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三章 奇人

第五十三章 奇人

  他的先生?童帝提起了这个说法,我对当时那段往事的记忆就深刻了一些,如果我记得没错,童帝当时就提起了一位先生,解救他于苦难之中,并且让他在梦回大阵里找回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有一些细节,我记得不清楚了,毕竟当时我也没有多在意童帝说过的话。

  那就是梦回大阵究竟是那位先生摆出来的,还是那位先生带童帝去的。

  我很想问问童帝这件事情,但到了这个时候,我想童帝恐怕不会有什么回答我问题的心情。

  看童帝的样子带着几分罕见的雀跃,带着我从那条地下暗河的一条人工搭建的小木桥上走过,神情就变得虔诚了起来。

  这个样子的童帝搞得我也有一点紧张,说实话,想起对方是猎妖人的身份,我就觉得有些奇怪,毕竟在属于聂焰的时代,不管是我还是童帝都做到了猎妖人的巅峰,实在想不出来有任何的猎妖人还值得童帝用这种带着一些虔诚的心情来对待。

  我们踏上了那个屋前的院子,我发现只是简单修葺了一下的院子上有些许多的痕迹,那是长年累月的练武才会留下的痕迹,有脚印,拳印,甚至武器的印记。

  而在院子的两旁,却是整齐的摆放着两个武器架,上边儿几乎十八般兵器都有,我忍不住走过去仔细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被我发现竟然全部都是猎妖人的符文武器,和现代猎妖人使用的符文武器不同,这些兵器上的符文都非常的古老,古老到超越了我和童帝曾经的年代,那就是说...我心中沉吟,这一下自己的神情也变得虔诚起来,这位阿大的传承来自于上古。

  要知道,猎妖人是越接近上古越是厉害,而按照猎妖人的历史其中是经历了一些传承的断代,只不过哪一次传承的断代都没有明代那一次厉害罢了。

  我自然不会傻到认为阿大是上古时的猎妖人,但是如果从那个时代一直的,没有断代的传承下来,想想也是很恐怖的。

  “看出来一些什么了吗?”这个时候,童帝已经走到了屋前,却没有进去,反而是盯着我。

  “一个很厉害的猎妖人。”我如实的说出了我的想法。

  童帝撇撇嘴说道:“他不仅仅是一个很厉害的猎妖人,也是一个知晓很多秘密,在其它方面也很厉害的人。”

  我相信童帝的说法,在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童帝身边,想要和童帝一起进屋。

  童帝却伸手拦住了我,而是示意我和他一起虔诚的在这阿大的屋前,用猎妖人的古礼拜见了一番,然后才站在屋前静静的等待。

  这番礼节,几乎算是现代猎妖人的最高礼节了,骄傲如童帝在行礼之后的等待,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而我也只好和童帝一起等待着。

  整个溶洞安静无比,只有地下暗河水流过的‘哗哗’声,在这样等待了将近三分钟以后,从屋中才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进来吧。”

  在得到了许可之后,我和童帝终于走进了这间亮着灯光的小木屋,开门以后的厅堂却没有任何的身影,倒是我打量了一下这里,干净而简单,擦的铮亮的木地板,在木地板的中央有一个火塘,温暖的火焰还在燃烧着,上面挂着一口黑色的锅子,里面不知道在熬煮着什么汁液,发出一股独特的草药香。

  而除此以外,就是在墙边有三口大的木箱,按照我曾经的一些古玩见识,这分明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木器,有着典型的漆木家具的特征,能够传承到现代简直是一个奇迹中的奇迹,只不过由于时间的久远,上面的彩绘木漆已经掉得很多,再也没有往日的光鲜亮丽。

  除此之外,屋中就是墙上有些东西了,比如西面的墙上挂着一柄长刀,造型非常的怪异,比普通的后背虎头砍刀都要长上三分之一,但是又没有到那种战斗时将军所用的大刀的长度。

  那刀透着一股煞气,根本不用具体的感应,只是那么看上一眼,便能感觉到是经过了百战才凝结成的煞气,随意的用布条裹了,就这么挂在墙上,只露出了青铜的刀柄,却没有铜锈,反而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包浆,透着一股光亮的感觉。

  在大刀的旁边挂着的是一张大弓,整张弓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直到如今都有一种亮丽如新的感觉,我对弓没有什么研究,只是有一个感觉,这样一张弓想要拉开它,必定要巨大的力气,大到我想要拉开它,至少都要洞开一半的力之阵纹。

  弓旁边的箭壶之中还有几支羽箭,那羽箭的尾羽也不知道是用什么鸟类的羽毛,漆黑如墨,却有一种钢铁一般的感觉,可是从大门处出来的风,又让这羽箭的尾羽轻轻的颤动,说明它真的是羽毛。

  而对面的东墙上却是挂着一张皮,被修饰成了一个图腾的模样,那样皮不是皮毛,而是鳞甲一类的东西,是一种鲜艳的青色,被简单的修饰了一下,远看像一道花纹,非常的巨大。

  我初以为是蛇皮,一条无比巨大的蛇皮,但再看时,竟然有一种升腾而上的气场,这分明就是真蛟的鳞甲,在我身为聂焰的时候,是猎杀过凶蛟的。

  但严格的说来,那个时的蛟,虽然还叫蛟,但和上古时期的蛟相比,更接近为蛇,进化的蛇,而不是那种无比接近龙,可以真正化龙的蛟。

  这番发现让我震撼,真蛟可是比大妖还大妖的凶兽,一旦能够化形,简直是千古一凶...原本蛟性就无比凶残。

  此时,童帝已经走到了那个火塘面前坐下,我也不敢再多看,只能走过去坐到了童帝的旁边,却一下子又看见正对大门的那堵墙上挂着一幅书法,非常古怪的写着一个字。

  这个也难不倒我,那是用典型的春秋时期的大篆书写的,那个字苍劲有力,却在骨子里透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杀气,但又并不是完全的峥嵘感,因为整个字在书写完毕后,包裹杀气的是一种沧桑的气场。

  好字,我忍不住读出了那个字——猎!

  “你认得这个字吗?”在我读出了这个字以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了,不就是之前叫我和童帝进屋的声音吗?

  伴随着西面的木门被推开的声音,一个略微显得有些佝偻的声音从西面的屋子出来了,这个声音显然就是童帝口中阿大的声音。

  “阿大。”见到这个身形略微有些佝偻的老者,童帝赶紧站了起来,恭敬的又要行礼。

  第一次相见,我也不敢缺了礼数,见到童帝行礼,我也赶紧的站了起来,就要行礼。

  却不想被一股无形的灵魂力给制止了,直指灵魂的那种阻止,让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身体做出行礼的动作,我心中震惊,一直以来灵魂力的强大就是我的底牌,在灵魂力的运用方面,因为传承自小道界的口诀,我也没有见过比我运用的更加精妙的人,这个阿大却...

  我的震惊简直写在了脸上,他托住我童帝的灵魂力并没有见得有多大,却就是稳定的阻止了我们的动作,这说明了他对灵魂力的运用简直登峰造极,不浪费一分,却又恰到好处的制住了关键,就如同打蛇打在了七寸,并不见得要费多少的力气。

  我之所以判断他灵魂力强大,是因为这样一个动作,他平常的就如同呼吸一般,就算是我不需要刻意的去用手诀引导来完成这个动作,也不需要刻意的去聚集灵魂力,也总是要有个发力的时间,因为他面对的不是什么‘土鸡瓦狗’,而是我和童帝,已经恢复了很多双子时期实力的我和童帝。

  “小童,你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在我面前太过拘谨了。礼可一,那是表示发自内心的尊重,礼再二,那就是太过拘束于礼节了,反倒不利于人与人的相处。”挥手间,阿大撤去了拖住我和童帝的力量,随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人也已经走到了我和童帝的面前。

  显然,他这番话的意思就是表达了一种想要好好相处的亲近,才不让我和童帝再三的行礼。

  简单的一句话,一个动作,这个阿大已经让我的内心震撼了,他却非常平常的看了一眼童帝,又看了一眼我,随口的说到:“坐下吧,不必再拘谨。”

  我和童帝依言坐下了,分别就坐在阿大的左右两边,一时的沉默让我开始忍不住悄悄的打量阿大,从屋前院子的痕迹来看,我以为他应该是一个壮汉?却没有想到是一个面貌如此普通的老者,甚至身体还有些佝偻。

  他的须发全白,却是长发,有些凌乱,没有怎么梳理,只是用一个带子在额前绑了一圈,带着一种古老的气息。

  胡须很长,快要垂到胸口,却也是有些乱糟糟的,莫名的显得很硬。

  若说有什么特别的,便是他的一双眼睛,明明是皱纹丛生的脸,那双眼睛却一点都不浑浊,反倒清澈的要命,如同少年的双眼,再一看,又深邃的如同古井一般。

  我感受不到他的力量和气场,却从他的双眼中感受到了岁月。

  就在我打量他的时候,他一个转头看向了我,我没有料到,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他却捋了一下胡须,对我说到:“你到底是来了,也到底是一个该相见的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