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三章 警示锣鼓

第四十三章 警示锣鼓

  狼毅走的时候有些失魂落魄,我却并不太想关心这个人在想什么?有时候看透了挺没有意思的,无论他此刻是悔恨也好,内疚也罢,也不会让他放下手中的一切。

  如若这些情绪真的能影响到他,他的选择不会是这样离开,而是会留下去弥补多年来的缺憾了。

  人性,说难猜透,其实也简单,有时候想什么,一时的情绪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要看这个人怎么做。

  我不难受,因为有人做出的选择自私而无情,却也总有人做出的选择是善良而对得起自己的内心,不能一概论之。我只是担心身为当事人的夜朗心情受到影响。

  低头看他,果然趴在窗子上看着狼毅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叹息了一声,走过去,拍拍他小小的肩膀,他抬头含着眼泪对我说:“叶大哥,我一直希望我的爸爸是一个英雄。”

  我无言的捏着夜朗的肩膀,每一个孩子最初的英雄都是自己的父亲,一个父亲真的应该给孩子做出正面而有担当的表率,不然回想自己小时候,哪一个崇拜的不是代表着正面的人物?

  我想出言安慰夜朗,不想这些在他的心灵留下阴影,却发现是那么无能为力,只能告诉他:“人,总归还是要做自己。不好的人也会有英雄一样的儿子,对吗?”

  夜朗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我的语言显得苍白,也一向不是能言善辩之人,不懂表达情绪,不懂安慰,只但愿夜朗能明白我的苦心。

  这件事情解决了,我的内心没有轻松,反而多的是一份沉重。

  不过事情到底是有了一个交代,带出了一个秘密,夜朗也不再适合留在我的身边了,我找到这家客栈的老板,通过一定的方式让他联系张老板,要送夜朗离开了,这家客栈显然也不能再呆下去了。我得换一个地方。

  张老板是很有办事效率的人,很快就派人非常低调的来接引了我们,然后动用一辆马车把我和夜朗送到了青龙城的火车站,在那里自然也有人来接夜朗,带着他离开地下城和夜姨母女汇合。

  站在青龙城的火车站,夜朗抱着夜啸的骨灰有些无助的看着我:“叶大哥,你不能带着我了吗?”

  “放心,我会回来的。记得,你是男子汉,狼毅说的事情恐怕有些麻烦,你要随时警惕着身边会不会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我交代着夜朗,狼毅所说的秘密,一开始我的感觉不大,可到后来心中却越是不安,不为别的,就是那淡紫色的溶液。

  我想恐怕我带着夜家母子三人,是在那方势力的预料之外。我虽然不清楚他们的目的,可是我能猜测到夜家母子对于那个势力应该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夜姨和夜朗也不会一直处在那种随时会失踪的环境下。

  面对我的叮嘱,夜朗擦了一把脸,实际上是抹干眼泪,他对我说到:“叶大哥,那你回来一定要找我的。我也要成为你这样的人,我要当你的徒弟。”

  我笑笑,用力的揉了一下他的脑袋,并没有承诺夜朗什么,他的体质特殊,背后还有一个未解的秘密,加上身世的原因,做一个猎妖人真的合适吗?我还需要思考。

  被张老板的人带着,夜朗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看着夜朗的背影,我在心中盘算着,如果夜姨母子暂时在望仙村呆着,应该不会有大的危险,就算那个神秘势力的人再厉害,想要找到望仙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已经和张老板说好了,他们母子三人一旦到地面世界汇合,就会有属于望仙村的势力来接走他们,但愿不要出什么意外。

  送走了夜朗,我拉起了斗篷,匆匆朝着青龙城之中走去。

  此时看似风平浪静,事实上我昨晚夜探九儿的住宅,今天又大闹了参事院,青龙城之中若有有心人,怕是已经开始追查整个事情了,青龙城不会平静的。

  果然,再次回答了青龙城,整个城中都已经处在了一个莫名紧张的环境。之前,是宵禁,夜晚没有什么人,白天还是一样的热闹。

  现在的青龙城,巡逻的队伍比人还多,在城门口要离开青龙城的人更多,没人愿意呆在如此紧张的地方。

  至于进城倒是没有什么困难,我现在的身份没有暴露,所以进入城中还算一帆风顺。不过,大闹参事院的事情已经传开,整个城中都在紧张的搜索着所谓的犯人,还张贴出了告示,上面画着嫌犯的模样。

  我挤进人群之中去观望了一下那所谓的通缉告示,不禁有些好笑,上面画着的是一大一小两个披着斗篷的人,只是画出了我的下巴,但也没有多像。

  暂时应该不会有些什么威胁,就算去大闹参事院,我也没有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至于夜朗也只是我带着他走入了后院以后,才扯下了他的斗篷。

  不过,我也不会因此就觉得安全,在当时我的阵纹全开,身上都浮现着血色的纹身,若是有有心人注意到的话,难免不会联想,这种官方的通缉告示有时为了影响,也为了不打草惊蛇,一般不会透露太多的信息,有知情人知道,看见了自然会明白。

  看来,在地下城逗留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了,我这样想着,默默的想挤出人群。

  却在这个时候,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一回头,发现是一个人类,完全陌生的脸,我心生警兆,却也不动声色,而那人只是在我手里塞了一个什么东西,便也挤出了人群。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很是随便的寻了一家客栈,暂时安定下来,这才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是一卷卷起来的纸条,上面印着属于张老板的特殊印记,话也只有一句,天狐有消息传来,于青龙城中XXX地方,XX时间等候一见。

  我看完以后,默默的烧了那张纸条。

  毫无疑问,这是辛夷传递给我的消息,我昨晚离开的时候,曾经对她说了让她仔细想想,若要找我,怎么联络我。如今看来,辛夷应该已经做出了决定,就等我一见。

  此时,我的心中才有一丝真正开心的情绪,开心辛夷到底是愿意和我走的,即便在失忆的情况下,她还是做出了选择,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可具体为什么重要,我自己也没有具体去深想。

  只是在暗中谋划着,如今青龙城的局势这么严峻,今晚的会面就带她走吧,迟则生变。虽然我也好奇那所谓的审判大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阴谋,但此时此刻带走辛夷才是最重要的。

  做好了打算,我心中稍微放松了一些。

  辛夷所约的时间是在深夜,我不能预料在带她走的过程之中会发生什么,所以我必须保持自己的状态。

  这样想着,我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很干脆的坐在客栈大堂之中要了一些吃食,我是打算在吃饱喝足以后,好好睡一觉,晚上再去见辛夷。可刚坐下没有多久,城中便传来了一阵喧嚣之声,是那种带着肃穆的锣鼓声。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大堂之中也不再安静,食客们纷纷开始议论,有的人甚至站到了窗边走廊开始观望。

  我不明白这个代表着什么,说起来我到地下城也不到一个月时间,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了解,也不好多问,反倒显得颇多嫌弃,只能仔细倾听那些食客的议论。

  “啧啧,这城中为什么会响起警示锣鼓啊?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可不是,上一次我听我爷爷说,已经是我祖爷爷那一辈了,那一次是地下的兽潮袭击青龙城什么的。”

  “这不预料之中吗?傻子才看不出来这段时间城中那么不对,不会是又有兽潮吧?”

  “别瞎说,我倒是听说好像是上一次那个搏斗场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城中的官儿们是要做个什么解释的?我家里有人在官家做事。”

  “真的吗?到底什么事情啊?我一直以为咱们这青龙城应该没有城主,要知道这种警示锣鼓只有城主才能决定用这种办法来通知全城。”

  “行了,反正警示锣鼓已经敲响,等全城想过一次之后,全城广播也一定会响起,到时候听怎么说吧。”

  我听到了此处,就没有再听下去,因为接下来这些人还是不可避免的对这个锣鼓的响起原因开始各种猜测,我第一次听到青龙城有如此一说,心中也是好奇。不过,那个全城广播我倒是不陌生,曾经也听过,十天半月的开一次,大概就是播报新闻的作用吧。

  我也没有太特别的去在意,之前就已经打算要带着辛夷离开地下城了。

  那警示的锣鼓还在不停的敲着,不止一处,而是城中各个角落都传来了这样的声音,而听见的人们,无一不是震惊,不管是在做什么的,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观望着在街上穿着盔甲的敲锣打鼓队伍,证实着这是真的警示锣鼓。

  各种不安的议论猜测不绝于耳。

  这锣鼓声一直敲了快半个时辰才算消停,无疑到了此时全城的人都知道了——警示锣鼓已经敲响。


仐三说:
今天时间还算充分,就抓紧时间再给大家写一更。另外,也谢谢我的书迷有那么好的心态。需要说明的是,这段时间不仅是文字上的工作很多,另外我也需要奔波,不能安心呆在家里好好写书。如果仅仅是文字上的工作多,我还能顶住压力,不轻易去说不能保证更新时间和数量。就是因为奔波起来,那个确实真的无法保证什么了,因为在本身文字工作就多的情况下,我无法存稿,也不忍心存稿,只想着哪天能多写些,就都发了这样子,就好像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