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二章 出生的蹊跷

第四十二章 出生的蹊跷

  狼毅给我描述的事情已经非常的诡异,但我脑中理不出一个头绪,就算是哪方势力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知道。

  既然如此,我只能认定这件事情和自己关系不大,自然最关心的只是,这件事情如何扯到了夜朗和夜秀。

  说起这个,刚才还不自在的狼毅神情变得恨恨的,用那种异常伤人的目光看了夜朗一眼,这才抬头对我说到:“之前,我也说过,在有心的情况下,我和妻子也好几年没有所出,只有啸儿这一个独子。可是在...”

  我静静的听着,按照狼毅的描述,夜姨从第一次失踪开始,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失踪。

  时间不定,短的就是一个月,长的话好几个月也没有事情。

  那个神秘的地方,狼毅去过了一次,肯定就不会再想去第二次,因为第一次狼毅都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侥幸逃生。

  一开始狼毅也纠结,不知道这些人对自己的妻子究竟在做什么?完全不担心,那是假的,毕竟是共同生活了那么久的妻子。可担心他又能做什么?那个地方那么奇怪,狼毅为了自身的安全是打死不会再去第二次的。

  “你倒也真像一个男人啊!你别说我和姐姐不是你的孩子,我觉得大哥也不是你的孩子,我大哥就是真正的男人。”狼毅讲到这里的时候,夜朗不由得开口讽刺了一句。

  可狼毅面对这个说法,根本就当没有听见,只是看着我说到:“总之,这样久了,她也没有什么不同,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习惯了,就由她去了。”

  是的,狼毅一开始纠结了一段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只不过,这种事情到底瞒不过亲近的人,渐渐的,夜啸也发觉了自己的妈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失踪,回来之后不是胡言乱语就是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这种事情狼毅为了自身的安全,就编造一些谎言敷衍过去,也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半载,狼毅也寻思着自己得想办法先离开这个家,以后若是能够安身立命了,再把夜啸接走。毕竟,有一个行踪如此诡异的妻子,任谁都不会放心。

  偏偏就是在狼毅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家中又出事了。

  这一日,狼毅在服完劳役回到家中以后,发现夜啸被打晕在了屋中,他多少还是在意这个唯一儿子的,于是从屋中操起了一把自己曾经的武器,就冲进了屋中。

  在那个时候,狼毅还没有多想,以为最对是蟊贼什么的,毕竟在寨子里的生活哪有城市中那么安全,偷窃的,甚至抢劫的,都不是新鲜事。

  可让狼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冲进屋中,看见的却是曾经在地下看见过的那两个神秘人,还带着几个手下。

  至于自己的妻子,早就人事不省,而且被五花大绑的放在一个担架上。

  狼毅愣住了,停顿了一两秒才做出了一副凶狠要拼命的样子,喝到:“你们是谁?”

  事后,狼毅总结,自己能够活到现在,就是在那关键的时候,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装作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否则他应该活不到现在。

  显然,狼毅这番装傻,外加装的凶狠,没有引起那群人的任何注意,反倒是觉得好笑和不屑,他们很轻易的就制住了狼毅,其中那个显得正气的神秘人还特别用灵魂力检查了一下狼毅的情况,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再之后,狼毅又被注射了什么针药,然后人事不省了。

  说到这里,狼毅恨恨的,对着我快速的说到:“等到我醒来时,模糊的只记得有人在我耳边反复的告诉我,我的妻子是去什么亲戚那里了,会去很久。不过,你也知道,这些东西影响不了我,我醒来依旧还是对那些事情记得清楚。只不过,我醒来是在家中,而我的妻子再次失踪了。”

  这一次夜姨失踪,就失踪了很久,整整四个月不见踪影。

  狼毅没有办法,为了自身的安全,对外还是宣城妻子去了什么亲戚那里,为了生存干脆带着夜啸去了劳逸区。

  这劳逸区一去就是半年,等到狼毅带着夜啸回来的时候,夜姨也已经回到了家中,可这一次不同的是,她已经带着身孕了。而问邻居打听,夜姨是在他和夜啸回家以前的两个月前就回家了。

  “我整整去了半年的劳逸区,她怀着身孕会是谁的孩子?”狼毅说到这件事情,至今都有些愤怒。

  我倒是很淡然的问了一句:“那么夜朗和夜秀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说起这个狼毅皱了一下眉头,说到:“大概4个多月以后,他们就出生了。”

  我轻轻的敲着桌子说到:“按说这个生育的时间很正常,你怎么就敢肯定夜朗和夜秀不是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怎么会和夜啸长的如此相似?而细看眉眼,他们也和你挺像的。”

  我的这个说法,让狼毅愣住了,他第一次停下来,细细的观察着夜朗的眉眼,时而皱眉,时而疑惑,过了好半天,他还是坚决的摇头:“不可能的,之前几年都没有孩子!发生了那诡异的事情以后,我一离开半年就有我的孩子了?而且,孩子是十个多月才生下来的,这日子算起来只是勉强,他们肯定不是我的孩子。”

  我平静的说到:“我很坚信,在你或者夜姨身上,那群神秘的人动了手脚。夜朗和夜秀的出生肯定是有一些问题在背后的。只不过,你这样的人,生性多疑却又没有勇气,缺少担当。你如果认为他们不是你的孩子,这样想你会舒服一些,我也阻止不了你什么。”

  狼毅低下头,定定的不说话了,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而夜朗却是情绪激动的‘呸’了一声,拉着我说到:“叶大哥,我没有这样的父亲。我和姐姐就是妈妈的孩子,与他有什么关系?”

  我能理解夜朗的心情,狼毅在之前,可以说表现的像个正常的丈夫和父亲,在之后却...至少稍微有些责任和担当的男人,不会在妻子陷入这种神秘的情况后,还能置之不理,只会明哲保身的。

  我觉得这人说不上是多坏,只能说是可悲,被自己的胆怯和各种欲望牵着鼻子走,偏偏却在无意间已经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

  该知道的秘密,我大概已经知道了,到此为止就只有一个疑问了:“在夜朗和夜秀出生以后,夜姨还是如此的情况吗?你说夜朗也有这样的情况?”

  狼毅的声音变得有些颓废,不过他心中所想在此刻也没有人关心,他只是说到:“在我离开家以前,的确是这样。她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消失,那个时候夜朗还小,但夜朗会和她一起消失。我离开家的时候,是夜朗两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已经稍微能走动一些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是分别失踪了。”

  而我看着夜朗,问到:“对于这件事情,夜姨毫无印象,你呢?”

  夜朗脸色有些苍白,对我说到:“我记不得具体的发生了什么?可是每一次我总是知道自己消失了,应该是去了一个什么地方?可那段记忆却是空白的。而从我和妈妈分别失踪以后,妈妈也有察觉事情好像不对劲,可是她...她自己情况却糟糕许多,总是有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记忆。”

  说到这里,夜朗被狼毅打断了,他带着一点得意说到:“你到底是我的孩子,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怎么影响得到你?你不要忘了,我们家族的传承就是如此。”

  夜朗看了他一眼,只是淡淡的说到:“我没有父亲!更不是你的孩子,不要忘记了这话是你自己说的。”

  这一句抢白,让狼毅无话可说,又垂下了头,倒是夜朗对我说到:“叶大哥,总之这是我家里最大的秘密。而且只有我和妈妈察觉出来了不对劲,但丝毫没有办法。因为姐姐身体的原因,从小就睡得多,家里的事情她不是太清楚。叶大哥,我只是怕...”

  我的手放在了夜朗的脑袋上,问到:“你怕什么?”

  “我只是怕,你这样把我们带走了,麻烦会出现在你的身上。”夜朗小声而有些害怕的说到,那种害怕应该怕我知道了这一切,改变主意不带他们母子走了吧?

  我笑笑,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揉了一下夜朗的脑袋。

  然后望着狼毅说到:“原本,你就算不死,也活罪难逃。可现在我决定不把你怎么样了。这绝对不是说我想要放过你,而是你从这里被放出去以后,该怎么做,你心底应该清楚吧?”

  我没有对狼毅下狠手,有很多原因,最大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他的确对夜啸多少是有些感情的,我想夜啸若有在天之灵,还是不忍心伤害他。第二,则是我不想让这种小人心中对我有恨,在背后做出什么来,反而不对他下狠手,他还会自觉的去维护一些什么。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的话刚一落音,狼毅就说到:“之前,我就说过,我得罪的人不少。有人来寻仇也再正常不过。”

  看来,他还是一个明白人,面对他的回答,我也只是说了一句:“这样最好。也希望你记得,不管我惹上了再多的麻烦,但在我死之前,要解决你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仐三说:
今天还有更。我尽量努力,在不稳定的期间,也让大家不会少看多少,当然也可以攒着看。我相信你们会支撑着我走过这段忙碌的时间。另外,我有一个外号,叫做‘招风侠’,大家懂的,我不想去多想什么,只是说一句,负面情绪容易传播,心里有数的书迷不要被影响了就好。也不要怪书评区管理员不作为,以前的百度贴吧吧主还被人肉过,被扣上我的水军各种帽子。我不想有人被伤害,我无所谓,任人说,我也不会少块肉,大家安心看书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