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三章 戒严的青龙城

第六十三章 戒严的青龙城

  我和童帝的妆容都被卸掉了,按照我们现在的样子只怕再也难以进入青龙城。

  而光明正大的进城对于我们已经没有意义,因为从威武带给阿大的消息来看,整个青龙城从这一日开始已经全城戒严,除了一些特殊情况,再也不会放任何人进城。

  我忍受着混浊的空气,开始擦拭手中的利剑,十八般武器我最喜欢最习惯的还是剑,尽管成为叶正凌以后,我再也没有正儿八经的用过剑,只不过拿起这柄剑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了一种很亲切的熟悉感。

  它不是我的无名剑,而是一把造型比较奇特的长剑,就奇特在正把剑比一般的标准剑长了三分之一还要多,剑身却是很窄,有点儿像唐刀,不过剑刃的两侧都有细小的锋利倒刺,能够想象当这柄剑刺穿身体时,会是如何的血腥。

  我对它的亲切感源自于因为它是剑,不同于牙这种短剑,使用的感觉更像是匕首一般,这种挥舞着长剑给我的感觉才更加的熟悉。

  擦拭完长剑,我把它用一块黑布缠了起来,倚在了我的身旁,在这个狭小的空间,虽然活动不便,可是换上了一身轻便黑衣的我还是感觉比穿那粗布麻衣要舒服的多,只不过贴身我穿着一件胸甲,按照阿大的说法,这件胸甲不仅能够最好的防备灵魂力的冲击,也能对精神攻击有一定的防御作用。

  而且,它是用上古妖兽的皮制成的,一般的武器难以在它上面留下任何的痕迹,就是说很难刺穿它,不过唯一的缺点则是,它并不能消减冲撞带来的震荡,我不注意的话,依旧会被冲撞伤及内脏。

  至于长剑,按照我的要求尽可能的锋利,可是天下没有第二把无名剑,阿大收藏的武器似乎有很多,在听完我的要求以后,给了我这一把长剑,这也是一把猎妖人的标准武器,上面的符文繁复充满了一种艺术般的美感。

  而这些符文有让长剑变得锋利的效果,但更大的作用,依旧是聚集加强灵魂力,帮助释放出灵魂力。

  只不过比起一般的猎妖人武器,它强悍了许多。

  阿大告诉我,这柄长剑曾经也是一个知名的猎妖人武器,让我好好爱惜,即便武器毁掉,也要带着残骸回来,否则连一个念想都没有了,感觉对不住那位已经牺牲了的猎妖人。

  这番说辞自然也让我对这柄长剑充满了珍视的心理。

  车子摇摇晃晃,在做完这一切后,我靠在了身后的箱子上,默默的休息,战斗以前,并不爱多话,有这番心思不如好好的养神。

  只不过狭窄的空间,让我不得不面对着童帝那张冷淡的脸,此时的他,也在整理着自己的武器。

  由于童帝功法的特殊性,阿大并不能为他提供武器,所有的武器都是他自己准备的,那一只竹笛自然是在的,另外我终于看见了那一张残琴。

  在我和童帝这一生相识以来,我从未见过他使用这一张残琴,所以当初那威力绝伦,让人惊艳的‘水之七杀之音’,也跟随着像是被淹没了一般。

  如今,再见这张残琴,我心中涌动着一种强烈的亲切感,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物是人非,这张残琴至少见证了一段属于我们的历史,只是我的无名剑不知道从何寻找?

  我也不知道童帝是怎么把这残琴带到地下城的,只是看他现在在整理擦拭着这张残琴,我忍不住问到:“你有把握弹到第几音?”

  童帝斜了我一眼,还是那样惯有的高傲眼神说到:“你与其担心我,还不如想一想自己能战斗到什么程度吧?”

  我自讨了个没趣,也不想再和童帝啰嗦,我想这家伙肯定是全身都穿着防御性的猎妖人盔甲,影响了他玉树临风的形象,所以在不爽了。

  不想再看童帝那张别扭的脸,我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周围都密密麻麻的堆着货物,车厢也摇晃的厉害,可这对我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我是那种想要休息的话,把我扔到最繁华的大街上我也依旧能够睡着的人,况且这还是我和童帝能混进青龙城的唯一方式。

  是的,之前就说过,青龙城已经全城戒严,除了一些特殊的人不会再放任何人进程,但青龙城这么一个偌大的城市,每一天的消耗都是惊人的,所以不可能真的完全封闭了全城,总是要有些物资出入。

  我和童帝所在的,就是一辆拉着物资的大车,上面的物资肯定是真的,而我和童帝藏在一堆物资中间,才是难以被发现的。

  看来,地下城真的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地方,如果阿大没有刻意,对我展露一点地下城猎妖人组织的实力,我也难以想象原来这个势力已经那么的深入地下城,怪不得阿大不想在人前暴露他自己和组织,否则一个不小心,这一切的苦心经营就会毁于一旦。

  我和童帝出发的地点距离青龙城并不远,但也已经不是童帝之前带我进入地下城猎妖组织的那根石柱了,一路的摇晃也没有多久,车子便停了下来,从外面隐约传来的呼喝声来看,我们已经到了城门。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我还是童帝,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也没有办法再悠闲的休息,而是一把抓过了自己的武器,如若进城就被刁难,我们也只有采取杀人灭口的极端方式。

  可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严重,守着城门的士兵只是例行公事的打开车厢瞄了一眼,随意检查了一下货物便放行了。看来,阿大隐藏在青龙城的势力比我们想象的还深,至少在军队中也可能有他的势力,不然不可能那么轻松的放行,毕竟我们所在的车子堆积着这么多的货物,不管是夹带藏匿,都是一件极有可能发生的事。

  车子进了青龙城以后,我就安心多了,那赶车的车夫没用我们过多的吩咐什么,便直接把我和童帝带出了车中,冲着我和童帝抱拳说到:“两位少主,在下的任何进行到这里也就完成了,这便要赶紧离开,免得引起怀疑,只能在这里祝两位少主一切顺利。”

  我和童帝也是冲着车夫感激的一抱拳,要知道把我们送进来也必然是要冒着偌大的风险,虽说阿大在这青龙城有着深刻的经营,但谁又能保证,不会出一点什么意外?

  车夫离开了,我和童帝在这偏僻的小巷各自活动了一下身体,刚才那狭窄的空间按照我和童帝的个头,都只能蜷缩着身体,在稍微活动开了手脚以后,童帝拉起了身上的黑色斗篷,转身便走。

  我看着童帝,叫了一声:“你这是干嘛呢?”

  童帝回头看着我,说到:“既然是兵分两路,难不成我们还要一直呆在一起吗?或者,你临时反悔了,想让我和你换一个去处不成?”

  我肯定没有那个意思,只不过童帝走的这么突然,我一下子没适应罢了,见我沉默,童帝转身又要走,我却再次叫住了他,他的脸上已经流露着不耐烦:“叶正凌,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啰嗦?”

  我哈哈一笑,说到:“别用你那副死人脸的表情,我知道你这样是因为紧张,我叫住你只是想跟你说一声,一路顺风,一切保重。希望在今天我们都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

  我这几句话让童帝绷紧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沉默了很久,才对我说到:“我才没有紧张,你就别乱猜了。”说到这里,童帝沉吟了一下,声音飞快地对我说到:“你也一切保重。”说完,童帝再也没有停留,几个大步,一个闪身,便离开了这条巷子。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不知道几个时辰以后,将会由他搅动起多大的风雨?

  而在这时,我也没有再在这巷子停留的理由,拉起了斗篷,也走出了这条偏僻无人的小巷。

  今天是审判日,也是戒严日,但街上的人流反倒比起平日还要多一些,只不过整个城市中都少了平日那种生活的气息,所有的商铺都大门紧闭,所有的人都只朝着一个目标走动而去,那便是设立在青龙城中心广场的审判台。

  毕竟,青龙城已经很多年没有响起过警示锣鼓的声音了,如今只是为了一场审判,竟然翘起了警示锣鼓,也让人如何不好奇?

  所以在今天,就连最忙碌的农妇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想要去亲自见证这一场让人充满了好奇的审判。

  这样的情况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很有利,毕竟我的目标不是那中心广场,而是那古老的巷子——十二街!如果我一个人不顺应大众的方向,然后向青龙城上方进军,一定会引起很多有心人的注意的。

  我一边装作无所谓的跟随着人群移动,一边在心中想着怎么能平安无事的混到上方去?无意中却被我瞥见,在今天这个日子里,人流量多的地方都被严密的监控着,原本之前的青龙城一条街道最多只有三个巡逻小队,如今怕是整条街道的每一米,都有士兵严密的监控着,几乎没有一个死角。

  我该怎么办?




仐三 说:
这章的质量我自己认为不怎么样,因为爬起来写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头疼欲裂,带着一顶帽子写才稍微好一些,我估计是休息不足。我再休息一会儿,今天还有一点空,所以今天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