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七章 死

第四十七章 死

  但我又很快垂下了眼帘,装作一脸平静。

  刚才那一刹那的失误,希望没有引起九儿的注意。应该他也没有看见吧,毕竟眼前这个黑色斗篷人的个子比我高,已经遮挡住了我。

  对我亮明了身份,我不知道下一刻他会选择怎么做?在这种局势下,翻盘的机会并没有多少。

  可是我不能开口询问,也不等我开口询问,我胸前的肌肉内就传来了一阵冰冷的感觉,我的肌肉下意识的收缩,这时才感觉到尖锐的刺痛。

  “忍一忍,很快的。”他无声的开口,口型的确是如此。

  匕首精准的刺在我胸口的位置,寸寸推进,然后终于停下。

  这种痛楚我自然能忍受,却见他抬手,飞快的在我脖子的某一处大力的摁了一下,一股暗劲传了进来,我整个人就开始天旋地转,再也站不住,一下子倒了下去。

  胸口的伤势慢慢的麻木,模糊的眼中看见他快速的拔掉了匕首,又在我身上几处快速拍了几下,就感觉大量的鲜血往着伤口涌去,也涌入我的喉头。

  随着匕首的拔出,鲜血从我的伤处开始大量的涌出,我的口中也喷出了一口鲜血。

  我意识开始模糊,却又奇异的保持着一丝清明,只是我感觉好像不会呼吸了一般,拼命的喘息,也吸入不了多少氧气。

  这种很真实的感觉,在告诉我,我现在就是濒临死亡。

  他真的杀了我?不会吧?我的脑中反复的盘旋着这个念头,终于抵挡不过的昏迷了过去,可是又不像真的昏迷,耳中还能听见周围的动静。

  这是死亡以后,灵魂还留在体内的感觉吗?

  安静了一会儿,我感觉环绕在我身旁的阵法渐渐失效了,因为再没有那种如山的压力压迫在我的灵魂,我很想一跃而起,可是我又全身无力,无法动弹,况且还被绑着。我是死了,对吧?

  可这种体验也未免太奇异了,如果是死了,为什么我还能思考?我不太相信,今天就是我的‘倒霉日’,辛夷选择了九儿,最终用出卖的方式放弃了我。接着,一个虽然和他有着奇异的关系,算不上朋友,也算不上敌人,却让我就是愿意相信,愿意信任的家伙,在亮明了身份以后,杀死了我。

  对的,那个家伙就是童帝!在最后一刻他掀起了斗篷,我一眼就看出了他是童帝,在将近一个月前,我们一起在于老板那里,接受了于老板的化妆,他还保持着,一只俊美异常的狐族妖人,我怎么可能认不出?

  这下倒是满足了一下愿望,他和九儿站在一起,两副妖孽般俊美的容颜,的确不分上下。

  安静只是一小会儿,在阵法失效以后,我很快就感觉有人靠近了我的身边,接着九儿的声音就在我的耳边传来:“死了?”

  “一刀捅入心脏。”回答九儿的是童帝的声音,没有什么肯定或者否定,只是单纯的告诉九儿他做了什么。

  接着,我感觉到九儿似乎蹲了下来,然后他的手在我身上随意摸索了一下,就停留在了我的心脏,我也不知道他是否感觉到我的心跳,我对自己这个状态并不清楚。

  但很快,九儿的手就放在了我的鼻端,停留了一阵,接着我便感觉他站了起来,似乎叹息了一声,然后才说到:“如此强悍的一个人,就这样被你一刀杀死,我真是缺乏真实感啊。不过,狐俊,你倒是真的深得我心,做事的确干净利落。抬走他吧。”

  狐俊?这应该是童帝在地下城的名字吧?真是臭屁啊,走到哪里也不会忘了自己英俊这件事情。

  九儿没有怀疑,看来他是真的杀死我了吧?我连自身冰冷的温度都感觉不到,反倒是感觉到了九儿的手在抚上我身体那一刻的温热,这就是死人和活人的差别吧?

  我脑中的思维仿佛不能停止的在思考,可是下一刻,我猛然一惊,如果我的身体真的死亡了,为何还能感觉到九儿手掌的温度?胸口的伤口为何还有刺痛感?

  或者这是没有脑死亡的原因?我不是太懂这些医学,却也不能动,不能言语,接着就是感觉到身体被人抬起,走了一些距离以后,被放在了一辆车上。

  这一路都很是沉默,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直到我被放到车上以后,我听见九儿说到:“狐俊,你就负责带人把这个家伙的尸体运送到那个地方,亲自看守。务必要等到几位大人到了才能离开。明日就是青龙城的大事了,我不想在中途出了什么幺蛾子,毕竟几位大人非常重视这个家伙。”

  “是。”童帝回答的非常简洁。

  “好吧,那我先回去看看思思怎么样了。”说完,我就听见九儿离去的脚步声。

  看看辛夷怎么样了?辛夷刚才不是还在这里吗?或者,她有什么事情?尽管是活生生的事实摆在眼前,我还是忍不住去想着辛夷的一切,倒是在这个时候,车子也开始动了起来,速度不快,我感觉童帝就走在车子的一旁,非常快速的在我口中塞入了一颗辛辣的,如同药丸一般的东西。

  接着,童帝在我的身体一拍,那颗药丸就滚入了我的咽喉,无法吞咽的我差点被这颗药丸给呛死,小小的动了一下,却被童帝摁住了身体。

  “看什么看?继续前进!这一路我负责,一定要随时检查着,这个家伙实在太厉害了。如果出了什么岔子,会是什么后果,你们清楚吧?”童帝的声音在我耳边再次响起,是刚才差点露陷吗?我也不知道,只感觉那颗药丸一进入咽喉,就迅速的化开,成为了一股辛辣的液体,流入我的胃中。

  一点点暖意渐渐的升腾开来,我的感知在迅速的恢复着,也能感觉自己非常微弱的开始呼吸,频率很慢,就像修行练功时,那种呼吸的频率,十几分钟才会呼吸一次,或许更久。

  对于修者来说,这种呼吸频率是正常的,用皮肤毛孔呼吸是每一个入门的修者都多少会一些的。

  我忽然明白了我的状态,刚才肯定是陷入了假死的状态,毕竟一个修者在一定的时间内不呼吸,是不会造成缺氧,而真的死去的。换做普通人,是一定不能承受这种状态的。另外,心脏的暂时停止跳动,对于修者的强悍身体来说,也并不是很大的问题,更何况身体更为强壮的猎妖人。

  童帝是用了手段,让我进入了假死的状态,然后躲过了九儿的探查。而九儿可能因为太过信任童帝,在验证了一番,确定我死亡以后,竟然没有再多怀疑什么的,就把我的尸体交给了童帝,然后自己因为牵挂着辛夷走掉了。

  我的内心稍微感觉到一些温暖,童帝那个家伙到底没有对我下杀手,反而在这种局势中,步步算计为我争取到了一丝生机。

  从得到九儿的信任,到赌九儿会让他动手,到揣测九儿的心思,预估他一定会急着离开去看辛夷,看似简单的一个局,其实步步危机,不仅需要细腻谨慎的心思,还需要一些运气去赌。

  我在猜测,如果九儿没让童帝动手来杀我,童帝又会怎么做呢?

  不管怎么样,我以为已经消失了的这个家伙,原来就一直潜伏在我离我很近的地方,步步为营的不知道在算计着些什么?最终,也不负我对他没有理由的那种信任,出手救了我。

  在危机过后,怕我假死的太久,影响到我的根基,又冒险解除了我这个状态。

  我的心中感激,这个家伙...但毕竟不能流露出什么,更不能表达什么,在这个时候绝对不是暴露一切的好时机,我只能继续装死,就连缓慢的呼吸也很小心,即便这地下城的风声足以掩盖一切细微的动静。

  一路上,都很沉默。

  除了童帝之前说的那句话,再也没有人开口,我听见童帝的脚步声始终在耳边,如同一种默契一般的,我们在守护着这个秘密,至于爆发之后会怎么样,我倒是有些期待。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接着,我听见了一系列琐碎的声音,就比如开门声,移动物体的声音,总之各种的忙碌以后,我又被抬了起来,然后放在了一张应该是石床的冰冷床上。

  “好了,你们都在外面守着。这里由我亲自来看守,几位大人到以前,不管是任何人,什么理由都不允许靠近这里。”终于,在安顿好一切以后,童帝开口了。

  他似乎很有地位,也很有威严的样子,说完这句话,我只听得整齐的答应声,便响起了一窜脚步声,那些人离开了。

  又是安静了一会儿,我听见了童帝的脚步声渐渐的来到了我的床前:“上一生,这一世,教训还不够吗?早就说过,让你离那天狐远点的。真是让人失望的愚蠢。”

  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童帝就站在我跟前,眼中流露的尽是鄙视,我却笑了,说到:“再来一次,我还不是一样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