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一章 缘由(下)

第四十一章 缘由(下)

  狼毅的做法很简单。

  第二天就四处去说妻子原来留信,去某个大城市找很多年没接触的远亲,是自己一时心急没有注意到信件。

  接着,他又说妻子让自己安排好了夜啸也同去,顺便就把年幼的夜啸托付给了同一个寨子之中的邻居。

  做好这一切之后,狼毅有模有样的出发了,却是在半夜又悄悄的潜回了自己的屋中。

  已经发现了床下的秘密,这一次狼毅自然是驾轻就熟的再次下到了那个洞穴之中,没有了被人发现的后顾之忧,也有了充分的准备,比如说干粮照明还有小小的武器,狼毅这一次决定要彻底的探索出洞穴之中的秘密。

  再次走到了之前那个流水处,沿着昨日就看好的路狼毅一路就深入了洞穴。

  让狼毅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洞穴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平行洞穴,而是一直沿路向上,在行走的过程之中,狼毅怀疑再这么走下去岂不是快要到了地面的世界?

  但最终,这条路并没有到什么地面世界,而是到了一个溶洞之中比较大型的洞穴便已经是到了尽头。

  在这里,狼毅就不敢四处乱走了,毕竟这个洞穴分支太多,若不是昨日凑巧发现妻子的脚印,然后找到了这条路,他早已经迷失在这个洞穴之中了,如今路到了尽头,他怎么敢随便乱闯。

  而那个比较大型的洞穴之中隐约透着光芒,一切都说明这里就是目的地了,狼毅决定就在这里探个究竟。

  悄悄的,狼毅进入了那个大型的洞穴,并没有什么想象中的危险,反倒安静的要命。而那个大型洞穴在进入了一小段之后,并不是那种理所当然的巨大空间,反倒是被人工修砌成了一条小路。

  那种风格明显就不是地下城的风格,反倒是狼毅非常陌生的一种风格。

  在这其间,狼毅给我形容了一下那条小路的模样,我心中升腾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听他的描述,怎么那条小路反而充满了科技感,什么金属的墙壁啊,狼毅不认识怪异东西的应该是摄像头一类的。

  这让我很震惊,心中也升腾起一种违和感?明明是修者的世界,我想象过狼毅会发现什么,就是没有想过怎么会是一个类似于地下科技基地的建筑?

  我不可避免的想起了秦博士,这种荒谬的感觉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总之,狼毅也是一个颇有胆识的人,既然进去了,即便诡异,他也不愿意放弃,加上现在也并没有什么危险,他也就这么一路走了下去。

  小路的尽头,不出意外,是一道金属的大门,那种充满了科技感的造型又让狼毅感觉到一阵昏头,更加笃定了里面藏有什么宝物?可是,这扇大门按照狼毅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弄开,尽管不甘心的用尽了各种他能用的办法,但是这大门始终打不开,让狼毅只能站在门前干着急。

  在僵持了几分钟没有结果以后,狼毅决定暂时先离开另外想办法。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个大门响起了一声古怪的声音,竟然自己开了。

  说起这个的时候,狼毅非常的震撼,可是在我来看却不奇怪。一条有摄像头的路,从狼毅进入之时,恐怕在那个基地之中的人早就已经发现了,至于为什么放狼毅进去,而又为什么让知道了这个秘密的狼毅活到现在,只能说是一个迷。

  终于得到进入的狼毅自然十分开心,可是迎接他的并不是什么宝藏,而是一个他完全看不懂的‘地方’!

  在这里有着许多神秘的‘法器’,而且有着步履匆匆穿着白大褂的人,另外特别引人注目的,还有几个大的,玻璃铸造成的缸子,缸子里充满了一种淡紫色的溶液,而在溶液中都侵泡着一个赤身裸体的人,其中一个正是狼毅的妻子。

  地下城这种地方,由于发展的局限,其思想进化的程度有些像古华夏。身为一个男人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妻子赤身裸体的泡在一个透明的缸子里,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其中还有男人。

  看见这一幕的狼毅彻底的愤怒了,偏偏在周围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或者说主动上前来理他。

  他明白了这里没有什么宝藏,只是一个怪异的地方,如今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带走自己的妻子。在那种情况下,莽撞也好,冲动也罢。总之狼毅冲向了那个泡着妻子的玻璃缸,用力的敲打着想要打破那个缸子,带走妻子。

  可惜,在玻璃缸中明明是睁着眼睛的妻子,根本就不看他一眼,那冰冷的眼神就像在注视陌生人,这终于让狼毅出离愤怒了,他随便抓起了周围一个他不认识的‘法器’,就要砸破那个玻璃缸,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了人来阻止狼毅。

  “是修者,实力很强的修者。我打不过。”狼毅这样简单的说了一句。

  而从他的字里行间里,我已经理清楚了他所表达的地方,什么不认识的法器就是仪器,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应该是研究人员,而这种绝密的秘密基地,有修者的保护也再正常不过。我差点以为是相关部门在研究地下城了。

  可是,那淡紫色的溶液是怎么回事?我皱起了眉头,不是我敏感,而是地面世界的那些妖人每一次强化自己的时候,都会掏出一瓶紫色的溶液,莫非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但现在还不是我感慨的时候,而是要听狼毅接下来怎么说?

  毫无意外的狼毅被抓住了,就在狼毅以为自己完蛋的时候,来了两个人。

  对于这两个人狼毅是这么形容的:“实力很强大,强大到我感觉不出来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只是很危险,我当时觉得我只要乱动一下,他们用一根指头都可以碾死我。其中一个不是华夏人,反正长的和华夏人不太一样,虽然也是黑皮肤黑眼睛的。另外一个却是一脸的正气模样,很有威严。特别的是他说话的语调,任何话语他说出来,都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就是单纯的在陈述一件事情一般。”

  这还真亏了狼毅口齿伶俐,否则要形容这种感觉是非常困难的。

  我仔细想了一下这种感觉,不就跟播新闻一样吗?我感觉我又接触到了一个极大的阴谋,可是这些人的目的我竟然一点儿都不了解。

  “之后呢?”我问狼毅,我原本已经做好这个秘密很震撼的心理准备,可这样的心理准备还是不够,看样子已经完全的超出了我的预料。

  “之后...”狼毅喝了一杯酒,自己也露出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是的,他被抓住了,那两个人其中那个很有威严的人说了一句,暂时不杀死狼毅,应该是一个很有趣的家伙,把它留下来之类的话,便有抓住狼毅的人给他用针管注射了一个什么,狼毅便就人事不知了。

  这件事情到了后来,走向更是出乎狼毅的预料之外。

  在他醒来后,竟然在自己的家中,而且他亲眼看见的侵泡在紫色溶液之中的妻子也回到了屋中。当时的他躺在床上,而妻子正在家里忙碌着,看他醒来,还为他端了一碗热汤。并且责怪狼毅为什么要冒险去抓猎物,结果从一处地方摔下来,人事不知。

  狼毅的第一个反应,自然是妻子说谎,可是在说话间,妻子又流露出对他的关心,说着说着竟然说怕他醒不来,就要流泪了。

  狼毅迷迷糊糊的接过热汤,出于防备心理也没有去喝,反倒小心翼翼的开始套话。

  结果,在各种试探以后,他得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结论,那就是妻子根本对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脑中反倒充斥着另外一段记忆,那就是她去采菌子迷路在山中,而自己去寻找到她以后,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只地下城难得一见的猎物,于是就贪心非得要去捕捉,结果失足从某处地方摔了下来。

  幸好当时已经离寨子不远,是她千辛万苦的把他给带回来的。

  妻子十分笃定这段记忆,看样子也绝对不是说谎,反倒是狼毅自己慌乱了,为什么自己还记得一切,妻子却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我也开始思考,拿了狼毅做实验,究竟做了什么实验?而狼毅为什么能活下来?这两个问题十分关键,我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问了狼毅:“你回来以后,就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吗?另外,你既然没有错乱的记忆,为什么能活到现在?”

  听到我的问题,狼毅苦笑了一声,说到:“异常?我还真没有发现我的身体有什么异常。只不过,我感觉我的灵魂之中好像多了一些特别的东西,我形容不出来,就算沉下心去修炼也具体感受不到那个东西,所以那感觉似是而非。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担心灵魂之中那个东西会对我不利。结果...呵,它神奇的消失了。一开始我还不确定,可是直到现在,我还反复的去感应去探查,再也没有感受过它的存在。你也看见了,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

  我看了狼毅一眼,不动声色的抓过了狼毅的手臂。

  我的灵魂力强大,又是来自天地,去探查他人的灵魂倒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细细的探查了一番,发现狼毅的灵魂真的没有任何异常,只是除了灵魂意志分外的坚韧,但也是在正常的范围内。

  我要做什么,狼毅自然反抗不得,不过当他察觉到我是在探查他的灵魂时,反倒安心了下来。看来,他也需要一个高手来确定他是真的没有事情了。

  “没有异常。可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怎么带着秘密活到现在的?”这个疑问是我必须要弄清楚的。

  狼毅看着我说到:“说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惊奇的,我的家族虽然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也有自己独到的修炼方式。我们身为狼族,你也知道,狼族的意志是特别坚韧的,就像群狼也会为了狩猎猎物,在严寒的冬天里也忍受各种折磨,只为等到最佳的机会。我们家族的传承功法,是修炼意志的,说起来非常的鸡肋,没有什么攻击力,更没有什么强大的能力,只是有了强大的意志,在修行上会更加的坚韧一些罢了。可是,就是这样坚韧的意志却有一个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意外好处。那就是修炼精神攻击的人,发动的精神攻击对我们的作用很小。”

  狼毅说到这里,我心中便已经明白了八九分。

  原来,狼毅的记忆没有错乱,不是那些人放过了狼毅,也不是什么巧合,而是狼毅修炼的功法,让那些人对狼毅做的手脚并没有起任何的作用。

  而这种事情原本也是最大的巧合,谁能料想一个实力连贵民都不是的妖人,偏偏能躲过这样的手段呢?

  “然后呢?你活下来的关键是?”尽管我已经能够推论出来,还是需要狼毅给我一个肯定。

  狼毅看着我说到:“你肯定已经猜到了吧?只要稍微有脑子的人都会思考自己能够安然活着的理由。那一定是会让那些人放心的理由!一分析便必然知道,他们以为我和妻子一样,忘却了那段记忆,什么都不知道了。”

  “所以,你才说这是沉重的秘密,你一个人已经掩藏了太久。如今被逼说出?呵呵,你也是好手段,以后若是这件事情不小心被戳穿,我倒是成了你转移目标的最佳人选,我的实力也够强悍,是不是?”我扬眉问了狼毅一句。

  他有些慌乱的不说话,显然心思被揭穿,任谁也不会自在。

  我懒得和他计较这个问题,像他这样的人,如果完全的没有小心思才是奇怪的一件事情,我问到:“好吧,秘密你已经说到了现在。可到底和夜朗还有夜秀有什么关系?”



仐三说:
抓紧时间一个大章写给大家。昨天大家觉得进度慢,可能我对狼毅的心理描写过多了,其实也是我用力过猛,想描写出一种人性的东西,没把握好节奏。今天特别加快了一些。另外,感谢大家的关心,这段时间虽然忙,虽然我也一向毛病多,但我还是尽力的保证你们有书看,保证书的质量。有什么意见都尽管提就好,我很喜欢大家讨论剧情。今天的更新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