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二章 阿大先生

第五十二章 阿大先生

  这里是童帝的救赎之地?我默不作声的看了童帝一眼,却无意中看见了他嘴角的一丝微笑。

  不同于他在地面世界,是水童家家主时的那种笑容,总是蕴含着一丝冰冷,笑容也不是发自内心,这一丝笑容他是笑得非常轻松而自然,尽管只是一丝微笑。

  关于童帝的过往我知道的不多,只是那一次在残破的forest吧,他像神经发作一般的说起过一次。

  说起过他对地下城的恨,也说起过一个人带他进入了梦回大阵,帮他找回了童帝的身份。

  那一段记忆已经模糊,我也只是模糊的记得这些,而童帝从未有向任何人,包括我提起过有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一群人,隐藏在地下城的猎妖人。

  我开始好奇,在如此的严苛下,如何会有猎妖人在这里隐秘的生存?是谁救了年少的童帝?又是谁一手建立了这里?

  “很好奇吗?”童帝转头看着我。

  “不,我不是应该愤怒吗?说好的一起来这地下城,你却忽然离去了,是因为这里吗?”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童帝说到,这是我一直想问的问题,但我并不是真的生气。缘分命运这种东西说不清楚,如果不是童帝的忽然离去,我也不可能建立和夜啸的感情,也不可能遇见夜姨母子,然后....一切,其实都像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推动着我们朝着命运的目的前进。

  “你并没有真的生气,什么时候叶正凌的生存一定需要他人了?事实上,你闹出的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夸张,我会告诉你一切的,但现在我们要先去见一个人。”童帝才不会在乎我生气的话,只是很随意的对我说到。

  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其实,你来地下城的目的是找辛夷吧?而不幸的是,她又是天狐,命运是在和你开玩笑吗?不过,你差点儿因为天狐而被杀死,所以你也就没有了目的,想要离去吗?我告诉你,我可以帮你离去。”

  童帝这么一说,我才一下子察觉,对啊,辛夷已经选择了立场,我不是应该离去吗?为什么我被童帝救了,然后傻傻的跟着他一路冲杀,就没有想要离去的想法呢?我问他目的,他说是要阻止明天的审判,可是明天的审判现在来看和我有多大的关系?至少我能确定不是真的辛夷要被审判,虽然也是好奇,可是地面世界不是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吗?一个月之期差不多了,我是该要离去的。

  我露出了挣扎的神情,在我的内心却是暂时不想离去的,我总是觉得那样的辛夷不真实,我的信任还顽强的残存着,对她的感情也坚定的存在着,我总是还想要去证明点什么?我生怕错过了什么,误解了什么?

  童帝看见我的神情,嘴角流露出一丝好笑的表情:“看吧,我曾经说过就算重来一百次,你和天狐终究也会纠缠不清的。你从内心还是不愿意去相信那个结果。但这一次你是对的,仅仅是这一次。如果这一生,还因为天狐,你会葬送性命,那么我不会像上一世那样一无所知,我会亲手去杀天狐,因为你下不了手。”

  我的内心莫名的烦躁,但还是抓住了事情的重点,看向童帝:“你说我这一次是对的?那么?”

  “看吧,你的重点永远在于只听你想要听到的话。我说会杀了天狐,你不在意?”童帝却如同故意的一般,根本不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调侃般的问了我一句。

  我一皱眉头,觉得童帝不像是在开玩笑,口中却是说到:“你不会的,我们是朋友。你怎么可能去杀死朋友重视的人?”

  “别天真了,谁和你是朋友?我们更重要的身份是猎妖人。我没有开玩笑,这样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嗯,很有可能会发生。”童帝的眼神冷了下来。

  我实在没有耐心和童帝玩什么文字游戏,停下了脚步,一把扯住他的衣领,这个本质上还是偏激而神经质的家伙!

  “你知道什么,最好还是直接说。我不想兜圈子,如果你今天表明态度也许有一天会杀了她。那么我今天也表明一个态度,我会千方百计的阻止,你踏着我的尸体你也杀不了她,因为在我成为尸体之前,我还是有把握把你痛揍的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我说的很认真,说来好笑,我是猎妖人,我是双子,可不管是上一生,还是这一世,都是我欠碗碗,欠辛夷的。

  上一生我的性命其实是碗碗牺牲自己来救的,不止一次。

  而这一世,辛夷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无怨无悔的给予了最多的注目与所有的感情,我却从心底抗拒背叛前世没有任何回应,在我遇险以后,辛夷才会毫不犹豫的被引来了这地下城,而我整整大半年才想起来找她,这种事情,想想难道就不该愧疚不安吗?

  童帝还是那副样子,在这无人的地方,之前的亲切与热情都不见了,又恢复了冷淡,他冷漠的拨开我的手,说到:“早就知道你会这样,执迷不悔。但这一次,天狐却是没有背叛你,因为你看见的根本不是天狐,是假的,那是一只假天狐。”

  “你说...”我的心一下子热了起来,原来我的坚持是对的,辛夷真的没有背叛我。当时,在强大的事实面前我心灰意冷,无法说服自己,可是醒来后,却又没由来的信任原来真的是对的。

  “真是不想告诉你啊,让你死心也好。但是没有办法,我还想你参与明天的行动,你迟早也会知道真相的。而让你恨我,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尽管以后说不定你会恨我,但现在能避免则避免。”童帝说完这句话,又径直朝着上方走去。

  这个溶洞很大,有一条蜿蜒向上的路,而我们一路的目标就是上方。

  我看着童帝的背影,有些发愣,却又一下子冲了上去,一把勒住了童帝的脖子:“为什么要恨你,我不会恨你。我不管什么命运怎么安排,我的感情总是能自己做主的,谁也改变不了。你是我的朋友,我很坚定的这样认为,就算有一天我要和你打架,但我也相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去解决。”

  童帝用莫名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了一句:“神经病。”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随着他大步的往前走,有些事情我不需要他嘴上的认可,实际上他的行动不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吗?

  我以为到了这里,很快就能达到目的地,却不想童帝带着我一路向上,按照我们两个的脚程,都走了一个小时,才到了终点,就是这个溶洞的顶端,而在这里,我发现有一条隐秘的裂缝,站在裂缝前,童帝转头看着我,说到:“这里就是地下城的人能够达到的极限了。”

  从裂缝之中吹着疯狂的风,可是那空气之中却有了一种属于地面世界的味道,而不是像地下城的空气,总是有一种特殊的潮湿气味。童帝这句话原本莫名其妙,但我却忽然理解其中的意思,于是开口说到:“我知道,因为有一个大阵,锁住了地下城的人,他们到不了地面世界。”

  “你知道?”童帝扬眉,然后说到:“你这个家伙,总是能给人震惊的答案,看来比我想象的还知道的多。对的,这里就是极限,束缚了地下城的妖人,同样也束缚了这里的人,他们走不出去。除非成为了猎妖人,才会不受那个大阵的限制。”说完这句话,童帝钻进了那个裂缝。

  我也赶紧跟随童帝钻进了那个裂缝,心中却是奇怪,那个大阵不限制猎妖人,其中是有什么契机吗?而在我的心中还有太多的疑问,就比如辛夷是假的,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辛夷,地下城这些人弄一个一模一样的辛夷是要做什么之类的?

  怀着这些疑问,我和童帝一起跨过了裂缝,裂缝之中是一个小小的熔岩通道,也是斜斜的向上,却不过五十几米的样子,很快就到了尽头。

  从尽头处出来,我没有想到在我眼前的还是一个溶洞,但是在这里却是有一条巨大的地下暗河,竖立着地下城特有的那种巨型油灯。

  尽管油灯的光芒很亮,但因为溶洞太过巨大,还是显得昏暗,我只是看见在那条巨大的地下暗河对岸,有一块空地,在空地之上搭建了一个简陋的房子,房屋中也亮着灯光。

  我并不奇怪这里有一栋房子,奇怪的是那栋房子竟然是原木搭建的,这说明了什么?我忽然有了一点猜测。

  童帝却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到:“走吧,过去,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告诉你一些真相和一些因为太久,分不清是真相还是故事的事情。”

  “他是谁?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了,怎么会有人在地下城能建立这样一个势力?他是不是就是带你去梦回大阵的人?”我心中充满了疑问,这个时候才发现,其实童帝身上也充满了谜题。

  “他是谁?他是阿大,我叫他先生。一个你和我都必须见的人。”童帝看着我,只是那么莫名其妙的回答了我一句。


仐三说:
好了,两更完毕。照旧,今天的两更,大家明天上午看吧。今天冬至,不知道大家吃羊肉吗?我反正吃不成。对了,那个阿狗,去吃饭吧,在书评区说那么多也是累了,看你时而友好,时而痛骂,我都快精分了。不要和我生气了,我更新一有问题,你就生气,这样不是太容易被我刺激了吗?你爱恨纠缠的,我多不好意思啊。吃饭,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