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五章 远古(下)

第五十五章 远古(下)

  我太了解童帝有多么在乎猎妖人这个身份了,就像我一开始是被命运推着走,面对责任从逃避到接受,不管怎么样,总是有一种被动的意味在其中。

  可是童帝不同,他是主动的面对,争取,甚至到了偏执一般的想要去承担某种命运。

  不过没有想到,命运和我们都开了一个玩笑,我必须要去背负童帝想要的命运,而童帝注定是要站在我背后的猎妖巫师。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微微有些难受,也不知道是为我自己的被动,还是为童帝一直以来的执着。

  我转头看向童帝,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也就仅此而已,他看到了我的目光,低声的说到:“叶正凌,你不许得意。不管命运安排给我的角色是什么,我也不一定比你做的差,到最后说不定我才是站在最前方的人。因为我很坚定。”

  面对童帝的这番言论,阿大竟然报以了一个微笑,眼中是赞许的神色,更没有否定。

  阿大的神色让童帝好受了许多,他的眼神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骄傲冷漠。

  “你一直都做得很好。至少我是那么认为的。”这是一句我非常有必要和童帝说的话。

  童帝不理我,只是低头喝起那碗汤,阿大看着我说到:“碗里的汤就不要浪费了,新的时代,老的很多东西都在消失。就算是在这个岛上,有一天所有的古老也会消失。七叶魂草越来越难找了,透灵鱼现在也不是每一条地下暗河都会有了。我有它们最爱的饵料,钓守了一年,也仅仅弄到了7条。”

  “阿大,你是说这碗汤?”我端着碗,疑惑的问了一句,因为阿大口中的东西,不管是鱼还是草,都是我没有听过的,简直是认知以外的东西。

  “不然你以为阿大在说什么?若然不是我们到了,我想阿大是不会熬煮这些东西的,每一样都会珍贵。”阿大没有开口,倒是童帝代替阿大回答了我。

  在这时,我已经喝完了碗中的汤,因为份量实在不多,阿大很自然的接过我的碗,又从锅中给我盛了一碗,说到:“很多事情也并非刻意。天地间再珍贵的东西若然没有发挥自己的作用,在我眼里又怎么能称得上珍贵呢?过不了几个时辰,你们就有事情需要去做,在这个时候能得到补充,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情。”

  我双手接过了阿大递给我的汤,对于这碗汤汁是绝对不敢小视的,没人具体说什么它的材料是如何,但它的珍贵已经不言而喻,我一边接过汤汁,一边终于忍不住问到:“阿大,你所说的我和童帝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阻止青龙城即将发生的审判吗?”

  阿大看了我一眼,说到:“是的,那一场审判与其说是阻止,不如说说是揭开它的真相。”

  “我不懂什么意思?”我一直都觉得那场审判是怪异的,可一直没有搞清楚那场审判的目的何在?眼前的阿大说话也非常的怪异,如何叫要揭开它的真相?

  看着我探寻的目光,阿大微微犹豫了一下,却是对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如果你的责任,你所背负的一切要去完成,注定要让你失去你最珍贵,你重视的东西,你要怎么做?”

  我看向阿大,在这个时候发问,还不如让阿大说下去。

  可是阿大却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到:“这场劫难,先贤在很多年以前就推算了出来。妖族在做准备,牵扯进来的修者也一直在做准备,就好比雪山一脉,华夏修者之中最大的天地守护者,是绝对不会逃避这场劫难的,千百年来他们也一直在守护。而首当其冲的猎妖人难道就没有准备吗?不,我的存在就是猎妖人的准备。”

  “这?”我扬起了眉头,如此说来,好像是有一些道理。

  这千百年来,没有道理说是妖族和修者一直在做着准备,而首当其冲的猎妖人却是越来越衰落,我很相信阿大的话,猎妖人最后的底牌就在这里。

  “我是阿大,自然有阿二什么的。但是岁月历经了那么久,一共七个猎妖人的传承守护者,到了如今,只剩下我这一个了。我不能离开这里,这其中的寂寞与痛苦是你无法想象的,但我必须坚持下去,直到你出现,把这份传承完全的交到你的手中,让猎妖人也迎来一个新时代又或者是从此以后猎妖人这个存在完全的消失。这种守护是一种牺牲,不止一代人,而是绵延了很多代人,守着这个岛,守着最后的传承。”阿大看着我,无比认真的说到,眼中流露着一种说不出的沧桑。

  我沉默着,抿紧了嘴角,我明白阿大是在告诉我,我将来的牺牲不比这个小,在前辈都付出了这样牺牲的情况下,我不能逃避。

  我内心忐忑,我究竟要牺牲什么?

  阿大看了我一眼,然后站了起来,继续说到:“每一代阿大的生命都很悠长,身为一个很厉害的猎妖人,却困在这个岛上,是一种寂寞,也是一种折磨。我是第二十三代阿大,我不能离开这座岛,我的灵魂深埋其中,血肉也只是用来守护。在这个守护的过程中,二十三代阿大中,有17代都牺牲在了这里。不过,今日你的到来,终于可以证明我们的无悔了。所以,天赐之子,你也要记住,你最后能站在这里,得到一切的传承,背后是无数鲜活的生命。到了需要你牺牲的那一刻,你不能犹豫。这是上天对人心的考验。”

  我的手心渗出了冷汗,说实话,牺牲如果只是我自己,我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但我生命中也有我不能割舍的东西,万万不能割舍的。

  我的灵觉一向差劲,但阿大说起这个牺牲的时候,我莫名的心惊肉跳,就像心脏都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到底,是要牺牲什么?”我很艰难的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阿大却走到我面前重新的坐下了,认真的看着我:“如今晦涩不明,但必定是艰难的牺牲。还是说回这一次行动吧,没有什么具体的指示,唯一要做的就是揭开一个真相。因为,我不能离开这里,唯一背负这个重任的就是你和童帝。但我不介意告诉你一句,青龙城开启这场审判的关键就是天狐,他们在百年前终于得到了命运的提示,所以从百年前就开始准备这场‘欺天’的行动,这是一条铤而走险的捷径,没人觉得一定会成功,但若成功了,一切就会发生改变。”

  “天狐?”终于还是提起了这两个字,我的内心涌起苦涩,好像我的命运和天狐从来都是纠缠不断。

  不过阿大说的话,太过于晦涩,我需要一个解释。

  这个时候,阿大没有开口,反倒是童帝开口解释了:“最终的预示是晦涩不明的。但是大乱之年必定会到来,最后的结果,究竟是如妖族所愿,还是人类固守住如今的格局,守护成功,其中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天狐。为什么有关于天狐,就算是阿大也没有参透其中的关键。只能模糊的知道,这和天狐的能力有关。”

  “但这一切和青龙城那些家伙要做的审判有什么关系?”我来地下城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找到辛夷,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牵扯的那么深,甚至在这里要开启我的命运,猎妖人的真正传承。

  “自然有关系。地下城不知道是谁那么天才,想要欺瞒上天,装作他们不知情,然后斩杀了天狐。你身为修者,难道不知道命运的关联性?自杀为什么是最重的罪孽之一,往大了说,是逃避自己的命运,完不成生命给予的苦难来锤炼自己。事实上,自杀是天命之外,硬生生的斩断了一切的因果联系和命运,波及了相关人等。我如此提示,你还不懂?”童帝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

  我吞了一口唾沫,心里其实已经有些懂了,慢慢的说到:“那就是说,如果妖族自己斩杀了他们胜利的关键点天狐。那么上天预设的对他们一切不利的命运就会发生逆转?或者,至少也瞒住老天爷,多了一张底牌?就好比我这个天赐之子的猎妖人死了一般,对人类一方是很不利的,那么人类这边就一定还有新的人出现,新的‘优待’出现,如果我偏偏到最后又是没死的,那么...我X,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这么天才的办法?简直匪夷所思,简直是疯子。”

  我最后几个字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从来没有想到这场大张旗鼓的审判目的是这个。

  听起来,简直幼稚又好笑,那么的匪夷所思,却根本没有办到的可能,如何能够欺瞒上天?

  “很匪夷所思,是吗?我第一次听阿大说起的时候,也觉得这简直是不可能的。我并不认为妖族会成功,就算没人阻止,这是我最初的态度。当然,到现在我也对这件事情持这个怀疑的态度。但是,阿大给我说了一句话。”童帝说到这里,停住了。

  阿大却是接口说到:“是的,就一句话。不要小看妖族百年的准备,他们是认真的。”


仐三说:
这几章就是核心几章,地下城与主线的最大联系。我自己觉得还不错,不过这一章难写,我修改了好几次,也不知道表达清楚没有?应该没问题吧?当然,还有一更,下一章我觉得也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