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九章 冲杀(上)

第四十九章 冲杀(上)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能被地下城关进这样‘天牢’里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人物?我若说不好奇,那是假的。

  而他那一句见死不救,让我稍许犹豫了一下,原本和童帝一起正在快速的奔跑,脚步也不自然的慢了下来,差点就折返回去,想要透过那个小窗一探究竟,被锁在那道铁门之后的究竟是什么人?

  可童帝似乎跑在前面也洞悉了我的念头,就在我犹豫的刹那,他一个折返,拉着我就朝外冲去,一边跑一边对我说:“跟你说了不要理会,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可他说我们见死不救,况且他是地下城的敌人才会被关在这里吧?你难道不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我不肯承认自己的莽撞,兀自的争辩起来,其实在这种时候,我是不应该节外生枝的。

  “谁告诉你敌人的敌人就一定是朋友?那是一个危险人物,不能轻易地放出来,当然,在有必要的时候,我不介意让青龙城乱上那么一乱。”童帝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我,而是一下撞开了前面走廊虚掩着的铁门冲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力道扬起了他额前的黑发,看着童帝面无表情的脸,我忽然搞不懂童帝失踪这一个月,到底搞什么去了?如今总觉得他有些神神秘秘。

  可是跑路的时候到底不方便询问那么多,童帝也不像有耐心要和我长谈的样子,他只是闷着头向上方跑去,我也跟在他的身后,那长长的阶梯就像没有尽头一般,我在心里咒骂,我到底被关在了多深的地下?被送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有感觉经过了那么长的阶梯呢?

  童帝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疑问,一边跑一边对我说到:“送你进来的时候,走的是密门密道,现在咱们得光明正大的从大门跑出去。”

  我一边跑一边骂:“有捷径你不走,有密道你不跑,咱们又不是做什么光荣的事情,为什么非得从大门跑出去?”

  童帝回头像看白痴似的看了我一眼,说到:“那密门密道靠近青龙城的枢纽阵法,防备力量最是严密,不怕死的你就原路跑回去吧。”

  “青龙城的枢纽阵法?那是什么东西?我发现你怎么知道的比我还多?”我一边跑一边问,不知觉间,喘息已经微微有些粗重,我以为我在青龙城混这一个月已经很接近核心秘密了,还被陈承一带去看过那个血祭大阵和封锁地下城的大阵,却发现童帝在青龙城混这一个月无声无息的,也没闹出什么乱子,知道的却比我还多的样子。

  “你有那精神问东问西,还不如留一点体力,等一下好和我一起冲到安全的地方,免得到时候腿软,连战斗都没有办法,倒成了我的拖累。”童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倒是对我冷嘲热讽了一句。

  我被童帝气得青筋直跳,没人敢说我叶正凌战斗不行,他竟然还会嫌弃我是他的拖累?可我到底也没有开口争辩什么,既然童帝说有战斗,那冲出去就一定不是一件轻松地事情。

  这甬长的阶梯跑的我和童帝这样体力的人都开始大喘息,这才看见了尽头,谁也没有想到,如此的地牢,这尽头处竟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木门。

  跑到木门前时,童帝猛地停下了脚步,开始快速的调整着呼吸,恢复着体力,我一个来不及差点撞上童帝,却被他及时的拉住,然后从腰间解下了一袋子酒水,拔开塞子灌了一大口,然后递给我。

  “干嘛?庆祝逃出升天吗?”我一边冲着童帝调侃了一句,一边接过他的酒水袋,咕咚咕咚灌了两口。

  地下城的酒水虽然劣质,水比酒多,但在这种时候多少也发挥了一点优势,起码有解渴的作用,喝的多了竟也能感觉到一丝沸腾的酒意。

  童帝没有理会我的调侃,和我一人又灌了几口皮袋中的酒水,然后扔了空袋子,说到:“逃出升天?不,游戏才刚刚开始!”说话间,他从后背掏出两把长刀,扔了一把给我,然后‘嘭’的一声,撞开了眼前的那一道木门。

  我还不知道童帝的斗篷里藏着两把长刀,扬手接过,入手颇为沉重,低头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各种符文,原来是猎妖人常用的那种可以发挥灵魂力的符文兵器,连这也搞得到,看来童帝在地下城混的真的比我好。

  “哇哦,符文兵器啊。”我一边跟随着童帝踏出了木门,一边随意扬了扬手中的符文长刀,说实话,牙还在我的身上,但童帝说要战斗,我想象的应该不是一对一的战斗,如果是群战,牙不见得比这普通的符文长刀好用。短兵器并不适合群战。

  我一边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边又觉得前方怎么异常沉默?也没听见童帝的脚步声,抬头一看,却是吃了一惊,在我和童帝的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排着整齐的队伍阻挡了我们的去路。

  这些人都披挂着标准的青龙城制式铠甲,无疑这就是青龙城的军队了,我也数不清有多少人,大概五六百人总是有的,不由得心想,才那么点儿人就已经有这种密密麻麻的效果了,古时动不动就数万甚至数十万人的战争,那该是有多震撼?

  心中虽然这样想,可我并不轻松,一边靠近着童帝一边说到:“不是开玩笑吧?怎么这么大动静?”

  “你以为呢?我的笛声只是暂时制住了天牢中潜伏的高手,但天牢中是有阵法的,一旦逃跑破门而出,就会惊动这一个辖区的军队。”童帝的语气倒是平静。

  在这时,前方的队伍自动分开,走出了一个骑着战马的人,他全身披挂,比那些士兵简陋的盔甲不知看起来强大了多少?看样子至少得是个将军级别的人物才有这样的装备。

  “狐俊,你果然背叛了。看来大长老料事如神,让我早早亲自带了部队在这里防备,守卫,以防万一是对的。”那个为首之人的语气颇为痛心疾首,但又带着一种意料之中的装逼感。

  “这是谁啊?”我小声的在童帝耳边问到,但在说话的时候,灵魂力已经灌注满了我手中的长刀,这种普通的猎妖人武器,就不要指望能够承载多少的灵魂力了。

  可我心中总觉得怪异,这样打架是我的风格,童帝不是应该在我身后吹个笛子什么的吗?童帝却开口说到:“管他是谁,反正认识我的多,我认识的少,你愿意眼睁睁的看他拖延时间,越拖人越多吗?”

  “不能!”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那还啰嗦什么?你去砍那些小兵,我来砍那个大的。”童帝的话刚落音,我和童帝便默契十足的同时挥舞着长刀冲了出去。

  童帝一个跃起,手持长刀直接就砍向了那个骑在马上的“装逼将军”,而我一个俯冲,长刀所向却是那一群排列整齐的士兵。

  那个装逼将军可能以为童帝至少会辩解两句,或者说点什么,没想到我和童帝嘀咕了两句,便直接动手,在仓促之间,只能架起他手中的长枪迎上了童帝。

  将军尚且如此,那群士兵就更没有反应过来,我根本不关心童帝那边的战斗,如果连一个装逼将军都搞不定,他在那个时代也不可能和我并称双子。

  我虎吼了一声,长刀之中灌注的灵魂力终于爆发而出,即便这柄长刀能够承受的灵魂力有限,但是我的灵魂力是如何的浑厚?况且是被我压缩再压缩,灌注在了长刀之中,早已到了这柄刀能够承受的极致。

  一挥之下,这柄长刀竟然发出了一声极限的嗡鸣,却又充满了畅快之意,刀锋所向,一片灵魂力所形成的月牙形的锋刃,如同最锋利的收割风暴,冲向了那一群士兵。

  一个照面之下,为首的前几十名士兵,灵魂就受到了这股力量的震荡,被冲击的东倒西歪,一下就乱了阵脚,而我趁机冲入了士兵群中,开始大开大合般的砍杀。

  尽管我经历了无数战斗,到这一次才体会到了一丝战争的感觉,体会到了什么叫在乱军中杀个七进七出的畅快。

  这些士兵的个人实力在我面前,完全就不够看,但集结在一起,倒也有一种特殊的气势。在经历了最初的凌乱之后,有一些士兵稍微稳住了阵脚,在副将的指挥之下,也形成了一定的战斗力,这就是我说的气势,那种属于军人的感觉,只有集合在一起才有的冲击力。

  所以,在军队面前,很多个人的英雄往往也毫无应对之力。可惜的是,实力终究相差太远,这些家伙虽然给我造成了一定的麻烦,就比如说几十个回合的砍杀以后,我的身上也多了几条伤口,可到底被我杀出了一条血路。

  我从阵头一路砍杀到阵尾,身后完全是一条由鲜血和尸体堆积起来的血路,那一把符文长刀也出现了几个豁口,但是杀到最后,刀锋上所凝聚的鲜血已经一路滴流成溪。

  终于我的眼前再无阻拦,我的心中那股热火却被刚刚点燃。也不知道触动了什么,城中四处开始响起刺耳的鸣锣声,我回头大喊:“童帝,还没搞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