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九章 悬崖

第五十九章 悬崖

  “下一个地方...”童帝沉吟了一声,倒是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径直的沿着英雄阶梯朝着前方走去。

  我跟在童帝的身后,事实上已经没有注意其它的什么美景,就比如说海滩,这清亮的夜空。

  而是目光一直都停留在这些猎妖人雕刻的身上,他们的长相或平凡,或出众,身材或强壮,或普通,甚至瘦弱,但雕刻他们的人是用尽了心力一般,所以在每一尊雕刻上都保留着身前的那种气势,毕竟是雕刻,不可能有实质性的气场,可你能感觉到他们的强大,还有在战争中英勇与无悔。

  我相信童帝所说的,能站上这片战场的每一个都是猎妖人中的精英。

  我无法去判断他们的实力,不过我自觉现在的我比起这些猎妖人来说,也强大不了多少,而且我发现越是远古的猎妖人越是强大,有几尊雕刻爆发出来的气势,我觉得和我已经不相上下。

  是多么残酷的战斗,才牺牲了这么多人?

  我看得入神,心中充满着崇敬与感动,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过的雕刻应该有上万尊了,童帝的声音才从前方幽幽的传来:“从来猎妖人和妖物就是最对立的两股势力,妖族中的顶级大妖都知道祖岛的存在,每隔一定的年限,短的十几年,长的上百年,它们就会攻击一次祖岛。所以,才会有了那么多的牺牲。”

  “看来,是我们赢了?”毕竟祖岛还在,猎妖人的先辈们用生命守护住了祖岛,甚至没有让它们靠近阿大所在的岩洞两侧。

  “说不上是赢了,因为只要有妖族存在,这样的斗争永远不会平息。况且,这个祖岛已经和平了太久了。你知道吗?那是因为大乱之年要到了,妖族要的是整个世界,不单单只是祖岛。”童帝说这话的时候,转头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揶揄的意思:“所以,你以为在这个时候当阿大,是好事吗?你是责任最重的一辈,那责任不亚于上古圣战的先辈们。可是,他们强大,到了我们这一辈呢?叶正凌,你有很大的可能会死。”

  “切!”我白了童帝一眼,转头看向了微微波澜的大海,海风吹拂着我的头发,之前还湿淋淋的头发已经有些半干了,然后说到:“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可能被呛死。生命何其的脆弱?而且,生与死的循环是每个人都要走的路,无比公平。早一点晚一点,我一点儿都不介意,如果死的时候,能证明我的价值,那是何其幸运的事情?”

  童帝看着我,忽然拉扯了一下我的衣裳,接着朝着前方快速的冲了过去,我疑惑的看了一眼童帝,下意识的跟着他冲了起来。

  无数的雕刻在我的眼中快速的后退,就连翻滚着白沫的海浪也变成了一道白线。

  我们陡然冲入了一个狭窄的尖角,在这里,再也没有温柔的白色沙滩,旁边的丛林线也没有了,而是变成了料峭的海边悬崖,悬崖之下,是一片乱石滩,很多乱石巨大,一眼看去,那乱石棱角,竟然和悬崖的缺损完美的契合。

  不难判断,那些巨大的乱石就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石块,是有多么剧烈的战斗才会有这番惨烈的场景?可这只是我粗略一眼的景象,接着还不等我仔细看去,就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气场冲击而来,按照我的灵魂强度,都差点被这股带着惨烈与煞气的气场冲得迷乱,差点窒息。

  “你刚才的话很有意思,怪不得你是阿大。”童帝停住了脚步,转而看向我:“因为你是用很洒脱的心态在面对你的责任,和即将可能的牺牲,安心的做好你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负担。而我,一直都怀着偏激的心态,偏激的想要杀尽每一只妖物。阿大曾经评价过我的心态,会带着一群人走向杀戮,甚至入魔。他说我需要有一个正确的身影在前方,我才不会在仇恨中迷失。你刚才的那句话,终于让我感觉到了你的一点正确。”

  我不好意思的抓了一下脑袋,说到:“我有那么好?那么正确?”

  童帝‘呵呵’了一声,说到:“没有,刚才我产生了错觉而已!不过,你既然如此的不怕死,那么这个战场可以让你提前的体会一下,看清楚了吗?”说话间,童帝忽然移开了挡在我前方的身体,让我的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我猛地一抬头,刚才那股已经趋于平静的气场一下子激烈了起来,朝着我扑面而来,我稳住了身形,尽量的不受那股气场的影响,额头上却已经有了细密的热汗。

  我看见了,看见了那个悬崖之下的完整乱石滩,不知道是多少的鲜血,才让它成为了一种暗沉刺目的红,在那些嶙峋的乱石之上,堆积着无数的巨大骨架,凌乱的交错在一起,已经分不清楚彼此,但偶尔能看见一截尖锐的肋骨支楞着,如同一柄巨大的利剑直指天空,那残留的气息,仿佛能真的刺破天空。

  这是生前怎么强大的大妖?我还能看见一些或是残破或是完整的头骨,最小的头骨都和我的身形差不多,其中一个明显是一只老虎的颅骨,那锋锐的牙齿看起来是那么的熟悉,分明就是我之前拿起斩妖时,在幻境中看见的那只虎妖。

  原来,斩妖让我看见的是这个战场!一切并不是它给我的幻觉,而是记录着它经历过的战斗。

  那股气场如同狂暴的海浪,在一次次的冲击了我以后,终于渐渐的淡了下去,我很坚信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猎妖人毫无防备的来到这里,就凭这些残存的气息,都能生生的冲乱他的神智,甚至冲破他的灵魂,这个地方就算沉寂下来都是如此的可怕。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之前才被海风吹得有些干了的衣衫,又被我的汗水打湿,可奇怪的是,我心中没有恐惧,反而有一股升腾而起的热血,在燃烧着我的每一个细胞,那热度一直蔓延到我的四肢百赅,连指尖都在发烫。

  “果然是你,我到了这个地方,从来没有遭受到如此激烈的‘对抗’,因为你是阿大的继承者,它们最仇恨的阿大,它们都是死在阿大的斩妖之下。”童帝看着我,和平静的说了一句。

  “全部,都是被阿大斩杀的?”死后残留在骨架上的气息都如此的强大,难以想象生前,我吞了一口唾沫。

  童帝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把眼光放在了上方的悬崖。

  我跟随者童帝的目光,朝着上前的悬崖看去,这才发现这料峭的悬崖之上,也有着大片大片的暗红色痕迹,就如同有一个巨人在悬崖上不停的泼洒了很多年的鲜血,又过了很多岁月,干涸了,才形成了如此的模样。

  “准备的说,全部都是被历任阿大斩杀的。这个悬崖是属于阿大的战场!”说话间,童帝猛地跃起,抓住了悬崖上一块凸起的石头,然后异常灵魂的朝着上方爬去。

  我兀自沉浸在这种气场当中,还未反应过来童帝是要做什么?童帝则回头不耐烦的催促了我一句:“跟我来。”

  这悬崖虽然料峭,但却远远不是光滑如镜那种,千百年的战斗让它‘伤痕累累’,在悬崖之上有很多凸起或者凹陷,这样的悬崖对于我和童帝来说,即便高,但是以我们的力量和身体攀爬起来没有任何的难度。

  我应了一声,也赶紧了跟随着童帝攀爬起来。

  童帝好像对这片悬崖异常的熟悉,连最好的攀爬路线都烂熟于心的样子,很快,上百米的悬崖我们花费了不到二十几分钟就爬了上去。

  到了悬崖的顶端,风一下子凛冽了起来,而在悬崖之上没有任何的一棵植物,却是一片空旷的平地,在平地之上有一条看起来经历了无数的岁月,已经有些被风化的石板路,直通向后方。

  站在这里,已经能看见整个祖岛的大部分。

  这是一个很大的岛屿,整个形状就像一个尖锐的枪尖,我们所在的悬崖,就是那枪尖最尖锐的最前端。

  而这一片悬崖也像是这个岛屿最前端的防护一般,形成了环绕整个前端的一座石墙样的山脉,我和童帝所在的位置就是制高点。

  在夜色下,我只能看清楚这条石板路是通往悬崖后方的岛屿丛林的,我看不清楚岛屿的丛林之中有一些什么,只能隐约看见是有建筑物的存在的,分布的并不均匀,但主要的,让人最能看清楚的建筑屋顶,是在丛林的中央。

  “在岛上有很多重要的地方!以后你就了解了,你能看见的那一片在中央的建筑物,就是猎妖人的祖庙,以及最重要的传承祠!而最重要的传承典籍被历任阿大放在了那溶洞之中,亲自守护,那些传承典籍也好,但猎妖人最重要的传承还需要传承祠!”童帝给我简短的介绍着,但他的人却是朝着悬崖的最中央走去。


仐三说:
还有一章,再强调一次,近段时间都不能保证更新时间和更新量的,我近段时间的工作强度很大,这还只是初步的文字整理工作。只能说尽量保持一定数量的更新,至少不会像有些作品后期几天一更之类。除了必须外出的时间,都会在两三天内有一定数量的更新。其实别人劝我,三三,何必呢?不管你怎么说,有人就是不理解,左右都是挨骂,把控好质量,能好好写完本已经是尽责了。可怎么说呢?我有自己的想法,谢谢大多数不离不弃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