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七章 祖岛(中)

第五十七章 祖岛(中)

  我很清楚的知道这是幻觉,确切的说是这一柄长刀经历了无数的厮杀,累积的气场,对我造成的精神冲击。

  很难想象,是怎么样的惨烈,才会有这般的气场,让我明知道是它经历过的战斗的幻觉,也让我全身颤抖,冷汗淋淋,握住它刀柄的手几乎抓不住它的刀柄。

  因为那战场的气氛太过真实,因为那些远古的妖兽凶历的气场太强大,让人根本感觉不到是虚幻,就如同那些妖兽真的存在。

  铺天盖地的凶狠妖兽,不用怀疑每一只都有远超化形之妖的实力,它们分明是肆无忌惮的释放了妖形在战斗,这样的妖兽再仔细的感受,每一只都比大妖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这已经远超我能够承受的战斗极限了。

  在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只要松开了刀柄,这要命的幻觉就会消失。

  偏偏在这时,一只吊睛白额大虎,足足有10来米的身长,反常的从海水之中冲出,奔跑在了最前方,咆哮着朝着我撕咬而来。

  那一刻,我觉得那只虎妖能够真的撕咬到我,它全身散发着一股苍凉的气息,比起我在猎妖生涯之中遭遇的虎妖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只是瞬间它已经带着咆哮到了我的面前,我已经能够看见它寒光闪闪的牙齿,那超长的犬牙,如同一把利剑,就要刺入我的心脏。

  我有一些畏惧,但下一刻愤怒的火焰就将要烧灼,我是一个猎妖人,是一个无论强弱都要和妖物战斗的猎妖人,不管妖物是否强大,我面对它们是生是死,我都绝对不能成为一个猎妖人的笑话,哪怕入了妖腹,我也绝对不能退缩,哪怕面对它们的强大,我只能微弱的打出一拳,造不成什么伤害,我也要战斗。

  就是这种愤怒,一下子让我忘记了恐惧,忘记了这铺天盖地似乎不能战胜的强大妖兽,我大声的嘶吼了一声,心中燃烧着一股‘我要战,哪怕死’的信念,握住长刀的手一下子收紧,也再无对这柄长刀神秘的敬畏,它就是武器,在我的手中,就是要挥砍向妖物的。

  就是这个瞬间,那柄挂在墙上的长刀在我的嘶吼声之中,被我一把抓起,而我还沉浸在幻觉之中,一下子狠狠的斩向了那只虎妖。

  “你..你是谁?你..你竟然能拿起阿大的武器?”就在我拿起这柄长刀挥砍的瞬间,一个充满了震惊的陌生声音突兀的在房中响起。

  而我眼前的幻觉也在这个时候完全的消失,没有什么黑色的海水,没有什么铺天盖地的妖兽,也没有那一只撕咬向我的虎妖,只有这安静而又简单的房间。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诧异的望向门口,不知道来人是谁?却看见一个长着络腮胡子,半长头发,穿着地下城典型的粗麻衣,脸上透着精明干练的强壮中年男人站在门口,正在指着我,眼中闪烁着震撼之外的不明意味。

  站在他身后的是懒洋洋的童帝,在童帝的眼中分明也有震惊,但也有一种理所当然应该如此的理解,他斜靠着墙,在我的目光之下,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拿起了历代阿大的武器。”中年男人吞了一口唾沫,然后突兀的对我解释了一句。

  我低头一看,那一柄长刀果然被我拿在了手中,只不过整个刀刃还缠着布条,在我的手中它没有想象的重量,反而是一种轻若无物,甚至不像在我手中的感觉,它自然的存在着,就像我延伸的手臂,我能感觉到一丝丝的亲切。

  但这种感觉并不亲密,就是和武器融为一体般的亲密,那种亲密只有我的无名长剑才能带给我,我心中有一丝遗憾,那如同兄弟般的无名长剑,不知道今生我是否还能握住它,是否还会和它有缘分?

  倒是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响起了阿大的声音:“威武,他当然能够拿起这柄斩妖,因为他会是下一任的阿大。而且会是唯一一个走出这个岛的阿大,明白吗?”

  原来这个中年男人就是阿大让童帝去叫来的威武,我一回头,阿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看向我的眼中有一丝欣慰:“你迟早会拿起这柄斩妖,只不过我没有想到第一次你就能拿起它,看来它认可你。”

  我笑,有些讪讪的,有些失落,多么霸气的名字——斩妖,它活跃在了不起的猎妖人历代阿大的手中,可我思念我的无名。

  于是,我把它重新挂在了墙上,如果说它是我之后必然要使用的武器,我还需要一点儿时间去接受它,这样有一些矫情,和武器说什么感情,但我就是无法不去矫情。

  “阿大,你曾经说过,贸然去拿斩妖,不及时放手,会被反噬的。这么危险,你让叶正凌第一次就去试?”童帝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没有关系,别人也可以拿起斩妖,也可以去试。这中间自然会有危险,但他会是我的传人,他就算拿不起,也没有危险。”阿大淡淡的回了童帝一句,却又看着我:“你好像并不是很高兴,你的眼中有失落和惆怅。”

  “很能理解,当我和他在千年前的时候,他有一柄珍贵的无名之剑,陪伴着他经历了无数的战斗。那是一柄好剑,神秘而强大,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一往无前,无物不破!也能承受这个家伙变态一般的灵魂力,他看着斩妖,估计是想自己的无名了。”童帝给阿大说了那么一句。

  我有些惊奇且感动的看向童帝,他也记得无名,他甚至知道我的心事。

  “哦?”阿大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的模样,但到底没有说什么,反倒是走到墙边,一只显得苍老的手轻轻的抚过了斩妖,而这柄斩妖如同有灵,在阿大的手抚过它的时候,竟然微微的温柔轻鸣,似乎是在回应阿大。

  我并不惊奇这一幕,无名也有灵,不管是在战斗中,还是在无数个寂寞的荒郊明月夜,它也会发出各种的嘶鸣,如同我的兄弟一般回应我。

  阿大在抚过斩妖以后,像忽然苍老了一些一般,眼中也流露出一丝伤感,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反倒是对我和童帝说到:“去吧,我要和威武谈事。童帝,既然叶正凌来了这个祖岛,你带他去转转吧,这里是将是他的根,也会是所有猎妖人,猎妖修者,猎妖巫师的根,它隐藏了太久,总有一天会像修者的圣地雪山一脉那样绽放出光辉。如今,该让继承它的人来熟悉一下这里了。”

  “好的,阿大。”童帝还是带着恭敬,然后转身出了这间屋子,又看了我一眼:“你还不跟上?”

  我听见祖岛二字,之前心中就弥漫着莫名的感觉,所以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童帝催促的声音响起时,我这才赶紧跟了出去。

  出外,依旧是那条奔腾不息的地下暗河,童帝无声的走在我前面,我跟在后面看着童帝的背影,我不敢说什么,我了解童帝的执念,我担心他的失落,虽然在我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好失落的,站在什么位置上战斗不是战斗?

  可我如果真的这样说,我怕童帝转身和我打一架,再咬我一口,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被我发现,你在我身后,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会打你一顿的。”突兀的,童帝忽然冒出了那么一句。

  我愣了一下,然后却是笑了,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童帝已经在放下某种执念了,我开口说到:“我绝对不同情你,我这个人没心没肺,但如果想要做什么事情,只要能做就是了,我不在乎我是领头的那一个,还是一个小士兵。反正都是一样的杀妖,猎妖罢了。”

  童帝回头看着我,眉毛微扬:“你还有这种觉悟?”

  “不,这不是觉悟。我这个人很少有什么觉悟,有的只是本能。”我笑着对童帝说到。

  “果然是野兽一般的粗糙男人,老天爷怎么就选择了你呢?要我站在你的身后战斗,真是不甘心啊。”童帝嘴上这么说着,但我没有听出他不甘心的意思。

  我加快脚步走了几步,和童帝并行,说到:“你有什么不甘心的?你站在前方吹笛子,还是弹琴?站在前方就是要肉与肉的碰撞,厮杀。并不太适合你这个斯文人,这就是原因,老天爷最后选择我成为站在最前方倒霉蛋儿的原因,你不用把事情想的太复杂。”

  童帝望了我一眼,忽然突兀的踢了我一脚,大声的喊到:“你TM才在战场上吹笛子,弹琴。那是音杀攻,来自天地的最初的战斗之音律!你只说最后一次。”

  我没有还手,内心却是一片轻松,因为我那个狗屁一样的简单想法,竟然被童帝接受了,因为我看见了他眼中出现了坦然。

  又是一阵沉默的前行,童帝看着前方,在那里整个地下暗河形成了一个C形的大湾,整个洞穴的走向也随着那个弯道,出现了转折。

  “你会有惊喜,很大的惊喜,就如同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一般。”又是突兀的一句,童帝望着前方,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似乎是本能的依恋和崇敬。

  “如果我不惊喜呢?”我很怕童帝失望,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情怀,如果真的不惊喜,岂不是尴尬。

  “那就揍你一顿,和阿大一起动手。”童帝淡淡的说到。

  而在说话间,我们已经转过了那个大湾。


仐三说:
今天出去了一趟,以为中午就能回来,却一直持续到快晚饭时间,就很多问题交换了意见。我明天要开始忙了,可能更新又会开始不规律,也不能保证每天两章,甚至每天更新了。下个星期我很有可能要外出,去别的城市,在那期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更新,我尽量。谢谢大家!有些工作时间很有限,我必须抓紧。今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