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四章 藏身点

第六十四章 藏身点

  我一边在心里快速的考虑着,一边把脚步故意放得很慢,好几次被后方的人推推攘攘,从我身后强行的挤过,我也没有任何反应。

  人群是我最好的掩饰,而像这种推挤的情况,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一旦发生争执,旁边维护治安的人就会出手,把争执的人带到一边,仔细的盘问检查。

  总之一副紧张的样子,非常怕发生任何的不安因素。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给自己惹麻烦?而根据我的估计,这只怕是青龙城全城的部队都被调动了来维持治安。

  这种情况,让我想到了一个可能,抬头看向上方的街区时,果然发现不论是悬空的街道,还是周围的岩洞石壁,只要有居住人比较密集的地方(主要集中在上三街),维护治安的军队是一样的,只不过看起来人手没有下方的人手多。

  至于再上方的情况,身处在青龙城的下层,是不可能看见了。

  在这个时候,我脑中已经有了一个粗略的计划,稍许有些冒险,还必须要把握好时间点,但在今天打造的如同铁通一般的青龙城也只能如此了。

  正街依旧拥挤,每走一步,都接踵摩肩,就算如此,还有不少分支小巷的人朝着这边涌过来。

  我渐渐的利用自身的力量不停的朝着边缘挤去,动作微小而隐秘,到了一条分支小巷与正街的交汇口时,我几乎已经与旁边拉着一条警戒线的士兵贴着了,却也是在这个时候,我飞快的调整身形,汇入了分支小巷的人流中,那样子就好像正从分支小巷走入正街。

  因为太过拥挤,每个人都只注意着自身和自身相关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小心防备,比如摔倒,比如浑水摸鱼的小偷,谁会去注意我?至于士兵只是平行的维护着自己那一段的治安,那种小巷汇入正街的岔路口,正好是一个‘盲点’,除非发生了什么争执,一般士兵是不会注意到的。

  而像这种分支小巷,兵力的布置就少了很多,有些比较偏僻的巷子,比如贫民区,几乎都没有驻守的部队,否则我和童帝也混不进来。

  很简单,青龙城的高层不是不想在每一个角落都布满兵力,但没有哪一个城市,就算地面世界的城市也一样,能有在城市每一条街,每一个点都布置上士兵的兵力,那么只要在主要的街道,支撑起城市交通的街道布置足够的兵力就是最好的选择。

  之前我不明就里的从小巷出发,混入了人群,直到来到了主街,到这个时候,大概看清楚了情况的我却必须回到小巷中去,我需要找一个能够让我暂时藏身的地方。

  在整个城市的商铺都关门的情况下,这个能够暂时藏身的地方不好找,毕竟我不能胡乱的找地方,那么就会错过时间点,但也不代表完全的没有机会。

  在行动之前,阿大对我的依赖心很不满意,以至于开口骂我,那其实也是我内心紧张,甚至有些迷茫的表现,而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反而冷静了下来,只要清醒的知道自己每一步要怎么做,我就分外的安心,内心奇异的没有半分紧张,反倒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几乎整个城市的人都在朝着中央广场汇聚,移动,只有我一个人在巧妙的,缓缓的后退,就比如被一个又一个后方的人挤到我前面,然后假意在前行,实际上是进一小步,然后被挤到后方,退一大步。

  我把握着这个节奏,丝毫不被人察觉,在不长的时间内,已经退到了这条小巷子的中段。

  在这种小巷子,又不是什么交通枢纽,连接着主街的小巷,退到这个地步,人流已经变得没有那么拥挤了,而在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兵力的布置,毕竟在兵力吃紧的情况下,一般正常的军官都只在与主街交汇的地方,最多就是这种小巷的前面二十米以内布置一些兵力,就足够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的行动终于自由了一些,后方也没有多少人了,毕竟一个小巷所住的人也是有限。

  在这种情况下,我很自然的走到了街边,然后假装鞋带散落的蹲了下来,开始观察起来。

  这条小巷和我事先看好的一样,这个和上方街道成斜角的角度正好就能观察到大部分上三街的情况,是个理想的观察地。

  带着一些满意,我慢慢的站了起来,在这个时候,我所处的位置人群已经是稀少了,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举动,而我速度极快的就贴在了一个居民楼的旁边,紧贴着铁门,然后转身向铁门,做出一副才从屋中出来,想要锁门的样子。

  这就是赌博了,如果房屋的主人恰好在屋内,或者在附近,我这样的行动很容易就曝光。至于与主人相熟的邻居什么的,我倒是不担心,因为都穿着黑色的斗篷,拉着头盖,谁能认出来谁是谁?

  我一边暗暗的观察着,一般盘算着在屋内自然是好一点儿的情况,我可以出手,如果在附近大喊的话,我就只能选择快速的逃跑,甩脱追兵,再从另外的巷子重新混入我想要的合适藏身地方。

  这并不算太麻烦,但是第一打草惊蛇,第二耽误时间。

  所幸,在我停留的几秒钟内,并没有人表现出什么异样,毕竟在这种靠近主街的小巷,这里的居民可能早就已经走入了主街,在这里走在后方的居民,无非就是附近几条相邻巷子的人,毕竟这条巷子靠近主街嘛。

  没人注意我的行动,这种才从屋内出来锁门的行为太常见了,而我实际上在这时,却是握住了所在铁门上的大锁,开始启动中枢阵纹,渐渐的开启着力之阵纹。

  不敢开启的太快,因为阵纹出现,一定会引起天地之力的波动,虽然这里没有兵力的布置,但天地之力波动的太异常,一定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我一直都没有放松警惕,也非常相信,在很多地方,都有武力值足够的军官配合着士兵监察着负责区域的任何情况。

  幸好这里是地下城,不是地面的世界,在这里一切和地面世界的先进程度相比都是落后的,就连门锁也没有地面世界那各种复杂的隐藏锁,都是很古老,也很常见的大铁锁,也方便了我的行动。

  破坏这样的铁锁,并不需要太大的力量,至少用力之阵纹来破坏它,实在有些大材小用,不过也没有的别的办法。

  在力之阵纹开启到五分之一的时候,我就警惕的关闭了中枢阵纹,在这个时候,我觉得天地之力的波动已经到了不被察觉的极限,而我所有的力量此时猛地聚集到了我握住大铁锁的右手,然后一个用力,那把看起来在地下城还算不错的大铁锁就这样被我硬生生的拧开,破坏了。

  我不动声色的取下了大铁锁,做出一副忘了东西匆忙的样子,大喇喇的推开铁门,一下子就窜入了屋内,接着转身,就关上了大门,却没有完全的关闭,而是留了一条小缝。

  通过这条小缝,我趴在门上观察了一阵,确定没有人在我进入屋内以后,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反应,我这才一下子用门闩(金属L型的小门闩)锁紧了大门,然后小心的探查了每一个房间,确定没有人,绷着的心才渐渐的放了下来。

  屋内很黑,这是地下城屋子的典型特点,石头建筑的屋子,原本就不方便开窗,何况地下城的照明没有自然光,就会让屋内在不点灯的情况下更加的黑暗。

  但此时黑暗就像我的保护色,让我呆在其中分外的安心。

  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的谨慎,好像一开始什么行动,我就如同变了一个人,原本有些不在乎,大喇喇的性格,会变得小心警惕每一个细节,这也许是前生常年在荒山野岭猎妖养成的习惯,又或许是今生转变时,每一个敌人都是我触碰不得的大势力,不得不小心造成的,除了...

  此时,我站在这栋楼二楼的窗口,盯着上方的街道,脸上出现了一丝苦笑。

  还能除了什么情况呢?除非是能够有扰乱我心的因素出现,就比如我在意的人,我才会放松警惕,甚至不会多想。

  这好像是一个无解的弱点,就好比如果还是辛夷亲自出现在我面前,我依旧会本能的相信她。

  可我没有什么负担,既然选择了相信,大不了再糟糕的后果我都承受就是了,何必犹犹豫豫,在做不出决定的时候,我依旧只会凭着感觉行事。

  我从怀中摸出了一支烟,在黑暗中悄悄的点上了。

  我想起了临走之时,在走出地下城猎妖人的聚集点,在等待着上车,童帝把烟交给我的场景:“这里有八支烟,我们一人一半。在紧张的时候,烟是一个可以放松的好东西。然后,行动也需要一点儿目标,我们一人四支,如果在解决完一个关键点时,又有条件可以抽烟,那么就把它当做庆祝吧。”

  童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理所当然,我心中觉得好笑,他还有这种幼稚的情怀?至于烟,自然是他在祖岛上晒干的那些。

  不过,此时我叼着烟,眯着眼睛观察着上方街道的一切,心中却觉得这个办法其实很好,童帝的小情怀也不错。