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四章 疑虑

第四十四章 疑虑

  在警示锣鼓的声音消停了以后,青龙城之中安静了一会儿。

  但是已经被这个锣鼓挑起了不安的人们,还是兀自的议论不停,猜测着是什么事情才引发了这警示声。

  当然,不管猜测的结果怎么离谱,总之据我听见的,还是以两三天前搏斗场所发生的一切为主要的猜测论调。

  不过,饭菜我都已经干干净净的吃完,觉得这一切与我无关,淡定的叫了小二,结了账就准备回房间休息。

  偏偏我才离座,城中就传来了那种扩音喇叭独有的电流声,我心中虽说不关心,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多少有些好奇心,干脆也不回房了,走了几步,也走到了栏杆旁边,挤在人群中,听一下这青龙城的高层究竟要说些什么,站在这边上也听得清楚一些。

  随着喇叭中声音的传来,整个青龙城都安静了下来。

  很难去想象这种偌大的城中,只回荡着一个声音,就是喇叭里传来的声音。

  播报的是一个女的,声音非常的甜美,但叙述的却是那一日我在搏斗场所做的一切,原本在我看来只是一场打斗,可是在播报稿的渲染之下,我成了一个不知道来自什么地方的奸细,而那日行为败露以后,竟然是要杀光整个搏斗场的人。

  后来,是地下城隐藏的妖皇出手了,才制止了这场悲剧。

  我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舆论宣传这一招看来到了哪里都是一样。而且,从这个内容开始宣读开始,我就知道这件事情的最终目的是要引出审判这件事情,看来张老板能提前那么久告知我消息,果然是一个神通广大的人物。

  只是,我想起了之前人们议论的内容,这个警示锣鼓好像很难出现一次,上一次出现还是因为什么兽潮,那是有灭城的危机,才动用了一次,因为需要全城的人都动员起来。

  的确,我在搏斗场的事情闹得不小,但往小了说,也不大,只是杀死了一个贵族,败了几大公子,并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如果非要说震撼的点,无非就是几大公子的出现...至于用得上警示锣鼓?

  另外,我想起了那一场莫名的审判,张老板的内部消息是要杀掉辛夷,洞开大阵什么的。而我夜探九儿的家里,辛夷对这件事情好像并不知情,她所知的反而是在这几天要嫁给九儿。

  谁在说谎?我并不怀疑辛夷,九儿那高兴的样子也绝对不是作伪,除非地下城的高层是连九儿和辛夷一起瞒住了。可是有那必要吗?

  那就是地下城的高层在‘演戏’?那演的也未免太过夸张了吧?连警示锣鼓都动用了。

  我还是倾向于阴谋论,可是我已经彻底的搞不清楚地下城这些人的目的,喇叭的声音还在继续,我已经彻底的陷入了自己的沉思,眉头越来越紧。

  知道周围的人太挤,碰到了我,我这才回过了神来,听见喇叭之中已经在说审判的事情了,大概是城中出了这样的事情,要从内部彻底的清查,也不能瞒着所有的青龙城人,要公开举行一场审判大会,就在明天。要所有的青龙城人见证。

  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出动全城?而且就在明天?我原本以为张老板告知我的这个消息至少要等几天,竟然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匆忙到了明天!

  越来越多的迷雾缠绕,我却理不出头绪,因为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我如何去理出这个头绪?可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件事情与我无关,我只管带着辛夷走,管它地下城洪水滔天,至少还没有到决斗的日子,不是吗?按照陈承一的说法应该还要等候几年。

  我不顾人群的喧嚣,转身离去了。

  喇叭还在继续,竟然新鲜的提起了参事院被攻击什么的事情,又在提醒大家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肯定是那神秘的敌对势力干的。

  我听得好笑,这也能扯上关系,但是歪打正着,的确不都是我一个人干的吗?和神秘势力有什么关系。

  等到我回答屋中的时候,那喇叭的声音还在继续,又一次开始重复的播报起来。只不过关上门窗,那声音已经对我构不成影响,原本就有些疲惫的我很干脆的开始躺上床,闭上眼睛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了,距离辛夷约我的时间不到4个小时了,我推开窗户看了一下,宵禁的街上比以往更加的安静,却也更加的热闹。

  安静自然指的是再没有什么多余的行人,而热闹自然是说,巡逻的队伍又多了不少。

  关上窗户,我随意的叫店小二送了不少的吃食,随意吃了一些,剩下的打包在一个包裹里,换上夜行衣,便悄悄的从窗户离开了这个房间。

  打包吃食,自然是为了带辛夷逃跑做打算,毕竟谁也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有些吃的东西总会让情况变得好一些。

  这一次的离开并不比上一次轻松,越来越严密的巡逻,让我的行动不得不更加的小心翼翼。

  辛夷约我的地方在城南的郊区,我多少还对那些有印象,从城南的郊区往外走,就是一片荒芜的地方,通往劳逸区,若说要逃走,那里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莫非辛夷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我一边各种设想着,一边朝着城南快速的移动,我有很多的想法,但心中却是安心,没有任何怀疑的,因为任谁出卖我,辛夷都不会出卖我。

  原本只要一个小时不到的路程,因为那些巡逻队的原因,我走了整整两个小时,这才到了城南的郊区。

  像这种地方,每隔很远才会有一个类似于路灯的大型油灯,可是这种油灯却不像都市的霓虹那样有穿透力,让这原本昏暗的青龙城城郊显得更加的昏暗,只比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要好上那么一些好了。

  这种昏沉我早已经见识过了,不以为意,而且也不会对我的视力造成太大的影响,反倒是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巡逻的队伍了,就像普通城市的城郊,这里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房屋,是那种在青龙城比较贫困,地位较低的人住的,在一种略微有些兴奋的心情下,我很干脆的在这寂静无声的城郊荒原上拔足狂奔了起来。

  城郊那么大,我也不知道辛夷会在哪里,可是我也并不介意,毕竟城郊再大也是有一定范围的,出了一定的范围,那就不属于城郊了,而是地下城的荒原了。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总之这城郊很大的范围都被我找了个遍,也没看见辛夷的影子。

  我干脆直接望着城郊之外跑去,准备从外到内的找,在我心里一点儿也不怕辛夷会不来,长久以来给我的固定记忆已经深入了我的灵魂,那就是只要我在,辛夷无论如何也会出现。

  就是这样想着,我一路跑的很快,竟然不一会儿之后,就跑到了接近城外的荒原了。

  当我抬头看去时,已经是城郊外最后一盏大型的油灯了,而笑容也出现在了我的脸上,因为在路灯之下的那个身影,不是辛夷又是谁?这一夜的她穿着淡绿色的长裙,依旧是华夏唐宋时期风格的衣衫,披着一件白色的斗篷,在油灯的映照下,侧影显得那么美。

  周围就是黑暗而安静的平原,一切都寂静无声,除了我的脚步声,辛夷站在那里,显得有些孤单,所以她也没有什么表情,就那么静静的等待着。

  我强压住自己想要呼喊她的冲动,毕竟这还是城郊的范围,有着稀稀拉拉的建筑,在这里发出一声呼喊声,比什么都明显。

  但或许是听见了我的脚步声,辛夷回头了。

  我自然认得她的眉眼,她的脸,内心充斥着一种快要挤爆心脏的喜悦,太久了,我和辛夷以前的日子隔了我们太久了。只要这一次带走她,一切就好了,就可以恢复从前了,只是我不会让她傻傻的跟着我了,我会牵着她的手,不再让她离开。

  是的,什么都可以恢复到正常的轨道了。我没有多想,也不深想,只是有一种固执的天真,觉得只要恢复到从前,什么都好了。

  只是已经过去的岁月,是有那么好恢复的吗?我甚至连考都没考虑过这个。

  看着我,辛夷没有什么表情,显得有些呆呆的,反而是这样,我才觉得是那个熟悉的辛夷回来了,莫非她已经想起了一切?

  我跑的飞快,很快就到了辛夷的身边,我看着她,喘息未定,她也就这样看着我,呆滞的好像比以前都要厉害一些。

  我也不管那么多,辛夷的样子难道我还不熟悉吗?她这个样子,我只能想是她这一次出来,可能冒了极大的风险,也承受了莫大的压力,我一把抓起了她的手,有些冰凉,我下意识的给她搓着手,说到:“在这里等了多久了?怎么手这么凉?”

  辛夷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而在握住辛夷手的那一刻,我心中就升起了一丝疑虑,我强压了下去,而在这一刻,看着辛夷这副模样,我心中的疑虑更甚。

  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在我脑中开始挥之不去,眼前这个辛夷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