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五章 埋伏

第四十五章 埋伏

  然而这个念头也让我感觉到罪恶,因为眼前的人是辛夷啊?我怎么可以怀疑她?

  且不说她千辛万苦的与我相见,就仅仅因为她是辛夷,我就不应该怀疑她。那么多的感情,那么多的岁月累积的一切,眼前这个已经刻入灵魂的模样,我怎么要去怀疑她不是辛夷?

  所以,这个念头只是在我脑海出现了一瞬间,就被我自己强行的驱赶。

  即便握着她的手,我的感觉是那么的不对劲。只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无论何时我牵住辛夷的手,她都会下意识的紧握一下,好像生怕失去一般,从不曾改变。

  就算昨夜,我与她相见,握她手的时候,她仍然有这个反应,只是今天....或许,只是失去了记忆的原因吧?

  想着她是失忆,我看着她的目光就更加柔和温暖了一些,另一手忍不住就去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是不是等久了?有些生气?”

  在记忆中我从不曾用如何温和的语气对辛夷说话,可她只是看了我一眼,还是那副呆滞的模样,之前我还觉得亲切,这一下是怎么也克制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不对劲!

  我太熟悉辛夷这一种呆呆的样子了,即便呆,但眼神绝对不空洞,而是一种不知道神游到何处的朦胧感。而看着我的时候,即便呆滞,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就如同...如同看一件喜欢的事物,看呆了的感觉。

  眼前的辛夷却是呆滞而麻木的,眼神是一种什么都没有的空洞。

  这种神情,这种眼神让人感觉到她是不真实的,甚至想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

  我有些慌了,虽然自诩经历了那么多,很难再有事情让我失去镇定,但面对辛夷,我才发现她不在我眼前,不在我身边还好,在我眼前在我身边,无论事情大小,我都有一种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感觉?

  我双手握住辛夷的肩膀,语气郑重而严肃:“辛夷,发生什么了?你慢慢告诉我,没有关系的。就算,就算你不跟我走,都没有关系。不管什么难处,我都和你一起面对。”

  这句话我说的很艰难,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是无法接受不带走辛夷的,那种强烈的不接受的感觉,其实就是我不能失去她。

  可是对比起来,我更在意辛夷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受了什么伤害吗?

  我说不出什么太动人的话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但这句话却是掏心掏肺的在说,地下城的风从我们之间吹过,辛夷的长发发梢从我的脸上拂过,她的神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眼神空洞的让我心也空了一大块,如同我的这些郑重感情都被这一阵风给吹走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情感存在,如同两个陌生人。

  只是一秒的瞬间,我就被这种气氛压抑的呼吸困难了,而眼前的辛夷眼珠转动了一下,看向了一眼别处,不等我也回头,她终于开口了,依旧也是辛夷的声音:“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到了?!我喉头滚动,差点被自己呛着,是因为我着急着问辛夷问题,许多,却堵在了喉咙。

  可辛夷似乎完全意识不到我的着急一般,忽然伸手面无表情的用手一下子拿开了我握住她双肩的手,就如同拂去一片尘埃那么简单。

  我瞬间窒息,那是一种痛苦,难以置信,愤怒,伤心综合在一起的大锤,重重的锤向我的心,疼痛压抑的连我呼吸都不能的感觉。

  辛夷却忽然倒退了好几大步,我下意识的想追,她却陌生冷淡的让我在那一刻连靠近她的勇气都没有。

  就是在这个时候,从我的脚边开始忽然一股巨大的能量开始流动,运转。

  我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对劲,可整个人却还是不争气的所有注意力都在辛夷身上,看着她疏离冷淡的表情,看着她视我于无物的空洞,看着她一步一步丝毫不关心的后退,然后一抹亮色刺痛了我的双眼。

  我脚下,原本是一片毫不起眼黑色泥土的脚下,开始亮起了冷白的色光,我终于反应过来我的处境可能不妙,这才看见以我为中心,蔓延到十米左右的圆形,都亮起了这种冷白色的光。

  仔细看去,这些光是由地面上的纹路形成的,而这些纹路本身是淡黑色,几乎和土地融为一体。

  若不是那冷白色的光亮起,我可能要举着手电趴在地上,才能发现这些纹路...我不熟悉这些纹路的勾勒方式,再仔细看去,在纹路与纹路之间有凸起的小小东西,是一个个的类似于骨节的东西,那是无疑是押阵之物,也不是我熟悉的。

  可是,还用说吗?这毫无疑问是一个阵法,我所站的地方是一个阵法所在,而且我是站在阵眼的位置。

  不到半秒,我的脑中就得出了这些信息,我知道我此刻必须趁着阵法才开始运转的时候避开这里,我举步就要朝着外面冲去。

  却听见‘铛’的一声,有一个物体撞向了眼前不远的油灯,油灯一下子光芒四射,发出比之前亮了不知道多少的光芒,一下子照在了我的身上。

  几乎连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那些冷白色的光好像会随着那油灯发出的光的指引一般,之前还在扭曲的发着光芒,一下子都随着那油灯的光重重照射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耳中仿佛听见了‘轰’的一声嗡鸣,接着我的第一感觉是在我灵魂之中的万魂花剧烈的挣扎起来,在那一刻好像是在与什么力量抗拒。

  可惜的是,如今的万魂花还太过稚嫩,即便是聚集了万魂之力才开出的花朵,也一样无法抗拒这股力量,竟然第一次被深深的压制在了我的灵魂之中,连摆动都不能做到的了。

  接着,那些光芒如同带有诡异的穿透性,面对我浩瀚如海的灵魂力直接的穿透了过去,直触我的灵魂,带着千钧的重压直接压制住了我的灵魂。

  就如同一座山忽然降临到了我的脊背之上,才在灵魂之中发出了一声‘轰’的嗡鸣。

  如此多的感受,似乎很漫长,却只是短到不能再短的一瞬,在我的视线之中,后退着的辛夷甚至连半步都没有跨出,我就已经灵魂被彻底的压制了。

  压制的是如此的彻底,连一丝灵魂力都驱动不了,就不要想着还能驱动中枢阵纹了。而灵魂被缠绕着,被压制着,就连藏于我灵魂之中的吞灵焰也被压制在了其中,不得出来,我如同被彻底的剥夺了力量,一下子变成了普通人。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后果,最严重的后果在于七魄被压制,就等于剥夺了我的行动能力,好比一个灵魂受创的植物人,只能躺在床上,我也只能呆呆的站在这里。

  唯一不能被压制的,只是我的意念罢了,我的意识还清楚,可那有什么用?

  这场变故发生的太快太快,从阵法启动,到我反应过来,想要避开,到我彻底被禁锢,不过短短的一两秒。

  原来‘时间到了’是这个意思吗?一丝苦涩开始从我的心间蔓延,我的神情开始变得冰冷。

  如果在这个世间,辛夷都不可以信任,我还能信任谁?尽管我知道有那么多人,如同正川哥,老周,海念等等...可是,我还是开始心灰意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辛夷在我心中是那最放心,最亲切,最重要的一个了。

  我看着四周,那个油灯是那么的碍眼,我也终于明白了,这个阵法的关键在于那个油灯,一个这样功效的阵法怎么可能没有一个真正的阵眼压阵之物呢?只不过被掩饰成了油灯罢了。

  这是一个一开始就针对我的阴谋啊!

  而我竟然那么傻,看看这个油灯的位置吧,其实已经距离最近的油灯拉开了很长的距离,周围都是空荡荡的,其实已经远离了城郊,根本出现在这里就很突兀。也或者可以说,这里根本都不算城郊的范围了。

  我只是看见了辛夷那么开心,想着能够带走她忘乎所以,连一直以来都不曾放下的警惕都没有了。

  这一切是为什么?也不为什么,因为她是辛夷,她在失忆的情况下,都能为了我对九儿出手,我对她怎么可能有半丝防备?

  此时,辛夷已经退的很远了,而在更远的地方,出现了几个披着黑色斗篷,装扮在地下城看起来很正常的人。

  我被定住,连转头都不能,只听见从四面八方都传来了脚步声,显然这样的人不止我看见的那几个。

  这是一个包围我的死局?就算阵法没有作用,在这四面八方都还埋伏着人呢?若不是这时的光芒大盛,若不是他们刻意的朝着我走来,在这黑暗的地下城荒原,我就算是猫头鹰也不会看见有这些人存在!况且,在我只注意着辛夷的情况下。

  至于他们埋伏的距离,也可能超过了我的感知,亦或他们有什么办法压抑了自己的气场。

  总之,不管是什么理由,我中了埋伏。

  而且是一击必杀的埋伏,不给我任何的挣扎。

  
仐三 说:
晚上11点多到家,吃点东西,洗个澡,原本准备睡了,有点累的。不过,不安心啊,还是跑到电脑面前,无论如何更新一章给大家。明天,我做了准备,怎么也得正常更新两章给大家。而且,我也说明了,不能出现连续不更的情况,我得需要时间。想着你们等,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安心,很牵挂。我觉得吧,你们应该是约我了,我不好意思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