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六章 绝境

第四十六章 绝境

  就这样,我被困在了阵法当中,辛夷的身影已经远去,淹没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反倒是那些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离我越来越近。

  地下城的风‘呼呼’的刮着,仿佛人的咽呜,带着一丝丝凄楚,吹在我的脸庞。奇异的是我此刻根本都不慌张,也没有办法去思考怎么破局,因为一种巨大的心痛吞噬了我,我全身上下,从心脏到指尖,都在疼痛。

  辛夷,她为什么会出卖我?辛夷,为什么成了这个陷阱最大的诱饵?辛夷...辛夷...

  无数的往事从我的脑中略过,最后化作她跟在我身后,用那样喜爱到呆滞的眼神看着我的样子,然后和之前那冰冷空洞的样子重合....我的心越来越迷茫,即便事实如此的明显,我对辛夷竟然也恨不起来,甚至连抱怨都不能有。

  脚步声已经停止,数十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阵法之外,然后快速的聚集在了一起,统一的站到了那个为首的黑衣人身后。

  风扬起他们的斗篷,也让我恍惚的思绪清醒了过来,我看着他们,如此费心费力的一个大局,最后要做的是什么?

  为首那个黑衣人掀起了自己的斗篷,露出了斗篷之下的那张脸。

  其实并没有什么意外的,如果不是他,我才会感到惊奇——九儿,这局的布置者。

  我们的目光在阵法的光芒之中对持,他看向我的目光不仅仅有恨,有妒忌,还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慢慢的,他开口了:“我以为在这个世间,最深爱辛夷的人是我。可是没有想到你,两次都会栽倒在同一个地方。第一次,是因为探查辛夷的消息,完全没有防备的去到了忘忧阁。第二次,是要和辛夷见面,看见她,就毫不犹豫的冲进了阵法陷阱当中。如果不是深爱着这个女人,以你的精明,在青龙城,我们的眼皮底下做了那么的大事,都未曾出事的你,怎么会如此如此轻易,甚至显得有些愚蠢的一而再的跌倒在同一个地方呢?”

  我盯着九儿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第一次有这么一个人在我面前如此直接赤裸的说我深爱着辛夷!而这个人还是另外一个深爱辛夷的男人。

  这是我自己都没有想过的问题,可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事实。每一次那种焦虑,担心,着急,牵挂,甚至心酸,欣喜,兴奋...我都还记得,哪里顾得上什么警惕?而看见辛夷,我怎么可能怀疑她?就算她用刀刺向我的胸口,就算有血淋淋的事实,我的脑中都难以相信她会出卖我。

  我问自己,如果事情重来一次,我是不是就会不跌入陷阱,答案是否定的,我知道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栽倒在同一个地方。尽管这很让人生气,让我自己都生气,可是的确是没有办法。

  就好比我最看不透的承一先生,若他面前站着的是那位清冷的如雪,我相信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踏入这个陷阱吧?因为有的选吗?眼前这个人,是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也最不忍怀疑的人。

  我总算明白了我心底的那丝苦涩是怎么来的了,因为让我陷入这个陷阱的不是别人,是辛夷,是那种明知是火海,我也必须跳进去的阳谋,这还算什么阴谋?

  就如我是聂焰的那一生,明知碗碗为了狐族,跟随那些大妖,设下了一个必死之局来等我,我还是去了,因为没有办法不去。

  那么,我爱辛夷?在这一刻,我再也没有办法去否认什么,少时岁月自然的相伴,阿木的一杯长相思吐露的真言,一切的牵挂和心酸,周围朋友的旁观者清,都早已说明了答案。不肯承认和面对是我自己。那时的我怎么可能明白,是因为碗碗在我灵魂力刻下的印记,让我本能的去抗拒自己再爱上一个人。

  一丝苦笑挂在了我的脸上,如果今夜我必须结束自己的生命,那么在这一刻明白了,也不算太晚。毕竟,做鬼都当个糊涂鬼就太可悲了。

  “很好笑吗?你觉得我应该称呼你现在的假名,还是称呼你为狼汉呢?”九儿站在阵法的边缘,阴沉的看着我,斗篷之下他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长袍,上面用暗金色的线勾勒出了一只九尾狐的轮廓,不得不说这件衣服倒是和他那邪异的气质很匹配。

  就如辛夷和他站在一起,也是很配的样子。既然选择了出卖我,那么辛夷终究还是选择了他吧?

  “叫我什么,你觉得重要吗?既然费心费力的布了这个局,就直接了当的做你想做的吧。我没有心情和你啰嗦。”我的语气有些淡淡的,并不是我很英雄,而是我很想摆脱此刻这种心痛,它让我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这种感觉我从不曾有,即便在曾经遇到过那么多打压与挫折,我都一直充满着希望,从未像此刻这样绝望。

  这种绝望就好像我还是聂焰时,沉溺在酒精中难以自拔的感觉。

  “我其实很想和你啰嗦两句。很想知道,你究竟何德何能,让辛夷对你如此念念不忘?她甚至不知道你是谁?”九儿却不接我的话,而是很刻意的,用一种疑惑的神态问我。

  “辛夷最终不是选择了你吗?所以,我为何要回答你的问题,来配合你此刻的装逼?或者,安抚你之前那难受的妒忌?”我说的冷冰冰的,至于他为何知道我是狼汉什么的,在此刻统统都显得不重要了。

  “辛夷选择了我。”九儿莫名的重复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疑问句还是陈述句,总之他怪异的呵呵笑了两声,很快带过了这个话题,而是看着我问到:“什么是装逼?”

  “呵呵,那不重要。”我也故意呵呵笑了两声,好像能这样嘲讽他两句,我的心里能痛快一些。

  “好吧,无论如何。这个阵法很神奇,仿造着天地禹步所刻画的阵法你是不能反抗的。不过,时间有限,也不是真的天地禹步,囚禁住了你,就很难打破这个屏障。所以,我也不打算废话了,我自己是很想杀了你,彻底的杀了你。”九儿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到。

  天地禹步?那个传说中天地间最古老,也是最神秘,威力最大的术法?是谁有那么本事,模仿天地禹步刻画出一个阵法?

  此时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我看着九儿说到:“你想让我魂飞魄散,是吗?那你就动手啊,不能如愿岂不是显得你很可悲?”

  我并不是刻意的想激怒九儿,而是对着他我根本无法平和的说话,总是想打击他一下。这就是我的妒忌吗?妒忌最终辛夷选择的是他?

  九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如今这个局面,他实在没有必要被我激怒,他说到:“到最后,你肯定会魂飞魄散的。只不过现在,地下城的那些大人们,对你的灵魂很有兴趣,我也只能顺着他们的意思。其实想想,这不是让你比魂飞魄散更惨吗?”

  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的确这比魂飞魄散更惨。九儿到如今都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好像地下城的那些高层也没打算透露这件事情。不然就以九儿对我的好奇,他一定不介意拨开我的伪装,看看我究竟是谁?到了现在,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我的面貌是假的。

  看我沉默了,九儿得意的笑了两声,然后退后了一步,回头示意了一下。

  从他身后走出来了一名披着黑色斗篷的人,九儿从怀中掏出了一根暗金色的绳索,交给了那个人,说到:“把他绑住,这条绳索自然会把灵魂禁锢在他的肉身内,让灵魂暂时不会离体。然后,杀了他吧,动作利落一点。”

  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接过绳索,沉默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毫不犹豫的快速朝着阵法之中走来。

  我看着九儿,大声说到:“你不是很恨我吗?怎么连亲自来杀死我的勇气都没有,还要手下来动手?亲自动手不是更加解恨吗?”

  九儿看着我说到:“的确如此。可惜这个阵法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入的,我不想留给你任何可以伤害我的机会,那又如何?对于你这种人,还是小心一些的好。何况,我不想你的血脏了我的手。”

  说完,九儿的眼神已经彻底变得冰冷,看了我一眼,转身朝着那些黑色斗篷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我被禁锢着,毫无办法。就算不是魂飞魄散,人被杀死了,意味着我身为叶正凌的一生已经结束了,很多未做完的事,很多还牵挂的人,都要在这一刻彻底的画上句号。

  此时,我才开始觉得悲伤。可是,这一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沉默着,非常利索的开始用那条暗金色的绳索开始捆绑我。

  我不能动弹,只能麻木的看着,而在远处九儿,也在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捆绑我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只是两分钟,我已经被捆了一个结实。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在这个时候站起来,拿出了一把锐利的匕首,拉下了斗篷,淡淡的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了。”

  我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