了自己,他到底是爬入了那个洞中。

  按照他的说法,嘴里叼着一个油灯,在那幽暗压抑的洞中爬行时,就好像在经历一条自我蜕变的路,在进入以前,他也许还是那个有些几分朴实,在别人眼中普通的狼毅,在终于爬出那个洞穴的时候,他就已经彻底的成为可以为了自己想要的,冷漠自私的狼毅。

  他一心想着的只有宝藏,什么妻子失踪,孩子年幼还在屋中都被他抛在了脑后,他开始计划着如果真的有宝藏,得到了该如何消失在这个寨子?他并不想和任何人分享,就包括妻子和孩子。

  “可事实上,从那个洞穴出来,我竟然进入了一个地下的黑暗溶洞之中。没有找到什么传说中的宝藏,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倒是被我发现了怪声的来源,是洞中有一处流水,原本是被一个粗大的竹筒连接着,导入那溶洞中的暗河,这样就显得无声无息。但不知道为什么那竹竿被人给踢开了一半,那些流水有一些溢了出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的凹坑流去。被溢满了便会‘哗啦啦’的落入一处低矮处。那低矮处有好些植物和石头,也有泥土。落入泥土就无声无息,打在植物和石头上就‘哗啦啦’的作响。而那方向很接近我所在的床。又因为隔了一定的距离,我听不真切,就听成了时而‘悉悉索索’的声音。”狼毅说这个的时候,神情怪异,不由得狠狠的抽了一口烟。

  我的神情也跟着变得有些怪异,这说明了世间事真的无绝对,也不可能永远的隐瞒,一个小小的巧合,便可能引出一连窜的东西。

  就比如狼毅发现了秘密,又比如在很多年后的今天,他对我说了这个秘密。

  而我知道了究竟会引发什么样的结果,还要看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可是想起这一切,不由得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人还是应该多一些敬畏的好。

  “你也觉得很巧,是吗?”狼毅无奈的看着我,看他的样子倒是找到了知音一般,也不能怪他有如此的心态,毕竟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个发现也改变了狼毅的一生,所以在整个事件之中,他可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事到如今,这个发现都还会让狼毅心绪波动,可见当时还是带给了他比较大的震撼。

  竹筒在地下城绝对是一个新鲜的,且贵重的东西,若不是狼毅跑了地面世界的生意,他可能认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即便眼前的洞穴黑沉沉的一片,没有任何的异常,但就单单这处竹筒引水,已经证明这里绝对不是什么自然形成的地方,而是人为的痕迹很重。

  带着这样的判断,狼毅提着油灯朝着那处流水走去,他想仔细的探查一下,为何偏偏在今夜这里发生了异常?

  结果在他的探查之下,果真被他发现而来几个清晰的脚印在流水之处的周围,毕竟有水的地方,又有泥土,留下脚印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可是这一看不要紧,这脚印仔细看来,偏偏就是自己妻子熟悉的脚印。

  再顺着脚印朝着远处看去,这才发现这个溶洞之内有一条若有似无的路。

  发现了这个,狼毅并没有冲动的就追了过去,而是赶紧提着油灯原路返回,并且吃力的把大石挪动回了原来的位置,又把自己罐子放到了床下这才消停下来大口的喘气。

  他做这个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

  不然妻子失踪了,自己也失踪了,他怕寨子里的人发现了这床下的异常!


仐三 说:
好了,睡了一会儿,爬起来给大家把第三更更了。再次给大家说明一次,这段时间不能保证每天都有更新,而更新也不能保证有两章。大家一般还是选择第二天来看是否有章节更新比较好,我就不再另行通知了。我会尽快的去忙完,忙完会告知大家,然后再回来好好的更新山海,一起保证山海的质量,谢谢大家的理解。在完本以后,同样我会回馈大家这一路不算容易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