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一章 救赎之地

第五十一章 救赎之地

  我和童帝嬉笑怒骂,一路厮杀。

  看似潇洒的英雄一般,实际上可能已经成了这地下城妖人眼中最大的恶魔。

  如果立场不同,永远不能用对错去划分是非,那也无所谓英雄和恶魔,人,又应该怎么样去从这个怪圈之中超脱?做到正确的自我?

  我承认我想的问题是太复杂了,特别是在这种充满了血色的冲杀当中。

  青龙城的风带着一种地下城特有的刺骨寒意,扬起我的头发时,我的眼前已经一片血污,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但我的鼻子如同已经失灵一般。

  马蹄声响彻在最后空旷的一片广场,在这里,一支主力军竟然被我和童帝两人生生的杀退,这对于已经不想杀戮的我们来说是最后逃跑的机会。

  我们都没有用上什么厉害的术法,只是单纯的厮杀,灵魂力的硬碰,最初的长刀早已经卷刃,变成了一堆废铁,手中的弹枪也已经折断,再来恐怕就是大范围厮杀的术法了,我们不愿。

  可是心中也衡量出来了,深知身为双子的我和童帝在一起,这青龙城地下的军队除非是能够集中的冲杀,这样的拦截对我们恐怕已经没有效果了。

  当初的聂焰和童帝是在真正回归的路上了,他们就快要回来了。

  马这种在地下城奢侈的生物,终于在这个时候绽放出了速度的优势,剩下的路,除了零星的小股队伍,我们再也没有遇上什么有力的拦截。

  就这样,我们一路冲杀出了青龙城,在终于甩脱了追兵之后,一头扎入了那怪石嶙峋,如同石之森林的一片地方!

  极限的冲刺到了这片地方,速度终于慢了下来,童帝紧绷的神色也轻松了不少,他策马在我的前面,在路过一根巨大的如同千年巨树的石柱之后,童帝的身影忽然消失了,只剩下马儿在那石柱前大口的喘息着,带起大团的白气,这样的极限奔跑,再来哪怕半个时辰,这两匹健壮的马儿也会口吐白沫而累死。

  我没有慌张,果然在上方传来了童帝叫我的声音,他整个人已经攀爬上了石柱,所以才会给人他瞬间失踪了的错觉。

  我一笑,也从马上一跃而起,跃到了石柱之上,抓住了几块凸起,跟着童帝一起朝着上方爬去,没有爬动几步,这原本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的石柱,忽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出现了一个小门,一只手伸出来,一把就把童帝接应了进去,同样我也是这样被拉了进去,童帝身后的力量原来藏在这种地方?

  小门之后,是一个仅容得下两人坐下的空间,此时亮着昏暗的灯光。

  接应我和童帝的是一个头发和胡子都花白的人类中年男子,看样子并不是太老,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沧桑,才会有这样花白的发色。

  “马怎么办?”一起战斗了那么久,我对两匹马儿已经产生了一些感情。

  童帝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我还担心着这种问题,只能无奈的对我说到:“不用担心它们,它们很聪明,自己会跑到安全的地方。再说在地下城,马是珍贵的物资,就算它们被捉住,也没有性命之危,反而会被当大爷一样的供奉着。”

  我没有再多问,因为明显那个接应童帝进来的中年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防备。

  童帝也没有多言,而是无声的冲着那个中年人点点头,那中年人便沉默的朝着下方爬去,原来这个藏在石柱内仅容两个人坐下的地方连接着的是一条向下的石阶,而一路向下,到达终点时,就进入了一片昏黄的地下空间。

  这里比起地下城更像地下城,完全的泥土通道,看起来像是一个很老的电影《地道战》的场景。

  到了这里,中年人的神情出现了犹豫,显然我已经接近了他们秘密的核心,他不知道是否该让我这个陌生人进入?童帝从我染血的胸前口袋摸出了一支我‘打劫’那个最初的副将得来的烟卷,然后在旁边的火把上点燃上了。

  同样染血的烟卷叼在他的口中,他一把揽住我,吐出了一口烟,这才望着那个中年男人说道:“五十二,你别这样,这是和我一路冲杀出来的战友,也才是这次行动最主要的目的。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在不久的以后,说不定,不,应该是有极大的概率,他才会是你们真正的领袖。”

  “童,你是在开玩笑吧?”那个中年人没有想到童帝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眼中明显是巨大的震惊,看我的眼神立刻也就变得不一样起来。

  童帝眯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喃喃自语的说到:“双子存其一,五十二,在有些事情上我绝对不开玩笑。因为这该死的妆容,你以为他是妖人吗?你没认出他来吗?他是人,还记得你们交口称赞的狼汉吗?他就是。”

  中年人再次被这样的答案所震惊了,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倒退了一步,碰到了挂在墙边的火把,惹的这个通道光亮一阵晃动。

  我沉默的也掏出了一支烟卷点上,对童帝问到:“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你闹得那么大,就算我是跑到地下城来隐居了,也不可能不知道。”童帝看了我一眼,然后拉过那个中年人说到:“你不用怀疑什么,等见到了阿大,自然会有分晓。我很累了,现在需要热水,热的食物和可以好好睡一觉的床,而不是在这里面对你的怀疑和谨慎。”

  话虽然严厉,但童帝的语气之中却分明有开玩笑一般的轻松,他在那个五十二的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

  其实那五十二看我的眼神也并没有什么怀疑了,更多的只是难以相信一个对他们来说是谈资和遥远的人物真的站在他们面前吧?五十二低头不再言语,而是在前方带路了。

  这里的地形真的异常复杂,弯弯曲曲,各种杂乱的拐弯,若不是熟悉的人到这里来,迷路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我也觉得这条通道不是那么简单,应该藏有各种的机关。

  在用几乎是小跑的速度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以后,我们终于在一道铁门前停了下来,那个五十二走上前去,用带着一定节奏的声音敲了门以后,那道铁门之上开了一道小门,露出了一张谨慎的女人脸,不过在看见童帝以后却是带上了一丝轻松的笑容,并且热情的和童帝打了一个招呼:“嗨,童。”

  童帝也热情的回应了一声,只是我,难免会被那怀疑的目光再次探寻一番,其实我不介意。

  没有什么好说的,门还是顺利的打开了,我很惊叹,在门后竟然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巨大的,天然的溶洞竟然会出现在这么深的地下,在这里如同一个小镇一般的居住着不少的人,充满了生活的气息,也带着一种异样的热闹扑面而来。

  尽管这里的条件,不要说青龙城,就算比起普通的地下城也差了许多,我却有一种恍惚回到了人间地面世界的感觉。

  在这里没有一个妖人,全部是纯粹的人类,在这里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生机和活力,还有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至少人们的眼神一点儿都不麻木,即便从整个溶洞的一些细节可以看出他们的艰苦,可是他们的精神面貌很快乐。就如那边的空地,有一群潮气蓬勃的年轻人正在训练,呼喝有力的叫喊声充满了一种对生活的认真。

  “很不错的年轻人,对吗?”童帝在我的耳边说了一句。

  “嗯。”我扯掉了身上的斗篷,一路的冲杀,让黑色的斗篷都完全的渲染成了猩红色,这种血腥并不适合这里。

  “他们自然是要努力的,因为做为预备役猎妖人,他们其中很有可能就会出现几个很棒的猎妖人。在这里,猎妖人的头衔是最高的荣誉。”童帝没有任何隐瞒的对我讲解着,在同时,路旁有人对他打招呼。

  “猎妖人?这里。”我心中的疑问终于得到了证实,但我却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童帝一路和各色人等打着招呼,在这里认识他的人似乎很多,和在地面世界,那个有些冷漠的,高高在上的童帝不同,在这里的童帝似乎变了一个人,一路上都很热情,表现的很生活化,不是那个在地面世界的双子童帝,像只是在这个地方人们口中的‘童’,有着亲切的气息,如同一个谦逊而有本事的普通小伙子。

  面对这样的童帝,我并没有再追问什么了,我忽然意识到每一个人都应该在心中有那么一个地方,让他能够完全的放松下来,也不用戴上保护色的面具,在这个地方充满了亲切,充满了他成长的记忆,和值得念想的每一个人,无论是男女老少。

  这种地方一般是故乡,但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地方,总之这里应该就是童帝心中那一片柔软的地方,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享受这种感觉。

  而终于,我们穿过了最热闹的聚集地,来到了一片相对冷清的地方,童帝也终于来得及对我说话:“自然是这里!猎妖人!一直压迫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反抗?我曾经在地下城受尽了折磨,你无法想象的回忆...但这里,却成为了我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